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虫族之他不是渣虫(穿越重生)——煌月

时间:2019-02-09 09:19:11  作者:煌月

   《虫族之他不是渣虫》

  文案:
  上一世以纨绔为起点,赛维斯大公输得很惨,最后在一无所有中孤独死去。
  重来一遍虫生,赛维斯大公决定吸取前世的教训,亲君子远小人。
  可惜,重生的节点不尽如人意。错误已经铸成,年轻的大公只能尽力弥补。
  虽然,这一次他与他的开始依旧不算美好,但至少可以拥有一个圆满的结束。这就是大公这一世努力的目标。
  这是一个前世参与谋逆叛乱,被利用的中二纨绔雄虫在历经跌宕起伏悲凉凄惨的一生后,重生后决心改头换面,做个爱护幼崽,坏而不渣的雄主大人!
  雷点一:虫族社会雌多雄少设定。生蛋。
  雷电二:有副CP,冷淡雄虫攻X冷傲哨兵穿越成雌虫的受(美强设定)【帝林·安·奥古斯特X狄恩】
  备注:雄虫攻重生后对雌虫受只有几分愧,三分怜惜,如果雌虫没有怀上蛋,那么这份怜惜和愧疚估计也会随时日消逝,毕竟雄虫的选择有很多。但是雌虫怀上了蛋,然后……
  主CP:凯恩·吉·塞维斯(性格复杂雄虫攻)X云墨(对外冷酷对内顺从雌虫受) 1V1 HE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重生 机甲
  搜索关键字:主角:凯恩·吉·赛维斯,云墨 ┃ 配角:帝林·安·奥古斯特X狄恩 ┃ 其它:虫帝,七公爵内乱,虫族社会
 
 
第1章 重逢
  云墨虚弱的躺在柔软的床上。
  自他苏醒,他就意识到这里并不是那个可怕的地下室。房间内的摆设豪华而精致,光整间房间铺设的纯手工布尔兽毛毯就价值非凡,更何况其上还编绘了极其繁复华丽的图案……视线巡游一圈后,云墨的双眸在辨识出某个图纹的同时瞬间睁大,他认出了赛维斯家族尊贵的家徽。
  这里……难道是赛维斯大公的本宅客卧?
  不,不对,这里不是客卧。它的规格和装饰更趋向雅致古朴,在触目所及的奢华中沉淀着一股历史的隽永。虽然布置与客卧的装饰十分接近,但本应奢华的风格中却透着独属于雄性的豪放和沉稳。
  这是……
  心中惊疑未定,门把处传来的声响更加深了云墨的警觉。他第一时间掀开薄被摆出了一个警戒的姿势,目光警惕。
  门把旋开,进来的雄虫身材修长俊挺。他有着极其完美的身材比例,流畅的肩线,紧窄的腰胯,笔直的长腿。一件普通的天蓝色家居长袍在他身上被穿出礼服的优雅与风华。他还有一头顺滑的浅金色长发,华丽的卷曲着在背部风流蜿蜒,衬托着白皙如玉的肤色,为那一张本就俊美到让人窒息的容貌增添独属于大贵族的矜傲典雅。目光再迎上对方那一双被帝国全民赞颂为星辰之海的幽蓝双瞳,云墨的心脏猛然漏跳了一拍。
  凯恩·吉·赛维斯!
