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役外有你(玄幻灵异)——佣兵魂涯

时间:2019-02-07 09:30:33  作者:佣兵魂涯

   书名:役外有你

  作者:佣兵魂涯
  文案:服役那年爱上不该爱的你,以为离开会是最好的安排,但各种奇人轶事、邪神鬼怪,却都与你息息相关。
  我们之间究竟是宿命,还是意外?
 
 
第1章 :例行的一天
  躺在床上,即使戴上耳机并将音乐切到最大声还是听的到外头淅沥沥,雨水打在窗户玻璃上的声音,格外凸显里头有多安静。
  烦死了,曹宇翔拔掉耳机,对坐在窗边的学弟吼了一声。学弟吓了一跳,很可爱的跳了起来,气冲冲的转身看到曹宇翔比着窗户,很有默契的将窗户关了起来,再看了又躺下去的曹宇翔一眼,想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安静多了,曹宇翔戴上耳机,瞥了刘浩一眼后继续闭目养神。
  不到十分钟,门口传来仓促的敲门声,刘浩怒气冲天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门口回应,听到敲门的人说了一句话后,开门打发对方离去。把门锁上后,刘浩走到曹宇翔床边默默坐着,深怕打扰到他休息。
  曹宇翔翻了个身,感觉踢到什么东西。睁开双眼,看到刘浩坐在他脚边看着他,曹宇翔皱眉跟刘浩对上眼。
  “怎么了?”
  “有长官在附近巡逻。”刘浩严肃看着曹宇翔。
  “喔,那只好起床了。”曹宇翔缓慢地走到置物柜,拿出柜子里的役面大镜子,照着新长出来的面疱。
  “你先去洗漱,回来陪你去买早餐。”刘浩折着曹宇翔的棉被。
  “你说的喔!那你请客。”曹宇翔给刘浩一个灿笑后开门离去。
  “这家伙……”刘浩笑笑的继续把曹宇翔棉被的角捏得更好。
  刘浩身高182公分,有着一张只有在游戏中才会见到的风流倜傥貌,如果让他拿把扇子,肯定会像古代的纨绔子弟。这样的少爷款人物居然跟在身高只有168公分的曹宇翔身边,十分格格不入。
  “你几点起床的?”曹宇翔头发湿答答的打开寝室门。
  “有起床早点名。”刘浩停下手边的手游抬头看向曹宇翔“你怎么这个时候洗头了。”
  刘浩皱起眉头,放下手机,起身从某个柜子中拿出吹风机,走到曹宇翔身边将插头插上电,开始帮曹宇翔吹头发。这个画面要是被刘浩家的人看到,肯定张大嘴巴看傻。
  “头发有点痒阿,反正晚上洗还是早上洗都一样啦。”曹宇翔滑着手机让刘浩吹着头发。
  “晚上还要再洗一遍就是!吹完了,换上布鞋出发。”刘浩像老妈子般,叮咛曹宇翔。
  “我想看看我等等要吃什么,刘浩要请客那我要连中餐的份一起吃。”曹宇翔换上鞋子后笑嘻嘻的空手跑到门口,催促刘浩“快点啦,好饿。”
  “来了。”刘浩带着钱包和钥匙跟着曹宇翔出去。
  刘浩跟曹宇翔肩并肩走在路上,经过的学弟看到他们都大声喊了声“学长好!”后快步离去。不知是看到快要退伍的曹宇翔而尊敬,还是看到板着扑克脸的刘浩而感到畏惧。
  “好无聊喔,还有三十天才退役,还要在营十天。你下个月的假排得怎样?我退役那天你在吗?”
