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职业卧底(近代现代)——归来无期

时间:2019-01-09 11:06:07  作者:归来无期

 =================

《职业卧底》作者:归来无期
文案:
     顾念是卧底,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顾念还是个职业卧底。晃荡了三十年的人生,终于决定稳定下来,只为一个人,一个看见他就想到以后的人
 
顾念从未想到一个人的爱能如此深沉
 
我用了半生时间才来到你面前,我的后半生你负责吗
 
温柔内敛一往情深受vs风月老手花枝招展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念,易深 ┃ 配角:林依,顾安,顾秦 ┃ 其它:
 
==================
 
  ☆、第 1 章
 
  一个小小的人物简介
  顾念:风月老手 痞里痞气 顾家老二
  易深:看似冷漠,实则温情,温柔内敛一往情深
  顾安:父亲顾家当权人
  魏南城:父亲爱人
  秦情:母亲  早亡
  顾秦:顾家老大
  顾秦对母亲的记忆很模糊,却清楚的记得她的笑容,温暖,像是寒冷冬天里的一抹暖阳。
  父亲在美好的时间遇见母亲,母亲很温柔、知性,婚后的日子也是温和平淡,母亲的身体不好,生下顾秦时伤了底子,养了半年才好起来,父亲说不愿再让母亲受这样的苦,直到顾念意外的到来,母亲坚持要生下顾念,说既然他来到这个家,就要将他留下,父亲很生气,但挨不住母亲的哀求,直到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父亲想要保着母亲,但是顾念却留了下来
  母亲走了,顾念出生后父亲很少见他,顾秦那时5岁,和保姆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弟弟
  顾秦明白父亲伤心母亲的离去,并不责怪他忽视自己和弟弟
  父亲没有清醒的时刻,整日酒气沉沉,后来就借着工作繁忙,不愿回家,连德高望重的爷爷出山都没有劝好,父亲开始疯狂地工作,对两个儿子很少过问,两岁的顾念总是叫着爸爸,却也很少得到父亲的一个拥抱
  顾秦已经清晰的记得,那是母亲去世的第四年,父亲终于对顾念和自己开始关心了,那时父亲身边出现了个男人,顾秦和顾念叫他魏叔叔,八岁的顾秦还不懂,但也看得出来,魏叔叔对父亲很好,而父亲大概也是迷茫了很久之后,明白了自己对魏叔叔的感情
  后来顾秦才知道,那几年,父亲遇见了魏南城,是魏南城治愈了他,也拯救了他
  顾秦不觉得父亲有错,虽然气坏了爷爷,但对于顾秦和顾念来说父亲在失去母亲之后还能遇见自己爱的人,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所以在顾念满十八岁那年,父亲一个48岁的大男人,扭扭捏捏的带着自己的爱人,在顾秦和顾念的面前承认的时候反倒把两兄弟给乐坏了,顾安怕耽误两个儿子的教育这十多年一直藏着掖着,躲着,在得到两儿子的认可后,和魏南城终于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顾安这辈子最幸运有两件事:一是在自己的有生之年还能遇见自己的爱人,再有就是,在自己的教育下也没算断子绝孙,两个儿子幸好有一个没崩坏,大儿子顾秦从小到大只喜欢姑娘,带回来的时候,顾安泪流满面
  而小儿子顾念,虽然没有带过姑娘回家,但也没带过男孩回家,现在三十多岁了,依然没带任何人回家,这让顾安很是迷茫
  在帝都没人不知道顾家,顾家枝繁叶茂,在各个领域都有涉足,顾家老太爷虽然退出了政治舞台,但是顾家的威严一直都存在,而顾安在军界任职,位高权重,在帝都只要是个明白人,都不会去招惹顾家
作者有话要说:  有话说
这是篇很短的的文,一开始只有一些小片段,想写什么写什么,后来我给这些片段揉杂在一起,也许会有很多不通顺,抱歉啦,了解的太少了,只能一知半解
这个文卡了很久,一直想不到一个好的结局,一天下午原本想睡个午觉,突然想到一个片段,就给记录下来,没想到越写越嗨,直接给结尾了,天知道我有多高兴
刚写完时就想发表出来,然后就去看一遍文,结果一看就要改,增增剪剪不下十次,就一直拖着,现在我发出来了,因为不想再改了,若是有不通之处,看过后我会再修改的
我是归来无期,谢谢大家,这是我的第一篇文,希望我会有读者
 
