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声声慢(古代架空)——灵檀

时间:2019-02-08 11:34:16  作者:灵檀

 

 
 
  声声慢
  作者:灵檀
 
 
文案:
平生不懂声声慢,三声短来一生长。 白门魏青玉初入江湖,感受到来自整个江湖的恶意(不是)。
【一修结束,首发长佩,搬过来好了】
(cp:娃娃脸大魔头攻×初入江湖温吞水受)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慢,祈声 ┃ 配角:蔚予纵,第二轼,花卿卿 ┃ 其它:
 
 
  第一章
 
  魏青玉擦拭着手中的笛子,有片刻的失神,有多久没有奏过那支曲子了?似乎是三年,似乎还要更久一点吧。其实细细算来,并没有那么长,可每次想来都恍如隔世。
  “嘿!”肩膀猛然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便见了蔚予纵那张美得咄咄逼人的脸,再转回头的时候手里的笛子已经不见了。
  魏青玉带了无奈道:“十一,别闹了,笛子还我。”
  蔚予纵早已翻到他对面坐好,细细把玩着手中的笛子,啧啧道:“师兄啊师兄,没想到你这么有钱,名笛鹤骨,恐怕千金不止啊。”
  魏青玉伸手欲夺却被蔚予纵虚晃一招,绕了个弯躲了过去:“师兄师兄,你可别乱动,我这要是手一抖不小心把笛子掉在地上摔碎了,岂不可惜?”
  魏青玉也只得好脾气道:“十一,你先把鹤骨放下。”
  “行啊,”蔚予纵答应得分外痛快:“那你先说笛子是谁送的?你说了我就放下。”
  魏青玉抿了抿唇道:“捡的。”
  蔚予纵笑了:“师兄你知不知道,你一撒谎啊,就喜欢抿嘴唇。捡的?既然这样,我也捡走了。”
  “蔚情!”
  好嘛,连他名字都叫出来了。蔚予纵讪讪放下鹤骨:“还你就是了,生什么气啊?师兄不是温文尔雅,温润如玉吗?温良让俭恭啊,师兄。”
  魏青玉取过笛子,小心放好,闻言又气又好笑,只得道:“你也知道价值千金,还敢乱动。”
  “哈哈哈……”蔚予纵忽然凑近神神秘秘道:“恐怕价值千金的不仅仅是鹤骨,还有情意吧,哈?”
  魏青玉伸手就给了他一下:“学谁不好,偏学希声。”
  蔚予纵笑嘻嘻道:“这话要是让希声听见非得把你三岁时的糗事都挖出来。”
  待把蔚予纵打发走,吹奏的心思也淡了,只是忍不住打开笛匣,轻轻拂过洁白的笛身,不由得苦笑。情意?哪里有什么情意?
  他第一次遇见那个灾星,是个极其和煦的春日。
  烟雨缠绵朦胧中细柳丝在湖边轻拂,颜色葱茏可爱惹人喜欢,湖面如镜,清澈见底,偶尔见几条锦鲤嬉戏玩耍,倏忽间又不见了影子,云与天皆映在在一汪小小的碧色湖泊里。恰是三月天,东风始生,乍暖初晴间掺了几分丝丝的寒意。
  魏青玉轻轻拂过手中的竹笛,宛转的笛声伴着簌簌的风穿林间的声音飘荡开去,乐曲宛转悠扬,显出一股洒脱明朗的意境,转而细腻婉约,如在耳畔轻声情人呢喃诉说,却不显哀怨黯淡,吹奏的恰恰好是他新得的曲谱——《声声慢》。
  不知何处传来一阵乐声,非萧非笛,竟是和着他的曲子的,魏青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人吹得是什么。
  ——叶子。
  一曲奏毕,魏青玉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竹笛,情不自禁地朝竹叶声传来的地方看去,到底知音难觅。
  刚行了一步,林间一片叶子直擦着他脸颊飞过,划出一道淡淡的白痕来,魏青玉愣了一下,有些遗憾地停了脚步。
  “高山流水遇知音,然相逢何必曾相识,就此别过。”
  那声音并不算好听,带着一点沙哑,但是咬字和声调别有韵味,听起来非常特别。
  魏青玉虽然心有遗憾,但他性情温柔平和从不强人所难,微笑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兄台有缘再见。”
  只是再见直到三年之后才等到这样的缘分,然后便是经年的纠缠不清。
  三年后,小师弟白无异突然杳无音信,魏青玉初次下山往扬州去。路过小青山,正撞上一群人追杀祈声。
  想起师父再三嘱咐:少管闲事,江湖恩怨,谁是谁非,牵扯不清的。他犹豫一下还是觉得谨遵师命,避开为妙。
  “师兄!”
  魏青玉刚刚打算避让,却让身后那个声音叫得一愣,下意识回过头去,随即反应过来:这便是已中了那人的圈套了!
  他这一回头,估计想撇清也撇不清了。
  不想惹麻烦,魏青玉从怀里掏了一块方巾出来,草草遮了面目,回身扔了一个“烟笼霜月”,趁着烟笼白雾,脚下踩着“流仙孤影”的身法,顺手拽了祈声便跑。
  直到跑出了三里地,确认那群人追不上了,魏青玉才停下来,将将顾得上回头瞅那人一眼。
  祈声天生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十七八岁,一派天真稚嫩。他身上带伤,硬提一口真气用轻功狂奔了三里地,此时真气逆行,气血翻涌,直接呕了一口血出来。
  魏青玉愣了愣,伸手探他脉搏,祈声下意识地避开他的手,一脸警惕地看着他。魏青玉的手在半空顿了顿,还是收回来了,他从来不愿意强人所难。
  半晌,从怀里掏出一只灰褐色的小陶瓶来倒出一粒黑乎乎的药丸递给眼前人道:“理血顺气,对内伤有好处的。”
  祈声依旧警惕,想了想自己如今大概没什么好图的,接了过来闻了闻,什么也闻不出来,不由皱眉:“什么东西?黑乎乎的,真能吃?”
