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重生后我成了这条街最渣的崽(穿越重生)——今夜来采菊

时间:2019-02-06 16:32:27  作者:今夜来采菊

 

 
 
 
 
《重生后我成了这条街最渣的崽》作者:今夜来采菊
 
文案
“前男友被我做成绿毛龟后,我成了毛绒玩具爱好者。”
路源重生后才知道,原来他是小说里的配角,一生都在扮演着男主的跟班小弟。
他存在的价值,只是男主的金手指,女主的垫脚石。
他要给男主第一桶金,让男主发家致富,他要给女主做嫁衣,让女主成为男主挚爱,他要闯祸,他要上当,他要被逼到绝境,以此来推动剧情的发展。
眼看小说就要大结局,他还要为男主挡枪子。
所有真心实意,都不过是书中的寥寥一笔,就连死了,也没能得到半点笔墨。
重活一次,路源想做自己人生的主角。
去你妈的男主女主!谁要和你们做好朋友!劳资就是翻脸不认人!劳资要做这条街上最渣的崽!
等等……
男主,你你你你你你做什么?
 
万千宠爱集一身重生天真受X斯文败类心机攻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源 ┃ 配角:还没想好 ┃ 其它:重生
 
 
作品简评
路源活到三十岁,在身边亲友的保护与宠爱下始终天真无邪不谙世事,一朝重生,他发觉自己生活的世界只是一本小说,而自己只是推动男主女主事业和爱情的一个设定。为了摆脱小说安排的命运,路源做出了许多努力,跨越了家人为他打造温室,迈入残酷的现实社会,他在这个过程中懂得爱和珍惜,却因亲友的不断干预,性格愈发极端……本文故事情节饱满流畅,人物性格鲜明生动,值得一阅。
 
 
 