  “不在。”刘浩面无表情,回复曹宇翔的问题。
  “是喔。”曹宇翔放慢脚步,喃喃自语。
  “乖,不要太想我。”刘浩看了一眼曹宇翔,勾上他的肩膀。
  “走开啦。”曹宇翔甩开刘浩的手,快速往前走。
  “糟糕,那家伙生气了。”刘浩愣在原地,随着曹宇翔进了营站。
  同一时间。
  “死刘浩、臭刘浩,我退役那天居然排休假。”曹宇翔落寞的走进营站,随手拿了一包苏打饼干和一罐铝箔包奶茶就走去柜台结账。
  一共三十元,店员要收钱时,曹宇翔摸了摸裤子的口袋,才想到自己空手出门。正尴尬要跟店员退货时,一张一百元从后方出现。
  刘浩收下店员找的零钱,拿起桌上的东西,拉着曹宇翔离去。
  “你干么付钱,不需要你请了。”曹宇翔不开心的跑回去。
  “唉。”刘浩叹了口气,跟着曹宇翔。
  回到寝室门口却发现门已上锁。
  “还好有带钥匙。”刘浩从口袋拿出钥匙打开门,看到曹宇翔的鞋子丢在门口,人躲在被窝里头。关上门放下早餐及钥匙,走到床边,脱下自己的鞋子,爬上床,躺在曹宇翔旁边,听到被窝里的擤鼻声。小心翼翼翻开棉被,看到曹宇翔泪水不间断地流着。
  “你走开。”曹宇翔哽咽赶着刘浩出去。
  刘浩没有离开的打算,反而用手擦拭曹宇翔脸上的泪。
  “哭什么?”刘浩轻声问了曹宇翔。
  “不关你的事,你去放假就好啦。”曹宇翔又用棉被盖住自己。
  “我跟你开玩笑的。”刘浩突然接了这句话。
  曹宇翔自己将棉被掀开,两眼洪水泛滥的看着刘浩。
  “下个月的假我都排跟你同一天。”
  “所以……?”曹宇翔还是不知道自己退役那天刘浩在不在。
  “所以你退役那天我当然在。”刘浩给了曹宇翔一个笑脸。
  “你!臭刘浩你又骗我。”曹宇翔朝刘浩胸膛搥了两拳。
  刘浩虽然长得比较风流,但衣服底下却藏着有练过的体态,不枉他学生时期文武双全的名号。
  “是我的错!我不该欺骗宇翔。”刘浩把曹宇翔抱在怀里。
  曹宇翔没有说话,环抱住刘浩的腰,沉淀自己一早起伏的情绪。眼前这位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古龙水香味,曹宇翔知道,这是他送刘浩的那支香水味。刘浩生日时,专程排休拉他去商城买的名牌香水,自己也有一罐,摆在家里舍不得打开。那是与刘浩共用的相同物品,在曹宇翔心中,那就是唯一。
  “那吃早餐了!”刘浩松脱曹宇翔的手,将早餐拿到曹宇翔旁。
  “阿……”曹宇翔嘴巴张开宛如小孩,等待刘浩喂他。
  刘浩停顿了一下,将饼干盒拆开,拿出饼干送往曹宇翔嘴边。
  曹宇翔主动用嘴接过饼干,一脸满足,边吃边看着眼前这个人,彷佛忘记上一秒自己才刚大哭一场。
  两个人在这房里,有说有笑的过着例行的一天。刘浩很清楚曹宇翔的个性,知道该怎么安抚他,但他没有算到,还是有他无法料到的事情会发生。
 
 
第2章 :还不都是你
  “刘浩,明天恳亲会有人来找你吗?”曹宇翔做着伏地挺身。
  “会。”刘浩没有看曹宇翔,转着曹宇翔强迫他玩的指尖陀螺。
  “是你哥要来?好久没看到他了。”曹宇翔停下来喘好几口气。
  “不是,你不要再问了。”刘浩把陀螺放下,拿起手机避开曹宇翔的眼神。
  “说一下啦,不然我没有打扮好怎么办。”曹宇翔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刘浩旁边,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摇着。
