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天煞孤星的桃花们(古代架空)——坑底吃瓜

时间:2019-01-09 11:00:35  作者:坑底吃瓜

 《天煞孤星的桃花们》作者:坑底吃瓜

 
 
文案
 
连城死了。
 
 
死后才知道自己是天煞孤星星君入世,难怪这一辈子到最后众叛亲离,死的窝囊无比。
 
 
重列仙班后,众神仙奔走相告,看见他就绕道走:天界第一搞事王又回来了!!
 
 
与此同时,人间的老熟人们也纷纷飞升上天。
 
前世呕心沥血辅佐,最后一旨赐死他的人间帝王是天尊的大弟子——地位超然的梵伽仙君。
 
前世看不顺眼总和他作对的将军是司掌武神的天界第一战神——枢要斗神。
 
前世被他坑出一脸血,到最后还要坚持相爱相杀的宿敌是自己硬飞上天,没有记载的莫名神仙。
 
 
 
——梵伽仙君说他欠了他一样东西。
 
——枢要斗神酒醉后抓着他的手不放。
 
不远处的某无名神仙,正拿着菜刀赶赴战场。
 
 
 
放荡不羁纨绔受X即使被封外挂也酷炫狂霸拽的天庭小霸王攻
 
本文又叫《我的前世设定果然不太对》
 
 
本文1V1,楚辞攻,连城受
 
【不想看人间篇,想直接看文案内容的可从43章开始看。】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城 ┃ 配角:楚辞(南宫辞),梵伽(南宫煌),枢要(殷莫楚),殷莫寻 ┃ 其它:
 
 
人间篇 少时纨绔
第1章 楔子
小书童四喜跑过来说宫里旨意下来时,连城刚喝完去年桃花树下埋好的那坛极品女儿红。酒香醇正,劲道十足,真真当得上佳酿极品。
 
只可惜自斟自酌,未免过于孤单寂寞。偏偏当初和他一起埋下酒说好来年共饮的男子已经成了一杯黄土。
 
连城想的出神,四喜却似乎有些急,忍不住又催促了一遍:
 
“大人,宫中来人了,正在外面等您了,您看您是不是……”
 
“急什么!”连城冷声斥了一句。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微整衣裳,便大步走到前头。同时嘴上大声向四喜吩咐:
 
“通知连府所有人,随爷出来接旨!”
 
李公公生平从未宣过这样的圣旨,整间屋子挤得几乎都要站不下人,外面还不断有人想涌了进来。而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这次的宣旨对象名满天下的第一纨绔才子连城只是悠哉悠哉的翘着二郎腿坐在上席的太师椅上,单手拎着串西域贡来的红提吃的正欢。那模样架势,竟是比他这个来宣旨的气焰还要嚣张三分。
 
李公公有些为难,只能求救的望向一旁站着同他一起来宣旨的大将军,低声询问:
 
“殷将军,您看这……”
 
身旁冷傲的俊美男子并未答他的话,劈手夺过他手中的圣旨高举,厉声喝道:
 
“圣旨在此!连城还不接旨!!?”
 
话音一落,方才还喧闹若集市的大厅顿时安静的针落可闻。众人都被他的气势所骇,一时呐呐不敢言语。只有上座的连城面色不动分毫,依旧自顾自的吐着红提皮,说话也是漫不经心:
 
“你催魂了!没看着人还没来齐么!!”
 
“连城,你想抗旨!!”
 
这次男人干脆鸟都不鸟他,只啧啧叹着红提美味。
 
这般目中无人终于触怒了眼前的俊美男人。只见他微抿唇角,几步走了过去,用力一把拎住连城的衣襟,似乎想把他扯下太师椅来。
 
但连城岂是那么好相与的,只见他身形稍晃,也看不出是如何动作的,便已脱出男子掌控。
 
正巧口中的红提已经吃完,连城吐皮,不偏不倚,正中男子挺俊的眉峰之间。
 
“连子玉你放肆!!”男子恼羞成怒,眼见着就要上前动手。连城却是微微一笑,手法如鬼魅,只微微一点,便让他动弹不得。
 
而至始至终,他都坐在太师椅上,没有移动分毫。
 
“殷将军……”李公公看着男子被制,顿时急了。这位主可是皇上身前的红人,若有什么闪失,他有十个头也不够砍啊。想到这,便只能看向一旁吃红提的连城,说话也不由软了三分:
 
“连大人,您看这……”
 
“滚回去!你们还没资格对着本大人指手画脚。叫南宫煌亲自来!!”
 
