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尾巴真的不能吃吗?(玄幻灵异)——且拂

时间:2019-01-07 10:33:28  作者:且拂

   =================

  书名:尾巴真的不能吃吗?
  作者:且拂
  文案:
  龙白白幼龙时误将龙珠给了一个被欺凌的凡人傻世子,后来,这世子好了,还当了皇帝……龙白白却真傻了。
  龙族出事,唯一长得极好只知道吃的傻白龙被当做凡人送进了宫,至此,傻白龙如鱼得水。
  某日,傻白龙望着自己长出的尾巴傻眼了,用手戳了戳,抬头可怜巴巴瞧着瞳仁幽深的某皇帝:“尾巴诶?能吃吗?”
  刚猜测到某种可能性的某皇帝:“…………”
  傻白龙委屈了:“不能么?真的不能么?看起来好好吃……”
  某人:“尾巴不能吃,但是……朕你可以吃。”
  避雷:生龙宝。
  内容标签: 生子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龙白白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龙族三殿下云白洌幼龙时出海去人间游玩,误将自己的龙珠给了一个被欺凌的傻世子,导致龙族出事时无龙珠自保而重伤憨傻。而被他所救的世子后来不仅好了,还当了皇帝。新帝登基危机重重,为了制衡朝堂充盈后宫,憨傻的云白洌重伤成了凡人龙白白,机缘巧合之下被利用代替送进了宫,因着模样与故人相像,长得极好只知道吃的傻白龙反而在宫中如鱼得水。本文行文轻松流畅,从主角憨傻之后入宫为切入点,娓娓道来主角两人相处中的情感转变,到最后互相救赎共同击退仇人,人物个性鲜明,文风诙谐逗趣。
  ==================
 
