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放开我,男男授受不亲(古代架空)——童大少爷

时间:2019-01-08 08:59:59  作者:童大少爷

   ======================================================================

  《放开我,男男授受不亲》童大少爷
  五岁时,他说要讨他当媳妇儿,他是季家独子,他亦是宁家单传!
  少不更事,他问:“做你媳妇儿,能一直不让院子里的大脚明欺负我吗?”
  他铿锵答道:“这是自然,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谁也不敢欺负你了去!”
  十岁,他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急得满脸通红:“哎呀,我说的是真的,说讨你当媳妇就不会不作数的,你别不信我呀!”
  他沉默片刻,停下脚步,也不回头,“母亲说了,我和你一样,身上的样式一模一样的,这样是不能结为夫妻的。”
  十年后,你看,我对你说的,就没有不作数的,我爱慕你,我只爱慕你。
  枫叶垂落,也许迷了谁的眼睛,他牵住了他的手,而他,没有再拒绝。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涟,季矅予 ┃ 配角:白战,霍封 ┃ 其它:竹马,纯爱,攻强受皮
  ======================================================================
 
 
第一章 生辰许诺
  季府后花园。
  从花园长廊远远望去,玫瑰园蹲着一对玉人儿,不,是一只,一只俨然已经将自己变为一只泥猴儿,干净的那只是街对面宁府的单传宝贝疙瘩宁涟,那只泥猴儿就是此府中的唯一少爷季矅予。
  管家金伯伯站在远处,眉头皱成“川”字,心里不住的叹气,唉,愁人,这以后也不知哪家小姑娘会许给自己这泥猴少爷。
  花园深处隐隐传来几句对话。
  “小宁子,你看这蚯蚓,把头掐断身子还动得那么欢,嘿嘿,我们把它断成好几节,看它还会不会动!”
  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拍衣服的声音,团子似的人直起身来:“哎呀你可歇着吧,太残忍了,呀……别!你别给我!让你爹知道又揍你!”
  “没事儿,今天我生日,想来他不会在今天教训我的。”泥猴仰头轻笑,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小狐狸样的。
  你瞅瞅,咱这位活祖宗,还晓得看时机下菜碟儿呢,所谓坏事儿得赶在好时候做,比如:过生日。
  就在活祖宗还要蹲下的当口儿,金管家尽力喊了一声:“少爷!老爷叫呢!快开饭了!快带着宁少爷回来吧!”
  季曜予麻利捂了耳朵,撇了撇嘴,不情愿的拍拍身上的土,抬起头来却又换上一副狐狸似的狡黠笑容,“小宁子,我脸上有东西吗?”
  宁涟默默翻白眼“……”
  你脸上何止有东西,你是东西里面藏了张脸吧!虽然是这样想,但宁涟还是抬起袖子轻轻的将季曜予脸上的浮土擦去,脸庞因动作太过小心翼翼而微微沁出了汗珠。
  宁涟动作太专注,没有看到季曜予眼中散着光芒的小星星,也不知道季曜予此时心中所想。
  “好啦,我们走吧,金伯伯又要催的。”说完,宁涟撸起宽袖寻找季曜予藏在袖中的手指,轻轻牵起。
  少年软软胖胖的小手和面无表情的脸庞在此刻的季曜予眼中,真像是是年画上的美人儿啊,粉嘟嘟的,还牵着自己的手,想到这里,季曜予低头看向两人紧牵的小手,咧嘴笑了。
  待刚迈进屋便有婆子丫头拥簇上来替两人换下脏衣服,重新洗漱,盘发,更衣。刚完毕,便有一个小厮掀开帘子冲屋里面的两人笑道:“二位小公子,老爷让赶紧过去呐,说不好让客人久等。”