话音落,却见大厅外面顿时又安静了下来。也不知是不是商量好了似的,方才还把门口挤得水泄不通的下人齐刷刷的分开一条道路。
 
道路的正中站着一个气势面貌俱佳的男子。俊眉修目,一双剪水双瞳,顾盼间,颇有几分动人韵味。鼻梁高挺,薄唇轻挑,真真是好一个风流英俊的大好男儿。
 
此时,他正直直望着太师椅上坐的四仰八叉的连城,唇角微抿,似笑非笑。
 
一瞬间,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同时口中高呼:
 
“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却只有连城,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依旧半个身子倚在太师椅上,悠悠吃着红提。
 
他和他,隔着万千人海的距离,一站一坐。一个风度翩翩器宇不凡,一个坐没坐相活像市井流氓。但眼神却是同样的冰,同样的冷,同样的凉薄彻骨,眼眉骄傲。
 
好半晌,却是站着的男人先说话了。语气轻而淡,仿佛在和他闲话家常:
 
“子玉,朕就知道莫楚是降不住你的。”
 
连城没有说话,只是瞟了一眼被他点了穴后动弹不得的殷莫楚。勾了唇冷声嘲讽道:
 
“那你还派这个废物来,存心让他来送死?”
 
对面的男子并不答他的话,只是缓步走入正厅。静静望着他,剪水双瞳里似乎含了满腔情谊,仔细去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朕原以为,你不会抗旨不尊。”
 
“抗旨不尊!?”连城却是冷笑,一双桃花眼死死盯着眼前男子,终于流露出几分恨意自嘲:
 
“南宫煌!你还真当我是傻子不成!等着接你的旨,乖乖束手就擒让你一刀砍了我!?”
 
面前的男子没有答话,也不辩言,只静静望着他,剪水双瞳里无悲无喜。
 
连城却笑了,放肆的,大笑出声,听到后来倒显出几分不自知的悲凉:
 
“可惜啊!我连城没那么好摆弄!虎符,我已交给了宋将军,五十万保皇军现已在路上!你南宫煌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敌不过千军万马!!”
 
南宫煌面色依旧不变分毫,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轻声开口,他的声音似乎也带了几分浅淡的惆怅:
 
“子玉,朕原没想到,我们会闹到这般田地。”
 
“是你逼我的。”连城一字一顿,这几个字仿佛说的千难万难。唇齿间迸发出的几个音调竟微带哽咽。
 
面前的南宫煌却无甚表情,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连声音也冷到骨子里:
 
“可惜事已至此,怨不得谁。”说罢,他拍了拍手,也不知是在对谁吩咐:
 
“影七,把东西呈上来。”
 
话音方落,就见屋檐上突然跃下一个黑衣男子,全身包裹的紧紧实实,只手上提着个四方盒子。如一只单薄的纸鸢般一瞬便掠到了南宫煌身旁,当真是一身极俊逸的轻功。
 
他先向南宫煌行了个礼后,便高举手中的方盒。南宫煌亲自动手打开方盒,便见里面摆了个青灰惨白的人头。那眼眉菱角,分明就是拿了虎符的宋大人。
 
连城终于坐不住了,几乎是立时起身。想去看看盒子里摆的究竟是不是昔日同僚的至交好友。
 
然而他方才起身,就见一直不能动弹的殷莫楚突然动了。而后一把簪花的小刀毫无意外的横向他的脖颈,只要他微微一动,那把刀就会毫不犹豫的刺了下来,让他一命呜呼,再也见不到这万丈红尘,花花世界。
 
如此劣势,受制于人。连城反而笑了,放肆的大笑出声,好一阵才停歇下来。也不回头,他只是轻声问着身后人:
 
“殷莫楚,想不到这些年里,你还真有长进了。竟能冲开我的穴道,看来不再是当年的废物了!”
 
