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白月光一路崩人设(穿越重生)——苏维埃毛熊

时间:2019-01-07 10:38:46  作者:苏维埃毛熊

   ======================================================================

  《白月光一路崩人设》苏维埃毛熊
  文案一:
  终点大神陈红景懵逼地重生回了高中,但是他一不记得彩票号码,二不打算改行。
  于是,碍于高中住宿作息,终点多了一个一周更一次,一次更七章的泥石流作者。
  文案二:
  《无尽的长空》是陈红景心头的白月光,他看见这篇文的时候,作者德尔菲已经封笔两年。
  重生后,《无尽》正在连载,德尔菲还在写文。
  然而,经过种种努力,他终于发现,对方根本就没有封笔!而是去了晋江,做了一个快乐的小基佬!
  说好的高冷作者呢?他居然还会发颜文字!
  咔,这是白月光碎裂的声音。
  封寒辰X陈红景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重生 爽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红景 ┃ 配角:封寒辰 ┃ 其它:写文
  ======================================================================
 
 
第1章 重生回高二
  陈红景很久没听见过电扇的声音了,他是典型的夏天里盖着棉被开空调的人,所以当热风混着呼啦啦的声响打到他脸上时,他先是不大高兴地皱了皱眉,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噼哩哐啷几声响之后,厕所里探出一个满头泡沫的哥们。
  “陈哥,我热水没了,你还有多的不?”
  陈红景这个人,很要面子,俗称装逼,所以即使他手上都快把凉席抠破了,面上却半点不显,只淡定地点了点头。
  一头泡沫的哥们兴高采烈地去拎他的暖水壶了。
  虽然最近他的近视度数直逼六百,但他还没瞎,他睁开眼睛之后就认出来这是他住了三年的高中宿舍414,借水的是他舍友沈小明,正是由于沈小明从来没能打够热水,才直接导致了他在高中生涯里每天都要拎两个热水壶上四楼……靠!十几年过去了为什么他还要重温这种噩梦!
  自从全职写文后就保持着一个月出一趟门频率的十级废宅表示心如刀绞。
  他活动了下手脚,手底下的触感是如此熟悉,随时都能让他梦回高中暑假前那两个月度日全靠心静自然凉的日子,不,不是梦回,他是真的回来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虽然和别人打趣的时候也会提到如果重生了巴拉巴拉,但是他一不记得彩票号码,二不打算改行,三没有什么遗憾……
  他走到对面的书桌,找到自己的位置翻了翻,成打的都是复习题,看来应该是高二下学期。
  人有时候真是永远不知道自己会记得哪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譬如陈红景现在,毕业不知道多少年了,对着被红笔压着的两张生物卷子,第一反应就是,这应该是自己翘了体育课回来写的作业,待会上晚自习得带回去。
  陈红景:“……”
  并不想记得这种东西。
  他收起卷子,冲厕所喊了一声,“小明,我先走了。”
  “好的陈哥!”泡沫头再次探出身来,眼睛都没睁开,朝陈红景挥了挥手。
  看了看表,五点,暂时没什么心情吃晚饭的陈红景去超市刷了个面包就直接回教室了。
  学校还是他记忆中的样子,湖还是那个湖,桥还是那座桥,丑而坚定地表达着校长对风水的追求,还有操场旁的那棵枇杷树,据说校长对它关怀备至,坚信长多少枇杷就能出多少重本,然后他们班就在高考前把枇杷薅光了,但现在它还暂时矜贵地立在原地,结着沉甸甸的枇杷。
  饭点的教学楼相当安静,除了特意错开吃饭时间的零星几个学生根本没有人影。
  所以当清脆的“啪”的一声响起时,陈红景刚要踏出楼梯间的步子尴尬地停在了原地。
  距离他十步之外一个女生抬手就甩了对面的男生一巴掌,然后“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男生好像是他们班的,女生毫无印象。陈红景费劲地扒拉着他贫瘠的记忆,这还是他的高中吗?这是在干什么?他们这一代高中生难道不是朴实学习的代表吗?
  女生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跑了,正好从陈红景身边窜过,一溜烟地就消失了。
  男生捂着脸看向他。
  “陈哥。”
  陈红景抽了抽嘴角,朝他点点头,时间太久远,他实在记不住这哥们叫啥了。
