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只要你的宠爱(近代现代)——叶韶留

时间:2019-02-09 09:16:47  作者:叶韶留

   ======================================================================

  《只要你的宠爱》叶韶留
  超喜欢写文案的作者又放上了另一个文案:
  华淇/
  去它的阴阳有序。
  去它的世道伦常。
  他只想要他哥。
  有了他世界繁花锦簇,所有的光阴都跃动着舞步。
  那个人蹙眉轻笑。
  那个人伫立镜头下。
  那个人言笑晏晏,三言两语间拿下千万的大案。他是华家的骄傲,也是他的骄傲。
  他在他的光环下黯然失色,却恋慕着这样的光环。
  他卑微渺小,却希望他和他的光环,都是属于自己的。
  会是,奢望吗?
  原文案:
  小华少有着最敏锐的心绪和最惊艳的绘画天赋,却深陷阅读障碍的病症……还有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完美哥哥。
  这是一条漫漫的追兄路……不。也没有追。
  他只是一直在等而已。
  等你回头,看见原地的我。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商战
  搜索关键字:主角:华语儒,华淇 ┃ 配角:裴决,岳聆,杜泽,周介 ┃ 其它:华显杰,孙茹
 
 
第1章 杜泽
  华家别墅。
  “我就不明白怎么有这么笨的人,11岁了,8×6的乘法都会算错,语儒那么优秀,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宽敞明亮的二楼书房里,传来一个男子的说话声。
  杜泽是真的纳罕,认识华语儒这么久,后来又关系渐淡,直到华语儒托人请他代课,他才知道原来华语儒还有一个弟弟。
  就是眼前这个11岁的名叫华淇的男孩。
  此刻听完他的话,小男孩眼睛红红的,咬住了唇,手中拿着的纸张被无意识地捏出了褶皱。
  杜泽烦躁地挠了挠头发,他想起高中刚认识华语儒那会儿,他转学过去,就听说了华语儒的种种事迹,家世好,头脑聪明,小小年级自己在外面搞了一个公司,还搞得有模有样的。
  他一听就不忿了,心想谁还敢跟自己比风云人物,自家在G市也是响当当的上流世家,在一群纨绔中,自己凭实力考上Z中,和父母有交情的哪家教育孩子不是说,你看看杜家的杜泽,再玩耍下去,你还及得上人家十分之一吗?
  所以杜泽一直是骄傲的。可是这骄傲碰上了另一个无须骄傲就已经被外界封神的人。杜泽是不服的。
  直到第一次见到华语儒。那是学校的一次创业论坛会,邀请了尚还在校的华语儒做演讲。
  黑西装,花领带,瘦高挺拔的身姿。那人只是那么往那一站,周围形形色色的事物就都失去了光彩。
  自信满满,侃侃而谈,气韵自成。这是
  杜泽当时能想到的所有可以用来形容华语儒的字眼。
  简直,一见倾心。
  杜泽的哥们发现这小子再也不在他们面前大侃华语儒的坏话了。
  杜泽觉得自己着了魔。上课,吃饭,睡觉,无论做什么,都是那个人的身影在脑海里晃。可是一见到本人,自己就像是定好程序的机器人,浑身紧绷,控制言行,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其实自己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家中出事,父亲贪污落马,二叔的公司也受到牵连而倒闭。杜泽淡出了华语儒他们的圈子,一连番的打击让他心灰意冷,只敢偶尔在黑暗里偷偷地看着那人,继续成长,上升,达到自己再也无法企及的高度......
  幸好自己当时没有意志崩溃,没有放弃继续求学,后来考上了师大,毕业后又留校当了讲师。
  听说华语儒来找他,杜泽是惊喜的,惊的是高中两年的流水交情还能让他想起他,喜的是可以再次靠近那个人。
  可是谁来告诉他,眼前这个小子又是哪里蹦出来的?为什么和华语儒相交两年,他,从,来,没,有,提过自己还有一个弟弟?
  杜泽兀自在心里郁闷,看着眼前这个一头卷发长得像他们家泰迪的小子,越看越不顺眼,忍不住说道:
  “说实话,你不是语儒的亲弟弟吧?我听说语儒他父亲八年前自外面带回了一个小男孩收为养子,那小男孩就是你吧。”瞎编逗小孩玩。
  一楼的客厅,几十秒前,话语中的主人公华语儒刚进入了大厅,将外衣脱下递给了阿姨,缓缓上楼。
  书房里,淇淇瞪大了眼睛,嘴唇微颤:“这......这不可能!你胡说八道!哥哥他……”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
  这反应着实有点大,杜泽有点懵,莫非还歪打正着猜对了?不可能吧。正要开口安抚小孩,“哗~”的一声,门忽然从外面打开,华语儒面容冷肃地出现在门口:“杜泽!!”
  “语儒?!”杜泽心慌乱了一下,他本以为今天华语儒不在......“你听到了?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
  “别说了,”华语儒打断他,看着眼睛红红的弟弟,心疼又难过,可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对杜泽说:“你先走吧。”
  杜泽不太清楚现在的情况,不过看当下的情景,也只能拿好皮包,又看了华语儒一眼,退了出去。
  华语儒的目光落在弟弟身上,小孩眼中有着水光,却躲避着他的对视。
  华语儒抱起他,让他坐到桌子上,拿起一旁的纸巾,帮他擦眼泪:“他说的话,你信了?”
  华淇下意识点了点头,看着华语儒微皱起的眉头,又很快地摇了摇头:“......可是,以前大伯家的双胞胎也说过这样的话。”
  无论谁是谁非,流言三人成虎。
  华淇下意识地不想去相信这个事情,可是如今又再次被一个外人提起,也不怪华淇心里泛起了不安。
  如果撇去了华家的羁绊,他是谁?父母又为何丢下了他?哥哥又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华淇看似天真无暇,笨拙单纯,实际心思细腻内敛,敏感多疑,眼中从来容不得泥沙。
  华语儒正是明白这些,才想趁这个机会和华淇好好谈谈。听完华淇的话,他也终于想通了为何小时候华淇和双胞胎玩得很好,突然之间却不在一起玩了,看来竟有这个原因在里面。
  华语儒笑了一下,问:“你信他们还是信我?”
  小孩看着他,小嘴嚅嗫地吐出三个字:“信哥哥。”
  “那淇淇,你记住,你永远都是我华语儒承认的亲弟弟,谁也不能改变这一点,所以你无须听外人说的流言蜚语,知道吗?”
  “嗯。”华淇乖巧地点头,散乱的鬈发缀在前额,下面是一双浸满濡慕和依恋的双眼皮大眼睛,光华流转,明媚动人。
  他埋到华语儒的肩窝里,圈住他的脖子,蔫蔫地道:“哥哥,我不喜欢这个老师。”
  “......”华语儒顿了一下,“那哥哥给你换一个老师好不好?”
  “好。”
  杜泽就这么毫不知觉地在华语儒心里被换掉了。
  华淇瞬间笑意满面:“谢谢哥哥。”
  “要怎么感谢呢?嗯?”华语儒挑眉,故意逗他。
  华淇纠结了一会儿,最后选择凑近华语儒的脸颊,“啵~”的一声,亲了一下。
  华语儒楞了下,一边感慨淇淇真是别扭到可爱,一边嘲笑他道:“都多大的人了,还玩亲亲?”
  “亲吻是礼节。”华淇一本正经地说,还掰起指头数:“可以代表问候、喜爱、感谢、珍视——Amanda教我的。”
  华语儒想起华淇在国外待的那些年岁,心里不是滋味,搂紧怀中的人,揉揉他的发笑道:“那今后我们一天一礼吧,好不好?——走,哥哥带你去吃饭。”
  说完像抱树袋熊一样抱起了小孩,往外走去。这小孩轻轻的,感觉这三四年都没怎么长。
  “不好!”
  “什么不好?”华语儒挑眉。
  “还有早安吻,午安吻和晚安吻呢!”是说一天一礼的事。
  “从哪学来的这么多名目?”华语儒哭笑不得,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哥哥你依不依?”
  “好,都依你好不好?”
  “那我要补上早上的。”说完小孩吧唧一声又在华语儒脸颊上亲了一口。
  华语儒正好将华淇放到餐桌边的凳子上,抬手蹭了蹭脸颊,假装嫌弃:“都是口水。”
  华淇顽皮地伸出舌头:“我还有更多呢。”
  华语儒夹了一口菜塞到小孩嘴里:“吃饭。”
  小孩包着一口饭,吐不得,只能往下咽,腮帮子鼓得圆圆的,一耸一耸,委屈地瞪着华语儒。
  华语儒假装看不见,拿起一旁的财经杂志开始看。
 