  几乎是下意识的,云墨挣扎着下床,他左膝跪地,低头恭敬的行礼。即使重伤初愈的身体禁不住这种大幅度的动作,他却压制着全身抽搐颤抖的肌肉骨骼,紧咬着下唇,任额头冷汗一滴滴渗透发际。
  “雄主。”云墨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平板淡然,听得出恭敬却听不到尊敬。
  “嗯。”凯恩点点头,他瞄了一眼单膝跪在地上的雌虫,神情有几分微微的不悦。“起来,到床上躺着。”
  “是。”
  凯恩的语调是温和的,但听在云墨的耳内却仍是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他低垂的眼眸内甚至略过一丝厌弃,却仍听从命令爬上床,将身体如死鱼一般的展开摊平。他知道自己的身体伤势已深,绝对再经受不住虐玩,但如果这是雄虫的兴致,他一个卑微的雌侍没有拒绝的权利。
  云墨并不知道他这样的反应让凯恩一时怔愣。凯恩甚至仔细反省了下自己刚才的语气,他明明没有任何冷硬的命令成分,怎么这只雌虫就这么自觉?呐,上一世他会那么下手不知轻重,还不是被这只雌虫放任的。修长的手指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凯恩走至床畔。他扯过那一床华贵的云丝柔羽,覆盖上雌虫修长的身躯,然后不忘为其塞上被角。这样的动作如果是以前的大公,那是绝对不会做的,但现下的赛维斯大公做起来却甚是熟练,仿佛他经常如此照顾他人。
  云墨愣了愣,一时间倒忘记了雌侍与雄主之间的身份差距,视线直直的望入那一双蓝瞳,发出无声的询问。而得到的回答则是大公温暖的手指抚过他额前散乱粘连的乱发,甚至还拿来巾帕替他擦去脸庞上湿漉漉的汗滴。
  “雄……主。”云墨并不习惯被这样对待,大公今天阴阳怪气的行为比直接对他上电锁铐还要令他不安,他埋在锦羽被下的身躯抑制不住的颤个不停,双手紧紧贴在身侧捏握成拳。
  凯恩感觉到了这副身躯的僵硬与紧张,于是收回了手。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擅长温柔,但难得的想要施展一回,讨好一回,却换来这么一个反应,沮丧之余倒是失去了一开始的兴致。于是他站起来,走到大床另一侧的阅读沙发上,拿起一本书籍就翻阅起来。
  “……”这行为令云墨更加疑惑。他笔直僵硬的躺在床上,除了用眼角的余光瞥几眼那个无法让人忽视的身影,连呼吸都憋得极为小心。
  他很想开口表态,大公你今天到底想玩什么形式的,麻烦给个痛快吧!但身体却记得被各种道具侵犯玩弄的痛楚与耻辱,那丝毫没有快感的暴力侵犯,和毫无怜惜的残酷折磨,将恐惧深植于内心。云墨知道,如果可以,他是宁愿这样沉默的拖延也不希望再去主动承受。
  他这边紧张的冷汗潸然,年轻的大公却似乎真的沉迷在阅读中,毫无动作。渐渐的,云墨感觉到了肌肉长时间紧绷而引起的酸胀。他没有在意。他是用了十二分的力气戒备着凯恩,却显然忘记了自己身体的虚弱,更甚至,他还不知道自己腹内已经存在了一个意外。所以等下腹传来一阵一阵无法抑制的激烈疼痛时,云墨咬紧了牙关却还在意图忍耐,只除了那越渐混乱急促的呼吸泄露出他隐忍的无尽痛苦。而等到凯恩终于听到床上的人憋忍不住的一声低呼,他才惊觉有异匆匆走至床畔。此刻,丝被下的云墨已经被疼痛折磨成蜷缩的一团,浑身的冷汗浸透单薄的睡衣裤,整张脸更是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唉……”低低的叹息从凯恩凉薄的双唇间逸出,胸口的这阵胀闷还构不成疼惜,却到底已有几分不忍。他知道这只雌虫向来坚毅隐忍,却不料想再次重逢的此刻,他竟还是疼成这样都不肯出声。等视线触及云墨睡裤内侧渗出的一丝血迹,凯恩的眼神彻底暗沉下来。他手指按上通讯器,冷冷开口:“道尔夫,叫珂雅过来。”
  柯雅到来的十分迅速,显然是这位隶属塞维斯家宅的随侍亚雌医生早就习惯了塞维斯大公折腾他雌侍的频率。只不过今日匆匆赶往地下室的脚步却被及时叫停,柯雅惊讶的跟着带路的管家提步走上三楼。这种反常令他心情忽然十分忐忑,他分明记得收到的讯息上只提及了需要治疗的是那只不太受宠的雌侍,怎么难道大公阁下也受伤了?还是说那只曾闻名第二军区机甲战团的S级军雌,终于忍受不了被虐而出手伤了雄虫?