第1章 
  啪——
  “你不要命了别拉着我!我他妈的还以为是什么大鱼!搞到路家小少爷身上!”
  女人哭啼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你打我!我……我又不知道!我就看他喝多了,直接把他带到了酒店……”
  粗狂的男声骂骂咧咧的,“操,你真几把可以,赶紧走!等路家找上门,有你受的!”
  急促的脚步声骤然停下。
  “就是这女的!”“路源呢!”“路源!”
  躺在床上的路源迷迷糊糊的被人扶起,一只冰凉的手不断拍打着他的脸颊,“路源,路源!”
  是沈慕林。
  路源上一次听到他这么焦急的叫自己的名字,是临死前的一刻。
  ……
  沈慕林吞并了王氏集团,他正笑沈大总裁玩天凉王破,却忽然接到电话,沈慕林的母亲林久琴被破产的王总绑架,要五千万的赎金,还扬言若是报警他就撕票,大不了同归于尽。
  五千万对彼时的沈慕林不过是小钱,可一时要拿出现金还是有些麻烦。
  路源一边帮他兑现一边想,这是什么狗血小说剧情?都这个年代了还绑架?钱拿到了有命花吗?
  不怪王总那么容易就把公司弄丢了,这智商还不如他。
  去赎人的时候,路源才知道,王总的目的不是五千万,而是沈慕林的命。
  绑架现场非常热闹,有堪比他亲妈的林久琴,有从中学时就和他极为要好的周溪禾,还有林久琴心中第一儿媳妇人选陈灵,三个人质被王总安排的明明白白。
  不过那会路源心里还是很稳的,毕竟从小到大沈慕林什么样的事没遇到过,任何困难险阻都会被他轻松摆平。
  路源十分淡定的站在沈慕林身旁,偶尔跟着劝一句眼睛血红的王总。
  并没有什么卵用。
  王总一夕之间从上位者沦落成身无分文的穷光蛋,承受不了如此大的打击,满脑子都想着拖着沈慕林一起死。
  他用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沈慕林,嘶声力竭的喊着什么。
  虽然他声音很大,但是路源一个字也没听清,那一刻他脑子里是空白的,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很缓慢,就连子弹的轨迹他都看的清清楚楚。
  大概是突然爆发了什么特异功能吧。
  路源挺身而出,勇敢的,挡下了这颗子弹。
  超级疼。
  不过路源不后悔。
  他把毕生对疼痛的忍耐力都用在了这一刻,还笑着安慰沈慕林,“这是缘分,你爸给我爸挡了一下,我给你挡一下,扯平。”
  沈慕林用那只常年冰凉的手捂着他胸口的血洞,眼神灰暗,毫无神采。
  他说,“扯不平。”
  路源不认为自己会死,他合上眼睛,并想着,自己也就是昏一昏,等会他就会出现在最好的医院里,被最好的医生诊治,要不了多久就活蹦乱跳,到时候一定得和沈慕林好好研究一下,凭什么扯不平?
  对了,他还想到,等他伤好了,沈慕林肯定要给他一份大礼感激他。
  最近他看上了一款跑车,各方面都还不错,就是颜色不太满意。
  可路源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草率的就死了。
  遗言都没说几句。
  在狗血小说里,只有没什么戏份的小炮灰才这么死。
  ……
  “沈……沈哥。”路源茫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满脑子酒精让他无法准确判断,自己究竟是死是活。
  看他清醒了,沈慕林一把将他扔到柔软的大圆床上,幽暗的眼眸里满是怒火,“谁让你去那种地方的!谁准你接触那些下三滥!”
  沈慕林是个近视眼,度数不是很深,可平常总会带上眼镜,只因他不戴眼镜的时候很凶,很冷,那眼中的凌厉和阴狠,像是要将人吞之入腹一般。
  如同现在。
  路源最怕他这样,若是平日,不管他有没有做错事,这会都要装可怜装无辜的求饶了。
  然而身体里逐渐燃起的燥热让他没办法控制自己,“我,不舒服……”
  他趴在床上,下身磨蹭着被子,湿漉漉的杏眸外挑起一抹惹眼的红,“唔……”
  外面有人进来,“学长,那两个人……”
  没等这人把话说完,就被沈慕林推了出去,他声音温和的说道,“把他们送去警局就好,我来的路上已经给路生打过电话,他会去处理的。”
  路生是路源的亲哥哥,比路源要年长五岁,大约父母的好基因都遗传给了路生,兄弟在某些方面反差极大,最明显的,就是智商了。
  路生是绝对不可能让自己沦落到,被人按在浴缸里冲凉水这种境地。
  “冷吗?”
  是冷热交织。
  路源抹了一把睫毛上挂着的水珠,颤抖着点了点头。
  多亏沈慕林,他清醒了不少,也回忆起了死后所发生的一切。
  死后的路源灵魂并未消散,而是被困在了一间狭小的房间内。
  那是一个女孩的房间,路源本以为自己死了,还能搞一出轰轰烈烈的人鬼情未了。
  不过很快,路源就发觉自己其实是死在了她手上。
  女孩是一名职业作者,正在网络上更新一本名为《重生之跟着大佬有肉吃》的小说。
  小说进度已经到了最后的高潮,眼看着就要完结,她在电脑前用力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只好和朋友抱怨。
  早知道不把路源写死了,没有他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推动剧情发展
  还有啥可发展的啊?不是都快完结了吗?
  卡在路源死这不知道怎么写QAQ
  就写男主他妈因为路源的死终于放下了心里的仇恨,大彻大悟,同意了男主女主在一起,然后就完结吧,反正你这本后期收益也不怎么样。