  ☆、第 2 章
 
  热带雨林篇
  这是个海岛,一个很适合种罂粟的海岛,却也是这一望无垠大海上毫不起眼的小岛
  夜里环境潮湿,以至于顾念私藏的烟全部受了潮,抽着手里仅剩的烟,虽然已经潮了,但对于烟瘾大过食物的顾念来说也是宝贝,最后烧到烟屁股狠狠吸了一大口才舍得扔
  顾念现在的名字叫老K,是国际毒枭肯的手下,肯是近些年崛起的毒枭,被多国军方盯着,做事滴水不漏
  四十岁的肯,并不是各国军方手里肖像那样的爆炸胡子,性格暴躁,相反,肯正直壮年,有着标准的西方面孔,金发蓝眼,顾念见着时甚至想吊儿郎当的吹声口哨
  肯的生活很规律,岛上甚至有健身房,在这里若是抛开暗地里的工作和拿着枪械巡逻的武装份子,这个岛是一个标准的有待开发的度假胜地
  老K是中国人,犯事流落在东南亚一带,后被肯收留,很得肯的认可
  两个月前,老K和中国买主的一场交易被中国军方抓获,看着眼前的人,章老立刻制定计划,将正在休假的顾念召了回来,立刻投入行动
  顾念的职业是卧底,能力是分析人物内心,在过去十年的卧底人物里没有失过手,戴着助手林依给自己做的面具,稍微加点伪装胡子,将脸弄脏就是老k本人,林依的易容毫无破绽,顾念观察了老k一晚,将他的神态和姿势学了个百分百,而抽烟则是老k标志性的动作,拿着老k乖乖供出的情报,顺利混入肯的总部,也随之踏上了这个小岛
  中国军方也靠着顾念的信号追查到非洲西部这块海上区域,信号消失在这一带,通过与国际警方的交涉,探察这带海上的荒芜的小岛,发现了干扰信号,章老当机立断立刻撤退,也确定了这一带一定是肯的老窝
  顾念踏上这个小岛就失去总部的联系,很意外,这里外表看似未被开发过,但内里却武装精密,仪器先进,种满罂粟,正值花期,大片花海绚烂多彩,妖娆诱人,地下更有巨大的制毒工厂,岛上百来号人统统居住在地下,因有尽有,顾念心里一笑,条件道也不差,岛上屏蔽所有信号,只能内部联系,这里与世隔绝,顾念要得到详细的情报,想办法送出去
  “HI,K!”
  这是肖恩,肯的心腹,顾念正和几人溜到上方森林里吸烟,喝酒,还有人正在享受毒品,顾念心想幸好老k没有毒瘾,不然还得扮演瘾君子,顾念多在毒贩身边卧底,多是瘾君子的角色,倒也信手拈来
  老K因是中国人,英文一般,说话结结巴巴不太和人聊天,总是阴沉着脸,但是做事敢闯敢拼,心狠手辣,得到肯的信任,带到了这个岛上,所以顾念并不担心会露出马脚,只要扮演好老k这个人就好
  肖恩带着一脸淫邪凑到顾念身边,大意是肯在三个月前得到一个小情人,小情人看上去白白嫩嫩,柔弱无力,还很胆小,一有风吹草动就缩到肯怀里去,一眼就能激起男人的□□,还隐秘的表达出自己想上他的意味
  顾念用老K的态度回答他,就是没理他,肖恩觉得无趣,找其他人喝酒去了
  顾念看着地下的烟头,陷入思考,肖恩说的那小情人是肯从泰缅边境带回来的一个年轻男人,几天前顾念见过,白衬衣,牛仔裤,看着像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与岛上所有人格格不入
  肯查到的资料:易深,25岁,在北美一所大学里学化学,父亲是泰国毒贩的制毒师,后来他父亲背叛了毒贩,失去制毒师,那毒贩恼羞成怒,将易深抓了回来
  没想到的是这小孩竟然有一手绝艺——制毒,更甚者制出来的毒比他父亲还要纯,简直是意外之喜,那毒贩得了宝贝,免不了要炫耀,肯知道后亲自去了趟泰国将人带了回来,没想到平时只随便玩玩男人的肯却看上了这个人,已经带在身边三个月了
  那个小孩慌慌张张的躲在肯的身后,将肯的衣角紧紧捏着,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的人,那时顾念就觉得这样的人应该有他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岛上
  顾念将地上五六个烟头掩入土里,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岛上夜里严禁灯火,除了巡逻的人,都在地下休息
  
