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身为一个昏君(古代架空)——甜卡布啦

时间:2019-01-02 08:37:42  作者:甜卡布啦

 《身为一个昏君》作者:甜卡布啦

 
端庄爱吃醋东北腔皇后×怂包小可怜不称职昏君
 
 
1.
 
昏君本想转身就走。
 
脚刚迈出去半步又僵住,因为皇后从背后叫住了他。
 
皇后今日穿着散金的外衫,越发挺拔俊秀。昏君本就比他矮上半头,现在更显气势薄弱。
 
“皇上这是怎么了?”这话不是皇后问的,是皇后身边站着的进宫没多久的江南郡府的元贵人。
 
听闻元贵人与皇后是同窗,昏君心里愈加不是滋味。刚才他进来时才看到皇后与元贵人情意绵绵地相视一笑,元贵人口中说着什么,皇后附和着。
 
昏君从未见皇后如此善言,与他独处时,皇后总是端着的,两人言谈多为嗯啊之声。
 
皇后嗯多一些,啊自然由昏君担着。
 
昏君看着皇后的眼睛,皇后一双桃花眸多情似深渊,直要将他沉溺。
 
昏君讪讪道:“朕……朕路过。”
 
“朕来看看皇后。”昏君挺直了腰板,瞥了元贵人一眼。
 
元贵人也是相貌堂堂的好儿郎,言谈举止出众。若非当年那位司星使占出“假凤虚凰”的名堂,早可以在朝堂一展风采。
 
而不是在后宫与皇后牵扯不清。
 
昏君这会儿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他们,顿时有些泄气道:“皇后安好,朕先走了。”
 
皇后蹙眉,似有话要说却仍未开口,元贵人恰到好处地接上:“恭送陛下。”
 
昏君不甘心地回头看了一眼,元贵人今日的白衣与皇后格外般配,两人如同送客的一对璧人。
 
昏君咬了咬下唇,他想到还有半个人高的折子等着他去批阅,还是没争这口气,怏怏离开了。
 
元贵人看不清昏君的背影才严肃道:“仲秋,你既然心悦陛下,为何不多与他交谈,我看陛下也不是无心之人。”
 
皇后自顾自地斟了一杯茶。
 
“啥玩意,”皇后叹了一口气,“我这一开口老磕碜了,吓到他咋整?”
 
2.
 
昏君被叫昏君其实有点亏,他不沉迷春/宵帐暖也从不缺席早朝。
 
勤勤勉勉安分守则,还有一众严厉的大臣辅佐,但治理不好就是天分问题了。
 
3.
 
昏君挺委屈地抿着嘴听完训,末了还是得低头继续批阅数不完的奏折。
 
这奏折里还有一半是苦口婆心鞭策他理政的,口头不算书面也要来一套。
 
昏君更委屈了。
 
4.
 
这王位本来不该昏君来坐的。
 
他有一个大哥,文武双全,是遥不可及的星斗。昏君小时候还在冷宫里脏得像只花猫一样躲躲藏藏的时候,就听过打扫的宫女满怀倾慕艳羡地感叹,哪位贵女能得眷顾嫁与大皇子。
 
诸如此类的话。
 
昏君那时候不懂国仇家恨,他只知道半个馒头不吃就能要了他的命。
 
5.
 
昏君没见过他的母亲。
 
听说她是位美人,不过失心疯行巫蛊之术,就被打进冷宫,连诞下皇子的事都几乎无人知晓。
 
冷宫里藏人,何况还是藏了一个皇子,并非易事。
 
总之这位美人多少还是有些手段的,她留了一个小太监给昏君。
 
小太监每日不定时来一次或两次,给他送干净的水和馒头,偶尔夹带着沾肉的骨。小太监看起来的憨憨厚厚,不会说话,顶多开口咿咿呀呀两声。
 
他是个哑巴。
 
6.
 
