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红尘客栈(古代架空)——迷城城主

时间:2019-02-10 11:06:49  作者:迷城城主

   ======================================================================

  《红尘客栈》迷城城主
  这是坐落在东乾国国都乾州城内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的一个小客栈。客栈老板姓柳名十三,平易近人又冷漠疏离。小客栈里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店小二,总是臭着一张脸。小客栈经常进出着一个面如桃花的富贵公子,丰神俊逸,对谁都是一副笑脸。小客栈门前挂了两串红灯笼,微弱的火光在夜晚指引着道路。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十三 ┃ 配角:薛珽云,暮摇,漓岸,俞双师,薛珽寒... ┃ 其它:轻松,搞怪,爱而不得,离而不散
 
 
第1章 浮生醉第一章
  一,她不是三年前就死了吗?
  夜,寂静无声。
  一个白色身影穿过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街道,最后停在了一家客栈面前。她看了看客栈门前挂着的两串大红灯笼,灯笼里的火光忽明忽暗,好像一不小心就会熄灭似的。她知道,这火光是不会灭的。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惊醒了柜台后面打瞌睡的人。
  “老板,还有空房吗?”声音柔和动听。
  柳十三抬起头来,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白衣女子,半晌,问了句,“你有钱吗?”
  女子一愣,面露难堪,右手缓缓搭在了左手腕上,那是一只镯子。良久,她将镯子取了下来,递给柳十三,“你看这个可以吗?”
  柳十三打量着那只镯子,浑身碧绿通透,中间一丝血红,在烛光下泛着丝丝光芒,一看就是上等的好玉。他连连点头,“可以可以,姑娘要住多久?”
  女子问道,“我也不知道…”
  “没关系。”柳十三从柜台后走出来,一身月白色的袍子,身材修长挺立,一头黑发随意的披在脑后,配上那张明月清风般的脸,气质与这灰扑扑的小客栈格格不入。女子看得发怔,却听见他说,“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说完,接过女子手中的镯子,对着烛光仔细的打量着。
  看了半晌,嘀咕道,“这烛光太弱了。”说完冲着里屋叫了声,“暮摇,挂颗珠子出来。”
  不一会儿,暮摇拿了颗溜圆的夜明珠出来,将烛光吹灭了,又将夜明珠挂在了屋顶。回身路过女子身旁时,看了她两眼,说道,“姑娘请跟我来。”柳十三自顾自的欣赏着玉镯子,暮摇将女子领上二楼最左边的房间,“你就住这里,子时前后记得不要出门。”
  女子感激一笑,“多谢暮摇姑娘。”
  暮摇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早些休息。”
  小客栈一楼是厅堂,随意的摆了几张桌子,几条凳子,供吃饭喝酒聊天用。二楼是几间客房,由于老板太懒,伙计又不管事,房间的布局都一模一样,久了没住人,就蒙上了一层灰,也无人打扫。客栈进门就是柜台,柜台上放了盆开得正好的兰花。柜台旁边是一张躺椅,上面铺了两层毡子,看起来十分暖和,但是如今已是暮春时节,那毡子早已不能用了。
  暮摇下楼的时候,柳十三正躺在躺椅上。暮摇推了推他,嫌弃道,“你不热?”柳十三像是没听见她说话,不停的赞叹着那块玉,“真是好玉啊,真好…诶,暮摇,你说这么好的玉,恐怕只有北姜国才有吧。”
  暮摇横了他一眼,进了自己的房间。柳十三看着暮摇的背影努了努嘴,将玉镯放在怀里,闭上眼睛,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暮摇起了个大早,将一楼大堂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到客栈对面的包子铺买了早点放在桌子上,抱了那盆兰花坐在门口修剪。兰花本不需要修剪,暮摇也只是拿了把剪子在地上捡了片竹叶胡乱剪着。
  不一会儿,阳光越过对面的屋子,照进了小客栈,一束光刚好照在柳十三的脸上。柳十三伸手捂住眼睛,翻了个身,嘀咕了一句什么,慢吞吞的起身,走向桌子,拿了根油条吃着。吃了两口,对暮摇道,“将躺椅给我搬到阳台上去。”暮摇放下兰花,起身将那张槐桐木做的躺椅搬到阳台上。正准备出去将兰花抱进来,却听见楼上传来女子的声音,“今日真是个好天气,阳光这么好。暮摇姑娘,能否将屏风拉开挡一挡,我好下楼来。”
  暮摇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说道,“接的都是些什么人,真是麻烦。”一边说一边板着脸将绘了山水画的屏风拉开挡在窗前,又将帘子放下来,屋子瞬间暗沉沉一片。
  女子有些不好意思,柳十三挥了挥手道,“暮摇就是这样,不要放在心上,你饿不饿,吃点?”
  女子走到柳十三对面坐下,摆了摆手,“我不饿。”
  “哦。”柳十三低下头,扯着那根油条,沾着豆浆,吃得很香。
  没人说话,屋子里很安静,夜明珠微弱的光洒下来,照得女子的脸苍白无比。良久,女子开口道,“请问,当今圣上是何人?”