 
  ☆、第 3 章
 
  岛周围的人手布局已经了解清楚,控制室、火力、换班都计算好了,但是制毒实验室顾念进不去,只有专业人员和肯能进,实验室布局顾念一无所知,这让他略为烦躁
  每天特定的时间肯的房间会开放出信号,联系客户,其他时间只能内部联系,顾念在想办法怎样混进实验室,得到更详细的情报,一周后有批货要开始交易了,顾念得赶在这之前解决这个问题
  三天后,肯交给老K一项任务,随时保护易深的安全,肯的小情人,对此顾念没有太多情绪,乖乖的服从命令,心里却乐了,终于可以进实验室了
  “你好……”
  易深躲在肯的身后用中文小心翼翼交流
  “你…好”
  老K在这里从不用中文说话,所以顾念说的结结巴巴
  “我是易深,你好”
  易深听着久违的中文,离开了肯的背后,走到顾念面前,还颤颤巍巍的伸出了手,眼前这个人看起来凶巴巴的,一脸的不耐烦,但易深语气透着喜悦,略微有些激动,虽然他没有理会想和他握手的自己
  易深回头看了肯一眼,带着微微的笑意,肯却像是被刺激到了,上前将易深拥入怀里,笑着把错愕的易深抱进了房间里
  原来是小情人在这里想家了,想找个中国人聊聊天,顾念只好面无表情的回到自己的地方,这两个月终于来了机会
  “你在门外等我好吗?肯说只有专业人士才能进里面”易深挠挠头,一脸的不好意思,他还是有些害怕眼前这个魁梧的男人
  “是”
  果然进不了实验室,地下的空间,除实验室以外都了如指掌了,但顾念仍有疑虑
  接下来的几天肯出岛去谈交易,将顾念留在岛上陪易深,顾念每天守在实验室门外,
  和易深的交流也越来越多,虽然只有易深一人在说,但易深也乐的高兴
  顾念一直都知道,易深身上有监视器,手腕上的手表,肯送的,易深一直带着,身边也总有人不停的监视着
  不得不说这是个风景很好的小岛,一望无际的大海,蓝天白云天气刚刚好,很适合度假,可是这样美好的内里却肮脏不堪,背后火红的花海不知是为这风景添了颜色还是带来绝望
  “你去过云南吗?”易深脱了鞋子抱着膝盖,坐在沙滩上突出的一块石头上,海水一次次漫过他的脚面和身体,他也不顾
  “….”
  “我家就在云南,小时候在哪里生活过,记忆里云南的建筑有像四合院一样的,我家就是,挨家挨户都是通的,和小伙伴玩捉迷藏,都要找很久的,每次我玩的最久因为我知道有一扇门,我躲在门后,他们很笨,每次都不推开看…….那里就是我的秘密基地,每次惹妈妈不开心都是从那里跑掉,等她气消了才回去……”
  易深一脸的向往,眼角泛着泪水,语气里也有丝丝哭腔,这些类似思念家人的话,这些天顾念听易深说了很多
  顾念依旧向以往一样什么没说黑着脸,站在他身后听着他继续说完
  傍晚肯回到小岛,将易深带回房间很久都没出来
  “想家了”肯躺在床上,轻轻抚摸身边的人,易深缩在他的胸膛,听到肯的话,疑问的看了看他,又明白什么,微微的点点头
  “是K说的吗?你不在,我不敢和其他人说话,只能和他说………”
  易深很怕这个男人,但是又不敢怕他,肯救了自己,将自己从那个黑暗的房子里带了出来,至今易深都还记得当时他跪伏在肯的面前,求他救救自己,说自己会乖乖听话,什么都愿意,只要带他走,肯带走了自己,可是又来到另一个未知的地方,易深明白,现在只有肯对自己好
  “过两天我带你出去走走”
  易深坐起身,将手扶在肯胸膛,略微用力摇了摇,嘴角微微上扬,激动的问:
  “可以吗?”
  肯拽着易深的手,让他跌在自己身上,翻身将易深压在身下,脸埋入易深颈间
  “当然可以”
  
 
  ☆、第 4 章
 
  这批货在进行最后的检查,顾念顺利上了船,一直跟在易深左右,船顺利出发,距离到达还有一小时,顾念静待时机
  时间一到,买家上船,双方总算是见了面,清点货物、金额,交换船只,各自返程,干脆利落
  买家是顾念出任务时章老就已追查到的线,原本计划林依将会混在买家里,自上船后顾念并未发现林依,或是暗号,顾念只好用最蠢的方法,将情报放在货物里,章老总有机会拿到,准备动手,易深却将顾念挡住了,迅速的拿到顾念手里的物件,顾念一愣,大脑立刻反应
  “我这是要完了?载在这小孩手里”
  只见有些惊慌和不安的易深,小心的走到肯身边,伏在肯怀里,小声的说:
  “肯,我们能回去了吗?”
  肯当是以为易深害怕了,利落的交易完,换船返程
  易深反常的带着肯走的很快,脚底碰到一个突出物,跌了一跤,肯面无表情,却也迅速的将易深抱了起来换船,出发回到小岛。
  顾念跟在肯身后,深沉的面容里却波涛汹涌
  接到混到岛上林依的信号时已经是交易三天后了,这三天除了一开始的庆功宴,混乱了一夜,风平浪静,易深依然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肯也将他保护的很好
  林依联系的很匆忙:“章老顺利拿到情报,计划于24小时后执行,岛上还有中国警方的卧底,找到他尽力合作,保护他的安全”
  岛上有警方的卧底,顾念陷入沉默
  这一天还是来了,顾念早已熟悉岛上的布置,混进控制室,关掉岛上的信号接收器,至于肯那方,顾念并不担心,自己能收到林依的信号,警方的卧底也能
  国际警方和军方在章老的带领下突袭了小岛,肯被打的措手不及,现场十分混乱,枪声起伏不断,肯愤怒咆哮,手里的枪不知杀的是自己人还是敌人,狼狈不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