小哑巴机灵,总能避开宫女侍卫找到蹲在床板下柜子里花瓶后的小昏君。
 
小昏君靠着馒头,水和小哑巴长到十岁。
 
本来以为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了。
 
7.
 
可是,小哑巴死了。
 
小昏君被人蒙了头从柜子里抱出来,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小哑巴太冤了。
 
小昏君不怪他指了柜子,但没想到哪怕谋了生路还是逃不过死路。
 
8.
 
大皇子牺牲了。
 
9.
 
小昏君头一回被人牵着手领到温泉池子,仔仔细细地洗净,换了质地细腻的锦缎衣衫。
 
铜镜里一张稚嫩的脸,因为自小苛待仅有六七岁的模样,干巴巴地像只小老鼠。
 
小昏君头一回吃顿大餐,当晚就腹痛不止,体虚耐受不住大补。
 
负责小昏君用餐的宫女全受了责罚,第二天便有更严厉的嬷嬷一板一眼盯着他进食,多一口醉香鸭少一口小油菜都被记录在册,并制止他想往嘴里塞下一个栗子酥的动作。
 
那晚他听到被逐出宫的宫女凄苦的哭泣。
 
他自然不想再有人受罚,于是乖乖地咽下蔬菜,冲嬷嬷挤出一个笑容。
 
紧接着他有了负责管教他礼仪言行的先生。
 
先生教育他,万不可喜形于色。
 
窝在丝绸被衾里,小昏君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他有些怀念在冷硬的床板上或狭小的柜子里,难挨却心安的日子了。
 
10.
 
最终还是睡着了。
 
他梦到一个从未见过的奇异男子,满头华发却貌似青年,长相说不出好看又挑不出错,平平无奇一见即忘。
 
那个人的右手抵在他的额头。
 
冰凉的触感令他浑身一抖,不由醒来。
 
梦里的那个人竟伏在他床边,用冰凉的手掌覆住他的额头。
 
小昏君不敢动脖子,转了转眼睛努力地向外看去,外面围了好多人,有一位着明黄衣服的面容苍老的中年男子被簇在中央的位置。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只冷冰冰的手上,那个奇怪的男人不多时松开手,镇定地看向他:“准确无误。”
 
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
 
“都是天命。”
 
11.
 
大皇子牺牲了。
 
这是小昏君第二次听旁人说起。
 
他们哀婉地叹息,那是位英雄。
 
小昏君在背《天问》。
 
何所不死?长人何守?
 
他们又转向他。
 
这回的叹息声多了一些惆怅。
 
12.
 
中年男子临终前见了小昏君第二面。
 
13.
 
新王即位后的第一次早朝,昏君往朝堂下一看,腿差点没软,林林总总上百位官员,站在前排的全是教过他的先生。
 
14.
 
听了时事,昏君有点不懂。
 
吃不饱还不拨款吗?
 
然后,一如既往地挨训。
 
15.
 
听闻南来暴雨,百姓颗粒难收,他便提议:“朕要去微服私访。”
 
被一道凌厉的目光盯住,昏君不敢抬头,凭着方位记忆,是丞相。
 
16.
 
丞相年方二十八九,青年才俊。
 
他有双狭长的狐狸眼。
 
昏君还未表态就听到一向训他严厉的丞相凉凉开口:“陛下是想出宫玩乐还是真的体恤民情?”
 
当然不是玩乐,昏君心里思忖,玩乐在宫里就很好,平白出去淋什么雨。
 
17.
 
昏君刚到陵州的时候装成有钱人家的小公子,支蓬赠粥。
 
凄风冷雨,这滋味并不好受。
 
昏君想起原先在冷宫时,每逢下雨总有年久失修的地方渗雨,空气潮湿成性。
 
他还去了曲江楼。
 
今年的诗会因为天气缘故推迟,各地有才学的青年都聚在这里等天晴。
 
昏君刚进大厅,一眼就看到了裴仲秋。
 
其他人围在他身边惊叹,裴仲秋笔尖游走,昏君踮起脚看了一眼,字迹端庄大气。
 
裴仲秋有所感应地抬头与昏君对视一眼。
 
目光清冷。
 
18.
 
