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剧版镇魂同人未来可期(剧版镇魂同人)——鎏白岁月

时间:2019-02-11 09:39:44  作者:鎏白岁月

 =================

《《剧版镇魂同人》未来可期》作者:鎏白岁月
 
文案:
     看完镇魂一直在想,他们是怎么就走到了非死不可的地步呢?在三刷,五刷之后明白了,一切皆是因为编剧一步步给下的套【举刀】。先给沈巍抛出了人体□□的诱饵,再削弱他的力量无法正面对抗夜尊;再藏起灯芯,告诉赵云澜要生祭灵魂。编剧你和巍澜有仇吧。
 
PS:剧版走的科学发展观,所以小郭不是灯芯转世。
 
PPS:整体剧情基本和剧版相同,后期会慢慢加大改动幅度。
 
PPPS:虽然标的主受,但是可能是上帝视角。
 
PPPPS:原著CP,不逆不拆。
 
公告:今天晚上先后会放上最后两章,完结的有些仓促。目前来看不会加番外,感谢各位的支持。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异能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巍,赵云澜 ┃ 配角:特调处众,地星众,海星众 ┃ 其它:
6
==================
 
  ☆、第 1 章
 
  海星、一颗古老的星球,几万年前,一群外星异族乘坐天外飞船来到这个星球上。其中,一部分外星异族的细胞与动物、植物发生了基因序列的溶合、重组,使他们拥有与动物、植物相同的习性,甚至进化出能随意变形的能力,我们称之为亚兽族人。而另一部分外星异族,则选择定居在星球的地底深处,地星人--因此得名。那里的气候条件与他们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促使了这此地星人的基因同样产生了变异、重组。虽然他们与我们有着同样的容貌,但是他们体内的能量开始觉醒。可以操控风、雨、雷、电,分解自然元素,乃至掌握人心或是其他行行色色的能力。我们曾经惧怕过这种现象,但因为他们在人数上远远少于我们,大家也在分地而居,相安无事。然而,因为一颗巨型陨石的撞击,这一切通通改变了。这颗陨石摧毁了海星的生态体系,海星地底深处的资源开始匮乏,地星人纷纷逃上地面。其中一部分深怀野心的地星人为了抢夺资源开始向海星人、亚兽人的活动范围侵略,战争终于爆发了。直至海星人通过吸收陨石能量,打造了四件圣器才最终打败了地星人。海星人、亚兽族人、地星人三方缔结和平协议,从此相安无事直至今天。
  赵云澜,长着一张三四十岁的脸,实际年龄不到三十。明明也是一张英俊的面庞,就是能靠那满身的痞气以及那不修边幅的胡子生生多长了那么几岁。身为龙城特别调查处的处长,尤其是手底下没几个人的处长,一遇到有案子的时候只能亲身上阵,连个偷懒的余地也无,更别提案子的数量大于一的时候了。
  现在已经是凌晨1点,赵云澜刚刚结束手上的案子,正加班加点地赶报告。只是毕竟连轴转了几天了,又是面对自己最讨厌的报告,若不是汪徵去补充能量去了,他绝对是一个字都不会自己写的。哈欠连天的,终是没抵过周公的召唤,只是哪怕是在梦里,赵云澜似乎也没遇着什么好事,眉头紧皱,睡的并不安稳。
  “云澜,我们赌一赌,赌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沈巍......沈...”
  “赵处?赵处,醒醒。”
  “啊”赵云澜突然惊醒,发现汪徵竟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努力忽略掉心里的苦涩,强扯嘴角,“怎么啦?能量补充好啦?”
  “赵处,林静帮我检查过了,没什么事。倒是赵处你,是不是做恶梦了?”
  恶梦吗?赵云澜想到梦中那人说的话,觉得不能算是恶梦吧,只是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汪徵发现赵云澜又走神了,“赵处?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要不您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整理就可以了。”
  “呃?当然好了,我求之不得,那就麻烦你了。”伸了伸懒腰,毫不在意自己无意中散发的魅力,“我先走了。”
  在特调处的大厅一角停放着三台机车,皆是赵云澜的座驾,他随手带好头盔,一踩油门,刚出了特调处的大门还没来得及加速,就差点被一突然冒出来的小子吓一跳。所幸带着头盔,没有影响他英明神武的形象,以上为赵云澜的心理活动。
  不过......这谁啊这?
  只见对面那小子双手高举着一张纸,头转向一侧,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通语义不通的话,对此,赵云澜只能回一个“啊?”
  对方愣了一下,才又重新说了一次“我叫郭长城,我是来报道的,这是我的通知书。”
  “哦......”赵云澜愣了一下,方才想起之前是有说过海星鉴郭副部长的外甥要调来特调处,结果被他给忘了。
  “咳咳,哦,是郭长城啊。”赵云澜接过通知书瞄了一眼,被上面的字晃了眼,想到之前困扰着他的报告,眼不见心不烦的一扔,将仍在瑟瑟发抖的郭长城一揽,返身走回特调处,还贱兮兮地喊了句“接客了啊?!”就将郭长城向屋里一推。至于里面那群家伙会怎么戏弄他,那他可就管不着喽,还是抓紧回家睡觉去。
  不过......你是谁?沈巍
 
