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羽慕】翼刀神(霹雳同人)——春秋

时间:2019-01-07 10:35:07  作者:春秋

 

 
【羽慕】翼刀神  作者:春秋
 
 
 
对於魔界来说,毁灭之日似乎还近的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五百年了,鲜血与火焰的焦痕,似乎还历历在目…不曾消去。
 
其实毁灭之日的历时只有一天而已,一天…却长的像是一万年。
 
魔族人只在那日,便丧失了近十分之ㄧ的人口,包括各地大小魔尊也都死伤惨重。
 
当雪白的羽毛降落的时候,扬起一阵腥风血雨…恐怖惨烈的连魔族人也无法想像,而所有的一切…却都是一个仙人干的!披着圣洁外貌,实际上却是屠魔机器。
 
直到现在,三百年过去了,魔界的小孩哭闹时,将白羽拿出来,哭声会瞬间停止。
 
背生白羽的仙人自然不可能在意这些,他杀了那麽多的魔族,心里却还是不觉得解气…也许就算是把所有的魔族全部消灭乾净了,他也不可能会感到满足的。
 
仙界的人使出万般方法也拉不回来的人,最後因为仙界之主的一句话,才收手。
 
仙主只是告诉他,有一种可以培养现成金丹的方法,就是种植丹胚…寻找一处洞天福地,然後将丹胚的幼苗种下去,小心翼翼的呵护它长大,十年会开一次花,五十年会结一颗果,结果的时候,原本的植株会枯萎,要把果实埋进土里重新再种一遍!让他长出新的植株…每巡回一次过程,果实凝聚的程度就越好,品质越好的丹胚,凡人服下去凝结成金丹的时间就可以缩的越短…绝对是一项好东西。
 
然後,有着六只雪白翅膀的仙人,戴着丹胚的种子,二话不说的离开了魔界。
那个仙人,或者说是神只,就是因为慕少艾而得到两颗金丹的人,羽人非獍。
 
从他离开魔界的那天开始算起,住在一座雪山上已经有三百年的时间了。
 
这座雪山上有丰沛的灵气和纯净的雪泉,只要阻挡住刮骨寒风,无疑的会是一处洞天福地…凭藉着神只的力量,这一切做起来,对羽人非獍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有时候,在花开花谢之间的安全期,他会离开雪山到凡间一游…寻找一丝ㄧ点的希望,无疑的他是最常下凡的神只,频繁的次数使他在数百年内累积不少声望。
 
许多人都说,信仰翼刀神,祂在你最危难的时候出现…是正义与公平的神只。
 
於是,大地上建立起一间间华美的庙宇,白墙与披覆着绿瓦的屋顶,香烟鼎盛。
 
供奉的东西除了神像以外,就是作为神只信物的风铃了…那是用金丝线缠绕出来的漂亮风铃,地上的人们说,只要有拥有一只这样的风铃,便有机会一见神只。
 
神只需要人们的信仰,这也是他们力量的一大来源…相信的力量是很大的。
 
神只收集信仰,对他们的修行很有助益。
 
但即使这样,羽人非獍也不快乐…始终是忧郁的,任时间一寸寸的飞逝。
 
就这样,距离慕少艾死的时候…也有五百年的时间了。
天下间总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过了几百年太平盛世以後,接下来就是接连不断的战乱与天灾人祸,地上的凡人痛苦呻吟…河边的泥岸上可见森森白骨,披着黑羽的乌鸦盘绕在灰色的天空上。
 
那平地上建立的繁华城市,可以开出笔直的大街,沿街也可以都是酒楼正店。
 
但不可否认的,沿街也堆满了行乞的叫化子…穿着破烂衣衫,散发着恶臭。
 
人只分成两种,一类是奴役人的,一类是被奴役的。
 
大部分的人都是属於被奴役的,没有金钱而只能攀附着奴役人的人生存。
只是被奴役的人里也有分三六九等,至少慕少艾就不认为,他会是最下等的人。
当然,现在的生活也绝对算不上是光采就是了…但,比乞丐好,也就行啦。
做为一个大夫,他可以说是很失败了…也许医术是不错,但可惜爹娘没给生一副黑心肝,以至於在浊世沉浮这麽多年,人见到他也只会以为是个三流大夫而已。
 
如果他可以不要脸些,或许他也能在城中央大道上占到一个体面的店铺,可惜他做不来…就是,没办法和那些披人皮的豺狼虎豹一般生吞活剥着那些穷人们。
 
他喜欢照顾人,这没办法…看到那些期盼的眼睛,他就狠不下心来。
 
所以,常常治疗了人,却拿不到合理的药钱,他也没什麽怨言。
 
屈守在破屋中,住的是城里占不到什麽阳光的位置,他也不很在意。
 
事实上像他这种自命清高的大夫,不大可能住在城里…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即便是邻近阴沟的一块恶地,糟糕的只有鼠辈横行,也是贵的价比千金。
 