  那可不太妙。柯雅拿着医药箱的手无意识的收紧。
  在虫族社会,伤害雄虫的罪名几乎等同于顶级虐杀的死刑,不能赦免,无法求情。毕竟,在虫族雄虫绝对稀少的情况下,除非是该雄虫恶劣的品行被多项指正,且完全丧失繁衍功能,否则基本不存在雄虫死刑。最严重的判决也不过是□□关押起来,特别提供给边缘区域军雌或单身的年纪较大但仍想获得虫蛋的雌虫使用。
  柯雅再想到自己服侍的这位雄虫大公的日常秉性,便连眉目也不受控制的紧紧皱了起来。他知道,如果真的是塞维斯大公受伤了,哪怕只是伤到了一片指甲盖,那名雌侍的下场都会惨不忍睹。脚步迟疑起来,柯雅实在很想去地下室看一看,他记得上一次替那位雌侍治疗的时候似乎出现过一次,微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妊娠波频,但因为实在太不能肯定,他也就没有汇报。而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天,如果能再去仔细检查一下,说不定真的能够检测出虫卵,这样,也许可以拯救一下这位雌侍的命。
  “道尔夫管家,那位雌侍……”
  “柯雅,主人在等你。”严谨平和的语调没有一丝起伏,道尔夫投射过来的视线看透了柯雅的踌躇,冷冷的打断他的意图。他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似乎这么一句提点已经耗尽了他的耐心。
  “是。”就算现在是足够自由平等的社会择业体系,世袭的大贵族仍旧拥有私属佣仆。柯雅和道尔夫都是其中的一员,他们,甚至是他们的家族,都自出生起便从属于塞维斯家族的主人。就连他们的情感,都必须以服务主人为第一要务。只有雄虫,才能够在成年后逃脱这个体系,独立出去。
  柯雅在心底为那位雌侍叹了一口气。跟上道尔夫的步伐,矜矜战战的走到主卧门外。
  “咚、咚、咚。”轻巧干脆的节奏,道尔夫敲门后在门口恭敬的开口,“主人,柯雅到了。”
  “进来。”
  “是。”
  道尔夫维持着礼节,用那几乎可以用尺子测量一般的动作,优雅拉开厚重的主卧门。柯雅急忙低头,这还是柯雅第一次步入塞维斯家主的主卧室,但是他却只敢低头看着脚下豪华到奢侈的地毯,跟着道尔夫的脚后跟亦步亦趋地走到床畔。脚步刚停下,身侧冷不防就传来塞维斯大公的低沉嗓音;“给他看看,下/身有血。”
  “啊?”柯雅有点反应不及,茫然的一抬头却对上一旁道尔夫冷冽的警告眼神,立即惊吓一般的回神鞠躬,“是。”他兢兢战战的把视线挪回华丽的大床,尽量忽略眼角余光瞥到的大公的长袍下摆,才发现这回医治的对象似乎还是那只熟悉的雌侍。
  对方的脸色苍白,额头发际冷汗潸然。紧紧皱起的眉眼和咬出血迹的下唇都显示出了并不太好的讯息。但柯雅不知为何却在心底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大公受伤就好。他动作熟练的摆开医治工具,收敛心神专注到自己的专业领域。
  雌虫的伤一如既往是受到雄主过度凌虐造成的,虽然下/身伤势严重,但好在这只雌虫的精神力和体力足够强悍,自愈能力未受影响,而且大公显然也收手及时,使得雌虫腹中的虫蛋并没有受到伤害。只不过是有一点灌溉不足。可见,上一次检查时出现的波频没有错,当时确实已经受精成功,现在虫蛋刚好十五天,胚胎发育良好。
  仔细的检查完毕并加以高科技治疗后,柯雅帮床上依旧昏迷未醒的雌虫盖回被子,心底倒暗自替这只雌虫庆幸起来。不管受宠不受宠,有虫蛋了总会好过一点。就算以后被厌弃,也至少不会被当作礼物送人或者当作废物丢弃。这对一只雌虫来说,未尝不能算是一件好事。
  “怎样?”看到柯雅一系列的治疗操作结束,凯恩·吉·塞维斯淡淡出声。他看似仍在翻阅手中的书页,仿佛只是一句随意的问询。
  “主人,侍君的外伤只要稍微静养几日便能恢复。不过……”柯雅斟酌了一下语言,但又苦恼的发现似乎找不到更好的替代字句,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侍君的下/身伤势略重,至少需要7日之后才能再次侍寝。好在生殖腔没有受到太大撕裂。至于侍君腹内的虫蛋则情况安好,只是略有点营养不良……主人,若是下次,还需要对虫蛋的营养灌溉,多费心。”
  虫蛋?!