  ☆、第 2 章
 
  赵云澜觉得,世上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扰人清梦了,好比此刻给他打电话的某人。
  “喂,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我就扣你小鱼干!”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我的小鱼干呢,快点过来吧,龙城大学出事了,上面交给我们,可能是地星人做的。”
  “知道了,我十分钟后到。你带着昨天新来的那小子先赶过去。”挂掉电话,赵云澜就立刻施展他的独门绝技,十秒穿衣大法,将头发用手指拨了拨就出门了。心里还委屈着,这也不能怪他邋遢吧,不这样,十分钟出门都是问题的说。只是,我的赵处长,你就没有想过早起吗?
  龙城大学,是海星最好的学校,这里汇集着各行各业的精英,只是今天这所平日充满祥和气息的地方有些躁动,问题就出在那宗命案上。
  赵云澜骑着他的机车赶到现场的时候时间只过去了8分钟,现场只见到给他打电话的那只肥猫,看着他趴在那根树枝上,赵云澜真为树枝心疼,总觉得下一秒要被压断了。
  “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这不是胖,只是毛比较多!”
  “是是是,哎,那个实习生呢?还没到?”
  说曹操曹操到,话音还没落呢,就听着身后重重的脚步声了。
  “赵处,我来了。”
  赵云澜也不知怎地,一看着郭长城那怯懦的样子,就想逗两下,好比此刻。明明郭长城被尸体吓得马上要晕过去了,他却偏要用他的手去检查尸体,看他想要把胃吐空的样子,一大早被叫起来的不爽都被治愈了。
  对此,大庆的评价是翻白眼。
  赵云澜仔细查看,最后在附近的一个教学楼的窗台上发现了手印,只是从死者所在的位置与这个窗户的距离来看,应该是地星人搞的鬼。
  “我知道这件事与地星人有关,只是这与你让郭长城爬窗户有什么关系吗?”
  “嗯?”赵云澜看了大庆一眼,又伸头瞅了下在外面大呼小叫的小郭,特严肃地说:“没关系啊,开心而已。”
  “切!”
  被开心果了的小郭却不知道,从小就是乖宝宝的郭长城,还是第一次爬这么高,胆颤心惊地。
  “这位同学,你在做什么?”
  突然的声音吓了小郭一跳,直接从墙上摔了下去。估计来人也没想到这个发展,慢了半拍,却正好与伸出窗户的赵云澜对上了视线。那一瞬间,男子眼中的惊喜、讶异与克制复杂的让人无法深究。只是,男子似乎极为自制,只是瞬间就恢复正常,安慰起小郭了。
  “喵”
  好肥的猫啊,男子忍不住伸手挠了挠,唇边不自觉得溢出一丝笑意。
  赵云澜赶到楼下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情景,不知怎地,他也笑了。回过神,摆着正直领导的样,安慰自己的下属,之后方才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和男子交谈。
  “我姓赵,来这办案,先生贵姓啊?”
  “免贵姓沈,沈巍,在这教书。”
  “沈巍......”赵云澜没想到竟会在这个地方听到这个名字,似乎对赵云澜的反应感到奇怪,沈巍直视着他,头上就像具象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被自己的脑补差点逗笑了,赵云澜感忙补救,“沈巍,好名字。”
  沈巍微垂眼睑腼腆地笑了笑,浓密的睫毛就像是在赵云澜的心头刷过一样,痒痒的。赵云澜从不知世上竟会有这样一个人,他的一频一笑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似的,处处戳着他的命门,他从不觉得自己是同性恋,但是今天,他觉得他遇到了想要为之守护一生的人。
  “喵”‘这个老赵,看到美人就走不动道了,唉。只是这个沈巍,为什么我会觉得那么熟悉呢?’
  “这是你的猫?我觉得他有灵性的很,有名字吗?”
  赵云澜扫过沈巍微红的脸颊,将声音压低,呢喃,“有啊,叫大庆,小名死猫,外号死胖子。”
  对于赵云澜的皮沈巍低头宠溺地笑了笑。
  觉得自己继续待在这,马上就会忘了此行的目的了,赵云澜只能无奈地递了张名片过去,“这是我的名片,我现在还有公务在身,有空再聊。”
  沈巍接下名片,“好”
 