“承蒙连大人夸奖。”殷莫楚不卑不亢的答了一句,手中的刀还是很稳。
 
连城还欲再说话,南宫煌却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淡淡说了一句:
 
“子玉不必再费心思激怒莫楚。你这么聪明的人,也该明白。这次,是你输了。”
 
连城没有说话,只是咬着唇笑。半晌,才直直对上对面南宫煌的剪水双瞳,一双桃花眼里已是死灰一片:
 
“也罢。南宫煌,这次是我输了。我堂堂大好头颅,送予你又有何妨!只求你给个痛快,也好让我早日去见莫寻!!”
 
说着他似乎也已释然,唇角笑意越深,虽受制于人却是一派风流高傲的气度,竟丝毫不比眼前的南宫煌逊色半分。
 
而一直清冷凉薄的南宫煌却似乎怔住了,怔怔看着他,好半晌,才渐渐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的连城,他敛下眼眉,依旧是薄凉清冷的似笑非笑:
 
“既然这是子玉你的愿望。朕便成全你吧。”说完,他缓缓做了个手势。
 
连城便感觉到一直横在脖颈处的那柄尖刀向他砍了下来。
 
身子有些疼,有些冷。原来这便是快死的感觉么。
 
连城怔怔想着,似乎又回到那一年。
 
莫寻还在,南宫煌尚未登基,殷莫楚还是个废物。
 
而他依旧是那个赏尽万丈红尘,醉卧美人娇膝的连子玉。
 
却不知,到底是谁,眼眉骄傲,尚且年少。
 
指点这万里江山,锦绣河山。
 
竟是雄心壮志,终归相负!
 
 
 
 
 
 
第2章 第一章 美人如画隔帘窗
殷莫寻找过来的时候,连城正和几个不务正业的公子哥儿在斗蛐蛐。
 
斗的一脸兴起,一张俊脸全是泥污,只看得清一双黑亮的眼睛亮的惊人,眉角上挑的模样颇有几分孩童稚气。
 
殷莫寻站在一旁眼眉含笑的看了一会,等连城斗完后,才走了上去。
 
连城早知道他过来了,伸手就把自己装蛐蛐的四锦盒子扔给他。用袖摆抹了把脸,他笑着站起来问他:
 
“莫寻,什么事?”
 
“也没什么。”男子只是笑的漫不经心,把玩着蛐蛐盒子。抬起眼却是一肚子坏水:
 
“只是殷莫楚那废物回来了。”
 
“哟!他还敢回来!!胆儿挺肥的么!”连城笑的颇有些兴致,猴儿似的一把勾出殷莫寻的肩膀,他吊儿郎当的边走边道:
 
“走走走,咱们去会会他。”
 
而一旁的殷莫寻只是望着身旁人眼眉弯弯的笑,英俊的脸上满是纵容。
 
连城和殷莫寻走到殷府时,便看见府里忙的人仰马翻。殷府胖胖的老管家殷财正挺着他的肚子在四处指挥小厮干活。
 
连城毫不客气的一巴掌就拍上他的大脑门,顿时让那个胖管家炸毛: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啊,没看见你爷爷站在这了……”殷财揉着自己被打疼的脑门,边转身边疾言厉色的训斥不知是哪个没长眼的小厮。
 
哪知转过去却看见自家大少爷并着连府那无法无天的小少爷一同站在一起。那两位加起来可不就是活生生的大佛,一点也怠慢不得。殷财一张胖脸都要笑成一团,殷殷切切的对着眼前两位活祖宗道:
 
“哟!小的没长眼,没看见大少爷和连公子在这里。”
 
“财叔,你不是说你是我爷爷吗?”连城笑的眉眼弯弯,说话也是人畜无害。却顿时吓得眼前胖管家屁滚尿流,忙不迭的双手作揖,向他求饶:
 
“小,小人不会说话。连公子勿见怪,勿见怪……”
 
连城只是颇有兴致的看着他的赔礼,倒是一旁的殷莫寻开口说话了:
 
“好了,子玉,你别逗弄他了。咱们还有正事。”
 
“也对。”连城顿时又笑了,揪着眼前殷财的胖脸,他悄声在他耳旁问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