  “萱婷要来。”刘浩停下手边的动作,抬头看曹宇翔。
  “喔。”曹宇翔对这个答案似乎有点失望,假借去厕所就离开。
  曹宇翔离去的背影,莫名让刘浩感到一丝不舍,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继续漫无目的地滑着脸书。
  ……
  曹宇翔走到厕所,打开门后上锁,坐在马桶上低头沉思。
  萱婷,萱婷这个名字回绕在曹宇翔脑中挥之不去。
  曹宇翔见过这个人,第一次跟刘浩一起外散,刘浩就邀萱婷出席给曹宇翔认识。也是那一次,让曹宇翔知道原来刘浩有一个在一起快十年的女朋友、一个跟刘浩在一起郎才女貌的女朋友。那一次的回忆,至今仍无法忘怀。
  “早知道就不要问他了。”曹宇翔郁闷的碎念着。
  离开厕所后,曹宇翔自个儿往后山走去,不想回寝室面对与萱婷有关的人。
  十一月天,没有穿外套的曹宇翔感受到一阵微寒的凉意。傍晚的后山要不是还有点夕阳余晖,不然根本就是座阴山。一向都是跟刘浩来散步的曹宇翔,此刻的心情跌到谷底。一个人握着手机竞走,有点后悔独自前来。
  走到后山中间时,看到有两个影子蹲在旁边的树丛,曹宇翔很害怕的快速跑了过去。没想到其中一个影子忽然站了起来,喊了一声宇翔学长,曹宇翔吓一跳,回头看了对方,原来是别队的学弟,只是曹宇翔也忘记他的姓名,随意嗨了一声就快速奔跑离去。
  曹宇翔心里不解,学弟旁边那位应该是别的军种才对,他们怎么会认识?记得从远方看到那两个影子时,他们是很亲密的靠在一起。难不成自己眼花不成?曹宇翔想不透,继续往前跑。
  讯息的提醒声不停响起,曹宇翔看了手机屏幕就把声音切成震动,不管它。
  ……
  原本预计曹宇翔只会去厕所最多十分钟就会回来,等了十五分钟还是没回来,于是走去厕所喊了声曹宇翔,厕所却空无一人。再跑去曹宇翔的专属寝室,那间只摆了一套上下铺和桌椅的小房间,从口袋掏出钥匙打开一看也没有人,于是信息他,但连打了五通都没回应,刘浩这下子可急了,有点失去理智,在队上一间又一间敲门,问曹宇翔在不在。
  ……
  当曹宇翔回到队上,安官桌的学弟看到他并跟他说不久前刘浩在找他。曹宇翔没说什么,点头就进寝室。
  好冷,曹宇翔颤抖着。拿了换洗衣裤及脸盆,曹宇翔冲去干部浴室洗热水澡。晚餐时间队上的人几乎都上餐厅,没人跟他抢热水。
  打开莲蓬头,曹宇翔冲着热水澡放空。每次去完后山都还是觉得特别的冷,回想到那些可怕的回忆,要不是在生刘浩的气,也不会冲动独自走去后山。
  除了水流声,曹宇翔隐约听到开门声,于是马上把水关掉,喊了一声“是谁?”紧接着碰的一声关门巨响吓坏了曹宇翔,正准备拿起毛巾擦身体出去时,一个人头出现在曹宇翔所在的隔间外,冷眼瞪着曹宇翔。
  “刘浩你干么!”曹宇翔看到来人是刘浩,松了一口气。
  “跑去哪了?”刘浩板着脸。
  “去后山散步。”曹宇翔挤了洗发精准备洗头。
  “我不是说过要去后山要跟我说。”刘浩愈说愈严肃,他当然知道曹宇翔怕鬼,尤其是后山。
  “关你屁事。”曹宇翔原本想装可爱表情逗刘浩笑,但又想到萱婷,于是口气很不好的回应刘浩。
  “好。”刘浩用力搥了一下隔板后甩门而去。