  男生特别自然地和他走到了一路上,抹了抹眼泪,“陈哥,月月说为了不耽误我学习要和我分手……她说我最近只顾着和她聊天,成绩都下降了,说我不争气……”他抽了抽鼻子,脸上的红印近处看更清晰了。
  陈红景:“……”
  对不起,是我误会我们高中了,你们果然还是热爱学习的。
  陈红景:“看开点。”
  男生:“呜呜呜……”
  看到教室就在眼前,陈红景终于松了口气,礼节性拍了拍男生的肩膀以示安慰,加快了步子走进门。
  他环视一圈,看见他曾经的同桌果然正在飞速写题,松了口气,不用对着书找座位了。
  他刚坐下,他同桌就抬起头,眯起眼瞅了瞅他,他心里咯噔一下,不至于这么快就被看出破绽了吧。
  “今天卖芝士面包吗?你来的时候还有几个?”
  陈红景松了口气,挥了挥手上的面包:“还有三个。”
  钟笑蹭得一下窜出了教室,去买芝士面包了。
  他坐下后抽出一张草稿纸,胡乱画了几笔,开始思考他现在的处境。
  之前说他上辈子没有遗憾,怎么说呢?人怎么可能没有遗憾,只是分大小,分严不严重,分能不能补偿,看是追悔莫及还是凑合能过。
  陈红景从小成绩拔尖,高考却难得失利,不过他并不太介意这个事,心态平稳地把志愿全推翻了重来,最后去了一所普通985的数学系,数学系课难却少,他的大学过得比别的同学都轻松。
  可能正是因为太轻松了,大学前三年难免有些浑浑噩噩,而且数学系这个地方,象牙塔中的象牙塔,每日作伴的唯有定理和证明,一直到了大三快结束的时候,他脑子一冷,开始想日后工作的事,数学,不能当饭吃,这个专业挑的时候就是因为既有兴趣,又方便转行,现在就到了该转行的时候了。他一向有成算,定了某所学校的金融系打算考研,和家里通报了一声。
  考研这个事情,经历过就知道,确实是摧残人的精神,尤其是陈红景心气高,既然要考,肯定就得考最好的。几个月下来,磨得他对金融这个行当都生出了怨怼之心,没了解时只觉得光鲜亮丽,把几本专业课本翻过来倒过去地念了几遍,他一口气憋在心里简直不吐不快,这左一个应该,又一个既可以也可以的,这也能写进书里?他写惯了完备性证明的,怎么受得了这个鸟气。但是都准备了这么久,总不能中途改去考计算机。
  一口气咽不下去,只能找人谈心。
  他舍友施施然放下手里的《Glory and Dream》,关怀备至地拉着他去了校门口的奶茶店,一杯热腾腾的可可塞进他手里,推一推眼镜,眼里闪过一道光。
  陈红景虽然很想吐槽大热天的为什么非要可可,是冰阔落不好喝了吗?但是想想现在是他找人聊天,可可就可可吧。
  “景啊,你要去学金融,我其实一开始就是不支持的。”
  “嗯?”
  “你也见过金融系的人,之前不知道谁排的课,愣是把我们的实变函数和金融系的排一块去了,明明是混在一个教室里的,也不是分开坐的,你说实话,也认不全我们数学的人吧,但是一走进去,不瞎的都能分清楚两个班的人,你再瞅瞅他们平时都在干啥,你要是想念金融,早干什么去了,你明显就是要毕业了狗急跳墙啊!”
  舍友说到急处,刚想往桌上拍,奶茶店的老板娘瞪了他一眼,紧急叫停把手停在了半空中。
  “景啊,哥一向对你有信心,哥觉着吧,你要是想做成什么事,就没有你做不成的,你别看你自己现在心烦意乱好像这个研就考不成了,但是你心里应该有数,你既然考了,就不会允许自己考不上,不然你面子往哪搁不是?但这个是重点吗?这不是重点,你就算念了金融,你自己随便描绘一下未来生活,你进了人家投行是不是去写c++的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陈红景心里当然有b数。
  接触了这个专业之后,自然也想过以后的工作,他家里不是大富,做不到钱生钱,日后肯定只能靠技术,所以金融就是个壳子,跳板,唯一阻止他现在直接改去考计算机的原因就是时间太紧了,他是跨考,跨一次就够了,再跨一次堪比脑子被门夹了。
  但问题就在于,他既不喜欢这个行业,也没有其他喜欢的行业。
  活了二十年,快出校门了,他头一次发现,自己唯一喜欢的可能只有学习。这叫个什么事?
  他支着脸这么说了,结果老神在在的舍友也忧郁了,他把可可换到左手边,也支着个脸,愁了起来。
  “谁说不是呢?我也只想学习,我才学到二十世纪的数学呢,我说啥了吗?还不是只能去搞编程。景啊,等你赚了大钱,就能回来念书了,这样想开心点了吗?”
  陈红景翻了个白眼,这话和没说有什么差别。
  舍友忽然直直地盯着他看,“那你想做什么呢?就没有喜欢的事情可以做了吗?”
  “……”陈红景抠着杯子,“倒也不是没有……”
  “诶?!不是吧,感情就我一个毫无人生目标?”
  “……我想写小说。”
  舍友愣了愣,陈红景确信从他眼里看见了“说好大家一起理工狗你却偷偷要做文化人”这几个大字。
  “景啊……你这个跨度,也忒大了点。”
  陈红景喝完最后一口可可,给吸管打了个结。
  本作品源自晋江文学城 欢迎登陆www.jjwxc.net阅读更多好作品
 
