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谁都不能阻止我赚钱/搜神旅馆——西西里晴空

时间:2019-01-04 10:56:05  作者:西西里晴空

 《谁都不能阻止我赚钱搜神旅馆》作者:西西里晴空

 
简介
 
 本文原名《搜神旅馆》,据说木有萌点,所以改名啦~
 
 莫宇差点死。
 或者说在那次车祸中,他已经死了,只不过又被救回来了而已。
 然后他就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啦……
 好在受到惊吓之后还是有好处的,他接手了别人的遗产,一间旅馆。
 身为穷的一笔的穷光蛋,有这样一个随时能创造收入的不动产,莫老板怎么可能放过?
 谁都不能阻止我赚钱!
 可是旅馆的风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来求职的全是妖魔鬼怪?!
 还有这个道士,你就打算住着不走了是咋的?!
 樊定坤:…………嗯。
 
 
  食用指南:本文是东晋的史学家干宝所著《搜神记》衍生,涉及到衍生的部分实在很少,99%都是原创呦~
 
  完全架空。科技水品跟现实世界相当,其他细节出现不符合世情的实为正常哦~
 
第1章 第一章
  昨儿个晚上下了一场小雨,所以这天早上,山里的水气比较平时还要重一些。水气聚合成缥缈的云雾,在重山之中缓缓流动着,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木,都被这层水汽环绕着。刚爬到山顶的阳光穿透这层雾,给深绿色的树影镶上了一层金边。
 
  天才亮没一会儿,在镇子边上倒是没听见太多人声,耳边只有早早开始捕食工作的鸟雀们,由远及近清亮的叫个不停,给这个早晨添加了不少活力。
 
  玉水镇后山上的竹林配合轻柔的山风哗啦啦的一阵阵轻响,随着风送过来一缕缕清香,让人嗅到这个味道,就会在脑海中浮现出带着晨光、露珠、和青翠欲滴的竹叶来。呼吸着这样清新的空气,有种在室内憋屈了很久的郁气被涤荡一空的感觉。
 
  这么溜达一圈,整个人那叫一个身心舒畅。
 
  还别说,在城市中生活的人,冷不丁离开早已习惯的繁华环境,来到这样的偏僻小镇居住,一开始总是各种不方便不自在;可是只要住上一段时间,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之后,还真有点割舍不下这种慢生活。
 
  顺着展开双臂的动作深呼吸,莫宇缓缓吐出肺中的浊气,心里边想着:既然决定不走了,那就还是好好规划一下怎么将这家旅馆经营起来吧。
 
  他这边看着风景有一搭没一搭想着心事,就听见有人喊他:“前边是小宇啊?”
 
  莫宇转头一看,小路上远远走过来一个扛着锄头的硬朗老汉,正是镇子上辈分最高的老爷子,他赶紧打招呼:“二爷爷,您早啊!”
 
  老头哈哈一笑:“早哈子早?都七点半了,平日里这个点早就下地干活啦!”几句话的功夫,老头就过来了,瞟一眼他的腿,“我说小宇啊,你这腿是好全乎了?”
 
  莫宇拍拍自己的腿:“差不多了。昨天孙大夫特意过来帮我拆了石膏,说是基本没事儿了。”
 
  老头点点头:“老孙的医术那是没话说,既然他说好了,那肯定么啥子问题了。”
 
  “孙大夫说让我再去城里医院复查一下,不过我也觉得没问题。”
 
  “老孙说让你去医院看看,那就去么,你个娃子别不把身体当回事。”老头笑呵呵的嘱咐,“对啦,我那小儿子一家今天要回来,说是还有我孙子的几个朋友跟着一起来玩玩。要来的人多我家里怕是住不下,正好碰见你,到时候我让他们去你那儿住啊。”
 
  莫宇一听笑了:“还值得二爷爷特意说一声?您尽管安排他们过来!客房都是现成的,我还买了新的床上用品,保管让他们住的舒舒服服的!”
 
  老头呵呵笑,见他这么说也挺高兴:“那行,等他们走了老汉再跟你结房钱。”
 
  “您家里人过来住我还要钱,我成什么人了?”
 
  “你看你这娃娃,”老头还有点急眼,一把将锄头从肩膀上放下,捏在手里跟他瞪眼,“你孤零零一个娃子本来就不容易,也没个别的进项,就那么一家店,老汉我哪能进了你的店不给钱?”
 