 
第1章 第1章
  龙白白第一次见到周麒尧时,他正躲在御膳房不远处的石子路上捂着肚子可怜巴巴瞅着那个方向。
  他好饿,宫里的嬷嬷不给吃饱,他是男子饭量又大,实在饿得受不住,他没听嬷嬷的话,胡乱寻了一套太监服,一路跟着送膳的御膳房宫女,就走到了这里。
  他亲眼见到那宫女进了那里,出出进进的宫婢,都拿着膳盒。
  里面肯定有好吃的……
  龙白白吸了吸口水,捂着肚子望着那些膳盒,看直了眼,他好饿啊。
  可还没等他逮到机会偷摸进去,就被两个侍卫像是提着小鸡仔一样提着给带到了一处压跪着:“回禀皇上,只逮到了这个偷偷摸摸的小太监,是否就地乱棍打死?”
  被明黄色帷幔遮挡着的龙撵上,只隐约看出一道身影,淡漠的嗓音从里倾泻而出:“查,属实,杖毙。”
  话落,随行的大太监苏全一声起,眼看龙撵就要走了。
  也该是这小太监倒霉,刚好皇上从冷宫回养心殿绕路途经此处,平日里断然不会在这里见到皇上的龙颜,他当时眼尖就瞧见这鬼鬼祟祟的小太监躲在一块假山石后。
  如今皇上发了话,怕是要进暗房,无论属实与否,惊了圣驾,这小太监都没命了。
  龙白白只听清楚了一个“杖毙”,进宫的时候义父专门嘱咐了,毙就是死,他不能死,他还要进宫得到圣宠,好帮云家度过难关。
  虽然他压根不懂什么叫得到圣宠,他被送进来之后就记着这一点了,若还有别的,就是肚子饿不好受。
  死了就不能再吃到好吃的了,他不能死,是以龙白白一听到这,立刻摇头喊了出来:“不、不行的!不能死!”
  他进宫之后,随行从云家来的嬷嬷整日灌输他报恩,以及不能死,所以他记住了,第一、不能死;第二,要帮云家。
  “大胆!哪个敢喧哗?立刻杖毙!”大太监苏全一声呵斥,顿时龙白白瘦削的身板就被压趴着了。
  眼看着小命就要没了,龙白白仰起头努力挣扎起来,没想到瞧着挺瘦还挺有力气,而且不止是有力气可以算是力大无穷了,竟是掀翻了那两个守着的侍卫,直接冲了过来,抱住了龙撵不撒手了。
  龙白白努力伸着脖子抬头隔着那明黄色的帷幔盯着那上首的男子,他不想死啊,他还没吃饱饭,至少要当个饱死鬼。
  咕噜噜……
  肚子这时不其然地响了起来,龙白白更委屈了,怎么能不让吃饱呢,好歹、好歹最后给顿断头饭啊,戏文里都有断头饭的。
  所有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住了,回过神,立刻有侍卫不客气抽出佩剑就要就地解决,可即使如此一干人等心也凉了半截,怕是要惹圣怒了。
  出乎意料的,一向性子暴戾阴晴不定的皇帝,难得再次开了口:“放了他。”
  已经落到龙白白后脊背的剑刃愣是停下了,那两个侍卫单膝跪地,不敢窥见龙颜。
  龙白白却没被教这个,他以为自己扒着龙撵有用,又往前蹭了蹭,凑得更近了些。
  苏全想呵斥,可皇上并未出声,他回想一番今日皇上的异样,再瞥了眼这小太监,刚离得远没细看,如今一看……连苏全这种见惯了后宫嫔妃的也忍不住看呆了,这姿容若非男子,怕是连当年盛极一时的玉贵妃也被比了下去。
  他自从当了新帝身边的大太监,原本以为新帝那张脸已是绝无仅有,未曾想这小太监……
  他意识到什么,怕不是新帝这是瞧上了?
  龙白白不知旁人想法,他往前挪到差不多的位置,隔着帷幕,大着胆子嗫喏一声,固执的坚持:“我不想死的。”
  龙撵内并未有声响传来,仿佛里面空无一人。
  苏全虽然觉得皇上怕是看上这小太监了,可胆大到敢个皇上讨价还价的小太监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原本以为皇上这性子即使看上了,也不可能耐得下心思回,谁知,隔了片许,里面竟是传来了新帝的声音,没有起伏,听不出情绪:“嗯。”
  苏全惊呆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余人也怔住了。
  龙白白没听懂一个“嗯”字是什么意思,平日里没人跟他说话,他一个人絮叨惯了,就垂着眼抠着撑龙撵的雕木:“……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不想死?死了的滋味一点都不好,我就吃不到好吃的了,当一个饿死鬼很惨。所以,”龙白白深吸一口气,偷瞥过去,“我能不能再吃一顿饱饭再死?”
  他睁着眼,嬷嬷说宫里的人都不好商量给的饭不够他才没饭吃,也不许他跟旁人说,可他好饿,要是能吃顿饱的,就、就算被那什么毙了,也可以的。也不行,他还要报恩,可他都要死了……
  龙白白发现他脑筋转不过弯,他想不明白,就更急了,往前一步,可怜巴巴看向那个好像说话最管用的:“我好饿啊。”
  龙撵内再次传来声响:“抬起头来。”
  龙白白第一次脑子这么灵便,迅速抬了起来。
  龙撵内再次沉默了下来,却又提出了更加让他不解的话,“帽子拿下来。”
  他头上还带着小太监的帽子,只露出一张脸。
  龙白白虽然不懂为何要摘帽子,可嬷嬷一向教导他听话,他就抬手拿了下来,顿时一头墨发倾泻而下,不说话时,十八岁的少年沐浴在日光下,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下一刻就要羽化成仙而去。
  龙撵内的新帝这次沉默的时间更久,久到龙白白想动一动时,龙撵内新帝的声音传来,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带了些别的什么意味:“带他随朕回去。”
  “可皇上,他的身份还未查清,这……”苏全饶是猜到皇上看上了,可也要查清楚身份,万一真的是刺客可怎么办?
  可苏全刚开了个头,就听到龙撵里传来几声食指轻扣声,这是皇上不耐烦的征兆,苏全立刻闭嘴了,赶紧带着还一脸茫然的龙白白往前走。
  结果这傻子还非要一句一句问是不是有东西吃了?吃了之后是怎么毙的?会不会疼啊,他很怕疼的。
  这要是往日,苏全早就不耐烦了,可这位如今是皇上看上的,未来是何造化谁也不知,他头疼的一句句都回了。
  就在苏全以为自己这一路都不得安生时,结果这小太监越说越蔫,耷拉着脑袋,腿也迈的慢了,很快就落后了,苏全也不敢催,原本还担心皇上会发怒,结果就突然听到前方新帝的声音再次传来:“让他上来。”
  不只是苏全,一众宫人都惊呆了,这小太监何德何能?就凭一张脸吗?
  结果他们这边还愣着神,那小太监这会儿不傻乎乎的了,自己迈着步子颠颠绕到了前头,自己要往上爬。
  龙白白早就饿得没力气了,这话他还是听懂了,上来就是爬上去,以前他跟着恩人一家回去走不动时,才会被允许上去,这样他就不用走着了。
  龙白白动作很快,因着有之前新帝的命令,无人敢拦。
  龙白白很快就自己撩开帷幕往上爬,只是等抬头看清楚龙撵里坐着的俊美男子时,对上眼的瞬间,龙白白爬到一半的动作愣是停了下来,呆呆望着那张脸,忘记了动作。
  苏全在身后不明所以,用眼色催促了一番,结果让他惊恐的一幕出现了,他眼睁睁看着那傻小子竟然张口就对着他们天人一般的皇帝说出一句:“你长得可真好看。”
  龙白白这话是真心实意的,他还没见过比他更好看的。
  当然前提是他压根没见到过他自己清晰时的模样。
  几乎是这傻子话落的瞬间,万籁俱静,众人噗通跪在地上,额头上冷汗直冒,连一向在皇帝面前得脸的苏全也抖着腿跪了下来,他是见识过新帝登基以来的残暴手段的,这傻子……怕是要凉了。
  龙白白说完之后还眨巴了一下眼,等着夸赞,以前在恩人一家府里,他只要夸那些漂亮的小姐姐,他们就会给他一块点心,很好吃的。
  这个好看的哥哥怎么不给他好吃的?
  周麒尧坐在龙撵里,隔着一层明黄色的纱幔他只是隐约能看清一个轮廓,可此刻对方整张脸都暴露在眼前,更加与那人想象了。
  他这些年一直在想办法去寻,可他不过一介凡人,如果寻得到那等仙人?
  可他不甘心,这些年他一直在想,若是那人长大了会是何等模样?
  他脑海里曾幻想过无数种对方的姿容,可没有哪一种让他满意,直到今日见到这宫人,只一眼,仿佛就是他记忆里那人长大后的模样,只可惜……
  周麒尧这个念头刚起,就看到面前这傻子朝着憨憨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抿着唇,一手捂着饿得咕噜噜响的肚子一手爬了上来,蹲在那里,怯怯的,没敢真的过来。
  周麒尧心底那个刚升腾起的念头歇了:只可惜……到底不是他。
  那个天人一般的少年,怎么可能会是这等憨傻的模样?
 
