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综]走出流星街的穿越者(综同人)——鱼危

时间:2019-01-05 10:23:02  作者:鱼危

 

 
 
 
 
 
《[综]走出流星街的穿越者》作者:鱼危
 
文案
白绮有过两次的穿越经历,第一次穿到大型垃圾场里,辛苦奋斗,结果刚走出流星街不到一年又穿了。
第二次穿越,他来到了久违的现代社会,呼吸着新世界的空气。
念能力还在。
只是他从一个黑户变成了另一个黑户。
不过,这世上总有几个上辈子折翼的老好人,愿意给他塞钱塞身份→_→。
白绮:“哎呀,走过路过别错过,流星街人从不坑人!”
—【你】—
—【好】—
—【,】—
—【织】—
—【田】—
—【作】—
【白绮cp织田作,二穿人士的小甜饼生活。】
 
★主角二穿。
★综漫背景,念能力有别于异能力,属于另一个体系。
 
内容标签: 猎人 综漫 穿越时空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绮,织田作 ┃ 配角:太宰,中原…… ┃ 其它:横滨某地
 
作品简评
白绮有过两次的穿越经历,第一次穿到大型垃圾场里,辛苦奋斗,结果刚走出流星街不到一年又穿了。第二次穿越,他来到了久违的现代社会,呼吸着新世界的空气。念能力还在,只是他从一个黑户变成了另一个黑户。不过,这世上总有几个上辈子折翼的老好人,愿意给他塞钱塞身份……本文主角历经黑暗,仍然心向光明。他没有学习其他穿越者前辈,在拥有力量后就放飞自我,而是在二穿来到新世界后,重建三观,趁着自己还未彻底堕入黑暗前,抓住一个能够拉自己走出黑暗的好人的手,努力走出一条光明之路。
 
 
 
