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ABO之错过(近代现代)——墨小白

时间:2019-02-10 11:10:42  作者:墨小白

 

 
 
《ABO之错过》作者:墨小白
 
文案
 
一觉醒来,苏溪辰发现自己被自家人卖了,而且还是卖给人家生小包子的那种!好吧,那就蒸完后再走吧!
然而,当知道腹中的孩子是双胞胎时,溪辰忍不住想要为自己留下一个孩子。反正,他也不知道,是吧……
于是乎,三年后,某家幼儿园门口。一个小包子指着溪辰对着后面的男人说:“爹地,这就是爸比!还有哟,我告诉你,爸比家里还有一个弟弟, 跟爸比长得特别像呢!”
男人闻言,玩味地看着一脸紧张的他,“苏溪辰,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另外一个儿子啊,嗯?”
“这个……”还需要解释吗,当然是赶紧抱着小包子跑啊!然而,能不能逃跑,大家想想就知道了。最后,一家四口开开心心地上幼儿园啊!好吧,苏溪辰表示,马上就是一家五口了……
 
 
第一章 意外怀孕
  热……君溪辰觉得自己好像身处一个大火炉,下面的火越烧越旺,仿佛有人在下面源源不断地添燃料一样;就连空气中的风,也是热的……
  热……自己这是怎么了,发烧了?可是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呀!难不成我睡一觉还梦游到来蒸桑拿了?溪辰有些难耐地扭了扭身子,好渴,我想喝水。
  “砰!”的一声,门开了,一个男人披星戴月地走了进来。溪辰抬起头,半眯着眼,试图适应这突如其来的亮光,也想看清楚来人。
  起初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却也看得出很高大,溪辰176cm、在Omega中已经算是很高的个子,在他面前却也还能形成不小的身高差。渐近了,溪辰才看清楚这个男人原来还带着个面具。不是游乐园里小丑带的那种五颜六色的,而是恐怖片里经常会出现的那种黑白色的面具,溪辰不禁有些害怕,不觉中往后缩了一下。
  而男人看到他的表现后,一丝带着嘲笑的“哼”声从面具里传来。他还在向溪辰的方向走去,皮鞋踩在地上的“噔噔”声,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溪辰的心。溪辰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心里慢慢滋生着。
  可他来不及多想,因为男人走到自己面前,用两只手指托着他的下巴,微微用力,让溪辰看着自己;准确来说,应该是他要看溪辰。因为溪辰只能看到一个面具,更何况他的头更晕了,眼前的东西好像都打了马赛克,什么都看不清楚……
  “啧!”男人看着溪辰红扑扑的小脸,都快要烧起来了;眼睛上仿佛还挂着些许泪花,一脸委屈地看着你,嘟着的小嘴,就像一个想要吃糖却被人拒绝的小孩子;再加上AO之间浑然天成的吸引——溪辰那牛奶味般甜美的信息素,似乎快要把人给溺死了……然而男人却十分沉着地站在苏溪辰身前,好像完全不受影响。
  然而溪辰也并不好受,他迷糊的小脑袋突然运转了一下,致使他终于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自己居然发|情了!什么情况,自己明明至少还有半个多月才到发|情|期啊,怎么可能提前呢?
  溪辰歪着自己的小脑袋费力地想着,晚饭的时候好像喝了杯牛奶,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是苏正旭给他的牛奶……溪辰为自己终于想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而高兴,于是傻傻地对着男人咧开了嘴角,却不知道危险即将到来。
  男人接受到溪辰的笑后,又是一声嘲讽的笑。接着,他放开了自己信息素的闸门,一股雪山上的寒风把溪辰紧紧地包围住,清爽的薄荷香冲击着他的大脑,让他倍感舒服。
  男人又使坏的把信息素重新收了回去,“嗯,不嘛!我还要~”溪辰向着男人的方向移动过去,似乎还想要汲取那难得的清凉来抚平自己身上的燥|热。
  “想要?”男人半眯起眼,带着些警告的眼神看着溪辰。好像只要他说一句“想”,就马上把他拆卸入腹。
  溪辰突然被他这样的眼神惊住了,男人这时也摘下了面具,俊朗的脸在月光下的照耀下不禁令溪辰沉迷。原先眼前的马赛克中央不知何时散去了,周围依旧像被雾气笼罩着一样朦胧,然而男人的脸庞却清清楚楚。
  削瘦的脸庞,如鹰一般的眼眸认真地盯着溪辰,让他不禁心生畏惧。那薄唇弯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带着侵略者的玩味的笑,又有些许统治者居高临下的霸气。溪辰在他这样的眼神下,心生了一种想要臣服于这个男人的念头。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溪辰已完全在男人的掌控中。只见他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溪辰期待地闭上了眼睛。他并不知道迎接着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但他完全顺从了自己内心的指引。
  男人轻轻地把唇覆在溪辰的唇上,用他微凉的唇来缓解溪辰浑身的燥|热。而这一个吻自然是天雷勾地火,一切水到渠成,共赴巫山云雨……
  ————————————————————————————————————————————————
  等到苏溪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的事了。全身都十分酸痛,就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碾压过,后面也是火辣辣的疼。他半支起身子,回忆着究竟是发生了些什么。
  怪不得呢,就说苏家那父子哪有那么好,专门带自己去医院做全身检查。那一套下来不知要花多少钱,他们怎么可能安的是好心。苏溪辰扯出一丝苦笑。对了,前几天每天都还有牛奶可以喝,看来也一定是加了些什么可以使自己的发|情|期提前的东西罢了。苏溪辰有些无奈地扶额,自己怎么这么傻,这么多年了,难道还看不出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人吗?
  突然,脑海中又浮现起那个男人的脸;准确的说,是那张面具。那天晚上他实在是太过眩晕了,虽然记忆中好像有仔细看过男人的脸,可现在根本就记不清他究竟长什么样;更不知道,他究竟是谁。
  苏溪辰有些紧张地揪住了手上的被子,苏家究竟是打着什么算盘,是要把自己送给那个男人做情|人?那这样说来,那个男人应该得很有金钱和地位了?不然怎么会被苏家看得上。
  不对啊,这种“好事”,看起来也不会轮到自己身上啊!毕竟,苏家对于一切可以牟取利益的行为都置于至上的地位,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个他们心中所谓的下|贱的人来呢?
