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君不君,臣不臣(古代架空)——指捻尘叶

时间:2019-01-07 10:36:03  作者:指捻尘叶

   ======================================================================

  《君不君,臣不臣》指捻尘叶
  一国昌盛,自然要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各行其位。
  虞濯,师从道观凌云台,自十五岁应乱世出山。三年谋士,才华惊艳,辅佐夏侯氏皇朝开辟,十八岁入朝为官,官至左相,弱冠之年,皇帝亲自为其行冠礼,赐字恒清,谐音恒卿。
  一年过后皇帝驾崩,三子夺位,这位白衣卿相,抉择明君,朝堂之上,再次风云起。
  权臣、贪官、谋反,一切都逃不开这对君臣联手。
  尘埃落定,文武百官却发现,当今圣主贤臣,竟然君不君、臣不臣!
  帝王受,丞相攻;君者臣服,臣子称君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濯(字恒清),夏侯瞻(字子望) ┃ 配角:苏晴,苏拾雪,周熙,王炼 ┃ 其它:君臣,架空
  ======================================================================
 
 
第1章 新桃换旧符 壹
  腊月,朔风急。
  夏侯杰目光浑浊地望着三位皇子,许久,提起些气力,低沉道:“左相,宣读诏书。”
  众人目光聚集在龙榻前的左相身上,即便冬日,虞濯仍是一袭白衣,观其气质出尘宛若谪仙降世,赏其容貌清隽恰似美玉雕琢。
  “臣遵旨。”虞濯起身,从夏侯杰手中接过诏书,寥寥几句,一览无余。将三位皇子的神态收入眼底,虞濯的声音四平八稳,却引得在场人心波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皇子夏侯峰,躬亲仁德有余、果敢裁决不足,不易继承大统,封安南王,封地蜀中’。”
  夏侯启暗中勾起一抹笑,虽然夏侯峰是长子,但这性格,果然还是当不了皇帝,老皇帝这么识趣也好,他在宫内的部署不需要动用了。
  “二皇子夏侯启谋略得当,处事周全,然无明君心性,生母卑贱,不堪大用,封广平王,封地两广。”
  乍一听还以为是耳鸣,夏侯启猛地瞪眼,目光似要将左相虞濯撕碎。群臣皆是震惊,打量着年仅二十二岁的三皇子,摸不清此举是何意。
  “三皇子夏侯瞻文武双全,沉稳过人,又为嫡子,堪当大用,封皇储。”此话一出,群臣无不屏息。
  夏侯启最先反应过来,走到榻前质问:“父皇,您此举是何意?”什么无明君心性,生母卑贱。“儿臣日夜在您跟前,那夏侯瞻归京方才多少时日?仅仅因为他是嫡子?”
  然而,此时的夏侯杰,不能再给他答案。
  “父皇!父皇!快,太医,来人!”
  年仅四九、开创靖朝基业的高祖帝,于天临四年腊月驾崩。这位帝王征战沙场二十八年,终将皇位传于同样立足于沙场的幼子夏侯瞻。
  “左相,诏书!把诏书给我。”夏侯启似乎并不信这个结局,伸手抢夺诏书,到底不及虞濯,后者将诏书传阅群臣之后,方才给他看了一眼。
  夏侯启眸光一冷,拿过宫女手中的药碗,狠狠砸在地上,声响在空旷寝宫中格外刺耳。
  “诏书如何写,有那么重要吗?”
  无数侍卫从暗中出现,夏侯启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的三弟,说道:“好你个夏侯瞻,今天休想从这儿出去。”
  “二弟,你这是作甚?”夏侯峰慌忙问。
  “好好当你的安南王,少插手。”
  虞濯微不可见地叹了一口气,两广蛮荒之地,若是这位二皇子真的肯去,才有鬼。
  十日前,老皇帝在讲圣旨递给他之时,目光黯然,无力地说:“若是他反,恒清,留他一命。”那是自己最宠爱的孩子,即便生母为军妓,但是靖朝江山,不能依照他的宠爱而言。