他还能在这里混的原因,只因为城里的知名舞阁,『笑蓬莱』的楼主,跟自己有点亲戚关系而已…金八珍很喜欢慕少艾这个人,所以偶尔会济助他一点银钱。
 
这个世道,在乡下生活并不安全,谁晓得什麽时候会有哪路山贼打家劫舍的。
 
所以有点办法的人,都挤破头了要进城里混…毕竟城市有城墙,还有守卫。
 
慕少艾住的房子真的是一个环境很恶劣的地方,照不到阳光所以阴暗潮湿,时不时有老鼠会经过,下雨的时候会漏雨,刮雪的时候还会把屋顶给压塌了的破烂。
 
但是他好像没什麽埋怨,比这更糟的地方也不是没住过…任何事都是能忍耐的。
 
与他同住的还有一个精灵可爱的孩子,他们虽然活的很辛苦,却不见得不幸福。
 
只是可惜了这麽聪明的孩子,没有机会去学堂念书了。
 
这个小孩是他在两年前收养的,不知怎麽的一对上眼,就在也无法弃下这娃娃不管…这个有着一双大大蓝眼睛的小孩,天生有难缠心疾,所以他给取名叫阿九。
 
希望取了这个名字以後,他能平平安安的长大。
 
阿九同样也是个好孩子,他知道慕少艾很辛苦的养育着他,所以即使三餐有一顿没一顿的,或者只能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去上学,也从来都没有抱怨过一声。
 
慕少艾对於目前的生活纵使说不上满意,也不会太过嫌弃,至少比流浪强多了。
 
虽然开了一间破烂药馆,老是入不敷出,但是能照顾病人,他却很开心。
 
况且他还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副业,足以填补他总是捉襟见肘的药馆赤字。
「又来了?」略带了点诧异的声音,像是质疑着什麽。
 
慕少艾皱起了他漂亮的白眉毛,深金色的眼瞳直直的瞪着眼前的金八珍。
 
「是啊…又来了。」金八珍,也就是笑蓬莱舞阁的老板,现在看来十分苦恼。
 
「欸,当初说好的了,一个月上场一次,再多不干的…那现在他又是在想什麽?」
慕少艾深金色的眼里滑过一道怒意,口气变的不怎麽友善了,他不喜欢这情况。
 
那家伙,指的是笑蓬莱的大红牌蝴蝶君,已经耍性子好几天没跳舞了。
 
这世道什麽样的人都有,性喜男色的达官贵人也是多如过江之鲫,所以容貌艳丽的蝴蝶君也就被那群人快捧到了天上去,每天晚上的一场舞可说是价比千金啊。
 
只是人在舞阁,多少会有些不怎麽能放在台面上的生意存在…偶尔,哪个客人要出的起蝴蝶君开列的价码,就能享受到特殊服务,这当然多半是让蝴蝶君第二天跳不开舞的服务,舞阁方面也只能找人代打,而这个做枪手的人就是慕少艾。
 
本来嘛!做这行当就是累的要死,而他只考虑在手头拮据的时候才兼差干一两回,没想到上了一场金八珍就不想放他走人了,几次商量後才变成现在的模式。
 
金八珍当然也有她为难之处,蝴蝶君从以前到现在就没少给她惹过麻烦…偏偏每晚的场子都热的不得了,几天没开场,那些老客人就要闹翻了的,别的代打舞者跳的又总是不尽理想…好不容易来了个也很受欢迎的慕少艾,当然不能放走的。
 
蝴蝶君这次似乎真的是被人给整惨了,好几天下不了床…老客人们也都等到不耐烦了,金八珍可不想太得罪这些权贵们,只好提出建议,换别的表演项目了。
 
这一次也不出她所料得,大家都想看慕少艾的表演。
 
「拜托啦!小慕,我现在真的是处境艰难啊…也只有你能帮我渡过难关了啊!」
金八珍好声好气的恳求,见慕少艾神色软化了,就赶紧趁胜追击,务求要他答应。
 
不是她说,这个远房亲戚弹的一手好筝,听过的都是神往不已…要是专门做伶官,现在也不用苦哈哈的蹲在破巷子里面等人救济了,绝对也是笑蓬莱的红牌。
 
只是可惜慕少艾对做这行当没什麽兴趣,他好像还是比较喜欢做个大夫…问题是即使医术纯良,也没有那本事把药堂开到中央大街上,只能当个没前途的小郎中。
 
真是让她着急啊,这麽好的材料作大夫可真是蹧蹋,优伶的黄金年岁是不长久的,要是慕少艾不趁着年轻还有资本的时候多捞两把,以後可得怎麽办啊!?
 