  ☆、第 3 章
 
  告别了沈巍,大庆又重新变作人身,对于赵云澜的心思,和他相处了好几年的大庆早就摸透了。
  “哎我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沈教授了?”
  “嗯?可能吧。”
  大庆对赵云澜的敷衍有些不满,
  “可能吧是什么意思,我还不知道你,你刚才那眼睛就直勾勾地盯着人家,你就没发现沈巍的耳朵都红了吗?”
  这个赵云澜还真没有注意到,他全程的注意力都被沈巍的眼睛吸引住了,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快忘了,哪还注意其他。不过......总觉得这几天做的梦和他有什么关系,梦中的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就是沈巍,只是他说的话为什么透着一股不祥,而自己为何那般心痛,就像是已经知道那是一场必输的赌约。
  “喂,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去查查,卢若梅死亡的目击者是谁?”
  李茜,沈巍的学生,也是卢若梅死亡现场的目击者。对于她赵云澜的第一印象其实挺好的,当然,他拒绝承认是因为沈巍,他可是个有原则的人。不过,对于李茜口中所说的影子,又再次印证了赵云澜的猜想,这件事果然与地星人有关系。而以他的直觉,总觉得沈巍与这些事也有联系。
  “同学,请问李茜是在这儿吗?”
  真是熟悉的声音啊,赵云澜叼着棒棒糖转过头,发现进来的人果然就是沈巍,而且他突然想起卢若梅也是沈巍的学生,而以他教授的身份应该已经对今天发生的案子有所了解,竟然这么平静?但愿不要像他想的那样。心情不爽,赵大处长说话的语气也带了些讽刺,
  “我虽猜到我们还会再见面,可是这也太快了吧。”
  沈巍低头浅笑,“李茜是我的学生,她等下还有课,我是来带她回去的。”
  “哦~~~该问的都问完了,请便。”
  对于赵云澜明显带有异样的语气假作不知,沈巍向小郭示意了一下,就准备离开。
  “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卢若梅也是你的学生吧,她那具非常奇怪的尸体你也一定见过了吧,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因为我明白,在这个世上,总有一些事情是无法解释的,我是个普通人,很多事情我本来就不应该问。”
  对于沈巍明显敷衍的语气有些不满,“无法解释的事情?那沈教授不妨说说。”
  无视掉赵云澜那明显的试探,“我是一名生物教授,更准确的说我研究的就是基因变异。从古至今,从远古时期开始,到一万年前的科技爆炸...”
  赵云澜承认他走神了,他的视线凝聚在了沈巍那神采熠熠的眼睛上,他的心思放在他不断张合的嘴巴上,明明说的是他最讨厌的长篇大论,他却希望能说到地老天荒,因对沈巍的怀疑所产生的气愤早不知所踪。只是让他郁闷的却是沈巍竟一直回避着他的视线,“再到今天,人类已经经历了一万年的科技衍变,在这漫长的进化过程当中,这中间,到底涉及了多少基因变异而产生的新物种,恐怕...赵处长也说不清楚吧。”沈巍说到最后,直视赵云澜,正与赵云澜的视线对上,两人的眼睛在这一刻竟似重叠,不在形,在其神。
  赵云澜是不知为何沈巍看向他的眼神总是那般,像是有千万句话语蕴含其中,却偏又解读不出,他在与沈巍对视之时,脑海中却突然清晰地听到梦中那句“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明明梦中那般令他心痛的话,每每醒来只记得那份痛苦,却一个字都想不起来,这个时候竟无比顺畅地从口中吐出来。
  沈巍惊讶地睁大双眼,竟像是带着些委屈“你刚...你刚才说什么?”
  “哦,没什么,最近总休息不好。哎呀,都是我那些手下总是爱看一些情情爱爱的电视剧什么的,弄得我这做梦都是那些台词。”赵云澜打着哈哈,将话题岔过去,只是沈巍脸上失落的表情,让他不忍“怎么,沈教授也听过这句台词?”
  “没有,只是赵处长刚才的这句话无端让人有些心酸罢了。”几乎是瞬间,沈巍就已经收起了自己的失态,“那赵处长,卢若梅的事情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还请告知我一声,我先带李茜离开了,告辞。”
  被沈巍的干脆利落弄得一懵,只能徒劳地看着美人离去,赵云澜有些懊恼。一直守在外面的大庆这时也进来,“老赵,怎么样了?”
  “还没什么线索,这样,小郭,你去跟着他们俩,就算是李茜跟丢了,也要把沈教授跟住了。”
  小郭急匆匆地跑走了,赵云澜呢喃自语“你究竟是谁呢?为什么要对我说那句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