昏君醒时忆往昔的梦也停住了。
 
皇后慢慢地抚着他的脸颊,两人并排躺在红鸾帐里,昏君有些局促也有些害羞地稍微挪动了一下,并没有躲开。
 
“皇后……”昏君觉得生分,忙改口,“阿裴,你,你醒了。”
 
皇后嗯了一声。
 
昏君又有些泄气。
 
昨日不知怎么,离开了凤銮殿心里总是不平静,晚上心不对口地翻了牌子,却又不自觉来到了皇后这里。
 
宿在皇后宫里与其他嫔妃那里不同。
 
他好像也没正经宿在皇后以外的妃子那里过,不过元贵人读史书,凌才人奏琴,他待不了多久便困意丛生。这时候宫妃们就会体贴地把他送回自己的寝殿。
 
皇后有时候帮他改折子。
 
这事儿得偷偷做,被丞相知晓便格外严重。
 
皇后认真批阅折子,默不作声。昏君托着下巴看他,怎样都觉得这是一副画。
 
皇后抬眼,勉强挤出两个字:“困了?”
 
昏君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你先忙。”
 
皇后批完手里最后的折子,一拂袖吹熄了红烛。
 
19.
 
“裴,裴仲秋……”昏君受不了一般咬牙,“你……慢一些……”
 
“嗯。”皇后从来顺意。
 
不仅慢,还要九浅一深地磨。
 
昏君又忍不住:“你,你轻一些……啊……”
 
“嗯。”
 
20.
 
昏君知道,他在皇后这里讨不到什么便宜的。
 
21.
 
早朝时群臣进谏,文臣武臣阵营照例针锋相对。
 
两阵营为首的丞相与右将军向来不对付。
 
丞相八面玲珑心,开口不饶人,右将军久经沙场,直中要害。
 
论口才右将军每每被丞相堵得哑口无言,但右将军冷肃英气的面容总是带来压倒性的气场,这时丞相通常懒得与他对视。
 
近来国泰民安没出什么乱子,两阵营争执几回合各退一步达成共识,大臣们便将心思投向了昏君的后宫。
 
22.
 
昏君原本支着手臂看丞相与右将军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比看戏还有趣,突然两位罗刹颇有默契地同时将目光转向他,昏君不由浑身一抖,条件反射坐直:“两位爱卿?”
 
丞相从容道:“陛下,宫中自您继位至今也仅有皇后,元贵人,凌才人三位,过于凄凉。依臣所见,开办选秀势在眉睫。”
 
昏君:“……不,不凄凉啊……”
 
三个人加上他足够打一桌麻将了。
 
虽然他们没空聚在一起。
 
昏君掰扯着手指想,好累。
 
后宫人多了就要记翻牌子的次数,不能太偏宠。皇后和其他人的住所不在同一处,每次临驾都要走很多路。
 
昏君不怎么爱动,但宫里抬轿子又怕被训斥骄奢淫逸,只能慢慢走过去。
 
再添人进来,万一是个脾气不好的,昏君有点发愁要怎样与他相处。
 
最重要的是,仅有三个人,皇后和元贵人都能交谈甚欢,情谊深厚,倒是他成了外人似的,若是新人也喜欢与皇后交往。
 
右将军也道:“陛下确实应考虑此事,不过往年武臣之后不在参选之列,今年若要选秀定不可厚此薄彼。”
 
丞相狐狸眼微眯:“右将军此话甚偏颇,若是选到将军苗子,却进了后宫,责任谁当?”
 
右将军毫不含糊:“丞相倒是不心疼治国理政的才子。”
 
昏君这一通听下来,明里暗里似乎与他没关系,却感觉跟他千丝万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