 
第1章 新生活
  “叮铃铃——”
  在闹钟响起的前一秒,一只手臂从沙发上的被窝里伸出,按下按钮。
  闹铃到此结束。
  白绮的手臂迅速缩了回去,贪恋着被窝的温度,隔了几分钟,把时间拖到了再不起来就绝对迟到的地步后,他才磨蹭着爬起来,露出一头凌乱的黑发,没经打理的刘海遮掩不住眼窝下的灰黑,那是他最近熬夜的证据。
  不过即使熬夜效果和死鱼眼双重叠加,白绮仍然有着一张没有无可挑剔的俊秀面孔,在他身上找不到半点憔悴的痕迹。
  “啊,好困,最讨厌白天活动了。”
  白绮打了个哈欠,瞥过沙发脚下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书籍。
  那是他的“监护人”辛辛苦苦给他买回来,试图让他重回校园的初中教材,为了看懂它们,他着实废了一些心思。
  一盏电灯摆在旁边,电线松垮地落在地上,他扯了扯电线插头,把电灯重新打开。光一亮,把这间储物间显得更加简陋狭窄,但是白绮脸上很平淡,赤脚站在略脏的地面,弯腰把那些书籍根据课程表的安排塞入一个书包里,完全没有对自己生活在这样阴暗环境的不满。
  整间储物间就十个平方米左右,木质地板,中央放置着一个破旧的沙发,墙壁旁是一个堆满酒吧物品的架子,还有小小的破旧书桌,这些组成了白绮的卧室。
  十分钟后,白绮穿上校服,肩膀上背着一个浅色单肩书包,推开门走出去。在外面是一间同样很小的酒吧,酒吧老板是一个灰黑色头发的中年人,神色和蔼,瞧见他后温和地问道:“在这里待的还习惯吗?”
  白绮环视一周,酒吧早上没人。
  他拉了拉肩带,自然而然地抱怨道:“为什么一定要我上学,我宁愿白天跟着老板您学调酒,也不想去学校啊。”
  老板笑道:“织田作希望你去上学。”
  白绮听到监护人的名字,神色不变,漆黑的瞳孔深藏着一份冷漠。
  那个人啊——
  明知道他身上血腥味那么浓,在收养他之后,居然想让他如普通人一样去学校上学,这样的想法天真的让他想要笑出来了。
  笑过之后,他心底又有些寂寥。
  终究是离普通人的世界远了一些,想要再走回来很难。
  “织田先生听到你这么唤他,估计会郁闷的。”白绮一改方才的话题,打趣地说道,“明明人家的名字是织田作之助,姓的是织田不是织田作。”
  老板还是比较古板的,当即轻咳,“不小心这么说了。”
  白绮问道:“还有其他人这么称呼吗?”
  比如故意说错姓氏。
  老板的脸色越发柔和,“他的朋友都如此。”他看了看白绮单纯无害的模样,意味深长道:“你留在我这里工作,迟早会见到他们。”
  听到他的解释,白绮走上离开离开酒吧台阶,“那还真是期待呀。”
  背对着老板,他的脸上卸下笑容,失去表情。
  仅仅来这间酒吧住了三天,其中暗藏的血腥味,和角落里淡褐色的污痕,他同样没有忽略。这是一间接纳黑道人士的酒吧,酒吧的老板也有着一段不凡的经历,使得酒吧成为了典型的灰色地带。
  织田作之助一边帮他入学,一边让他在灰色地带打工,大概是为了防止他不适应吧。毕竟这个世界大多数人一旦步入过黑暗,堕落之后,终其一生就难以再跨入光明的那一方。到了那个时候,阳光会灼伤他们的眼睛,让他们无所适从。
  白绮相信自己不会是那一员,比起黑暗中的经历,他曾经在光明中生活过十八年,接受过法治社会的教育。
  即使,他今年才“十五岁”。
  走到酒吧外面的小巷子口,白绮站在阴影处,停下脚步,望见车水马龙的现代社会。这个世界没有天空上的飞艇,没有像甲壳虫一样难看的手机。
  “会怀念过去,是我老了吗?。”
  比起他艰难求生的猎人世界,这里就是天堂。
  往前跨出一步,他沐浴到清晨温柔的阳光下,唇角保持着弧度,身上的戾气收敛得干干净净,长期营养不良而略枯黄的黑发也泛起明亮的光泽。
  啊,要努力习惯这个世界了。
  横滨市,吉田中学。
  到了学校,他作为插班生走入教室,每一步都深深感觉到织田作之助的用心良苦。
  他自己知道自己来自猎人世界,但其他人不知道,织田作之助为了给他这个一片空白的黑户弄身份,弄证明,再把他送到学校里接受教育,需要的人脉关系绝对不简单,他才不相信织田作之助“底层黑手党成员”的身份。
  这个不重要,以后再深究吧。
  白绮在教室所有人的打量下,上讲台自我介绍,“我叫白绮,姓白,今年十五岁,来自种花家。”
  他不太习惯地弯腰鞠躬。
  老师善意地发出提问:“白君之前是在种花家上学吗?”
  白绮开玩笑一般道:“不是哦,我之前在流星街。”
  下面坐着的同学立刻发出笑声,日本是个动漫产业发达的国家,与他第一世一样有着《周刊少年Jump》,只要喜欢看动漫的人都对《HUNTER×HUNTER》有所了解,要知道全职猎人在日本红极一时。
  流星街便是猎人世界里的一个名词。
  它代表着一个“被神遗弃的地方”,混乱,血腥,充满杀戮和争斗。
  食物、水、衣服、武器……什么都要靠自己去抢,没有谁会怜悯你。即使是号称悲惨的贫民窟,在流星街的“耀眼光辉”下都黯然失色,没有哪个地方、哪个现代世界,能找得出第二个媲美流星街的恶劣环境了。
  那是一个恐怖的垃圾场,人类亦是垃圾的一部分。
  生活在流星街的每个人都渴望走出去,看一眼外面的世界。
  最后——
  大部分人失望而回。
  因为世界与你格格不入。
  在少年少女们好奇的目光下,白绮露出一抹羞涩与惭愧,“刚才只是和大家开个玩笑,希望大家不用在意,我初来日本,日文不太好,请多多指教。”