  更让他头疼的是,那个男人已经把自己给标记了;而且,好像还是自己求着他,要他标记自己的。苏溪辰的脸有些微红,发|情|期的事情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是那些他能够记起的事就足以让他还觉得很不好意思了,毕竟自己只是个Omega。
  加之,Omega不像Alpha一样,Alpha可以标记很多人。Omega的一生,最好只由一个Alpha标记。说最好,是因为现在已经有技术可以去除Omega身体上的标记,使别人闻不出标记者的信息素;但是心理上的标记,能不能去除就只能因人而异了。毕竟,AO之间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被标记过后的Omega会不自觉的想要依赖自己的Alpha,而Alpha也会自觉地爱护自己的Omega。
  当然,如果这些是建立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自然是好的。像溪辰这样的情况,连标记自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令人头疼的事来。
  哎,苏溪辰越想越烦,对于这间不小的屋子也是不想再呆下去。他掀开被子,发现那个男人已经给自己清理好身子,也给自己穿上了衣服,心里对那个男人的好感度也是上升了不少。这才差不多嘛,可不能做什么拔D无情攻。
  等等,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有点奇怪啊。有种莫名的,呃,小媳妇儿的哀怨?苏溪辰赶紧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瓜子,似乎要惩罚自己刚才的想法,脸又不自觉的红了起来。他慢慢地磨蹭到门口,腰酸不说,腿还不自觉地发抖,真是让苏溪辰有点无地自容。
  一开门,蓦然就看见两个膘肥体壮的汉子带着墨镜,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这让苏溪辰严重怀疑,自己是被卖了还是被绑架了。不会是错怪苏家那两父子了吧?不过这个绑架的人有点傻啊,绑架自己还不如直接去抢银行来得容易!
  “请苏少爷回房。”其中一个汉子冷冰冰的说着,几乎连看也不看苏溪辰一眼。开玩笑,正常人都闻得出他身上老大那比风油精还凉爽的味道,都快要能把人给冷死,谁有那个胆子去多看他一眼。
  “呃,我就想出来走走……”苏溪辰的声音越来越弱,虽然说自己已经被标记了,其他Alpha的信息素对他的影响不怎么大,但这两个汉子通身散发着的戾气还是能把苏溪辰镇压住。
  那个汉子还是一眼也不看他,继续重复刚才那句话,“请苏少爷回房,吃的用的我们会派人送进去;少主等会儿就会回来。”
  苏溪辰也只能默默地回房,不久便有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生端着食物上来了。“饿了吗,给你拿了点粥和小菜,还想吃什么我再叫他们去煮。”
  “谢谢。”苏溪辰伸手接过放满了食物的托盘,却只是转身放在了桌子上,他心里还有些防备。其实他也不怎么饿,虽然“运动”了这么多天,可他却觉得除了身上的酸痛外,自己精力充沛,不得不感叹一句造物主真是神奇。
  那个男生看他一脸紧张、还要装出一副乖巧顺从地坐在那里,又不停地上下打量着自己,仿佛下一秒自己就要对他做些什么坏事一样,不禁扑哧笑了出来。“你别怕,我可千万不敢下毒。对了,我叫秦小柯,跟你一样是个Omega,也是顾家的私人医生。接下来的十个月,就由我来照顾你和孩子,别担心。”说完,侧着头对苏溪辰调皮地笑着眨了眨眼睛。
  “顾家?”苏溪辰一脸迷惑地看着他。
  秦小柯突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怎么办怎么办,老大千叮咛万嘱咐说不能透露任何有关他的信息的啊!他还在想着要怎么补救时,苏溪辰却早已被另外一个更大的消息惊住了。“等等,你说什么孩子?”
  “当然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啊!我等会儿还得给你做个检查呢!别担心,很快就好的,我很专业的哦!”秦小柯见他不吃,就亲自勺了口粥放在他嘴边,饿坏了人自己可担当不起!可就算勺子已经堵在了唇边,苏溪辰也没有张嘴,他这才发现苏溪辰还在懵逼中,秦小柯意识到可能有什么不太对劲,“该不会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秦小柯见他依旧还在出神状态,发现自己原来想得到他否定回答的幻想破灭了,只好无奈地一一向他解释。“你是苏家的少爷是吧,呃,你知不知道你爸和你哥,呃……就是,把你卖了?”秦小柯用一种很轻快的语气说,内心却很崩溃,为啥要让自己来说这些,我要加工资啊啊啊啊啊啊!
  苏溪辰点了点头,表明自己有在听。“呃,所以就是他们卖了你,然后你要给一个人代|孕,就是生个小宝宝而已……能明白吗?”见苏溪辰对于自己被卖了这件事并没有太激动,秦小柯送了口气,继续说下去,“然后就是我会在这十个月里全程负责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秦小柯赶紧转换下话题,虽然他觉得并没有什么用。
  “我,什么时候有的?”苏溪辰抚上了自己的小腹,这里已经在孕育着一个新的生命了?
  “你不是前几天发|情了吗,而且我相信老大的‘能力’还是不错的。”秦小柯说到后面,一脸坏笑地看着他;果不其然收到了一枚脸红的苏溪辰。
  听完这句话的苏溪辰,突然放开了抚在小腹上的手。盯着自己的小腹看了一会儿后,又十分惊讶地轻轻覆了上去,脸上浮现出了一个美丽的微笑。
  秦小柯看到他脸上充满宠爱的笑容,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原先以为只是个为了钱出卖自己的人,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被瞒在鼓里的人。而且这个人在知道真相后,关心的不是自己,而是腹中的胎儿。秦小柯有点敬佩自家老大了,说是随便选个代孕的,却还能选个这么好的。
  然而苏溪辰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根本没有意识到秦小柯向他投来的赞许的目光。他只一心想着,这里面就是自己的孩子了,十个月后自己就可以见到他了,会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
  这都没关系,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顾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要看着他长大,要好好疼他,更要把他培养成一个有作为的人……
 
