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官逼同死哪家强[综英美](综英美同人)——虽矣

时间:2019-01-28 09:56:21  作者:虽矣

 

 
 
 
《官逼同死哪家强[综英美]》作者:虽矣
 
文案
自从超英、变种人出现,广大群众对于其“危害社会”方面的言论风行于世,为了引导舆论,超能力者们同意授权艾尔集团下属的D&M电影公司,进行超英电影制作。
电影播出后,一些小众论坛中默默为超英超反们产粮吃粮的迷妹们:
卧槽!爸爸!膝盖给你,都给你!
以及:
官!方!逼!死!同!人!
她们亲切地称呼D&M公司那位承包了超英电影的神秘制片人为【制片侠】。
*
卡尔有很多秘密。
即使那些超英超反都不知道的秘密。
比如说,他有能够打破次元壁的能力。
只有一个秘密他决心永久保留。
比如说,他是【制片侠】。
 
注意事项:
1.谢绝转载,禁止撕逼,拒绝人身攻击。
2.综合世界,彩蛋均不会特意标注,感兴趣的可以在评论下问,也许会有热心群众回答……?看不出来也无所谓,不影响理解。
3.混合世界非常多,私设多。
4.时间线拉得长所以慢热,剧情流,cp超莱,主cp定下了不会改,副cp?看角色的化学反应,不看读者喜欢谁。不会因为任何留言改变大纲和行文走向。不保证每个人都喜欢这篇文,有任何不适,请马、上、逃、生。
5.在文下拆主cp有极高几率被怼,别怪我没提醒。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强强 超级英雄 
搜索关键字:主角:卡尔 ┃ 配角:莱总 ┃ 其它:超莱、clex
 
作品简评
平行世界的卡尔觉醒了打破次元墙的能力,看到了超级英雄和超级反派们未来的各种可能,同时他也坚定了自己身为超人的使命:避免超级英雄们将要面临的怀疑,改写英雄们的悲剧。世界归他拯救,英雄们也由他守护!本文情节新颖,英雄和反派都呈现出鲜活的色彩。卡尔和莱克斯之间的感情转化以及超英和超反之间的爱恨交织都是本文的精彩看点。
 
 
 