  在场文臣武将,着实有不少是夏侯启的拥戴者。
  只要夏侯启一声令下,这些侍卫便会一拥而上,饶是夏侯瞻戍守边疆数年,功夫高深,此时也当难敌众拳。夏侯启知道,最大的变数在于左相。
  历朝历代,左相白衣,以示寒门;右相朱袍,代表高门。虞濯孑然一身,谈不上什么家人,唯一有联系的凌云台隐居避世,常人难寻。任凭夏侯启怎么拉拢此人,找不到突破口,也难以成功。
  “左相,你该不会如此不识时务吧?”御史大人率先出面,伸出手,示意他交出诏书。
  虞濯攥紧诏书,退后两步。
  “既然如此,别怪朕不客气了。”夏侯启已经开始自称为朕,显然对于夺位信心满满。几个侍卫扑上前,手中刀刃寒光凛冽,势要拿下夏侯瞻。
  “慢着!”虞濯折扇一展,数道气劲凭空推开众人,接着从怀中掏出一把黄豆,撒在空地之上,无端出现另一批身着盔甲之人。不知从何而起的烟雾,衬得这位白衣卿相,犹如鬼神。
  “撒豆成兵,左相他……”有臣子惊呼。
  传闻先帝淮河一役,兵力不足,尚是军师的虞濯抓起一把绿豆,凭空生出几千精兵,以一当十,战胜前朝守卫,这事传得神乎其乎。有人认为虞濯师传凌云台,自然会些仙门法术;也有人认为一切都是虞濯故弄玄虚。
  “报,二皇子,有千名士兵闯入皇宫。”门外有侍卫急急忙忙通报。
  “斩!”夏侯启一身令下,这一批赶到的侍卫纷纷动手。
  夏侯瞻身后一名士兵从腰间拔出两把夹带近宫的软剑。夏侯瞻接剑,堪堪挡住披来的长刀,奈何夏侯启的人着实有点多。
  左相目若寒星,一跃而起,身形鬼魅,夏侯启还没回神,被收拢的折扇抵住下颌。
  扇柄为骨制,平日里圆润无比,而今却锋利如刀。虞濯喝道:“还不停手。”其实不用他说,由他召唤出来的“神兵”已经将那些混入寝殿内的侍卫压制住。
  夏侯瞻带来的人也到了。
  “我真是,小瞧你了。”夏侯启咬牙切齿,目光在夏侯瞻身上流转,恨不得扑上前,啖食其血肉。
  “来人,二皇子夏侯启意图谋反,领兵逼宫,自此贬为庶民。带下去,压入天牢,择日问斩。”夏侯瞻说完,眼神落在虞濯身上。
  后者会意,呈上圣旨,高喊:“吾皇万岁。”
  在场的官员哪个不是人精,如今大势已定,除了丞相行立礼,其余只得下跪高呼吾皇万岁。先前嚣张的御史大人自知逃不过一劫,吓得魂不附体。
  夏侯瞻将目光在右相周熙面上扫过,后者低着头,看不清神情。
  只留了虞濯跟他的“神兵”,夏侯瞻把其余官员都请出去,一时之间,寝宫内显得空阔无比。
  “这些人……”夏侯瞻看着几个所谓的神兵,虞濯见状,赶紧说,“这些是先帝特地让臣交由陛下的暗卫。”
  “烟雾呢?”
  “是臣踢倒的香炉,里面埋了湿煤球。”虞濯解释,见他神情不变,示意暗卫上前。
  一众暗卫摘下盔甲,跪下行礼:“见过主子。”
  夏侯瞻淡言:“平身。拾雪,去把左相的黄豆还给他。”
  “是。”站在夏侯瞻背后的苏拾雪将地上的黄豆全捡起来,郑重其事地交给虞濯。
  虞濯接过黄豆,心里想笑,注意到这名侍卫的相貌出众,又有些许的熟悉,便问:“你可是苏大人的养子?”
  “是。”苏拾雪答道。虞濯说的苏大人便是夏侯瞻的老师苏晴,年方三十,却学识广博。算是前朝臣子,被前朝昏君流放,后毅然加入夏侯杰的叛军。
  “此次多谢左相出手相助。”夏侯瞻肃然道。
  “陛下此话说得便重了。”
  “朕与恒清推心置腹。”夏侯瞻道,他在朝中势力还是太过薄弱,大臣必然各怀心思,若是能得左相辅佐,他才能有把握坐稳江山。
  “夜深了,陛下还是早些休息吧。”虞濯淡淡一笑,清朗如月,便要作告退。
  “来人,将西番进贡的白狐裘赐给左相。”
  “多谢陛下赏赐。”
  关门回夏侯瞻身旁,苏拾雪只觉得脚底一硬,不料是踩中了一颗豆子,赶紧拾起来,认罪:“属下办事不力,漏了一颗。”
  夏侯瞻接过,这是一枚红豆,色泽暗了些,没被瞧见也正常。随后丢到盆栽里,吩咐:“把人都叫进来收拾吧。”
  作者有话要说:
  官职从秦汉、地域按明清,略有变更。
  本作品源自晋江文学城 欢迎登陆www.jjwxc.net阅读更多好作品
 
