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触寒/遇见骗子以后(古代架空)——城西走马

时间:2019-02-09 09:19:51  作者:城西走马

   触寒

  作者:城西走马
 
不知羞耻地讲,莫子衿是个小贼,
偶尔天气好的时候,倒也愿意摆个摊子说书打诨。
日子波澜不惊、平平淡淡,
哪知某日财迷心窍,竟偷到秦府去了,
结果好死不死地被逮了个现行。
不对啊,怎么好像踩了个大坑啊!?
而更让他惊讶的是,
这看起来如常人一般的秦奕,竟是个聋子……
——————————
HE HE HE 天雷滚滚撒狗血 三观不正文笔尴尬 慎入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奕莫子衿 ┃ 配角:宋薄衣 ┃ 其它
 
  第一章 盗玉
 
  这世上估计没有人会嫌银子多咬手,莫子衿也不例外。这不,传言秦府近日新得了朝廷赏的一块儿美玉,莫子衿的手就泛痒了。
  那夜,月光早已铺满屋梁,莫子衿两指间勾着一壶桂花酒,正坐在秦府的屋顶上悠然望着将满的月亮。
  这桂花酒酿得极为香醇,在莫子衿的唇齿间留下了桂花清幽的香气,让他也渐渐暖和了起来。觉得身上经脉活络了之后,他便直了直身子,仰头饮尽了壶中的酒,反手将空酒壶稳稳地倒立在秦家的屋脊上,翻身一跃,悄无声息地落在秦府大院的一个黑暗角落中。
  做贼做惯了,这套动作简直轻车熟路。
  莫子衿轻吸一口气,以半蹲着的姿势慢慢起身,故意踢了一下地上的石子,竟没得到半点儿回音。这偌大的秦府中怎好像没有一个守夜的侍卫,静得竟像是无人居住一般。
  莫子衿泛起一丝疑惑,纵然未见守卫,却也没敢大意,依旧是轻手轻脚地藏进秦府建筑投下来的暗影中,向正厅摸去。
  其实按理说,进贡之物就应该留在皇宫中,或者顶多是开恩赏给文武高官,哪成想皇上却不大合规矩地将这样一块儿美玉赏给了京城的兵甲商——秦家。这一举动弄得满城不知真相的百姓将这块儿美玉传得神乎其神,就连黑市上的收购价格也日益攀升。
  但这秦家奇怪得很,不仅夜晚悄无人声,连正厅的轩门都懒得关上,月色掠过屋檐,正好照在正厅门内,在砖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光带。
  莫子衿借着这条光带向厅内偷偷望去,见厅内是些大户人间惯常摆设的桌椅字画,但这无甚稀奇的场景,却被屋子正中桌上放着的一个精致木盒衬得不那么寻常,盒子顶端的夜明珠,如同一轮小小的明月般,静卧在盒上散着清幽的光。
  莫子衿微微倒吸了一口气,以他的见识,一眼就知这夜明珠价值不菲,不菲到他竟不自觉地迈了脚步,踏进正厅之中。
  正厅很宽敞,淡淡的佳楠香气令莫子衿稍微放松了一些,他在无人的厅中踏着月光走向桌前的盒子,指尖儿触到那颗夜明珠上,感受着珠子散出的一丝冰凉从指尖沁了过来。
  这一趟就算没找到那玉也来得值了,莫子衿心里想着。
  指尖儿略过夜明珠向下,触过盒子上的细致的雕花然后滑到铜质的锁扣处,莫子衿单手解开锁扣,缓缓将盒盖抬起,他觉得这个极为精致的盒子中若不装些珍宝就太可惜了,但盒子无声地开启后,里面竟是空无一物。
  又一件怪事。
  莫子衿看着那盒子空空的内部,在原地滞楞了片刻,皱了下眉头,然后抬手犹疑地重新扣好盒子,锁扣相碰,“啪”地一响,却是刚好掩下了某人迈进正厅的脚步声,但是锁扣只有一个,掩下了第一声却掩不下第二声。
  当轻微的脚步声再次响起的时候,莫子衿定在了原地,心跳猛然停了一下。他没回头,那脚步声也没再次传来,但他清楚地知道,某个人正站在他的身后,也许正用或凌厉或愤怒的目光打量着他,也可能眨眼后,拳头就会招呼上来。
