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独君情(古代架空)——曦小宝

时间:2019-02-01 10:10:34  作者:曦小宝

   书名:独君情

  作者:曦小宝
  文案:苏府被抄,苏念安被迫入宫,那是他第一次见秦曦,一个那么看似无情却有情的人。
  秦曦与念安共度生死,共经患难,却放不下手中的权力,为了坐拥权力之巅,念安亲眼看着别的女人成为皇后,与他举案齐眉……
  或许这一切从开始就是错的,终究是一段孽缘罢了……
 
 
第一章 入宫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丞相苏敬言贪赃枉法之事落实,朕深感悲痛,念其昔日对朝廷之恩,特不株连九族,苏敬言夫妇削去官职,贬为平民,发配边疆。念及小儿苏念安年纪尚小,宫中四皇子又缺一位伴读书童,特诏苏念安进宫伴读,苏府一切充公,苏府家奴贬为奴仆一同发配边疆,钦此。”皇上的贴身太监,高公公用尖利的声音说道。
  “谢主隆恩,臣领旨谢恩。”当朝丞相苏敬言心情沉重,跪下重叩首。
  一干跪着的人中,正有当年夜宴中天真的少年,苏念安。
  九年来,他就像一朵出水芙蓉,出落得越发的有灵气,即便如今苏府即将被抄家,却一丝也不显得落魄。
  十八岁的他清秀文雅,两条细细的眉毛,水灵灵的眼睛,微挺的鼻梁,两片薄唇,稍微热点就会微红的脸颊,皮肤白皙得好像纸一般,最重要的是他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文雅涵韵的气质,让无数人为之倾倒。当然,这其中,既有男人也有女人。
  不仅如此,念安更以其才华,在京都受人称赞,有天下第一才子的美称,他的诗风清新优美,却又富含哲理,既能让人受益匪浅,也能让人置身于仙境之中。
  而如今苏府被抄家的原因,却是因为当朝皇帝秦正天。
  正因他的父亲苏敬言是当朝宰相,可谓权倾朝野。只是树大招风,即便在当年的皇储之争中,因为他的拥护,秦正天才当上了皇帝。
  可如今时事变异,苏敬言在当朝为三朝元老,不仅权利极大,各官员对他也是十分敬重。朝中各方势力,都要听他一句话,他的地位已经和秦正天几乎举足轻重。
  为了巩固自己的皇权,秦正天让刑部同大理寺共做出假帐目,自然是关于苏敬言贪赃枉法之事,因为此事,苏府满门被抄。
  你也许疑惑,秦正天为何又特地下诏让苏念安奉旨入宫,做四皇子的伴读书童。原因有几,一、以此告诫天下之人,他秦正天心怀仁慈,虽苏敬言不仁在先,他却仍顾念昔日感情,不仅没有讲他株连九族,更是连他的孩子都护到了宫里。二、苏敬言虽是朝中大臣,三朝元老,见惯血雨腥风,可是老来得子,唯一可以牵制他的只有他的小子,苏念安。要想把他的势力连根拔去,须得有东西牵制,再一步一步根除。
  此时,苏敬言扶起已经哭到在地上的妻子王若,才缓缓开口对着念安说道:“儿啊,切记,有命即可,你活着,母亲和我才会安心。只是宫中的生活并不好过,是爹对不起你啊!爹和娘不怕那苦寒之地,只是怕你一个人在这里没有人照顾,更何况这宫里的勾心斗角,都是你未曾经历过的,你天性单纯,怕你被人欺负。”苏父毕竟是家里最有权威的人,说起话来显得成熟稳重的多。苏母王若一听到这话更加忍不住了,越哭越凶。
  苏念安伸手抱着母亲,替她拭去眼泪,“母亲,没事的。”待她静下才说道“父亲,母亲,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有机会一定把你们带回京都,父亲既然说没有贪污,孩儿一定可以找到证据证明您的清白。”
  苏父闻言摇了摇头道:“儿啊,如今这事没有表面上的简单,但有一点我要你向我保证,你不要去查所谓的假案,我只要你保证你会好好活着就好。”
  念安摇了摇头:“爹,为什么?我不要,我要你们都回来。”打小就在父亲身边长大,他怎么可以忍受这种分离之苦。
  苏母停住哭泣,用手抚摸着念安的脸,念安是他跟苏敬言唯一的骨肉,哽咽地说道:“母亲也是这个意思,我们到那边自然有人替我们打点好一切,唯独你,母亲放心不下,今天的事情是有人故意为之,不是你可以改变的,你若是强行扭转,只怕会招来杀身之祸。但是你要记住,爹娘之所以活着,是因为你活着,若是你死了,爹娘也活不下去了,你忍心吗?安儿?”
  念安想了想,无奈只好当即答应道:“我答应你们就是了。只是爹娘要好好保重自己,等着孩儿去找你们。”苏敬言将念安的头发扶到耳边,对着他说:“我们知道,走吧,再不走怕是要催了。”
