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月儿夜晚弯(玄幻灵异)——三月的蚕豆花

时间:2019-02-09 09:18:16  作者:三月的蚕豆花

 《月儿夜晚弯》三月的蚕豆花

这是篇耽美、耽美、耽美!不喜匆入!
上辈子,叶晚枫害人最终害已。为了补偿也为了赎罪,老天给了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所以这辈子,叶晚枫有了一个完整完美的家,同时也有了一副神奇?的壳子!
重要提示:1V1,HE,主受。古风,没有宫斗没有宅斗没有极品,全程撒狗粮、秀恩爱、最后还有蒸包子。有点甜、有点虐!
另:背景架空,攻受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内容标签: 生子 前世今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晚枫、战玥 ┃ 配角:战辉、卫瑕瑜 ┃ 其它:古风、互宠、甜向
======================================================================
 
第1章 一:今生
永平初年,帝京,浩州。
阳春三月,生机勃发,经历过连年战乱的大平王朝终于能在这新的一年休养生息。不说四海升平、海晏河清,但周边和海上的几个国家、部族总算是消停了一些。作为京城腹地的浩州城也开始更加繁华起来,一整天不管白天晚上,都是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时辰刚刚过了午,吃过晌饭的人们都在小憩。吵闹了一个上午的城,难得有了短暂的安静。就着这份安静,一个青衣小厮匆匆从齐整的石板路经过进了太傅府的后门,然后直奔叶晚枫住的小院,槭红阁。
“少爷!”瓜子跑的满头大汗,脸上却是喜不自禁。随着他一声唤,让趴在书房书桌上正昏昏欲睡的人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之后略带茫然的抬起头。
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一袭月牙色长衫,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又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模样有些雌雄莫辨。而也的确,因为这副壳子,是个花身双儿。
 
在大平,除了男人和女人,还有一种人被称为花身双儿。男生身,生来便在身上某处带花纹刺青。传说是在大平初年,战火纷飞、天灾连连,导致民不聊生人口锐减。大人都食不果腹,何况幼儿。上苍有好生之德,便赐予一部分男子同样拥有生儿育女的能力,这才让百姓们勉强在动荡中繁衍存活下来。
虽然传说终归是传说,但事实确也是事实。而且花身双儿普遍比一般男子生得俊美,当得起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抓抓头发,叶晚枫反应过来后看着瓜子跑到眼前:“怎么了?”
“嘿嘿,少爷!”瓜子贼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咱发财了!”
叶晚枫眼睛一亮,从瓜子手里将包裹接过打开,几张百两银票并数十两白花花的银子,立时让叶晚枫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变成了两个“$”!吸溜了一下口水,叶晚枫向外面瞥了一眼,然后靠近瓜子小声的问:“知道都是些什么人买的吗?”
“那肯定大都是咱京城里的公子哥儿了!”
果然!叶晚枫暗道一声,将包裹里的钱数了数,足足有三百之多!这才刚开张呐!叶晚枫美滋滋的收起包裹。从腰间的钱袋里摸出一个专门用来赏人的银果,抛给瓜子:“赏你的,好好替你少爷办事,少爷亏待不了你!”
“谢少爷!”瓜子双手接过,然后同样美滋滋的跟着叶晚枫去藏钱:“不过,少爷!”瓜子忽又话锋一转:“这要是让老爷和大少爷知道,您写这种东西……”
“嘘!”叶晚枫连忙拦住小厮的话头,并向外面又瞥了一眼:“不想活了!”叶晚枫低声警告瓜子,看着他马上噤声,叶晚枫撇了撇嘴。
要是让他那太傅爹和助教大哥知道……叶晚枫打了个哆嗦。
 