「你知道我不喜欢这样…在大庭广众下弹筝实在很受人注目,那让我很不自在。」
小小的叹一口气,金八珍对他很好是没话说的了…那样子她有困难他也该帮忙。
 
弹筝本就只是他的兴趣而已,意外让金八珍的客人们喜欢可不是他原本的意思。
 
何况他也不喜欢太多人揪着他看,那会让他感到很紧张。
 
「拜托啦!我提高你的酬金不就得了…今天的收入分你七成,你看怎麽样?」
金八珍现在可是一点也不心疼钱的了,要是得罪了那些贵人们,才是真正的惨事。
 
笑蓬来一天晚上表演可以收到的金钱,光是门票收入就有千多两银子那麽多了…平常慕少艾客串表演最多也不过就分个五成而已,可见得这次金八珍下狠心了。
 
这句话让慕少艾本来想拒绝的意思又被打散去了七八分…七成哪,他至少可以分到七百两银子,这麽多钱,足够他买好多好多药材给好好的阿九补补身子了。
 
也可以让阿九去上一段时间私塾了…多余的,还可以补些好的药材。
 
有好的药材,他就可以治好隔壁张婆婆的风湿痛了,慕少艾这麽打着算盘。
 
「那好吧,我今天就帮你演一场。」咬咬牙,最後还是答应了。
 
毕竟,他就算不为上述的众人着想,也该想想一件攸关生死的大事…
 
这件事就是…他家的米缸,已经见底很久了。
 
卷之贰
 
伸出右手,这只手修长而美丽,骨节均匀,指甲修剪的整齐乾净。
是双很适合弹奏典雅音乐的手,从这双手,可看出手的主人是怎麽样的优雅风流。
面施脂粉,眼皮上浓丽的淡黄彩料,涂的殷红耽丽的瑰唇,镶饰着编白贝齿,柔白如云的长发整齐的绾在头上,用金丝银丝扭成的发夹错落着扣住,富丽堂皇。
 
最吸引人注意的,还是画在左眼眼角下的鬼魅刺青图案了,如同将细细的烧焦的铁丝扭弯,然後烙在那张精致雪白的面皮上一样…衬的肌肤更显的白皙透嫩。
 
慕少艾本来就长了一张堪称秀丽的漂亮面皮,再让笑蓬来的侍女巧手这麽一弄,顿时跃升到了倾城祸水的等级…美的不像是尘世中人,倒像是下凡的天仙了。
 
两旁的侍女拿起一件绣着双双燕子的杏黄衣衫,替慕少艾穿上…拿过一条金丝织成的柔韧腰带,围过那彷佛不堪一握的纤纤柳腰,在背後打上一道精致的结。
 
慕少艾在心里低叹一口气,看过面前那片西洋银镜里呈现的美人是谁?…长的一副红颜祸水的样子,他可真是一百个不愿意!好歹也是男人,怎麽就生成这样。
 
一位红衣服的侍女端过一面乾净的银盘,上头摆放着两束整齐的雪白发丝。
 
两旁替慕少艾穿完衣服的侍女,一人一手执起一束雪丝,不知用了什麽手法,将其装在慕少艾的眉毛上,添了几分仙风道骨,使的他脸上的妖艳气息被压制许多。
 
他在笑蓬来里使用假名『长眉生』来表演,为的就是要让旁人认不出舞台上的华丽艺伶,跟那屈居於角落里不值一文的三流大夫,其实是同一个人的事实。
 
单看他现在华丽不凡的模样,不知情的人的确不可能晓得他是谁。
 
慕少艾愣愣着看着镜中漂亮的自己,心想生得这样一张面皮,真不知是好是坏。
 
舞台上风华绝代的长眉生,极所有荣宠於一身,但…一点也不快乐。
 
这麽想着的时候…忽然,门上传来一阵敲击声。
 
「请进。」略一思考,慕少艾大抵晓得来人是谁。
 
推门,走进来一位红衣裳的甜美佳人,麦金色的秀发绾在头上,一双明眸水灵水灵,叫人怎麽看怎麽喜欢…她便是笑蓬来当家台柱之ㄧ,舞妓色无极。
 
後头跟着一位更是全身染满火红颜色的美人,他有着一头如阳光洒落般轻盈柔软的淡金色长发,华丽的蝶型发饰别在左额处,一蓝一褐的异色双瞳,如宝石般的璀璨炫目,柳眉弯弯配上挺直鼻梁,及一双暧昧糜艳的红唇,整张脸是妖魅动人至极…奶白色皮肤的身子上穿着一袭大红色锦袍,绣满了活泼灵动的金丝纹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