  柳十三抬起头,嘴里还塞着半截油条。他慢悠悠的将油条吃完,优雅的擦了擦手,又擦了擦嘴才道,“圣上就是圣上,哪有何人之说。”
  听了回答,女子垂下眼眸,又不甘心的抬起头,“我想问的是,当今圣上的名讳是薛珽靳还是薛珽轩。”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柳十三脸色一变,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旁人才松了一口气,“这些名字可是禁忌啊,说不得说不得。”
  “你还没有回答我。”女子不依不饶。
  柳十三抬了抬眼皮,瞥了她一眼,“我只是一个小老百姓,怎么知道这些,你要想打听事情,得去外面的大客栈酒楼,或是城西的花柳巷子,那些是乾州城消息传播得最快的地方。远至几年前哪家人丢了条狗,近至前几日城北的铁拐大爷是怎么死的,大到西凉国的皇子什么时候要来提亲,小到乾州城内哪家酒馆的酒最好吃,你都可以打听得清清楚楚。”
  “我不方便出去。”女子为难道。
  柳十三看了看她,脸上毫无血色,苍白的近似透明,像是很久没有晒过阳光一样,整个人看起来死气沉沉的。
  柳十三起身,在柜台后面拿了把大红色的伞出来,“这个借给你,用完了记得还回来,天上地下可就这一把。”
  女子接过伞,将信将疑的看着柳十三。柳十三蹙眉道,“还不去?”
  女子撑开伞,伞上画着大红的牡丹花,栩栩如生,“真的可以吗?”
  柳十三正要说话,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暮摇姑娘今晚可有空,在下想请姑娘吃个饭。”暮摇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没空,我家公子有空。”
  柳十三道,“你不信我,为何要住进来?”
  女子没再说话,往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门就被推开了,“十三,大白天的把门关着干什么?不做生意…了啊?”薛珽云看着撑着伞的女子,心里咯噔一下,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女子也看向薛珽云,四目相对,女子急忙低下头,打着伞急匆匆的离开了。
  “洄夕?”薛珽云喃喃道,“洄夕不是…”他两步走到柳十三跟前,“洄夕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不是…三年前就死了吗?”
  柳十三耸耸肩,表示不知。薛珽云看了看客栈,说道,“我说今日你这里阴气怎么这么重。”
  柳十三道,“我也觉得阴沉沉的,哦哦,你去把屏风和帘子拉开,我说怎么的。”
  薛珽云皱着眉头道,“不去。”
  “真不去?”
  “不去。”
  “暮摇,送客。”柳十三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晒太阳。
  薛珽云急忙阻止暮摇,“我去,我去还不行?”薛珽云黑着脸将两扇屏风猛地一拉,哗啦一声,合上了。柳十三换了个姿势,懒洋洋道,“拉坏了还不是得你去买,买了还得扛回来,扛回来还得画上画。”
  “你还好意思说,你说你这个小破客栈,开在这么个破巷子里,客人一年到头都没有几个,平时吃喝拉撒都得我照顾着。就算不把我当大爷供着,也不能将我当店小二使唤啊,好歹我也是…罢了罢了,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你的,柳十三。”
  “这不是你心甘情愿的吗?反正你有的是钱,而我偏偏没钱。”柳十三理直气壮的说。
  “是,你是大爷。”薛珽云将最后一道帘子拉开,走到柳十三面前,踢了他一脚,“我累了,让我躺会儿。”
  柳十三指了指一旁的另一张躺椅,“那才是你的,休想打我椅子的主意。”
  薛珽云气鼓鼓的移到一旁,不满道,“你不想我活得长一点吗?你将这椅子送我,我一辈子陪着你,怎么样?”
  槐桐木,半槐半桐,只生长在槐桐山脉主峰-鬼峰的半山腰,极为罕见。且不说槐桐的生成条件和生长条件极为苛刻,就说那鬼峰,险峻万分,不是人人都敢去的。薛珽云一直很好奇柳十三是如何得到槐桐木并将其作成了一把椅子的。传说槐桐木长期放在身边,可治百病,延年益寿,甚至减缓人的衰老等等,就是皇室的人,也鲜有这样奢侈的。“想的美,谁要你陪?不准打我椅子的主意。”
  “哼。”薛珽云躺下,任凭阳光洒在身上。
  半晌,柳十三问道,“当今皇上叫什么来着?薛珽靳还是薛珽轩?”
  薛珽云睡得迷迷糊糊的,随口答道,“薛珽寒。”
  “这样啊。”
  “对了。”薛珽云像是想起什么,噌的坐起来,“洄夕怎么在这里?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啊,她昨夜来的。”
  薛珽云凑过去,眨巴眨巴眼睛问道,“她是人是鬼?”
  柳十三道,“看样子应该是鬼。”
  “少忽悠我,是人是鬼你分不清啊。”薛珽云若有所思道,“真是见鬼了,三年前,我亲眼看见洄夕死在大哥剑下的。都这么久了,地下那些当差的怎么还没把她锁了去?十三,你说她这次回来是想做什么?”末了加一句,“我是认真的,你认真回答。”
  柳十三翻了个白眼,“我什么时候不认真了?像这种鬼,一看就是有心愿没了,不甘心去轮回。”他也来了精神,两眼放光的看着薛珽云,“我是不是有故事听了?看起来很精彩啊。”
  薛珽云摆摆手,“我可不清楚他们之间的事。”
 