  念安看着爹娘,郑重地往后退两步,行三拜九叩之礼,颤抖着说道:“爹娘多多保重,恕孩儿不孝,不能留在身边侍奉。”他的每一声磕头都打在苏父苏母的心上,他知道自己可能很难,或者一辈子也见不了父母了。
  念安转身走出大厅,不敢去看父母的脸,苏母哭泣的声音从后面微微的传来。只是念安不知道,大厅里,他那从来都不曾低头的父亲,也忍不住地跟母亲一起跌坐在地上,看着自己走的方向,流着眼泪,呆坐了许久。
  在门外的高修渊高公公带着念安先去洗漱了一番,才带到了宫中。因为从小不大出入皇宫的缘故,念安对皇宫并不熟悉。但是念安却对眼前的钦安殿是知道一些的,钦安殿便是皇帝处理公务的地方,也是整个皇宫中人都不想触碰的地方,原因便是天子喜怒无常。
  高公公带着念安来到钦安殿,皇帝办理公务的地方,指着里面的大殿道,“今天你便先在这里打扫,明天会有人带你去晰心院。”
  大殿进去正面就是一张比念安还长的桌子,上面堆满了奏折书籍。左边有个偏殿,上面有个茶几,可能是皇帝喝茶的地方,上面摆着的是最名贵的黑檀木,连念安都少见这种木头,一靠近都能让人闻到一种并不烦腻的幽香。上面的软榻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看着有光都会闪闪发亮,是用金线绣成。茶几之上放着的瓷器,是瓷镇最名贵的白瓷,旁边摆有金丝莲的坛子,也是极其名贵的品种。
  “是。”念安想这样也好,可以早点远离这里,再到晰心院去。
  “你就先进去吧,皇上在批奏折,小声点。”
  “谢公公提醒。”念安向公公行了一礼。
  秦正天的另一个公公王存出来将念安带了进去,秦正天正在批奏折,念安走到桌前,行了跪拜大礼。
  “参见皇上,皇上圣安,念安是来打扫钦安殿的。”他眼前的秦正天正是拆散他家人的人,有那么一瞬间他想不顾一切地上去杀了他,但现在他却没办法不低头。
  “嗯。你便是苏敬言的小儿了吧,一身的书生气,想来城中对你的评价是不会有什么错的了,才华横溢,是难得一见的才子。”秦正天看着眼前的苏念安,听不出喜怒地说道。
  念安抬起头,与秦正天对视:“不过是天下人的玩笑话罢了。”
  秦正天盯着眼前少年同样看不出情感的双眸,想了一下到底没说什么。苏念安在宫里是人质,只要他还在,苏敬言的势力就不敢乱来,如果不是苏家一脉自先祖在时便已经有了势力,如今也不至于苏敬言人都不在朝中了,还如此根深蒂固,难以动摇。
  念安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钦安殿每天都有人打扫,所以几乎是不用打扫。但他仍是拿起布,仔细地擦了起来。
  “怎么打扫的?灰都到朕这里了。”秦正天虽然没有想要伤苏念安性命,却也是要他吃些苦头的,只怕他苏家的人性子都是一身傲骨,不肯吃半点亏的。
  “回皇上,念安已经很认真了。”就算念安极力想要逃避,但是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哼,果然是苏敬言的儿子,倒是有傲骨,不会求饶,来人啊,带下去赏二十大板吧,领完后把这大殿打扫干净,明天再去晰心院。”说完,秦正天拂袖离开了。
  念安只能咬着牙,被人带了出去。这是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滋味,就像皮肉被人撕开,钻心的疼,还不到十板他便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处偏殿之中了,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的光线越来越少,天渐渐的黑了,除了小太监进来送了支蜡烛,送了些馊饭,就再也没人来过了。
  屁股仍然是疼,疼得他连动都不能动,如今腹中什么也没有,饿得直响,更没有人可以帮他,不知不觉中也就陷入了沉睡。
  第二日清晨,天刚微亮,太阳不过刚从山脉中翻身出来。从外面的窗口,透进一丝的光亮,叫醒了沉寂的夜,也叫醒了念安,念安正躺在偏殿之中,听着自己的肚子里在叫,他是真的饿了,进宫一日什么也未曾吃过。
  过了一会,一个老太监来叫念安,很是凶狠:“既然醒了就去打扫了钦安殿吧,打扫完了我也好带你去晰心院交差。”
  “是,公公。”念安看了眼眼前的老太监,眉头上全是皱纹,声音也是尖利得狠,只是他这一动便牵扯到伤口,却又无奈没有办法,硬是咬着牙到了钦安殿。
 