  洗发精已经沾到头发上的曹宇翔吓到了,刘浩从来没有对自己那么凶过,怎么会这样?曹宇翔只好改换战斗澡,赶快洗完去找刘浩。
  ……
  回到寝室,没看到一定会出现在这里的刘浩。放下东西,把毛巾挂好,走去刘浩的寝室,但也没有看到人。问了安官桌的学弟,学弟说有看到刘浩往教室的方向走去。跟学弟道谢后,曹宇翔跑到教室门口却看见教室灯没开。
  “奇怪了,他会在里面吗?”曹宇翔从小就怕黑,尤其是晚上熄灯后的军营,更是黑的半夜忍住尿意,坚持不离开寝室解决。就算再怎么怕黑,也是要找到刘浩才行,轻巧巧地把教室的门打开,看到坐在座位上用手机的刘浩,但喊他的名字却不回应。把教室的门关上后,往刘浩的方向走去。
  快走到刘浩面前时,碰了一声,曹宇翔绊到桌角,重心不稳往前跌了一跤。黑暗中,刘浩听到声音发现曹宇翔快跌倒,伸手却仍来不及扶住他。
  “god,好痛!”曹宇翔单脚跪在地上,揉着脚被撞到的部位。
  “有没有怎样?我看看。”刘浩蹲了下来,二话不说就把曹宇翔的手拨开,在他脚上摸了摸,判断有没有肿起来。
  “刘浩,好痛喔!”曹宇翔快哭出来的声音,夹带许多疼痛感。
  “不要哭,谁叫你要乱跑。”刘浩心疼揉着曹宇翔的脚踝。
  “还不都是你,不然我怎么会跑到这里找你。”
  “你先跑去后山的。”刘浩原本想跟曹宇翔争他说的那句关你屁事,但还是说不出口。
  “还不都是……”曹宇翔原本要接萱婷,却说不出口。
  两个人都没说话,坐在地上各有所思。一个很在意萱婷的出现,一个很在意曹宇翔到底怎么看待自己。
  刘浩决定先不管曹宇翔跟他说的那句话,往前抱住了曹宇翔。
 
 
第3章 :不同的思量
  “答应我,下次不要再自己去后山。”刘浩抚摸着曹宇翔的头发。
  “好啦。”曹宇翔钻进刘浩的胸膛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
  “还痛吗?”刘浩担心着曹宇翔的伤势。
  “还是有一点痛……”曹宇翔无力地回复。
  刘浩停下抚摸的动作但没将手收回,看着怀中的曹宇翔,思绪挣扎着,明天恳亲该怎么办?
  曹宇翔傍晚到后山吹了风,再加上踢到桌子的剧痛,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不知不觉睡着了。
  刘浩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跟曹宇翔说萱婷的事情。
  “宇翔,明天萱婷早上八点就会到,我中午就会把她送走。”刘浩有点紧张的等待曹宇翔回应。摇了摇曹宇翔,才发现他已经熟睡。用公主抱将他抱起来,离开教室。
  沿路在走廊上遇到几个学弟,学弟们各个立正准备叫“学长好”时,刘浩对他们使了个脸色,嘘了一声后径自往前行。
  回到曹宇翔的寝室,刘浩轻轻地将曹宇翔放在床上。看到曹宇翔瘀青的脚踝,心里狠狠的痛了一下,心情十分复杂,但很快地收回自己的情绪。正当他帮曹宇翔盖上棉被不久,曹宇翔的手忽然从棉被里伸了出来,刘浩担心他着凉,于是又将他的手放回棉被。
  这一刻,曹宇翔抓住刘浩的手,抓得紧紧,刘浩看到曹宇翔的眼睛没有睁开,所以没有甩开他的手。于是刘浩坐了下来,过了五分钟,曹宇翔始终没松手,刘浩索性把自己的鞋子脱掉,躺在曹宇翔身边伴他入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