  见他满脸的不信任,魏青玉叹了口气道:“你要是不吃就还给我,做这个的药材很难得,免得你扔了浪费。你不肯吃,自然有别人吃的。”
  那张娃娃脸皱成了一团,祈声一仰头便将那颗药丸吞了下去,真气悄悄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似乎的确顺畅了一点。
  魏青玉犹豫了一下道:“天下无不散筵席,不如就此分别吧。”
  娃娃脸愣了一下,心道:平时只有我甩下别人的份,如今倒是倒过来了。
  见他表情茫然,又一副年纪尚小的懵懂模样,魏青玉忍不住有一点心软,从怀里掏出了两只“烟笼霜月”塞给他道:“这个是‘烟笼霜月’,你要是遇到什么麻烦扔一只就赶快跑,行走江湖要小心一点。刚刚那个伤药吃下去,你找个地方打坐疗伤,一般的内伤都会好个七七八八。”
  看着手里被强塞的两只特制的□□,再看看魏青玉那一脸叮嘱小辈的认真神情,祈声有些哭笑不得。
  见魏青玉要走,祈声却不乐意了。
  “等等!”
  魏青玉懵懵然回头,疑惑的看向娃娃脸道:“怎么了?”
  “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魏慢。”
  “魏慢?”祈声仔细回想了一下低声道:“江湖里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啊……”
  白门人丁单薄,地处偏僻,弟子从来低调行事,未曾听说也是正常。
  魏青玉笑笑,只道:“区区不才,江湖中排不上名号的。”
  “那你表字呢?”
  魏青玉让他问得愣了一下,毕竟表字是亲近之人才会互通,犹豫一下还是说了:“表字青玉。”
  “魏青玉,温文坚韧,倒是个不错的表字。你记好了,我叫祈声。”娃娃脸微微扬起下颌,神色高傲。
  魏青玉点头微笑:“祈少侠,在下告辞。”
  祈声只觉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何曾被人唤过“少侠”?什么混世魔王、魔头、武林败类之类的倒是没少被叫过。
  祈声一把扯住他的袖子:“喂,等等!你既然叫我一声少侠,你要去哪,我就勉为其难地护送你一下吧。”
  魏青玉愣了一下,眨眨眼道:“扬州。”
  祈声笑了,露出一颗小虎牙来:“正好,真是巧了,我也要去扬州。我们快走吧,不然天黑之前到不了客栈了。”魏青玉无奈,眼瞅着是甩不掉这个年纪不大的麻烦精了,于是摇摇头任他跟着。
  天色将晚,两人总算到了客栈。
  小二满脸笑意地迎上来:“客官好,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祈声道:“两间上房,四菜一汤做好直接端上楼去。”
  小二笑着点点头道:“好嘞,两位客官一共六钱银子。”
  祈声下意识掏向怀里,才想起自己穿的并非往常的衣服,又怎么会带往常带的东西,只好看向魏青玉。
  魏青玉明白过来,半晌道:“……要一间上房就够了。”
  祈声赶在魏青玉之前进了房,抢先坐下,脸上犹自愤愤:“为什么不再要一间房?我不习惯和人睡一起。”
  魏青玉慢吞吞地放下包袱道:“出门在外能省则省,况且我只带了一人出游的钱,哪里住的起两间房?这一路还远着呢,小孩子不要娇气。”
  “你才是小孩子呢!”祈声愤愤然道。
  魏青玉愣了一下:“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你多大呢。”
  祈声不耐烦地撇撇嘴:“你猜。”
  魏青玉见他似乎不愿意被当做小孩,就将猜测的年龄报得大了一些:“十八九岁吧。”
  祈声嗤笑一声,十八九岁?自己这张脸还真是占便宜。
  魏青玉看着他的眼神,心下怪异:“不对吗?”
  祈声毫不在意道:“八九不离十吧。”
  “那这样我比你大一些,”魏青玉道:“我今年二十有二。”不如你叫我一声大哥吧,这话在唇边绕了一圈还是吞了回去。
  祈声见他欲言又止,心下也有了几分计较,换了个笑容道:“这样我叫你一声魏哥哥可好?”
  自己那群师兄弟个个性情怪异,魏青玉虽然是大师兄,却哪里被人这样温温软软地叫过,当即觉得耳根微微发烫,避开他的目光呆呆道:“别这样叫……”
  祈声扁扁嘴受了莫大委屈似的,看得魏青玉一个心软就把自己卖了:“看你心意就好。”
  祈声看着他微微发红的耳根,心中微微一动,细细打量了他一下。
  魏青玉一身青灰绣竹纹的布袍朴素文雅,五官拆开来看倒都算顺眼,组合起来却是平平,勉强够得上俊逸的边儿。不过胜在他气质温和晴朗,笑意盎然,看上去就让人觉得舒心亲切。尤其那一双眼眸,恍若泉碎容星光,清澈见底,温温然的一汪清泉水似的。
  忽然靠近他,魏青玉僵硬了一下没有躲开,僵僵道:“祈贤弟有事吗?”
  祈声坏心一起哪里还收得住,伸手揽了他的肩膀,伏在他耳畔轻声道:“你好男风吗?魏哥哥……嗯?”言罢,还轻轻吹了一口气。
  魏青玉一顿,猛地站了起来,退了两步,一脸吃惊地望着他,又觉得不妥。平复了一下情绪摇摇头道:“我、我不好的。”
  祈声垂了垂眸子遮住眼底的暗流涌动,摆出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那就好,我也不好,这我就放心了。”
  魏青玉闻言又是呆了呆,喃喃道:“好、好……你、你可以直说的。”
  祈声笑了:“不这样怎么知道真假呢?”
  魏青玉不再说什么了,只是觉得这少年心性未免太过多疑。
 
