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降灵(玄幻灵异)——木子夕夕

时间:2019-02-10 11:07:40  作者:木子夕夕

 =================

《降灵》作者:木子夕夕
 
文案:
     婚礼的讯息登上了四方的头条。神界是千里传音广而告之的,人界是个人终端新闻界面登出的,魔界是各地方官员组织宣传的,鬼界是小道消息不胫而走的。神界储君和人界将军的跨界之恋成为了年度新闻榜单头条,而两人的相遇故事也让他们成为了国民CP。然而事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当婚礼过后,闻韶开始思考这场莫名其妙的婚姻和今后一地鸡毛的生活,当然了,神界的储君洛辰大概是这场婚姻中唯一的美丽意外。本文尽量日更,但是本来每天也没更多少字……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闻韶、洛辰 ┃ 配角:莫轩季颜洛铭意岚莫怀忠洪山君王明远孙立韩平 ┃ 其它:包办婚姻,先结婚后恋爱,脑洞,甜向
 
==================
 
第1章 
 
  婚礼的讯息登上了四方的头条。神界是千里传音广而告之的,人界是个人终端新闻界面登出的,魔界是各地方官员组织宣传的,鬼界是小道消息不胫而走的。
  总而言之,神界储君和人界将军的结合,是本年度最大的瓜。
  虽然版本各有不同,但是提纲挈领地讲,两人喜结良缘的故事大体是这样的:储君想去魔界体察民情,为社会学研究积累素材,结果不幸在当地的民众暴动中受到牵连,险些被当做贪官污吏给革命了。此时人界的将军从天而降英雄救美,自此两人一见钟情,最终冲破了种族和世俗的界限,打造了一段惊世骇俗的人神之恋。
  但就众神议会对这场婚礼持赞成态度而言,可以看出神界的风向已变,现今不再是神族高高在上地庇护人族了,两者平起平坐的时代已经到来。
  甚至,掌握了基因编程和尖端技术的人族,已经是可以弑神的存在。此次跨族联姻,就是神界递出的一个合作信号。
  排除这些政治风云,两位当事人本身的身份也是这场婚姻引起轰动的关键。洛辰作为本任天帝唯一的子嗣,即使是在君主立宪已经实行了百年的神界,也拥有相当高的地位。本人作为著名的和平主义者,在社会学和历史学领域也是享有盛誉的学士,更因为相貌出众成为媒体哄抢的对象。
  而另一位,人界的首席上将闻韶,身世更为传奇。本人的母亲是神界贵族,因为在人界的一场邂逅诞下了自己,千年之前这还是神族的大忌讳,一家三口遭到神族的追杀,父母死于刀下,自己也是靠着运气和好心人搭救勉强脱逃的。自此之后闻韶与神界断绝关系,在人界掀起了波澜壮阔的改革,经过封建制向共和制的社会转折,最终凭借着极高的威望,在将军的位子上一坐就是百年。
  人界的领袖和神界的天帝同时出席了婚礼,表达对新人的祝福,并希望人神两族的友谊能够绵延万代,永续不绝。虽然神族本来是永生的,人族通过基因改造现在也做到了这一点。
  闻韶在自己的终端上看到了婚礼的高清视频,自己穿着在人界出席正式场合时的军装,洛辰则身着神族传统的礼袍。虽然样式完全不同,一黑一白倒也配合得相得益彰。
  但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什么一见钟情,英雄救美,这类古旧的书籍里散发着霉味的桥段,在两人的相识中一概没有发生。闻韶只是恰巧巡视边境到了魔界交界,发现终端有呼救信号,是几个去魔界做走私生意的人族商人发出的。本来需要等外交部先跟魔界那边交涉过才能行动,但是事出紧急,闻韶就先擅自救了人,根本不知道原来神族的储君殿下也在里面。