 
第二章 欺辱
  念安看了眼眼前的老太监,眉头上全是皱纹,声音也是尖利得狠,只是他这一动便牵扯到伤口,却又无奈没有办法,硬是咬着牙到了钦安殿。
  秦正天已经去上朝,现在殿中也没有任何人,老太监叫了一个小太监,看起来倒是白白净净的“你跟他一起打扫干净了。”小太监点点头,拿起来扫把,老太监转身便走了出去,如此,念安也拿了一条布,开始擦拭案台等地。
  不多时,小太监问道:“你是苏公子吧?”
  念安自嘲的笑笑:“早就不是了,如今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公子实在是不敢当。”
  太监接着说道:“昨天你被打的挺重的,我刚刚听着声音,张公公他应该是出去了,不如你现在歇着,我来做吧。”
  念安转身看着这个小太监,手里的动作也没停,也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怎么可以呢?既然是我们两个一起做的我就不能让你一个人坐,对了,忘了问你叫什么?”
  小太监那边扫完台阶,也拿起布擦拭一些器具,一边回答道:“我叫凡阔,没有姓,自小就是孤儿一个。”顿了顿又说,“迫于生计,没有办法,这才进了宫。”
  念安觉得心疼,便说道:“你既没有亲人,我现在也没有亲人了,以后我们就当好朋友吧。”
  凡阔像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话似的,惊喜地问道:“真的吗?我在这宫里也是没有一点人帮着的,又是新来的,所有人都欺负我,你真的愿意同我当朋友?”
  念安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凡阔挠挠头,为难道:“什么意思啊?该不会你。。不愿意吧?”
  念安微笑,把手中的砚台放好说道:“我是说,我既然说了要当朋友,就不会反悔。”
  凡阔也笑了:“我没读过书,什么也不懂的。”
  两人一边打扫,一边聊聊天,快打扫完的时候,老太监带着另外两个小太监来了。
  “哟,苏公子打扫的倒是挺快的,想来也该饿了,这边是老奴准备的一些早点,吃了就去晰心院吧。”说着两个太监便拎着一个篮子靠近念安。
  念安看着篮子里发出的阵阵馊气,恶心的捂住了嘴巴“我不饿,不劳烦公公了。”说着就要往后走。
  他们岂能让他如意,上头既然交代了要好好“伺候”着,肯定要好好招待着。
  张公公笑着道:“皇上赏赐的岂能不吃,不过在这吃,怕是脏了这刚刚打扫好的钦安殿。”说着便示意凡阔拎着篮子,凡阔一脸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愣在那不为所动,最后在公公的怒目之下还是拎起来篮子,另有两个太监将他押到了昨天休息的地方。
  “就这吧,喂他喝了。”话说完便出门关上了门,凡阔吓得在一边不敢说话,两个太监一人抓住念安的嘴巴,一人便开始往念安嘴里灌馊饭。
  念安挣扎起来,只是他一个文弱书生,怎么都挣扎不过两个在宫里干惯粗活的太监。半咳半吐,不知吐了多少在身上,全身都是一股嗖气。
  两个太监边笑着边看着念安狼狈的样子。宫里大部分的人就是这样,这些人恨自己的出身不好,总觉得自己本应有大好前程,却白白当了太监,既不能有锦绣未来,也不能有香软美人。所以更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没了根的男人,心理多少都有些扭曲。
  “是公子又怎么样?此一时彼一时,如今苏家树倒众人推,早没人顾得上你了。”念安看着他们,不仅不觉得可恨,反而觉得他们自己也是可怜的人,只是心思变得扭曲,看着昔日尊贵别人落魄如此,心里居然反而觉得痛快。
  “我觉得你们可怜。”两人一听大怒,拿过木篮子便砸在念安头上,直砸得他头晕脑胀。
  “凭你,还不配说我们。”两人想着仗着自己进宫时间长,欺负下新人也算正常吧。
  两个人奸笑地走出房间,不久后,张公公便拿了一身衣服进来,说道:“这是前面四皇子派人送来的衣服,刚巧你身上的是穿不了了。”又指着在一边吓得不敢乱动的凡阔,“你,带他去洗漱下,再带去晰心院去见四皇子吧,若是敢嚼半点舌根我定绕不了你们。”
  凡阔吓懵的点点头,念安从地上爬起来,接过衣服,便扶起凡阔。
  再转过身,张公公已经走了,凡阔带着念安好好洗漱一番,念安给自己灌了不知道多少水,漱口完以后,直喝到再也喝不进一点东西,好像这样能掩盖身上的那一点味道一样。
  凡阔替念安弄了点热水,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些花瓣,帮着念安洗漱得差不多换了衣服,才带着念安来到晰心院。
  晰心院,皇子们读书写字的地方,只有年满二十,也就是加冠之年才会有自己的殿宇,如果成亲封王便可迁出宫,建自己的府邸。
  秦正天子嗣并不兴旺,仅有四位皇子,两位女儿。
  大皇子,秦肃,字潇博,当今皇后所生。地位非凡,也是宫里人尽皆知的多情少年,最是懂得人情世故,与人打交道总是带着笑脸,年二十。
  二皇子,秦曦,字子阳,乃是深宫兰妃所生。与大皇子截然不同,不苟言笑,待人虽不差,却是冷漠非常。更让人惊讶的是,他的母妃……兰妃安若,生下秦曦便不再见皇上,但是秦曦的地位却也相当之高,年二十。
  三皇子,秦煜,仍未有字,当今皇后的次子。虽然大皇子秦肃是其亲生哥哥,却打小喜欢追着自己不苟言笑的二哥到处跑,年方十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