叶太傅名叶廉,字见明,两朝为臣,自打先帝在位时就已混迹官场多年。为人古板、迂腐,但桃李满天下。现在这一班朝臣中的清流一派,有一半是他的学生,学生的学生。更不要说还有当今圣上,和今上那些没了的还活着的弟兄。
叶廉娶妻赫氏,外家是堂堂镇国大将军府。一门虎将,满门忠烈!跟随先帝东征西战闯下了现在的这份家业,却似乎也因杀戮太重导致人丁单薄。到了赫氏这一辈,因为父辈上除了父亲都已为国捐躯,就剩下了她和她的一个亲大哥。赫氏嫁给了叶廉,赫大哥娶了父亲一个旧友的女儿,育有三子。在朝为太师,和叶廉一样同为两朝老臣。叶廉教文,赫大哥授武。
赫氏入门后,先后为叶廉生下了两个儿子。叶家和赫家一样,两辈里全是小子。叶廉有两个嫡亲哥哥,叶大哥同样从政,叶二哥从了商,叶大哥家里不论嫡庶有儿子五个,叶二哥家也有五个。
所以叶廉双亲在世时就盼着有个孙女!千盼万盼,盼到了叶晚枫。花身双儿大都生性柔和,加之叶晚枫打小白白嫩嫩软软糯糯,比他那几个越长越歪的哥哥们讨喜的不要不要的。可把两位老人还有叶爹叶妈叶叔叶婶外加一大波叶哥哥们,连带赫外祖赫舅舅赫舅妈赫哥哥们总之是一大家子都高兴坏了。
可以说叶晚枫是众星捧月,从小就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
对此叶晚枫不禁感慨,上苍大概真的有好生之德。看不过他上辈子活的太窝囊,死的时候又造业太多,所以又给他这一辈子,给他补偿,让他赎罪来了!
没错,上辈子!
不过叶晚枫可不是半道穿过来的,一定要说,是转世吧!带着前世记忆种种!
所以叶晚枫格外惜福,这辈子一定要好好过!孝敬父母,兄友弟恭。可惜的是他浑浑噩噩了一世,作为一个曾经玩世不恭一事无成的纨绔,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十几年的回炉重造也只让他人模狗样了一点。学问啥的不要提,武术什么的更不要问。虽然他集叶赫两家血脉于一身,按理来讲该是能文能武,但架不住都拿他当宝贝啊!怕摔了累了不高兴了,于是乎,就这么地了!
对此赫氏大手一挥,反正花身双儿能娶能嫁,叶赫两家也家大势大,再不济养叶晚枫一辈子!
叶廉则没发表任何看法。这位古板的老太傅其实是很喜爱孩子的,只是不善表达罢了。否则他也不会放任叶家老二叶子杉,整天跟赫家的那三个武痴一块泡在兵营里。
而叶家老大叶子松,就出息多了!企安五年状元,现任国子监助教,从六品上官职。性格更是随了叶廉,古板像了十成十。叶晚枫最怕的就是他那太傅爹,再就是这个助教大哥,没有第三个!
 
再次撇了撇嘴,叶晚枫继续去藏钱。
至于他究竟干了什么?呵呵!他上辈子是个纨绔,这辈子是个弱不禁风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花身双儿,虽然文不成武不就但他好歹多活了一辈子。就算这个大平王朝与他曾经生活的世界不在同一个时空线上,可都是古代。古代最缺什么?娱乐!尤其上层富绅人家,闲暇时间多,除了喝个茶也就听个曲儿,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儿再去逛个烟花柳巷。
所以,叶晚枫琢磨了很久后决定,就服务这些和曾经的他一样,钱多又没事干的骚年!
上辈子叶晚枫有个隐藏爱好,看书!说起来都惊悚,他叶二少一个纨绔,居然有个学霸的爱好!但反正不管怎么地吧,叶晚枫不出去鬼混的时候就窝在家里看书。古今中外,流行快餐,来者不拒,而且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其实这么说来要是他上辈子好好活,真当个学霸也不是没可能吧?咳,扯远了!
所以于是,叶晚枫第一部长篇巨制经过他抓心挠肝苦思冥想之后终于横空出世了!……咳咳,其实就是那谁封神的故事!好在这里不存在侵权,嘿嘿!
总之,叶晚枫偷偷私下找了浩州城有名的弘文书社,书社掌柜钱竞在看过之后也是不禁拍手称绝。跟叶晚枫商定好诸多细节,收益五五对半,然后,一本就叫《封神演义》的连载话本在弘文书社卖火了!
不过但是,作者是谁自然是保密的!这要是让大古板叶廉和小古板叶子松知道,这种怪力乱神、群魔乱舞的东西居然是叶晚枫写的……呵呵呵呵!
 
叶晚枫抖了抖,不敢再想下去!正在这时,另一个青衣小厮花生进来通禀:“少爷,夫人过来了!”
闻言,叶晚枫赶紧出去迎。
门外,赫氏正带着两个丫鬟走进槭红阁。
赫氏今年五十出头,叶晚枫算是她和叶廉老来得子。不过赫氏保养得当,仍不失颜色。虽然在家中只穿了件单色常服,也难掩由内至外的高华气质。不过,叶晚枫可是深知,这只是他这位身为将军之女的娘亲的表象!泼辣起来,妥妥的以一敌他们家四个大男人!
叶晚枫向赫氏见了礼,之后被赫氏笑着拉着手亲亲热热的进了屋。落座,奉茶。
“母亲有什么事?”叶晚枫看着赫氏端起茶碗抿了一口。
“嗯!”赫氏应声,放下甜白瓷的茶碗:“枫儿,你已经成年,母亲想问问,你对成亲的对象,有什么看法?”赫氏没有间接,直接问的开门见山。
问完后叶晚枫愣了愣。
是了,一月前他刚刚过了十六岁生辰,已经成年了,可不是到了该议亲的年纪。
只是……
“母亲,我没看法,全凭您和父亲做主!”叶晚枫回神,乖巧的回答。
“你这孩子!”赫氏嗔怪的看了叶晚枫一眼,拉过他的手后轻轻拍了拍:“这个当然得你自己做主!你是喜欢女孩,还是喜欢男孩,可只有你自己知道!”
这样说,说完叶晚枫无奈的笑了笑。
他就是真的不知道啊!上辈子他不愁吃喝,身为叶家二少,身边也从来不缺人,男男女女都有。可是,从来都没有动心过。而且直到死,他都还,是个处……
啧,怎么回想起来这么,矬!
赫氏不知道叶晚枫此时心里正天人交战,继续道:“正好明日你外祖过寿,浩州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参加。到时你多留下意,要是有中意的,回头告诉母亲。没有也不勉强,缘分这东西哪,无法强求!”
“嗯!”叶晚枫还是乖巧的应声。
之后母子两个又说了会家常,赫氏才从叶晚枫的楲红阁离开。
回到屋里叶晚枫复又坐下,怔怔的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有话:从前有个作者,挖了个坑……
 