 
第1章 
  卡尔是在十三岁那年变得与众不同的。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在十三岁以前的经历就很普通了,毕竟没有几个超级富豪的继承人会像他这样,从年幼起就一直居住在偏远地区的农庄里,从未上过学,一直都是聘请家庭教师为他上课,而这位超级富豪的继承人自己甚至对家族企业知之甚少。
  只是这些不普通,和他十三岁那年起发生的变化相比起来,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在卡尔的日程安排中,上过早课、吃过午餐以后的那段懒洋洋的时光是他休息的时间,这天,他就像往常一样,慢慢地在自家农场栽种的玉米地里踱着步,远眺着天空,可说不清是什么时候,一股奇异的感觉逐渐在他的身体深处复苏。
  它们是如此安静和强横,到来和离开的速度都迅猛惊人,快到卡尔自己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这股奇异的感觉最终被他归结为他远眺天空时所产生的一种异样感情——听起来是多愁善感了一些,可卡尔从小就有这样的感觉,当他看着天空,会觉得自己和那个浩瀚而不可知的世界有着强烈的联系。
  年幼的时候他曾经和父亲谈及这个话题,而他的父亲,生性就如机器人一样冷漠的罗伊·艾尔,竟然罕见地对他流露出一丝温情。
  “卡尔,记住这种感觉。”罗伊轻柔地说,发音中有种曼妙的秩序,“它证明了你生而不凡,我亲爱的孩子。”
  卡尔美丽、温柔,然而总是很忙碌的母亲陪在他的父亲身边,他们肩并着肩站在一起,凝视着他,露出如出一辙的充满爱意的微笑。
  十三岁以前的卡尔·艾尔肯定自己是被父母爱着的。
  即使他的父亲和母亲总是在外忙碌,即使这对夫妻在他面前的态度永远过分矜持,可他们关心他、爱他的心情却毋庸置疑。
  例子有很多,比如他们对他身体健康上最微小的变化也如数家珍,活似背下了卡尔每月的体检报告;他们知道卡尔在学习中的每一点进步,并且总会立刻给予他由衷的鼓励和祝福;不管工作有多忙碌,他们每天都有固定的时间给卡尔打视频电话,在电话中交流自己的心情,又或者只是说说闲话。
  卡尔·艾尔沐浴在充分的爱中,虽然父母一年半载也回不了几次家,但他知道父母是把他放在心上的就非常满足和快乐了,这个从小就显露出其英俊雏形的男孩生性宽容,善解人意,就算心情偶尔会因为父母不能陪在他身边而变得烦闷,从他年幼起就一直照顾他的管家也会及时赶来,为他排解心情。
  而他的管家,亚历山大·艾尔,是卡尔这辈子遇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人。
  亚历山大无所不能!
  他一手掌控整个农庄的管理,更能够把卡尔的生活学习都安排得井井有条,无论卡尔提出多么异想天开的问题,亚历山大都能以一种他特有的逻辑解答,无论卡尔有什么突发奇想的希望,亚历山大都能够想办法满足他的愿望。
  而且亚历山大的怀抱格外温暖,有一句话卡尔从来都没有说出口过,他觉得亚历山大的怀抱比他父母的怀抱还更温暖和柔软一些。
  毕竟无数次的对话已经让卡尔能够充分地了解到,他的父亲是一个天性更擅长使用逻辑思维而不是感情来思考的人,他的母亲虽然外在很柔软,却有着和父亲一样的内心,他们固然精密、准确,却无疑失去了很多温度。
  十三岁以前,卡尔·艾尔的世界牢不可破、固若金汤,所有人和所有事都在恰当的位置上以一种最恰当的方式运行。
  他对世界的看法都来自影像和书籍资料,对自己的认识也还十分浅薄,他就像任何一个年纪轻轻只顾着四处玩耍的男孩一样,只是除了他的性格比一般男孩子要孤僻一些。
  大概是这么多年来他都生活在农场中,周围没有同龄玩伴的缘故,卡尔要么就是和他的家庭教师做游戏,要么就是独自一人在农场的土地上奔跑,家庭教师毕竟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久而久之他就更习惯用后者作为自己的主要娱乐方式。
  卡尔熟悉土地、热爱土地,他也了解那些土地上生长出来的玉米,他生性精力充沛,因此他的足迹踏遍了农场的每一寸角落。他甩着小腿绕着农场的边际奔跑,给每一棵树都取一个好听的名字,他跳进农场附近的湖泊内游泳,和湖水中的鱼嬉戏。
  他的童年开阔、广袤,充斥着自然环境和动植物,剩下的空间则一无保留地留给了书本上和口舌中的真理。
  十三岁那年,卡尔的童年结束了。
  它结束得十分突然,却又足够清楚,十三岁成为卡尔的生命中一道再明白不过的分界线,分界线的那一头是普通的农场男孩,分界线的这一头,也就是真正的他,是来自外太空遥远星际的氪星遗孤。
  一切都始于那天他在远眺天空时所产生的奇妙感觉,仿佛重生一样的怪异的畅快感。
  当天晚上回到家,卡尔做了一个光怪陆离却没有留下多少痕迹的梦,他只依稀记得梦里有很多从天空中坠落的星星,陨石在他的身体周围燃烧,而他下坠着,下坠着……
  然后他就醒了,睁开眼睛,视线直接穿透了屋顶和楼上那一层,看见一望无际的天空,轻纱一样的云丛仿佛就环绕在他的身周。
  与此同时,他还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那些声音有大有小,来自不同国家里不同的人,它们胡乱地混在一起,因为太混乱和毫无重点,更像是一种白噪音,听起来倒也并不难受。
  卡尔一惊,翻身坐起的时候手上一个用力,居然弄垮了这张结实的木架床,而就在他惊慌失措地跳下床想要躲开那些断裂的粗木框架,甚至因为混乱的思绪没能思考他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快的时候,他竟然飞了起来!
  而且直接冲破窗户,飞进玉米地中,悬停在玉米杆顶部,远远看去,就像他站在玉米杆所支撑的平地上一样。
  卡尔惊魂未定地停在半空中,心脏砰砰直跳。他感受到了自己身体里崭新的、源源不断的力量,这股力量是如此充沛,他觉得他跑起来的力道能够掀起一场席卷整个大陆的飓风!
  这样巨大的变化和乍然生出的强横力量让卡尔有些慌张,但也只是有一些。
  童年时期的高质量教育培养出卡尔旺盛的求知欲和思考的能力,在宽阔的农场自由行走的经验激发出他性格中热衷探索、征服的部分,也让他拥有在异常情况前保持镇静的经验。
  卡尔很快就凭借自己冷静下来,控制着自己落进玉米地中,小心翼翼地没有把蓬松的土地砸出一个巨坑。
  站定后他左右四顾,视线毫无阻碍地穿过挡在他眼前的任何东西,他能看见土地深处,更深处,甚至深入到地球的内核,他也能看见天空之上的整个星空——
  是的,即使阳光正盛的时候也是如此,他的目光能够穿透大气层,飞到更远的地方,流连于无垠的宇宙中那些聚散的星云,悬浮的宇宙碎石,深黑色幕布上由白色、蓝色、紫色、红色等等各种颜色组成的奇妙世界,漩涡形的星轨在他的视网膜上盘旋,而地球上的嘈杂声依然占据他的听觉。
  他隐隐约约明白自己是听到了什么,那些来自人类的声潮壮阔一如他眼中所见的宇宙,年轻的,甚至还有些年幼的卡尔听着地球上的声音,犹如聆听一场圣音。
  这一刻起,他对世界的看法有了改变。
  他的视线能够到达宇宙深处,他的身体亦然,可从这一刻起,他的心永远停留在了地球。
 