  “就来就来,快,小宁子,”季曜予忙不迭推开帮他抚平衣物的侍女,拔腿冲出门后才发现身旁并没有人跟着,回头一看,宁涟正慢吞吞的用手抻着衣服,唯恐穿出一丝褶子。“哇,小宁子,能快点不,别整了,比姑娘还好看呢!”
  宁涟抬头看了季曜予了一眼,,又低下头,面无表情的调整了走路姿势,一手扣前,一首背后,小大人样的不紧不慢跨出了门。
  季曜予最看不得他这幅慢吞吞的性子了,抓起他的手就风一般朝前厅奔去,心里还不忘想着,完蛋,真比街上的小姑娘还水灵,啧啧啧,不能便宜了那帮丫头小子们,这少爷,得是我的,必须,一定是我季小少爷哒!季小少爷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自以为下了个天大的决心。
  两人将后面跟着的小厮们甩了老远,率先到了前厅,发现小宁子的父亲和母亲都已坐定,笑眯眯的和自己的母亲大人聊天,而两位父亲则细细品酒,时而抬头微笑交谈,再抬头,大人们才发现了两个小小一团跪在地上请安的宁涟和季曜予。
  季父看到自己的儿子一副着急忙慌不稳重的样子,板起脸来,故意严肃的训斥道:“见了你宁伯父还不问好?这副样子成何体统!”
  一边的宁父笑吟吟的按住了季父的胳膊,目视远方不存在的某点,做回忆状,“咱俩家比邻已有七年,孩子们也都五岁了,时间真是过得快呀!”边说边悄悄将袖子朝两人摆了摆,示意两人赶紧坐到位子上去,待季父往事随风,这般那般的唏嘘感叹一番后,厨子们携侍女已将满桌菜肴备齐,隐于众人身后,以便客人有什么吩咐。
  季矅予心里暗叹:宁伯伯可真好啊,以后也要许他当我的父亲。
  堂间轻轻吹过一阵沁人的花香,殊不知,后来的日子里,宁父也确是如了他的意,只是,此间过程不足为外人道也。
  两人已是饿极,只是当时贪玩耍忘了腹中饥饿,季矅予遂眼巴巴看着自个儿母亲,像是只要得了母亲一声令下,他就能把满桌食物一扫而光一样,心有灵犀一般,母亲停下了上下不停忙活的红润嘴唇,瞥了他一眼,转身挽住季父的手,笑说:“老爷,该开饭了,今天是小予的生日,你瞧,这孩子快饿疯了!”
  宁母听了以手帕遮口笑意吟吟:“是啊,小儿易饥渴,”顿了顿,又将宁涟拉至身旁,替他抻了抻衣领,说道:“今儿个涟儿也玩疯了吧,唉,这孩子,从小就安静,也就是小予不嫌弃他闷闷的,一直带着他玩。”
  季矅予蔫头巴脑的听着各位父亲母亲的寒暄,又看了看宁母搭在宁涟肩膀上的纤细手指,莹润洁白,顺着看了看宁涟安静垂下的小脑袋,心想:今天总算知道小宁子这随时爱抻自己衣服的习惯从哪儿来的了。
  用餐期间,仿佛与往日并无什么不同,小宁子在自己身旁,宁父宁母也经常过来闲叙,正蔫蔫往嘴里扒饭的季矅予心里想着,季父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小予,今天生辰,父亲可以为你达成一个心愿哦!”
  听到这个,季矅予停下了扒饭的勺子,惊喜的抬起头,眼眸亮亮的,脑子在一瞬间过了无数好玩意儿,都是往日他想买但是父亲因怕他贪玩误事而拒绝了的,有手工坊的小马车,灵驹堂的小红马……但是想到这里,抬头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宁涟,发现宁涟也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急切的想知道他想要许什么心愿,恨不得替他许了一般,看到宁涟眼眸水水的,小嘴红红的,哎呀,心底再次感叹了一声,真是好看的不行行的,想要藏在袖中暖暖捂着,再不让别人看上一眼。
  季矅予看着宁涟,心底隐隐有了决计,别的东西再稀罕,以后自己攒下银两也可以买,但是宁涟就一个,如果以后他跟别人走了怎么办,那我去哪再买一个一模一样的。
  想到此,季矅予抬头看着父亲,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里眼神坚定,“父亲,”季矅予抬起手,手指缓缓指向宁涟,嘴角带着微笑,“父亲大人,我要讨他当媳妇,就像您和娘亲一样,可以一直相伴着,孩儿也想要这样的陪伴!”
  作者有话要说:
  两个小包子直接亮相,撸毛长得快喽!
 