 
第2章 浮生醉第二章
  太阳落了下去,收了最后一丝光芒。
  柳十三和薛珽云正在屋里下棋,下到最精彩处,门被嘭的一声踢开,暮摇扶着白衣女子进来。柳十三和薛珽云都被吓了一跳,齐刷刷看着暮摇。暮摇将洄夕放在凳子上,看着柳十三说,“她受伤了,很严重。”
  柳十三走过去看了看她,“怎么回事?”
  洄夕道,“近来锁魂师太多,我给遇上了。”她看向一旁的薛珽云,笑道,“云公子,你还记得我吗?”
  薛珽云定了定神,“怎么会不记得呢?曾经城西鸢尾楼的花魁,乾州城的人恐怕没人不认识你吧。好久不见,洄夕姑娘。”
  “是好久不见。”洄夕擦了擦嘴角的血,“云公子,为何当今圣上会是三皇子?当年不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
  薛珽云道,“你是不是想问,为何六弟没有坐上那个位置?那得问问你了,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你最清楚不过了。”他走近洄夕,伸出食指在洄夕染了血的衣裳上蹭了蹭,好奇道,“鬼也会流血?”
  柳十三笑道,“你胆子挺大啊。”
  薛珽云无所谓的说,“又不是别人,都是老熟人了。”
  洄夕将手中的伞放在桌上,解释道,“我不是鬼,我是回魂的。我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云公子,你能告诉我,轩在哪里吗?我想见他一面。”
  薛珽云不解道,“你都这样了,见不见有什么用呢?”
  “我就是想看看他,是我对不起他,我就想跟他说一声对不起,不然我死不瞑目。”洄夕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你快告诉我吧,我真的没有时间了,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再也见不到了…”
  薛珽云惊讶道,“这么严重?”他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柳十三,柳十三道,“来不及了。除非他马上出现在这里,不然就来不及了。”
  薛珽云有些慌了,“有什么办法没有?”
  柳十三双手一摊,“有什么办法呢?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他玩着手中的茶杯,“等那个轩公子一出现,说不定她就立马魂飞魄散了。”
  “妈呀,这么严重?”薛珽云惊呼。
  暮摇刚好听到,插嘴道,“回魂回来的,又被锁魂师给伤了,现在想去投胎转世都不行,只能等着魂飞魄散了。”
  “这样啊,那为什么要选择回魂?直接回来不就行了吗?”
  暮摇鄙夷的看着他,“如果是魂魄回来,早就被锁魂师给锁回去了,不懂就不要乱说,只能显得你无知。”
  “真是毒舌啊,比你家公子更甚。”薛珽云气急败坏道,又看向柳十三,“这事你管不管?”
  “不管。”
  “那就眼睁睁看着她魂飞魄散,带着遗憾而死?”
  柳十□□问,“不然呢?你有什么办法?”
  薛珽云苦思冥想了半晌,一拍脑门叫道,“宫里有颗镇魂珠,不知道有没有用。”他看向洄夕,“你等一等啊,我去给你偷出来。你坚持住啊。”
  “你去偷珠子的时间,还不如直接将她送到你六弟那里去。”柳十三无语道,“罢了罢了,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事儿呢,暮摇,去。”
  暮摇闻言,走到门口,取了个灯笼下来。洄夕肩上的伤口不断的渗出血,染在雪白的衣服上,犹如雪地里绽放的红梅花,她苍白的脸竟然也被衬出一丝红晕。薛珽云看了一眼已经晕过去的洄夕,惊呼道,“她是不是死了?十三,你赶紧看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