  为盗这么多年,莫子衿还从未失手过,对付被捉这事儿,他还真是没经验,也不知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的缘故,今儿竟这么倒霉。
  不过莫子衿等了半天也不见身后那人有什么动静,咬咬牙索性主动转身,想着开口说些软话或许还能免了些是非。
  转身后,莫子衿却是见一男子,松垮地披着一件锦缎的紫色外袍,沐着从门口映进来的清冷月光,俊逸面庞上的一双眼平静地望着莫子衿,无愠无怒。
  莫子衿恍然,只一瞬间竟似掉落在这目光中不能自拔,直到正厅内外灯火腾然亮起,几个家仆蹿进来,不由分说地将他反手捆了,压住他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莫子衿刚要辩解的嘴也不知道是被背后那个家伙的手捂住,就独剩下一双眼胡乱眨着。
  此时,那紫衣男子就擦过莫子衿的身旁,在他面前的雕花木椅上坐好,淡色的眸子瞥着他,嘴角竟是微微含笑,而后向身旁的家仆做了一个手势。
  那家仆点头应了一声,随后挑着声音向莫子衿问道:“深夜造访秦府,不知公子有何贵干?”
  捂住莫子衿嘴巴的那只手松开,莫子衿吐了一口气,咬咬唇角,本想好的辩解之词,却被那男子的古怪笑容被打了回去,脑子一热嘴硬道:“无事,不过夜来闲逛误打误撞地逛了进来。怎么?秦家这景致还不准人看了?”
  坐着的那男子笑意更深,半闭着眼睛又向那家仆做了一个手势。
  “闲逛?说出来鬼才相信,我看公子就是个鸡鸣狗盗之徒。”那家仆继续质问道。
  莫子衿翻了个白眼,忍着肩膀上的绳子勒紧皮肉的痛感,扁扁嘴瞥着他身边围着的家仆,软下语气嘟囔道:“随你怎么说,总归我现在是落在你们的手中,要打要罚随便。”
  “打罚倒也不至于。”家仆摇摇头,瞄了一眼坐着的男子,忽然笑得和他一样古怪,道:“公子既然来了也不好空手回去,我家主子……想送你一样东西。”
  莫子衿闻言一怔,眼珠瞪得老大,不晓得这家仆又要耍什么诡计,却见那被成为主子的男子
  男子未语,从椅上起身,走来靠近他。莫子衿仰头去望,幽幽地闻到一股子佳楠香,借着屋里的灯火,他这才发现这男子的腰间挂着的、刚刚被衣料覆盖住的一块儿美玉。这玉表面光润,玉色剔透毫无瑕疵,玉上雕着的两条纠缠着的腾龙栩栩如生,可不正是东海附属国的那件稀世贡品。
  莫子衿贼心太大,只瞥了一眼,那目光就无法从那块儿玉上移开了,男子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了一下腰间的玉佩,脸上笑意更甚,竟毫无犹疑地抬手将它摘下,解了莫子衿身上的绳子,将这玉塞入进了他的手掌中。
  莫子衿再次怔得说不出话,掌中美玉的温润感和那男子指尖儿如同夜明珠一般的冰凉感一同袭来,将他冲撞得不知所措。而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男子早就出了正厅不知踪迹,只余了几个家仆还在,打头的那个酸酸地看了莫子衿一眼,挥手向其他人说道:“把他扔出去。”
  “啊?”莫子衿讶异地嚷了一声。
  几个人没犹豫,捂上莫子衿还欲喧闹的嘴,架着他就向秦府正门走去。
  打头那家仆望着他们的背影走远,这才转回后院,在秦奕开着的房门前停住,面对着他说道:“主子,办妥了。”
  秦奕点点头,挥挥手示意他下去,屋内重归平静,只剩桌上的烛火无声地摇曳着,秦奕对着那烛火眯了眯眼睛,紧接着便将它吹熄了。
 