  两个人确实在施救途中打了个照面,但是连句话也没顾得上说。就算是后来道谢,也是储君的侍从官代为转达的,官方的不行。
  如果说认识,还不如说是在新闻里看到对方的次数更多,更眼熟。
  至于后来这门婚事,也是神界的外事大臣上门提出,经过人界各部门讨论同意的,哪里是结婚,分明是逼婚。早知道军队其余的几个上将对自己长期把持军权不满,议会那边又对自己的威望和混血的出身有顾虑,外交那边更是恨不得早点把自己这个不经允许擅自干预国际冲突的麻烦踢走。
  那还能怎么办呢?只好把家里的贵重物品收拾一下,启程去神界入了赘。妨碍两国交好的罪名,自己可担待不起,毕竟是对方的储君,不是随便就能打发走的。
  婚礼的时候其实是闻韶第一次仔细打量洛辰,储君本人比媒体镜头里更好看。生动的眉眼和一举一动都是优雅和高贵的代名词,同时言谈又极其幽默谦虚有风度,怪不得人族那些无聊的男神票选里储君殿下总是外族榜的榜首。
  似乎发现自己在打量他,洛辰也侧过头朝这里微笑了一下,闻韶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这笑的迷人程度就是会引起这种自然反应,和你喜不喜欢他无关,纯粹是对美的膜拜。
  闻韶把目光收回来,想着过了这个作秀的婚礼,今后这望不见头的生活该怎么办。
  第一个难关就是今晚。
  把媒体镜头和各界政要关在门外后,两位新人终于可以卸下脸上已经僵化的笑容,开始适应彼此的存在。
  新居很贴心地选在了人神交界的地方,装饰和外形极度简约,尽量不凸显任何一个种族的风格,可见工匠的良苦用心。内里的装饰大概是储君选的,雅致大方而又不失格调,他天生就是被培养来做一个贵族的。
  “我想……”对方突然开了口,“你大概也很累了,如果想休息的话,你的房间在楼上的左手边第一间。”
  闻韶挑了挑眉毛:“你设计的?”
  储君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提了点意见,我之前没有设计过房子……里面的设备都是人族本土生产的,这样你大概习惯一点……”
  闻韶本来想问你怎么知道人族本土在过什么样的生活,然后想起来殿下是种族社会学的专家。
  “我其实平常也不怎么用那些设备,你知道我母亲是……”闻韶做了个不言自明的手势,“她留给了我一些神族的能力,比如永生和意念取物……”
  “我知道,”殿下近似急迫地打断,“我研究过你的生平……我是说,你的生平是人族历史里很重要的一段所以……”
  闻韶点点头,看着人造光下洛辰的脸有些不自然的红润:“那我先去房间了,你也早点休息。”
  “那个……”洛辰想伸出手来拉住他,不过半道又收回去了,停在空中有些不知所措,“我的侍从官告诉我,明天我们有一个去北天仙境的行程……”
  蜜月旅行?闻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我知道,我的秘书已经把日程表发到我的终端了。”
  “哦……”储君有些局促地点头,“那就好……”
  “晚安,殿下。”闻韶朝他微微鞠躬,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没有看见背后洛辰有些失落的神情。
  