 
第2章 
  学会控制这些力量没有花掉卡尔太长时间。
  实际上他所花的时间远比他想象中短,确切来说,在他忽然掌控了如此庞大的力量,忽然听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以后,让自己看起来和获得力量前没有太多区别只花了他不到一个小时。
  卡尔并不认为这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因为尽管强制性地让自己冷静下来,他脑子里也是一团乱麻,仅仅是凭借应激性的本能,将自己隐藏在高高的、茂密的玉米杆子中。
  他不习惯寻求帮助,不是请人帮忙递一下东西的寻求帮助,而是真正意义上陷入困境后的那种寻求帮助——这是卡尔长时间在自然世界里游荡,长时间和自己独处后所得到的经验。
  当然出于年龄和知识的限制,他还不太能把这种存在于他的意识中的句子解释清楚,为此他结结巴巴、绞尽脑汁地和他的文学老师做了探讨。
  他的文学老师是一个历史学家,同时也教导他历史,偶尔会在他的音乐老师犯懒的时候教导他钢琴演奏。
  有时候这位老师冷淡的态度会让卡尔觉得自己并不讨对方喜欢,但这一次,文学老师罕见地夸奖了他,并给了他一个较为清晰的解释。
  “那些真正意义上的困难是无法得到帮助的。人们可以鼓励你,可以陪伴你,人们可以为你祈祷,为你做任何事,但他们都无法帮助你,在这一点上即使最亲密和最值得信任的父母也不例外。”文学老师说,手指之间一支老式钢笔转个不停,“因为真正难以克服的困境是心灵上的困境。”
  “为什么心灵上的困境无法得到帮助?”卡尔执拗地问。
  他和他的老师坐在藏书室中谈话,桌椅都是严整硬朗的样子,绝不会让人在阅读和学习的过程中生起懈怠之心。
  高大的棕红色木架高达天花板,就在他们身后,线装书外包裹着硬面外壳陈列在书架上。
  所有有资格陈列在这的书籍的外观,都正如同书籍中的思想,它们在陈旧的年代中诞生,逾越百年后,依然散发着新鲜的香气。
  “因为人与人之间是注定无法相互理解的。”文学老师在这样的香气里说,低下头看着卡尔澄澈的蓝眼睛,看着那双蓝眼睛里生性所具有的热忱、天真,还有这个孩子所有慷慨的美意。
  “我不相信心理医生,卡尔,我建议你也不要相信。一切非自生理病症造成的心理疾病,最终都只能依靠自我痊愈,心理医生所做的事情,只是通过心理发育的共性去指引愚人找到自我痊愈的方法。而你和我,我们都可以依靠自己找到这种方法。”
  卡尔看着老师的眼神充满渴求:“我没有听懂。”
  “人的心灵是迷宫,每一个人的迷宫不同且都只有自己可见,人们有时候会因为打了个盹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迷路,这时候心理医生的工作就是不停地说‘请往右看,是正确的路吗?不是,好的,请往左看,这是正确的路吗?不是,那么请继续往下看……’。”
  老师手指一停,把钢笔插进胸袋,“生理疾病让整座迷宫改变了结构的时候,心理医生努力让迷宫恢复原状或者保持不变,这时候他们的帮助才是有效的帮助。”他站起来,摸了摸卡尔的头,制止了卡尔的话。
  “你会明白的,卡尔。”
  现在卡尔明白了,因为这一刻他遇到的困难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困难,他清楚他必须自己渡过难关。
  他慢慢地绕着圈在玉米地中走来走去,独自摸索着,努力让自己的每一次提步都轻轻抬起每一次踏步都轻轻落下,不在松软的土地中留下过于明显和难以解释的印记。
  这种锻炼方式毫无技巧却卓有成效,与其说他是靠着聪明理智隐藏起这股力量,不如说这具身体已经飞快地适应了这种不同寻常的力道,肌肉中储存的运动本能在指导他如何达成自己的目标。
  ——就像一个已经学会游泳的人在落进游泳池中后,尽管一开始会有慌乱,却能够迅速冷静下来,并让自己浮在水面上。
  放轻力量,听见所有声音却忽略它们,要做到这些,他最需要的不是练习,而是适应。
  什么都不要想,卡尔深呼吸着,鼻腔里却忽然充满了玉米杆子里饱满清甜的香气,土地的腥味中夹杂着石块的味道,石头与石头之间闻起来也有细微的差别,大概是因为矿物成分不同。
  原来不仅仅是视觉、听觉和力量,他的身体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卡尔站在玉米地中仰头看天,他感到迷茫的时候总是会这么做,可能在他的潜意识里,天空比父母又或是管家都距离他更近。
  天空给他莫名的熟悉和温暖感,而那种感觉是非常、非常私密的。
  而这时候,拥有了远超普通人类的视觉以后,卡尔突然间明白过来:不是天空令他感到亲切和舒适,而是天空以外更遥远的地方,是宇宙令他感到亲切和舒适。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