 
第二章 生辰许诺
  一时间,席上所有人都惊诧的睁大了眼睛,空气安静的可以听到气流的旋转流动,是了,这样的事情绝对是违了纲理伦常,突然人群中不知是谁爆发出一阵压抑的笑声,“小少爷这占有欲还挺大的呢,哈哈哈哈!”继而,所有人的情绪开始放松,嘴角上扬。
  “小予呀,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你讨了我这独子,可要许些什么东西……”
  宁父抿着笑,背着手看了看四周人,“例如拿出你最宝贝的东西,才好呀!哈哈哈哈哈!”
  季父季母简直哭笑不得,指着季矅予的脑袋笑的说不出话来,底下的小厮们也皆是笑的极内敛,以手封口,简直不能再优雅。
  最宝贝的?季矅予苦苦思索,没有呀?我所有的宝贝小宁子都知道。突然,他灵机一动,胸有成竹的指着自己笑眯眯的对宁父说:“宁伯伯,小予就是最珍贵的呀,我愿意把自己送给小宁子!”
  一桌大人被这小机灵鬼逗得前仰后合,看着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样子,季矅予着急的看向在此期间未提一字的宁涟,“小宁子,你也不信我吗?快说‘好’!”
  “好……”
  宁涟正呆着,却被他这一声催促吓得下意识的顺着他喊了,回答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应承了什么,随之,有觉得自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是不是有点不好,遂捏着自己的袖角扭扭捏捏的问:“那你会保护我吗,大脚明老抢我的吃的!”
  季矅予正得了他那一句应承心里乐开了花,听了这话,顿时觉得自己胸中溢满了英雄气概,拉过宁涟拽着衣角的手,语气坚定“没关系,我保护你,从今以后你就站在我的后面就好了!”
  站在我的身后,有多少大人都不敢作这一句承诺,小小的人儿彼此眼中只剩下对方,大人怎么看他们才不管呢,此时,就是一个愿意给,那另一个人要了便是,不考虑以后,哪有那么多的未来可讲。
  大人们看着这还没桌子高的两人只是感叹两兄弟间的感情甚好,季父隐觉不妥,但是看着对方父母未有一丝介意,也就打消了心里的忧虑,双方举酒言欢,席间从满了欢声笑语。
  简单的生辰已过,两人又开始了整天背着‘之乎者也’的日子。
  这天,季曜予因为前一天晚上宁涟答应他同宿而眠,开心的一晚上没睡着,后半夜困意袭来才短短眠了一会,导致上课期间昏昏沉沉,加之夫子极具催眠的声音和动作,季曜予终于以头抢桌,睡着了。
  夫子正在上头讲的唾沫横飞,眉飞色舞,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之际,突然发现底下有个十分不听话的学生,其实学堂里学生挺多,都是冲着这位当朝神童大学士来的,如果不注意,也看不出什么,奈何季曜予身旁坐了个腰杆极其挺直的娃,何止腰杆挺直,那双眼睛也滴溜溜的随着老师的移动而移动,甭提多认真了夫子一皱眉,提高音量喊:
  “季曜予,站起来,背诵一下,”老神童方步一迈,“背一下,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后面的内容!”
  季曜予屁股忒沉,丝毫未动。
  老神童:“季曜予!起来背诵!大学之道,在……”
  宁涟怯怯站起来开口道:“夫子,季曜予生病了,我来替他答好吗?”
  夫子德高望重,想来从未被如此拂了面子,好容易这宁小公子给个台阶,遂也施施然顺台阶下了,“也好,你背来与我听罢!”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
  此时我们的季公子已然悠然转醒,但仍保持着睡姿未动。
  只觉得耳畔的声音糯糯的,仿佛还带着作昨夜吃剩下的蜂蜜糯米糕,说不出的好听,只想抬头看看背书的宁涟。
  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季矅予缓缓竖起胳膊撑着脑袋,眼睛痴痴地盯着宁涟的嘴唇,两篇嘴唇像极了嫩的一碰就能滴出水的水蜜桃,渐渐地,眼看就要碰着那水蜜桃了……
  “咳咳,”堂上夫子极其做作的咳嗽声将季矅予从丰满的幻想中揪了出来,“背的不错,坐下罢。”顿了顿,夫子正了正他那檀棕色的帽子,“诸位小少爷,少年强,则国强啊,你们乃国家未来之栋梁,学业上务必不可怠惰啊!”
  眼看夫子又要望墙兴叹,诸位小学生似是约定好了一般,双手背后,摇头晃脑齐齐开口道:“为振兴国家而奋斗!”
  听到这句,夫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好好,不错,今天就下学了罢!”说完,夫子缓缓走到季矅予桌旁,用指节敲了敲桌面,走出门外。
  刚下课,季矅予猴子似的蹦起来,拉着宁涟的手就往外冲,后面小厮忙不迭的替二人收拾书本杂物,匆忙跟上。
  小厮:……
  门外徒留卷起的风尘缓缓飞扬又落下。
  南巷街摘星楼。
  “小宁子,怎么样,这个位置好吧,从这儿正好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的选花魁活动呢!”季矅予一脸邀赏哈巴狗似的表情斜着眼睛看着宁涟。
  “我们就这样跑出来,还未告知父亲母亲……这样行吗?”宁涟皱着一张粉嘟嘟的小脸,语气中充满了担忧。
  季矅予小手一挥,“无妨,我已令小厮通知我父亲了,说去你家温习课程去了!”
  宁涟:“……”
  原来对面那明月楼乃是一家青楼,这明月楼每年都会举行一次盛大的花魁竞选大赛,到这天,全明月楼的姑娘们都会拿出全身的技艺来参赛,夺冠的那位享有全年选择客人的权利或者全年。
  谁都知道,明月楼的姑娘那是个顶个的美貌动人,身姿婀娜,所以,这些姑娘们的粉丝也非常多。
  嗯,男粉丝居多。
  只见台下早已人头攒动,这边的狂喊,“珍珍!”那边的高呼,“爱爱!”此外,还有秀秀莲莲等不一而同的声音。
  宁涟皱着可爱的小囧眉,口中不断的嘀咕:“啧啧啧,真是有伤风化呢,小予你怎么能带我看这些呢?哎呀,真是不妥呢!”
  口中虽这样说,眼睛却仅仅盯着台下姑娘们进出的小门不放。
  唉!可见这孩子也是个口斜体正直的娃呢!
  作者有话要说:
  哇塞,季小少爷竟然带小莲子去看花魁选拔,啧啧啧,小莲子要不开心了。
 
 
第三章 宁涟生气了
  等了约有一盏茶的功夫,第一位选秀者便出场了。看台底下顿时人头攒动,吵吵嚷嚷,热闹非凡。季曜予急切的探出身子伸长脖子去看,嘴里不住的对出场的各位姑娘品头论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