  莫宇看着老爷子攥在手里的锄头还真有点晃眼,干脆眨巴眨巴眼装小:“二爷爷,那您要这么说,之前您为了我忙前忙后的事儿又怎么算?我二叔可没说要收我的礼啊?我好容易托人买的两瓶酒可还在我屋里放着呢,要不您先拿了我的酒在跟我算账成不成啊?”
 
  老头一愣,半张着嘴有点合计不明白,这娃娃脑子咋这么轴呢?莫宇看糊弄住了老爷子,心里偷笑着上去卖乖讨好,到底磨得老爷子松了口。
 
  这个镇子上就三个大姓,莫、孟、田。其他零星有几个落户在这儿的别的姓的人,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搬过来的人,人数是少之又少。镇子上百分之九十五的人还是出自三姓,其中姓莫的就占一半。
 
  别看玉水镇居民淳朴厚道与人为善,从不欺负外人,不过这么一百多户住在一起,家长里短的也不是没有纷争。
 
  玉水镇也有派出所,不过平时要是邻里之间出了什么纷争,大多数还是三家族里的长辈说了算。如今教育普及了,加上长辈们都慈祥和善,倒是没有听说过有长辈断事不公的例子。
 
  于是镇上的公安局就几乎成了摆设,除了上个户口半个身份证什么的几乎用不到他们,几个小警员闲的都要长毛了。
 
  当初莫宇作为外来人口能顺利接手旅馆,还真得多亏了二爷爷一句话,就连莫宇户口落在这儿的事,都是老爷子那个在乡里当官的二儿子帮着办的。要不怎么二爷爷怎么说话这么好使呢?
 
  欠下这么大的人情,莫宇如何能不感谢人家?
 
  老头一巴掌拍到莫宇后背,差点没将他乎躺下:“你个娃子,好说歹说你这娃子咋还记着这回事呢……”老头虎着一张脸,心里倒是舒坦,毕竟没人不喜欢记恩的人不是?
 
  “那行吧,老汉我就厚着脸皮占你娃子一回便宜,”看着疼的龇牙咧嘴还跟他嬉皮笑脸的莫宇,老头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老汉可跟你个娃子说,就这一回,下回可不兴这么干哈!你要不收老汉的钱,我那二小子被人举报个啥受、受回咋整?”
 
  是受贿吧?
 
  也不去纠正老头的口误,莫宇点头如捣蒜,顺口岔开话题:“您放心,二爷爷。对了,您这是上山啊?怎么还扛着锄头,采药去吗?”
 
  “坏啦!”老头一拍大腿,抬脚就走,“都是跟你个坏小子说话耽误了……”
 
  莫宇冲着风一般远走的老爷爷尔康手:“二爷爷你干嘛去啊?”
 
  “我挖笋子去!”老头埋头往上山去,远远传来话音,“家里客人下午就要到了,到时候我让我那小儿子带着去你家店里。小宇你早点回去吧,腿好了也得好好养养,早上山里雾气重,看将来老寒腿了再让老孙治就麻烦啦……”
 
  老爷子这把年纪了腿脚还这么快,几句话的功夫就不见人影了。
 
  竹笋啊……叫老爷子一说,莫宇都有点馋了。来了这么久,后山那片早就让他心痒痒的竹林他一直没机会去逛逛,只能在山脚下远眺两眼加上闻闻味儿来解馋。
 
  之前腿伤着也没办法,家里哪几个就没有吃素的,让她们去山上挖笋那是想也不用想……
 
  眨巴眨巴眼,莫宇听话的转身往回走。
 
  说起来因为左腿骨折,他已经在室内圈了好几个月,今天早上好不容易能扔开拐棍出来‘放放风’,还真有点舍不得回去呢。
 
  总觉得了解了钱衍家的哈士奇在外边疯玩不愿意回家的心情了是怎么回事?
 
  啊呸呸呸!莫宇的脸扭曲了一瞬,又瞬间重回一脸云淡风轻——他跟那只二哈怎么可能有任何的相似点?真是……难不成是这几个月憋的大脑退化了?
 
  一定是跟赵莹莹她们混久了,智商被她们影响了的缘故!这个锅他才不背呢!
 
  等会儿!会这么想的他,好像有点幼稚哈……
 
  看来真的不能跟旅馆里边那几个在一起混了,这几个月下来,他简直面临智商全面下降的危机。
 
  带着哭笑不得的心情,莫宇溜溜达达向着旅馆的方向走去。
 
  顺手在旅馆后面的菜地里摘了一把小青菜,莫宇这才慢悠悠进了院子——
 
  “住手啊吴姐!咱们就剩下这一只鸡啦!”
 