  第二章 还玉
 
  第二日快到晌午的时候,莫子衿才顶着有点儿沉重的脑袋走进街尾的沽酒坊。
  “哟,莫公子。”
  沽酒坊的跑堂是个又瘦又矮的小子,生着一张黑黢黢的脸。
  虽然他长得这么黑,却偏偏喜欢让别人都唤他馒头。不过这馒头虽说张得不精,却灵快圆滑,这不,一见老主顾莫子衿进来了,就连忙抖着肩上的白抹布迎了上去。
  莫子衿只略显疲倦地点了一下头,踱到窗边的一张桌子坐下,要了一壶酒和两道小菜。
  馒头满脸堆笑,爽快地应了一声,先给莫子衿倒上了一碗清香的茉莉花茶,然后拎着青瓷茶壶凑向他的身边轻声问道:“莫公子啊,昨儿晚上你在秦府可得手了?”
  莫子衿右手端着茶碗刚要喝茶,听了馒头这话便又将茶碗重新放回桌面上,见左右无人注意他,面无表情地抬起左手轻轻一抖,一块晶润的玉就迎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吊在他的两指之间。
  “哎呦喂,这可是个好东西。”馒头压低了声音赞叹道,满眼贪光,伸着黝黑的手就向那玉上摸,谁知莫子衿一个翻腕,又将那玉攥回了手中,连多看一眼的机会都没留给他。
  馒头尴尬地一怔,悻悻收回了半空中的手,看着淡然喝茶的莫子衿假模假样地赞叹着:“莫公子当真厉害,一击便得手,小的佩服。”
  “这不是我盗来的。”莫子衿又放下手中的茶碗,这才开口实话道:“这算是……秦家那主子送我的。”
  “什……什么……送的?”馒头被这话惊得有些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莫子衿长长吐出一口气,手肘撑在桌子上,他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秦家这主子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便侧头皱着眉向馒头问道:“你说他们家这主子,是不是哪里有些问题?”
  “秦家公子秦奕倒是有些问题,不过跟这玉也没有关系啊。”馒头就势把手中的茶壶往桌上一放,坐在了莫子衿的对面。
  “嗯?”莫子衿眨了眨眼睛,“他有什么问题?”
  馒头抬脸略显惊讶道:“公子你不知道?”
  “快些说。”莫子衿用手指轻叩着桌面,有些不耐烦。
  若论起野鬼轶事,莫子衿倒是能说出来不少,但对于商家里短,莫子衿倒真不如这沽酒坊中每日见人应酬的小伙计知道得多。于是馒头扭了扭身子,换个舒服的姿势凑近莫子衿说道:“这秦家公子啊,其实是个聋子。”
  “什么?聋子?”莫子衿没压住声音,嚷了出来,引得远处的几个食客纷纷投来目光。
  馒头赶紧跳下长椅,冲着四周的客人打了个罗圈儿揖赔礼,不过一圈儿还没转完呢,就被莫子衿扯着后领拉了回来,“你说的可当真?”
  馒头呲牙咧嘴地从莫子衿的手里挣脱了出来,捋着衣服说道:“沽酒坊每日来往商贾不计其数,而且不少都和秦家有过生意往来,公子要是不信,随便抓几个商人来问不就知道了吗?咳,那什么,我还是给公子倒酒去吧。”馒头说完就赶紧溜了,不过等端着酒回来时,桌上的茉莉花茶还是温的,莫子衿却已经不在位子上了。
  莫子衿听了馒头那话,心里便乱糟糟的,脑海中全是那一袭紫衣衬着的淡淡笑容,那人看起来与常人无异,无论如何也看不出破绽。
  “定是装聋作哑。”莫子衿抱着胳膊走在长街上,低头嘀咕了一句。
  时值深秋,青石板铺成的街上簌簌滚着几片枯叶,秋风渐凉,吹得人想要打颤,到处都是冷的,却唯独掌中握着的玉是温的。