 
第2章 第2章
  可偏偏这张脸就像是照着那人长得一样,周麒尧即使对着这张痴傻憨憨的脸,根本无法像对待旁人般狠下心。
  而另一边,就在苏全等人以为这小太监会血溅三尺时,结果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一向在朝中有戾名的新帝像是没听到那句话,直接开口让回去。
  苏全:“……”为什么他有种预感,这胆子大到了不得的傻子会一飞冲天?
  也不知这傻子哪里跑来的,他虽然赶紧应了喊了起,却也迅速让人去查这小太监的身份。
  龙撵内,龙白白不敢上前,以前在云家时,他就不许在马车上坐榻,他是云家老太爷带回来的,给了云将军当义子,头一年还好,后来两年老太爷没了,他名义上还是义子,可待遇跟下人差不多。
  可龙白白不懂这个,怎么教他的,他就怎么做。
  他此刻蹲在不远处,眼睛直勾勾盯着周麒尧的脸,看对方淡漠看过来,立刻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嘿嘿……”这人可真好,还给他一顿饱饭吃,让他当一个饱死鬼。
  为了表达他的喜悦之情,龙白白耷拉着手臂蹲在那里往前挪了一小步。
  先前帽子摘了之后也没重新戴上,也不知扔哪儿去了,此刻蹲在这里,原本拢在帽子里的墨发都散下来,有些垂落在地上,鸦羽般漆黑的发丝与龙撵内铺成的白色毛绒毯形成鲜明对比,让人无法忽视。
  周麒尧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却又像是落在他脸上从这痴傻的表情下捕捉到一点当年记忆里那少年的风采。
  可越看越像是自虐般,明明除了这张脸没有丝毫相像之处,可他还是一遍遍自虐地看过去。
  龙白白大大方方让他看,一直蹲了小半个时辰,等肚子响了无数次,终于到了养心殿。
  龙撵落下时,周麒尧睁开早就闭上的眼,也没再管龙白白,抬步下了龙撵,大步往大殿内,一路上跪了一地的宫人。
  龙白白大概这一路上知道跟着这人有肉吃,迈着步子小跑着跟了上去,而身后则是跟着匆匆追赶的苏全,明知于理不合,可皇上不开口,他哪敢将人拦下。
  更何况,想到当初皇上登基时以一人之力逼退近千人叛军,苏全打了个哆嗦,觉得自己多想了,以皇上的武功,怕是这整个大周朝都无人可以匹及。
  而皇上在御膳房不远处带走一个小太监回了养心殿的消息,几乎是顷刻间传遍了整个后宫,都在纷纷打探这小太监的身份。
  周麒尧回了寝殿之后,在殿门口将龙白白拦了下来,扫了眼身后的苏全,淡漠吩咐:“带他去洗干净,让人准备晚膳。”
  苏全颌首:“是。”可心底却是惊涛骇浪翻腾,皇上不会真的要翻一个小太监的牌吧?
  谁知龙白白跟着苏全出去,一听说要沐浴,死活不肯,抱着大殿的柱子,一众人愣是没拉下来,也怕真的伤到这可能未来的主子,都畏手畏脚的。
  苏全头疼地摆摆手,让他们先传膳,这时有人进来附耳告知了苏全一件事,苏全脸色一变,神色复杂地看了眼龙白白,迅速去了内殿。
  苏全站在内殿外候着,直到里面传来动静,他才戴着一众宫人进去,替已经穿戴妥当的新帝擦拭长发,之后束发戴冠更衣。
  新帝登基半年,每个月都会去一趟冷宫,回来必定要沐浴,可即使不喜冷宫,却还是会去。
  苏全等周麒尧妥当之后,才挥退众人,弓着腰上前,小声禀告:“皇上,奴才有事禀告。”
  周麒尧冷峻的面容上波澜不惊,只是淡漠地看他一眼。苏全头低垂着神色复杂道:“皇上,刚刚您带回来的小太监身份查明了,他……并不是宫里的宫人。而是……后妃。”
  “嗯?”周麒尧终于有了反应,抬眼,等着苏全继续。苏全也觉得匪夷所思,甚至怀疑这傻子怕不是真傻,莫不是故意装傻接近皇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