 
第2章 新桃换旧符 贰
  治治丧、登基、年关、赏罚分封……每一件事都难做,不知道有多少人等这看年轻皇帝的笑话。不过,结局出人意料,治丧、登基等一切进行有条不紊。夏侯瞻将出宫修行的太妃,其生母迎接回宫。
  出宫修行的太后自先皇去世后便回宫,后宫主事凛然变成她。御史大夫也被换成了苏晴苏邵阳,明眼人都看出来,这位年轻皇帝要开始安插自己的人。
  “新年将近今日召老师与左相前来,讨论封赏一事。”夏侯瞻道,一边的赵公公赶紧给两人上茶。
  虞濯的折扇一下一下地敲着手掌,提醒他:“先帝曾要求臣保住二皇子一命。”朝中有不少人觉着左相惯会装模作样,大冬天还要拿着折扇。
  “那就宣称畏罪自裁,夜里送到广西去。”夏侯瞻自然不会是什么柔善之人,送到蛮荒之地,有没有命活下来,便夏侯启的事了。
  夏侯瞻将话题引到虞濯身上:“若非恒清帮朕,朕也不会稳稳当当地坐上这个皇位。”
  虞濯自知他现在已位及丞相,若是再提拔,总不能提拔成右相吧。分封无从说起,故而只能从赏赐入手。让他自己开口说想要什么,小皇帝也算是有心了。
  “臣有一个请求。”
  “恒清但说无妨。”
  “臣观前朝开科取士,虽然弊端无数,但加以改变不失为招贤纳士的良方,所以臣恳求圣上采纳的臣的意见。”
  “此事自有商量,朕希望恒清能说些赏赐。”
  虞濯见目的达到,看了一眼苏晴,才说:“臣在家中仅一笨手笨脚的书童,还望圣上赏赐臣些许十四五岁、容貌秀丽、知书达理的少年。”虞濯此番也是有一番考量,明面上给皇帝机会安插眼线,以示坦荡。
  夏侯瞻一怔,差点以为自己听错。面前之人一袭广袖白衫,笑意盈盈,温润之中带着三分出尘,说出来的却如此——不堪入耳!
  一向绷着脸的夏侯瞻终于端持不住,半天憋出一个字:“好。”
  边上的赵公公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端上几碟莲粉糕,夏侯瞻赶紧喝了一口茶,重新组织语句:“除此之外呢?”
  “准臣出入宫廷方便些,递牌子、差人通告,委实麻烦。”虞濯怕麻烦,宫廷规矩甚多,若是皇帝信得过他,倒是极好。
  “准。”
  剩下几名臣子的调动,虞濯也是看得明白,换掉那些是或可能是夏侯启的旧部,任用信得过之人。不禁感慨起来,从小戎马生涯,军旅生涯的夏侯子望,如今也要弄起虚与委蛇的周旋。
  “朕想将王氏册封为后。”
  王氏乃是太尉王炼嫡女,生下双胞胎的时候便难产而死,于情于理,当追封皇后。
  “陛下是担心王家会站得太高?”苏晴询问,夏侯瞻点头,王氏追封皇后,王炼的外孙便是嫡长子,将来极有可能继承大统。岂不是预示王家如日中天。
  “臣斗胆问一句,先帝为何立陛下生母为后?”虞濯此话一出,苏晴都不由得侧目,此事可以说是先帝最不愿提及的。
  夏侯杰乃是前朝将军,与门当户对的发妻育有一女一子,年轻时候又与军妓生下夏侯峰,从小抱养在发妻,也就是现在的林太妃跟前。五年前,前朝丞相之女燕氏带着一名少年走到夏侯杰面前,便被封为皇后,随后,举家流放,燕氏也想悬梁自尽,被人救下后出宫修行。
  虞濯也是无意间听到那段对话的。
  “原来燕将军是他。”夏侯杰的声音带着几分难以置信,随即颇为感叹,“此子像我。”
  “昏君没了瞻儿,也就没了抵挡叛军的筹码。”燕氏的声音较为轻柔,传言丞相之女惊若天人,只是未出闺阁,便已遁入空门,其中还有此番缘由。
  “你恨我吗?”
  “不恨,世家呀,就是个吃人的地方。”
  “我可以补偿你。”
  “他担得起世上最高的位置。”
  回过神,虞濯不急不缓地说:“封后,抑其母家。”伸手替他研磨。
  执笔,夏侯瞻思量片刻,只见那双修长有力在眼前晃动,墨浓黑,指玉白,极为赏心悦目。收回手,虞濯见他举棋不定,说道:“江南是个好地方,温润富庶。”
  “老师,你先回去吧,母后希望能见左相一面。”夏侯瞻道。
  “臣告退。”
  虞濯有曾幸见过燕太后一面,虽然年岁三十,容貌未销,不负倾城倾国之名。走入乘鸾宫,淡淡檀香萦绕不散。
  燕太后容貌丝毫未变,见到虞濯行礼,便是一笑:“左丞相,没想到又见着你了。”
  听她这话,虞濯心想当时军中那么多人,燕太后居然还能记住他,难得。“昔日军中人着实多,没想到太后还能想起微臣。”
  “哀家自然是记着的,那日见着丞相,便挪不开眼了,心想着,天底下竟然有这般花容月貌、清丽出尘的人儿,若是能给瞻儿娶作媳妇该多好。”
  “……”虞濯跟夏侯瞻两厢无语。
  “后来听说是军师,当真又是佩服。才貌双全,说的便是丞相这般。”
  总觉得燕太后应该不是来单纯夸他的,虞濯揣测她的用意。她是个绝对聪明的女人,皇后、太后,总能走到至高的位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