 
第二章 爹地的童话
  苏溪辰吃完早饭后,秦小柯给他做了个详细的检查。得知肚子里的孩子一切都好之后,苏溪辰对着自己的肚子傻笑了很久。直到秦小柯实在看不下去,才借着多运动对孩子有好处,硬是拉着他去外面走了一圈,才避免了明天的报纸上出现“孕夫因开心而变傻”类似的头条新闻。
  晚饭后,苏溪辰一个人坐在床上,十分认真地翻看着手中的书,还时不时用笔在上面划出几句话,做几个批注。书正是下午秦小柯拿来的《教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孕夫》,类似这样的书,床头柜上摞起了厚厚的一叠。
  突然,门被人打开了。苏溪辰闻声开心地抬起了头,还以为是秦小柯,正要跟他说一说自己的心得体会,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黑白色的面具。
  是他!苏溪辰对他不禁有些害怕,毕竟是他让苏家把自己给卖了,还强迫性地标记了自己,并把自己困在这里。可是,被标记后的Omega出于本能的想要和标记自己的Alpha接触,以及肚子里的孩子对Alpha父亲的依赖,无一不让他想要多闻闻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
  而这个男人,也就是顾家的少主、苏溪辰肚子里的孩子的Alpha父亲——顾亦琛。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你为什么在这里,既然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那我也就说说我这里的规矩,”顾亦琛看到了苏溪辰的鼻子好像在吸进些什么东西,和那之后他浑身散发出来的舒服和陶醉的神情之后,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信息素又放出来了一些。
  “第一、好好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你有什么疑问或者是有任何不舒服的话,找秦小柯;我想你们应该也已经认识了,不许伤害肚里里的孩子。
  第二、这家里的仆人你可以随意使唤,但也不许你伤害他们。
  第三、你有什么要求尽可以向秦小柯提,一般不太过分的我都能答应你;不过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