  猎人世界的通用语和日语相同又不同,发音一样,写起来就天差地别了。为了改变自己一穿越就变成“文盲”的可悲情况,他从穿越到现在就在不停的学习日文,连去横滨中华街玩一趟的时间都没有。
  唯一的好处,大概是他终于能堂堂正正地说出祖国的名字了。
  在猎人世界是没有种花家的。
  而这里,有它。
  白绮的眉眼越发柔软,让人惊栗的黑瞳也如黑曜石一般漂亮,里面流淌着脉脉温柔。这种浅层的伪装,是他在走出流星街的一年学会的,发挥出来的威力一直都很不错。
  果不其然,面对少年出色的外表,不管是老师还是女同学都减少了排斥,给他挑选了一个不错的位置。
  作为代价——男同学的表情就不那么友善了。
  进入校园,接触的又都是同龄的普通人,白绮可谓是如鱼得水,把人际关系打理的很好。对于喜欢他的人,白绮给予温柔的对待,对于不喜欢他的人……他又没自虐倾向,为什么要和那些人打交道。
  一天下来的结果,白绮这个种花家转校生马上在吉田中学有了点名气。
  外表好,谈吐温雅,还是个外国人。
  当天放学后,白绮的监护人从一位老师口中得到赞许的评价,沉默一秒,凭着良心说道:“野上老师,麻烦你多加照看了,那个孩子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安分。”
  白绮的国文老师讶异道:“看不出啊。”
  是啊,你才接触一天怎么可能看出真面目!
  织田作之助捏了捏眉心,老师能有这般评价,代表白绮比他想象中还要危险一点。
  一个十五岁的孩子,竟然已经懂得伪装,甚至能够在一天内打入学校的圈子,这意味着这孩子的模仿能力和学习能力十分可怕。在几天前,他可是清楚地知道白绮只懂说日语,不懂写日文!
  “就这样吧……多谢你了。”织田作之助寒暄几句,挂了电话,那个老师是受过他恩惠的普通人,对他暗地里的身份并不清楚,只知道他可能与横滨黑道有一些联系。
  他转过身,看向慢悠悠走入小巷子里的黑发少年,黄昏的阳光已经落下,黑暗笼罩在对方身上。
  那是模糊的、隐含着森然的气质。
  “放学了?”织田作之助倚靠在酒吧门口,想要抽根烟,又碍于对方而放下了手。
  白绮看向这个红褐色头发的青年,“大叔,黑手党这么早下班?”
  织田作之助嘴角一抽,不承认自己这么颓废了,“我才二十多岁,没到大叔的年龄。”他大步走上前,揉乱白绮那头纯黑的短发,白绮也没有躲,任由他的魔爪在他的头上作乱,仅仅是轻微的僵硬泄露出他的不适应。
  头部,太危险了。
  白绮忍耐住,没办法,眼前的这个监护人该死的强,在不动用念能力的情况下,他没有把握战胜对方。
  念能力是底牌中的底牌,他绝不能轻易动用。
  织田作之助哪里看不出他的不自在,手掌上的力气更大了,“居然嫌弃我,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有多担心你,就怕你在学校捅出什么篓子不好收拾!”
  白绮很委屈,“我什么篓子都没捅呀,你说的,我都在努力做到。”
  织田作之助的动作一顿,一股说不出的怜悯浮上心头。白绮不同于他收养的另外五个小孩,那五个孩子最多是在几年前黑手党的龙头之争里,被牵连得家破人亡罢了,而白绮,他恐怕是真的经历过“地狱”的人。
  织田作之助永远忘不了一个月前,见到白绮第一眼的感受,那是无关实力的可怖。
  在这个少年眼中,整个世界冰冷而残酷。
  仿佛人生,都是一场荒谬的戏剧。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改变对方,只能按耐住焦急,慢慢来,小心的……让对方感受到世界的善意与包容。不能再让对方再踏入黑暗深处,如同太宰那样深陷泥潭,这是织田作之助收养白绮最大的想法。
  当白绮打算多套一点话的时候,嘴里被塞入了一颗糖果,甜滋滋的味道在味蕾上蔓延。
  他愣了愣,发现织田作之助低下头,“奖励你的。”这个下巴还带着点胡渣的男人笑起来,用平视的目光看待他,“我知道你做的很好,以后请再接再厉。”
  这一句话中,是男人最真挚的期待。
  白绮低声嘀咕道:“居然用这样的手法来攻略我,太过分了。”
  这回他用的是中文。
  织田作之助完全没有长辈的稳重,不满地抬高声音:“喂喂,你能不能说我听得懂的话!”
  白绮学着揍敌客家的大少吐了吐舌,“不要。”
  他可不接受攻略!
  准确来说,他的攻略难度超高,才不是这种一看就是单身狗的家伙能攻略的。
  作者有话要说:
  #818辣个会卖萌会吐槽的流星街好骚年#
  白绮:我是个新社会的三好少年哦!
  织田作:……你先把你的伪装卸下来,我们面对面谈一谈吧。
  白绮:不谈,不约。
  织田作:你平时到底学了什么?
  白绮:【思考】在“老家”学了一点基本生存技能呢。
  织田作:比如?
  白绮:欺善怕恶,喵。
  织田作:……
  白绮:听说我的cp是你?
  织田作:【冷汗】其实不用……
  白绮:噢,那就好好讨好我吧,不然你会死的很惨的。
  织田作:= =说好的弃恶从善呢。
  白绮:没发现文案都删了那句话吗?
  织田作:OTZ还有,我是织田作之助,姓织田,不叫织田作!
  白绮:【吐舌】谁让大家习惯你这个姓氏了。
  PS:认为织田作之助姓织田作的人,都是被太宰先生洗脑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