 
第2章 久违的自习
  等广播响完时,教室里也热闹了起来。
  坦白说,班上四十来个人,大多数还能对的上脸,就是名字忘了一半还多,好在大家都是清新脱俗的小可爱,心里只有学习,所以陈红景能不能记住人名,并不是什么要命的事,要命的事在于——
  “陈哥,这题是怎么做的啊?”
  陈红景看着前桌苦恼的脸庞,心里大喊着我比你更不知道啊!手里却一点不带磕绊地接过了卷子。
  电磁……亲娘诶,当年他就是物理一科瘸腿,更何况这么多年后……
  “刷拉”一声,钟笑——也就是他刚买完芝士面包回来的同桌,从她桌面上抽出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草稿纸。
  “自己看。”
  前桌高高兴兴地接过草稿纸转了回去,有草稿当然是最好的。
  “谢了。”陈红景松了口气,难道是芝士面包收买了他这个一贯懒得管闲事的同桌?
  钟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那就是你的草稿,我上节课问你借的。”
  陈红景:“……”
  他对钟笑印象深刻,不光是因为他们当了三年同桌,更重要的,即使在他们班这种泥石流一般的班级里,钟笑也是泥石流中的泥石流。
  事情要从他们的数学老师说起。
  他们班的数学老师……是个好人。但是好人不一定能当好老师,上他的课很让人焦虑,因为他讲题时,常常有错误,自己却不大能发现,等到算完了和答案对不上,就自个儿挠着头在讲台上转来转去,钟笑是个典型的学霸,思维敏捷,乐于助人,老师一旦出了错,她是绝对要指出来的,问题在于,她声音不大响亮,郑老师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自己继续在讲台上焦头烂额,却不大理会钟笑。陈红景是愿意相信他们老师是真的没听见的,因为他终于听见了的那几回,都直接让钟笑讲了题。
  郑老师可以花上十几二十分钟在台上磨蹭,钟笑却是不能的,她是连打草稿都嫌耽误时间的性格,怎么受得了大好的时光浪费在这种破事上,所以,数学课被她挪成了自习课,郑老师一进门,她就开始写自己的题。
  郑老师也不是没脾气的,自己的学生在眼皮子底下不听课,是个人都受不了,所以他每堂课必喊钟笑起来答题,他面上带了刺,钟笑又不瞎,题照答,要听课,不可能。
  终于有一次,钟笑一点都没听他在说什么,被叫起来之后,没对上题,被郑老师抓住了把柄,很是冷嘲热讽了一通,于是,她迟来的叛逆期到来了。从此课不听,作业不交,班主任迫于无奈之下来调解了一回,在钟笑保证不会影响成绩后也懒得掺和了。
  钟笑就是这样出了名的,陈红景作为和她同一等级的学霸,和她这个狗脾气一对比,瞬间成了人美心甜的代表。
  陈红景转着笔,心里却在想,对不住了老师们,我的叛逆期恐怕也得到了。
  他上辈子和舍友聊过之后说要写小说,并不是随便说的,而且他是个很有行动力的人,心里蠢蠢欲动的念头一挑破,就生了根发了芽,立马从复习时间表里抽出了一小时午休和十一点后的空白时间用来码字。
  他的第一篇文,写的是真的不怎么样,不是文笔的问题,哪怕是他证了道成了神之后,他的文笔也一直在“平平”和“烂”里反复横跳,文笔从来都不是问题,是节奏感和剧情的问题,有个读者给他留言,他这篇文犹如脱缰的野马,脱靶的子弹,他觉得说的很对,他回过头去看的时候,就是这个感觉。
  文是真的烂,梗也是真的萌。所以他第一篇文的不多的读者都是边骂边追的。
  不过陈红景并没有空看评论,就像他舍友说的那样,他既然打算考研,就没有想过考不上怎么办,他是个非常要面子的人,他母亲比他要面子更甚,考不上这种可能,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他压力很大,自从开始码字,他就给自己描绘了一幅美好的画卷,毕业,全职码字,既不用出门,又不用和人废话,这是什么神仙日子,但另一边还有他本来想好的未来,读研,西装……嗯,可能没有西装革履这部分,年薪百万,让他妈可以安心退休,没事打打麻将,更重要的是,写文能不能红,谁也不知道,文艺工作者的金字塔,可能是最陡峭的,尤其是网文准入门槛之低,一个大神后面有无数小扑街的身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