 
 
 
 
第2章 二:寿辰
另一头,赫氏回到住的流鸳馆,前脚刚进去,后脚叶廉竟回来了。做了几十年夫妻,就算叶廉喜怒不行于色,赫氏也看的出来:太傅大人正在生气!很生气!
“怎么了?”赫氏看着叶廉坐下,转头给他递上一盏茶。
“哼!”叶廉从鼻子里喷了口气,重重又将茶碗放下。
 
正在这时,叶子松跟进来。
 
“母亲!”
赫氏看向他,只好跟他问:“你父亲这是怎么了?”
叶子松将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和叶廉一看就是爷俩!其实叶廉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位翩翩公子,只是脾性使然,又身居官场,模样什么的都成了其次。完全随了他的叶子松,无论长相脾气,有过之而无不及!
“您又跟皇上提了?”叶子松却是问叶廉。
叶廉不答,赫氏却终于明白了。敢情,迂腐的太傅大人又跟当今龙椅上的那位提了终身大事!要知道大平当今圣上永平帝已经二十四岁了,却还是单身一个钻石王老五一枚!偌大的后宫,空空如也!
 
其实吧,这事也不能全怪今上。先帝在位的时候烽火四起、时局动荡,今天不是哪个国又来骚扰边境,明天就是哪个部族又侵犯了边城烧杀抢掠。先帝戎马一生,战功赫赫,最后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所以虽然儿子众多,但一个都没顾上。
先帝共有皇子二十四个,活到成年的十八个,经过夺嫡,最后加上今上就剩下了六个!今上继位时年仅十六,也是刚刚成年。接过父皇手中战旗又征战了整整八年才让大平安定,得来如今祥和。如此一波三折,今上哪儿来的心思和时间去考虑儿女情长,又娶妻生子。
不过,如今这不终于太平了,朝臣们也在忙着恢复国力之余,终于有功夫催着今上赶紧召选秀女,扩充后宫。但每次,都被今上以战事初定,不易劳师动众为由驳回了。
几次三番,朝臣们也不依了。怀疑今上是不因为常年带兵打仗,混迹兵营,所见都是男人,所以对女人没兴趣了?那么好,您哪怕就是娶个男人呢!大平民风开放,这都不是事!
又是一番拉锯扯皮,今上所幸权当听不见。朝臣们也拿出了杀手锏,让古板又迂腐的叶太傅谏言。
叶太傅本来在这事上就是说的最多的那个,有朝臣们支持,这下可真是好了,一天八遍的唠叨!然就算叶太傅是今上的老师,今上该听不见还是听不见!装聋作哑,顽抗到底!
 
赫氏摇摇头,看着吹胡子瞪眼的叶廉:“缘分这东西哪,强求不来!”
“哼!”
 
晚间,因着明天赫大将军过寿,叶二哥叶子杉也终于舍得从兵营风风火火的回来了。一进太傅府,直奔槭红阁。
“小枫子!二哥回来啦!”
叶晚枫撇撇嘴,不待出声便被冲上来的叶子杉一把抱了个满怀。“咚”的一声嗑在那像石头般坚硬的胸膛上,叶晚枫鼻头立时窜起一股酸意让眼圈迅速红了。
“二哥,放手!”叶晚枫闷声在叶子杉怀里嗡声嗡气的开口。
叶子杉却没依,抱够了才放开:“好久没见了呀!长高了,也长漂亮了!哎呀,都成年了呢!哥哥舍不得你嫁出去怎么办?不然嫁给哥哥吧!哥哥带你去塞外,去看大漠,去看驼队!”
“二哥!”叶晚枫摸着鼻子打断叶子杉的碎碎念:“一月前我过生辰你才回来过!”
“是吗?哈哈,你知道你二哥记性不好!来,这是昨天顺手捡的,拿着!好了,我去看看父亲母亲!”
手里被塞了一团毛绒绒,叶晚枫还没看清是什么,叶子杉已经一阵风刮出了楲红阁。哭笑不得了一会儿,叶晚枫忽然感觉手里的毛绒绒动了一下!
活的!?
叶晚枫马上低头去看,对上一双红眼睛三瓣嘴还有一对长耳朵……再次哭笑不得,叶晚枫瞧着这只雪白的胖兔子给其撸了撸毛。
叶子杉每次回来都会带些上好的野味皮毛,叶晚枫十六岁生辰的时候就送了一件毛色极好的狐皮披风。这次间隔不久,想来是习惯成自然,觉得都得捎些什么,起码给他这个弟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