  第二章
 
  两个人用过了饭,互相看了半天都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一时间相对无话,分外尴尬。祈声一动不动地盯着魏青玉瞧,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魏青玉不太自在地转开目光,犹豫道:“你有什么地方想去吗?”
  祈声挑挑眉道:“这么个小镇子有什么好逛的?”
  魏青玉笑得有几分腼腆:“我出来时听我师弟说的,这个镇上每月十六都开夜市,经夜不息。”
  祈声反应过来,心说:这家伙分明是出门前一早已经打听清楚沿途风物,预备着要见识一番呢,要不是自己拖着,这会儿估计已经在夜市上了。面上却是一边恍然一边惊喜道:“夜市吗?要不咱们一起出去看看?”
  魏青玉微笑着点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皱眉道:“你的伤……”
  祈声笑道:“小伤而已,不碍事的。”
  魏青玉看少年的确是一副活蹦乱跳的样子,放心几分,但还是略有担心道:“不如我给你把个脉吧,魏某医术虽然算不上精通,但是一般伤病还是治得的。”
  看着他一脸真诚的样子,祈声戒心放下了几分,但是他身上的伤又岂能为外人道,又岂是一般大夫治得好的?就只装作不耐道:“诶呀,我早就没事了,咱们就走吧!”
  魏青玉不大放心,循循善诱:“如果身上带伤久拖不决可能会越来越重,甚至痊愈之后也可能会留下遗症。若是伤及根本武功恐怕从此再难有什么进境了,你年纪还小,这些问题不要不重视,不然以后……”
  该死的,年纪不大话倒是不少,他师父都没有这么啰嗦。祈声坐下,挥手打断他,不耐道:“用不着,我好得很。你到底去不去夜市?”
  魏青玉虽然从不强人但是看他年少气盛,经验不足,难免多叮嘱劝诫两句让他少走几分弯路:“你身上有伤不如早日回家,养好伤再……”
  “我没有家!”祈声打断他,一脸倔强神色。
  魏青玉心下带了几分同病相怜之意,白门弟子皆是孤儿的,轻声道:“我也一样的。那不如我先送你回门派养伤……”
  “我不回去!我是出来历练的,受了伤就回去算什么?”祈声愤愤道。心说难道名门正派都是这般啰嗦人物?简直烦不胜烦。不过这家伙估计只能算正派,名门?……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