  莫子衿摊开手掌,这会儿才顾得上仔细地看看这玉。这玉是嫩葱白一般的颜色,玉上刻的两条长麟龙,颇有气势,两龙中间是镂空的一朵云彩。莫子衿把这玉吊在指尖,举到眼前,转身想寻个光线好的方位再细细地看,却正好透过中间的这朵祥云,瞥见街旁宅宇门楣上的“秦府”二字。
  这玉上刻的云,或许是祥云,竟引得莫子衿不知不觉地走到了秦府门前,也正好地赶上秦奕推门出来,躲也来不及躲地,四目相接,均带着几分惊讶。
  莫子衿盯着秦奕,一瞬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倒是秦奕颇为安然,很快隐去眼神中的惊讶,迈步走下石阶,来到莫子衿的身前。
  “你也不知道说说你们家这主子啊?”
  “宋公子,你也知道我们家主子这说一不二的性子,谁能管得了啊。”
  莫子衿正不知应该说些什么,就听见了秦府门口的嘈杂声,抬眼望去就见一书生模样的清瘦男子和秦家一个家仆从门内出来,两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顺着莫子衿的目光,秦奕也回了头,背对着莫子衿望着那姓宋的青衣书生,眼神中带着凌厉。
  书生望着这样的眼神闭上了正在抱怨的嘴,目光越过秦奕,在看向他身后的莫子衿时,手竟不自觉地抖了一下,好在他那袖口宽大,没人注意他的细微变化。
  书生攥了攥拳头稳稳心绪,随后转头向那家仆叹道:“得,看样子你家主子办的这件事,确实管不得。”
  秦奕没理会两个人,再次面向莫子衿,做了两个手势,莫子衿却一脸不解其意地望着他。秦奕无奈,只得开口问道:“要不要再进来坐坐?”
  秦奕这声音稍微有些飘,话音落地,还没等莫子衿有所反应,那书生却抢先走下石阶向他笑叹道:“能让秦奕开口说话还真不容易,自打他聋掉以后就几乎要变成哑巴了。”
  莫子衿听得云里雾里的,不过这时才算对秦奕耳聋这件事有了几分相信,但他还是对秦奕摇了摇头,掌中的玉此时倒像个烫手的山芋,莫子衿抬手,像那日秦奕对他做的一样,将手中那玉重新落回秦奕的手中,转身不想再和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有什么瓜葛。
  待莫子衿走远后,书生才看着秦奕的问道:“他就是你换取这块玉的原因?”
  秦奕不语,只是攥紧了手中的玉,那玉上还残有莫子衿的温度。
  再说莫子衿还了那玉以后,心里头竟莫名地痛快,连头上的昏沉感也轻了很多,又回了沽酒坊,要了一坛子桂花酒和一坛子花雕酒。
  “莫公子啊。”馒头把这两坛子酒抱到莫子衿的桌上,神秘兮兮地凑近他说道:“据说那玉今儿都炒到五万两了,公子你可有福了。”
  “咳……咳咳咳。”莫子衿被一口酒呛到,连话都说不连贯了,“多……多少两?”
  馒头伸开五个炭火棍儿一样的手指头,瞪大了眼睛夸张地说道:“五万两啊。”
  莫子衿满脸无奈,这才开始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第三章 还玉
 
  这玉还得虽然痛快,但想着五万两白银就在自己的手里白白过了一遭却什么都没留下,莫子衿这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舒服。于是原本决定老实几个晚上的他,又琢磨着去“拜访”某户人家,顺些钱财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