  行!
  结束了和朋友的对话,女孩的手开始在键盘上飞速移动,几个小时后,小说走向了完美的大结局。
  男主沈慕林和女主周溪禾相亲相爱,携手一生,打造了属于他们的商业帝国,至于路源死后的剧情,因为不好发展,所以被跳过了。
  路源站在她身后,看着她轻而易举的操控着所有人人生的结局,从不敢置信到怒火中烧,逐渐变得麻木。
  女孩写完,将小说进度从连载中改成了已完结,之后便筋疲力竭的躺在床上熟睡了过去。
  她没有关电脑,路源将那本小说从头看到了尾。
  才终于明白,原来他生活的世界只是一本小说,沈慕林是男主角,周溪禾是女主角,而他,他的家庭,他的出生,他每一个行为,都是推动小说剧情发展的一个设定。
  在化成文字的小说中,路源看到了大量的心理描写,周溪禾的,沈慕林的,林久琴的……这些,彻底颠覆了他对身边人的所有印象。
  ……
  淋浴的水忽然停下。
  路源抬眸,看着眼前的沈慕林,忍不住狠狠打了两个寒颤。
  “还难受吗?”面前的人语气忽而温和许多,细细听辨有种舐犊般的疼宠和爱护。
  可路源知道,他对自己,根本就没有多少感情。
  在小说中,沈慕林的设定是因被母亲控制而情感淡漠的遗腹子,他对任何人看上去都很好,可骨子里却又充满了不屑。
  “不,不了。”路源抿唇,吸了吸鼻子,他天生肤白如雪,这一受冷鼻尖发红,肌骨清透的模样更是惹人可怜。
  沈慕林盯着他,翘起一边嘴角,俯下身摸了摸他的后颈,“你确定吗?身上很烫。”
  路源蜷缩起身体,避开他的手,“你先出去吧……我自己解决就好。”
  “我帮你。”
  “不不不用了……呃嘤……”
  正值夏季,那只冰凉的手掌隔着浅薄的裤料轻轻揉搓着,揉的路源浑身使不上力,便也不再挣扎,软软的依靠在浴缸边沿上。
  这不是沈慕林第一次帮他解决生理需求,之前也有过几次,他刚刚步入青春期时就是……
  等等,在酒店浴室那次,他大三那年!
  不就和现在的情景一样吗?!
  路源突然意识到,自己并非起死回生,而是重生。
  他回到了二十三岁。
  “唔……你这么用力干嘛!”
  “这你都能走神?”沈慕林语气平淡,却满脸不悦,也怪不得他,他就长这样。
  路源眯起眼睛不再看他,也将那些事情都抛之脑后。
  不管怎么样,最起码沈慕林没想过要害他。
  释放出身体里浓烈的情欲后,路源就更冷了,像个刚从蛋壳里出来,羽毛湿漉哆哆嗦嗦的小鸡崽。
  沈慕林用浴巾裹住他,把他抱回了床上,“我去帮你买身干净衣服,你最好想个借口应付家里。”
  二十三岁的路源可能会因为害怕家里训斥而惴惴不安,可灵魂三十岁且放荡不羁爱自由的路源早就不怕他爸妈了,他盖上被子,随口敷衍了一句,“嗯。”
  看着沈慕林离开酒店房间,路源的视线落在了床头柜上。
  他的手机,钱包,手表,还有汽车钥匙,都被集中起来放在那。
  路源拿起自己的苹果四翻来覆去的看了一圈。
  好小啊……
  重点又错了。
  他手机密码是多少来着?
  生日,身份证号,名字缩写。
  尝试了半天,路源突然想起一串数字,输入进去后果然打开了。
  妈的智障,QQ号。
  手机上有许多未接来电和短信,一半是家里人打来的,一半是路源大学时的狐朋狗友,至于短信,来自沈慕林。
  路源点开,随即愣住。
  06-02:林哥,我真的错了
  06-15:林哥,你啥时候来学校,我请你吃饭行不行?
  06-23:哥!亲哥!你要再不理我,我亲爱的爸爸就要揍我了QAQ
  07-01:你在哪?
  前三条是路源发给沈慕林的,最后一条是沈慕林今天的回复。
  一一年的六月初……
  对了,沈慕林大四即将毕业,缺了一笔创业资金,是他私下里帮忙筹到的,又以别人的名义进行了投资,沈慕林发现后,长达半年时间对他爱答不理,路源一直以为是自己伤害了沈慕林的自尊心,低声下气的求原谅。
  事实上这笔投资只是作者赋予沈慕林的金手指,激化林久琴对路家的仇恨,刺激沈慕林的契机。
  看着这些短信,路源心里堵得慌,感觉自己为了筹钱费的那些力气和怕伤了兄弟自尊的小心翼翼都像极了一个傻逼。
  不过没关系,也是这笔投资,让他在七年后成了沈氏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每年分红上亿。
  跟着大佬有肉吃,没毛病。
 
 
第2章 
  “穿上,我送你回家。”
  沈慕林做事向来体贴周到,不仅衣裤极为合身,连袜子和内裤都买回来了。
  路源换上内裤后一边穿T恤一边对坐在桌子上的人道,“谢谢林哥,又麻烦你了。”
  不要问路源为什么说又,那整句话都是他的口头禅。
  沈慕林沉默着,直到他换好了衣服才开口, “为什么去那种地方。”
  “呃——我头疼,好疼啊。”在装傻耍赖这方面路源的造诣颇高,他揉着脑袋一副我快要死了的模样。
  也是没办法,他脑子本来就不太好用,记性更是差到不可思议,七年前发生的事,能记的几个片段就算是非常了不起了。
  沈慕林看他这样,果然不再追问,“走吧,回家好好泡个热水澡,省的明天感冒。”
  “嗯。”
  路源的家在A市最好的地段,是一栋带着大院子的将军楼,这楼还是路源的爷爷路建国当上首长的时候,国家分发的福利,路源自打出生就住在这里,家里人对他又管又惯,怕他学坏,怕他照顾不好自己,连大学都让他选离家近的方便走读,不准去住宿舍。
  也就是当时沈慕林上了哪所离家近的大学,否则路源才不愿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