 
第2章 裴决
  被华语儒告知不需再去授课的时候,杜泽是吃惊的。
  “不是吧,语儒,你家弟弟这么不经逗?我真的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不是这件事情,”华语儒拿着手机的手下意识地紧缩了一下。
  “淇淇他,一直有阅读和识字障碍,我本以为经过美国的几年辅助学习治疗,他已经可以接收普通课程的学习了,没想到正常的进度还是有些吃力……抱歉之前没告诉你。我想淇淇他适合更温慢的教授方法。”
  “啊,原来是这样……”那头电话的语音低下去,“对不起,替我给你家弟弟道歉……那你现在有找到其他的家教人选吗?”
  “托了人去找,但是适合淇淇的情况又信得过的人很少。”华语儒食指轻轻在桌上扣响,代表他在思考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样吧,语儒,”杜泽道,“我有个学生,因为家境的原因一直在做家教。淇淇的情况,我觉得她来教很合适。你要是同意的话,我就让她找个时间来试试。”
  “那好,你让她抽个时间来试试吧,把淇淇的情况提前告诉她。”
  刚拒绝了一次,华语儒不好开口再回绝,反正一时也找不到可以信任的老师来替换,便把这事应下了。
  “好。那我这周末就让她过来。”
  挂了电话,华语儒发现原本在一边沙发上的小孩蹭到了他背后,手从肩膀上绕过来,圈住他的脖子,脑袋贴上他的脸蹭了蹭,语气软软的:
  “哥,你又在给我找家教老师了?”
  华语儒看也没看,抬手准确地落到小孩头上,安抚地揉了揉:“怎么,你不是不喜欢之前那个老师吗?”
  “不是,我是说,可不可以不请家教……看书太难了,那些字一个一个的有重影,看着头疼。”小孩说得小心翼翼,生怕华语儒一口回绝,一脸苦相委屈得不能再委屈。
  “淇淇,在美国你可不是这样的。康纳医生说你学东西都很认真。”
  那是因为想要你早点接我回来呀。华淇在心里说。
  “哥……”小孩还想继续撒娇,办公室的门响了。
  “华总。”是裴决的声音,华语儒的秘书兼好友。
  华淇一听到这声音就一脸菜色,满脸不情愿。偏偏哥哥还说:“进来吧。”
  门推开,进来一个身材高大,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清瘦,脸部的轮廓甚是硬朗,确是裴决了。
  “华总,华西的商贸协定谈判部已经和对方商谈好了。”
  裴决走近,瞥了华淇一眼,把一份文件递给华语儒:“这是最终的合同。”
  华语儒接过来,用了几分钟,在几个关键地方看了看,确定没问题,签上自己的大名,递给裴决。
  两人又商谈了一些其他的内容,华淇无聊地在旁边听着,也听不懂,又偷偷看向桌面上的文件,盯了半天,才认出“商标代理经销许可合同”几个字,还待往下认,裴秘书已经把合同抽走了。
  华淇一口气闷在喉咙里,桌子底下的手开始在华语儒腿上呵痒,心里叫着,快把这人赶走,快点。
  华语儒对弟弟的任性举动颇为无奈,一只手捞住华淇的腰,把他搂过来背靠着自己,手脚动弹不得。
  “好吧,大致就是这样,具体的细节开会时候再商谈。”
  闻言,裴决鞠躬告退:“那我去准备开会材料了。”
  华淇脸上的喜色冒得太明显,还冲裴决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结果裴决临出门前,脚步一顿,恭敬的态度一转,语气戏谑亲昵地留了一句:
  “小少爷真是越来越皮了。”
  华淇那口气没舒出来,反而气闹了个脸红:“哥哥,他……他什么意思?”
  “好了,”华语儒忍住笑意,一个脑崩轻弹在华淇头上:“你也适可而止一点,裴决他私下是哥哥的朋友,别太过份。”
  华淇嘟起嘴唇,想起几年前自己因为裴决被哥哥责备的事。
  那一次爸爸妈妈都不在,华语儒本来说好的六一节陪他去游乐场的,结果中途被裴决截了胡。
  以一份紧急文件为由,就关在书房里,和华语儒商讨了一个下午。
  华淇一直守在外面,越守越伤心,越守越气愤。
  最后看到裴决挂在门廊上的衣服,就心生一计,泄愤似的在上面剪了一个洞。
  结果等到裴决出来,华淇等着看好戏的脸渐渐变得惊疑。
  ——对方穿走的不是那件衣服!
  那么那件衣服是谁的??!
  华淇心里闪过几个人选,心顿时变得瓦凉瓦凉的。
  华语儒的衣服他凭气味就能认出来,那么这件衣服只能是……父亲的了……
  送走了裴决,华语儒本来心有歉疚地陪他吃饭。看他脸色发白,就问了一句。
  ——
  “哈哈哈哈哈……”
  理清了事端,华语儒乐得不顾形象地拍桌子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