 
第2章 
 
  和你素不相识的丈夫一起旅行是什么感受?闻韶看着身边有些兴高采烈的储君殿下,陷入了沉思。
  “你之前没有来过这吧,”洛辰在碧蓝色的湖水旁边朝自己微笑,“这是神族很有名的避暑胜地。”
  “没有,”闻韶走向湖边,还是忍不住问他,“怎么看你这么高兴?你不该来过很多次了吗?”
  “没什么,一直想着和不一样的人来这里是什么感觉,”洛辰看了他一眼,连忙解释,“我是说,之前一起来的通常都是各个王公的子弟……”
  “我明白。”闻韶想着殿下之所以热衷于研究异族底层人民,是不是也是出于一种好奇的心理,毕竟在繁花锦簇的贵族圈生活的太久了。
  湖里的一只五彩神鸟朝这里张望了一下,很无聊地叫了一声,飞走了,洛辰诶了一声:“它从林子里穿过的时候很好看的。”
  闻韶耸了耸肩,把手伸向神鸟,它高鸣一声,顿时转向朝这里飞过来,同时平地起了一阵大风,湖边林子里树梢上的红叶纷纷飘落下来,神鸟就这么在叶雨中穿梭过去了。
  储君没有顾得上打落肩上的红叶,很入迷地看着飞舞的叶片和鸟。风刮了好一阵才停下,地上积了一层红毯,鸟也早就不见了,殿下还是望着。
  闻韶突然觉得对方是在用余光欣赏着落叶里的自己,轻咳一声,往林子深处走去。洛辰愣了一会儿,也快步跟上来:“你是怎么召唤它……啊……”
  两人都想起了闻韶的母亲是掌管神族鸟类的神使,一时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其实事情过去千年,闻韶早就不那么在意了,反而是对方顾虑的神情让自己觉得这好像是件天大的事一样。
  相敬如宾这个词诡异地合适。
  “你平常都会做什么?”过了一会儿储君殿下还是开口了。
  “军队的事其实很忙,偶尔有假期的时候,大概就是在家里看看书,”闻韶望向对方,“我读过你写的研究报告,很难得有神族的人愿意切实了解其他种族的实际生活状况的。”
  “啊,”洛辰的脸又开始泛红,“其实资料很难找,我都是从一些商人那里道听途说,一直想实地去看看,又很难找到机会,偷溜到魔界那一次……”
  两人都知道那一次发生了什么事,洛辰露出“我怎么老触雷”的表情,眼神里有点沮丧,这点沮丧让闻韶不自觉把语气放轻柔了很多:“殿下不用那么顾虑,其实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你也是,”洛辰摩挲这衣角,“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别人称呼我殿下,毕竟改制改制已经改了那么多年,皇族早就不是当初那么回事了……”
  但你的婚约协议书,我还是得签,闻韶在心里想。
  洛辰发现他神情的变化,笑容好像冻住了黏在嘴角,虽然垮不下来,但一直是没有温度的。
  湖边是有餐馆的,洛辰坚持找一家简陋窄小的,好像是对过去经历的一种嘲讽,闻韶没有反对,自己年少时是什么都吃过的。
  殿下看到直接用三味火烤的不加调料的鱼,和只放了一点蔬菜的清汤,激动的不行:“我一直都想尝一尝普通人都在吃些什么。”
  “没什么好好奇的,”闻韶用筷子夹了一点,判断这还是有些闲钱的普通人才来得起的地方,“他们没有见过王宫贵胄生活的时候,也没什么想象的余地,对自己的饮食其实安之若素。”
  洛辰把筷子拿起又放下,犹豫了很久,才试探着问:“你能带我去真正的贫民区吗?人族肯定有这样的地方吧。”
  “当然,”闻韶点点头,“但是殿下还是三思,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对各方都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我大概猜到你会这么说,”洛辰又开始很勉强地笑了,“还有,我说过不用称呼我殿下。”
  无论称不称呼,事实就是这样,这个身份是无法摆脱的。这样的言外之意在空气中漂浮,洛辰低下头接着吃他的鱼。
  “你为什么一定要亲自去呢?”闻韶问他。
  殿下抬起头,神情像是在思考:“因为每次去的时候都是前呼后拥,我不知道我见到的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闻韶忍不住有点同情他,其实神族的皇室理应是供在玻璃瓶里让民众欣赏的,他们穿着传统的服饰,过着轻歌曼舞的生活,吟咏着诗词歌赋和人生哲学,偶尔出席各种重大场合,代表国家做一些仪式性活动。但洛辰总想走出去,还想清醒地走出去,这其实不是他应该思考的事情。
  “好,”闻韶在自己没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脱口而出,“我带你去。”
  洛辰脸上露出的欣喜表情让人忍不住想吻他,但是闻韶惊人地免疫了殿下的魅力,纹丝不动。
  “真的?”洛辰紧握着筷子,“将军言出必行,不只是说说而已?”
  “军人当然要遵守诺言。”闻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高兴,自己简单的一句话竟然能带来对方这么大的满足,“但是只有半天,而且你不能主动去插手当地的任何事,否则消息一定会传出去,你知道这会给皇室的公关造成很大麻烦,上次魔族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外交问题……”
  “我知道我知道,”洛辰的表情表现出他十分明白但是此时那不是最重要的,“我们什么时候去?”
  闻韶想了想:“明天吧,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行程到人界的聚灵山,跟那边负责的官员打完招呼再过去。”
  洛辰露出那种很自然的微笑,仿佛烤鱼上涂了什么仙药一样,每吃一口都能想起一件开心的事。闻韶看着他,想着贵胄的生活倒是没有把他惯坏。
  两人从仙境飞回家之后,一安静下来,又笼罩着一股奇妙的气氛。他们结婚第二天了,两人最亲密的肢体接触就是婚礼上挽着手臂那一会儿。
  “那我先去休息了,如果你有比较朴素的衣服,记得明天带上,”闻韶朝他点了点头,“晚安。”
  “那个……”洛辰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闻韶朝握住的地方望了望,洛辰仿佛感觉到什么,立马放开了,“没什么,那我也回房间了。”
  两人肩并肩上楼,不过随即往相反的方向走开了。
 
第3章 
 
  洛辰第一次见到钢铁废墟。
  大概是工业时代留下的建筑物,因为拆除麻烦而且改造不便,所以资本家们就把这空荡荡的厂房留在了那里。
  没有门窗的水泥地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床铺,周围有一些小的行李包裹,是流浪汉们仅有的家当。
  “自从端粒改造的技术出来之后,粮食就开始供不应求了,”闻韶对着漫布灰尘的墙洞对身边的人说,“还有空间和资源,为了节约运输费用大部分人都聚居在城区的高楼大厦,但总还有一部分人是顾及不到的。出生率是下降了,但是没有死亡,所以情况只能越来越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