  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大姐笑眯眯的转过头来,一张脸上写满了‘慈祥’,攥着鸡翅膀的手却一点都没放松:“老板你回来啦?刚才莫二爷过来,说下午带客人来,小温说要熬鸡汤……”
 
  “那也不能捉这只鸡啊!”莫宇看着不断蹬腿白扑腾的小母鸡,便秘脸,“……那啥,吴姐,这半大的小鸡够干什么啊?这样,拿点钱去镇子上买几只算啦,这只咱就先养着吧?”
 
  吴姐闻言低头瞅瞅手里的半大小鸡,轻叹一声:“也是,半大鸡崽子还不够塞牙缝呢。”说着拎起手里的鸡崽子,“你说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我天天给你喂那么多小米,怎么老长不大呢?不过小鸡崽子肉是真嫩哪……”
 
  莫宇对其投以同情的目光,能从留着口水的吴姐手下超生,它也是命大。瑟瑟发抖的鸡崽子一歪脑袋放心的晕过去——幸好老板回来啦,我已经是个废鸡……坚决要减肥!瘦子才有活路啊!
 
  吴姐将鸡崽子放到地上,不去管飞速逃跑的可怜小动物,接过莫宇给的一百块钱,笑眯眯的说道:“那行。镇子上田大娘最会养鸡,我看她家的老母鸡又肥了不少,我去多买几只?干脆这些钱都买老母鸡用了得了?”
 
  “姐,尾巴藏一下。”听见吃鸡就这么激动吗?莫宇这个无奈,“买两只鸡,其他的买点鸡雏吧,咱们也不能一直在外头买现成的啊?”
 
  吴姐眼睛一眯,身后的大尾巴瞬间不见了踪影,叹道:“那行吧……哎,小鸡崽子不争气,长得忒慢……”
 
  莫宇嘴角抽抽,心说照您吃鸡的速度,怕是得开个养鸡场才能供应的上啊:“吴姐,二爷爷刚才跟我说了,要介绍客人过来住。你回来之后吧被套枕套什么的都换上,到时候人到了咱们这边都利利索索的,二爷爷好容易托我办件事可千万别节外生枝。”
 
  “放心吧老板,房间都干净着呢,刚才老爷子来了之后我都收拾好了。”吴姐笑眯眯,“那我去找田大娘啦~”
 
  “行,早点回来,早饭差不多该好了。”
 
  吴姐挥挥手,嘟囔着往外走:“嗨,我等到中午吃也一样,反正早上也没肉……”
 
  我也没饿着您哪?早餐没肉,那不是有鸡蛋吗?
 
  莫宇算是服了,摇摇头晃进屋,果然崔姐已经做好了早饭,见他进来就帮他端过来了。
 
  “老板,咱们什么时候再去买香烛啊?”崔姐放下粥碗,又拿了一碟子酱菜出来,“家里元宝蜡烛还有,香可不多了。”
 
  莫宇伸手拿了个馒头,闻言一愣:“不是上个月才买的香吗?这么快就没了?”
 
  里屋正看闲书的赵莹莹伸脖子出来说道:“嗨,老板,你不知道,这回这个老宋的东西不行!那都什么香啊?点一把都不够我一顿吃的!”
 
  “是呢。”崔姐点点头,帮着他拿了两个煮鸡蛋推过来,“说是沉香含量多少多少,照我看根本是偷工减料了。”
 
  “何止偷工减料啊?”赵莹莹书也不看了,凑过来连珠炮似的告状,“那都什么啊?闻着味道差不离,其实用的都是香精和木头渣滓,哪有什么沉香檀香啊?”
 
  莫宇一听,特不好意思:“对不住对不住,没想到这家伙是个骗子……”
 
  当时是给莫家祠堂送货的老宋过来,莫宇赶巧在场。据莫三哥说,他们跟老宋订香都好几年了,莫宇才顺便在他那儿买了不少元宝香烛的。
 
  他一个正常人还真不懂这些东西,又不像家里着两个千年老鬼,莫宇哪儿能分辨出这东西的真假来?没想到东西质量这么不好,被家里两个懂行的嫌弃成这样。
 
  想了想,莫宇犹豫的问了一句:“买这些东西我也不知道哪儿能买到好的,要不下次我把钱给你们,你们自己去买?”
 
  赵莹莹爽利一笑:“那倒不用。我看网上卖香的也有不少,我算算谁家的东西好,之后在网上买就行,还便宜呢!”
 
  莫宇点点头,一个人两只鬼就这个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赵莹莹和崔姐上后头烧香去了,莫宇一个人吃早饭,锅里给吴姐留了两个大馒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