  听到了重点词的凯恩,神情微微一怔,装作翻阅书页的手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眼仍垂首支支吾吾给出建议的亚雌医生,而后僵硬一般将视线缓缓投向床上的雌虫。
  怎么会?!
  上一世的这个时候;甚至在他再晚一年迎娶雌君时,云墨都未曾怀孕!而后甚至他新娶的雌君还曾带着云墨的不孕检测向他邀宠!他分明记得当时他也曾叫柯雅再次仔细检查过,才确认云墨不能怀孕……
  而如果这个时候云墨是有过虫蛋的,那又怎么会……怎么会!!
  “多大了?”努力压住胸腔内几乎压抑不住的气血翻涌,凯恩开口时的语气几乎已经有些微的颤音。他重生而来,上一世后期的经历太过狠厉鲜明,反而对这个时期的自己记忆模糊。他只能努力运用前世残留而今生尚未曾锻炼过的精神力在脑核中搜寻翻找着这短短二十年的荒唐记忆。
  “呃?”柯雅被这句话问懵了,一时间陷入内心各种的狗血猜测。他想,难道这个蛋不是……
  “柯雅!”好在道尔夫清澈的声音惊醒柯雅的脑洞,他忙不迭收回心神,立即拿出光屏记录的数据,一边回答一边将光屏递给塞维斯大公,“侍君的虫蛋已经有15天了,上一次主人您宠幸后,我在为侍君医治时就曾探测到细微的妊娠反应,但因为只出现过一次,且之后一直没有反应,怕误诊,因此只做记录,未做汇报。而这一次我在医治时,特地重点检测了侍君的生殖腔反应,果然虫蛋已经着床发育成功。侍君一直以来的治疗数据和这二次妊娠反应检测数据都在这里,请主人过目。”
  柯雅的措辞有很明显的偏向性,他在为这只雌虫的清白辩白。他着重指出雌虫是在雄主临幸宠爱后出现的妊娠反应,如果当时没有其他雄虫,那几乎就是在侧面向塞维斯大公证明:这虫蛋就是您的,请不要去怀疑这只雌虫。
  可惜现在心神大乱的凯恩·吉·塞维斯大公再没有办法冷静去分辨柯雅的语气用词,他被自己在脑海内看到的记忆所震怒。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一个被上一世的自己所唾弃的愚蠢雄虫!他自私自利,他残虐暴躁,一味的用所有能想到的残暴方式折磨凌虐着那只雌虫,并以此来满足自己心中对对方不正常的掌控欲。
  如果不是昨天自己刚重生回来时的不敢置信,如果不是他梦游一般的把整幢房子都逛了一遍,如果不是幸好摸索着去了一趟地下室……那么,云墨就会和上一世一样,因为体力耗尽而坚持不住那个恶心机器的凶残对待,他会瘫软的坐上去。如果他真的就此坐了上去,那么那个残忍的凶器就会直接撕裂他整个下/身,造成无可挽回的损伤……
  那这个才15天的虫蛋……
  可笑当时的他还怪罪云墨的不孕,分明他才是真正杀掉自己子嗣的刽子手!
  思绪自记忆风暴中拉回,凯恩·吉·塞维斯拿着手中的数据,看着光屏影像照片中显示的胚胎,几乎是猛一抬手便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啪!”清脆的爆裂在脸颊和手掌之间撞击产生,这一下凶狠的力道直接造成了塞维斯大公一整片右脸的红肿,还有牙齿猝不及防咬破了唇角的血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