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昔年万里封侯路(古代架空)——何凌谦陌

时间:2018-12-31 09:52:58  作者:何凌谦陌

 

 
 
  昔年万里封侯路
  作者:何凌谦陌
 
 
文案
郑澈安虽然贵为太子,却因为生母早逝、续后独大而在宫中饱受压迫,幼年生活十分不如意。
郑澈安八岁那年,皇帝把续后的侄子唐阕送入宫中,成为了郑澈安的伴读,使原本各方势力互相制衡的掀起了一丝波澜……
唐阕温文尔雅,聪慧过人,一目十行过目不忘,陪着郑澈安度过了那段阴暗的童年时光。
郑澈安生在血雨腥风的皇家,是沉着果断、不可一世的太子殿下。但只有在唐阕面前,郑澈安才可以卸下防备,和他言论那些不切实际的理想……
前路艰险,危机四伏,看一代帝王如何成长蜕变,携手心爱之人共赴全力之巅!
 
小剧场:
当上皇帝前:
唐阕:太子殿下,奏折您都看第二遍了,赶紧歇息吧!
郑澈安:不不不,我一点也不累,唐阕啊!快来跟我讨论国家大事,早日开创盛世局面!
当上皇帝后:
唐阕:陛下,奏折已经快把书房塞满了,您再不看……明日的奏折就只能搬到寝殿了……
郑澈安:哎呀,我这都足足看了三本了,唐阕啊!现在天下太平,振兴大梁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吧……
HE,日更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澈安、唐阕 ┃ 配角:韩匀庆、徐毅君、宓清婉等 ┃ 其它:
 
 
  楔子
 
  德殷朝,大梁的第七朝。
  对于建国至今一百三十余年的大梁,对于大梁的每一位帝王、朝臣乃至百姓来说,这一朝都有着特别的意义。
  它使这个王朝到达了鼎盛,一个可以与聆朝盛安朝相媲美的时代。
  今年的宫宴比以往还有热闹,大殿上歌舞升平,佳肴清酒数不胜数……
  坐在主位上的帝王浅笑着和他的贵妃说着话,贵妃微微颔首,不算顶尖的相貌却十分温婉,尤其是一双眼睛,雪亮清透,清贵内敛。
  “见过陛下、贵妃娘娘。”上前敬酒的人一身华服,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气场却已经十分强大,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疏离,但依旧挡不住他堪称“惊为天人”的相貌,就好像是画中走出了的神仙,无论男女,万千佳丽、才子在他面前都显得逊色了不少。
  “免礼。”德殷帝笑了笑:“怎么?这大好时光,世子要回府了吗?”
  “正是。”年轻人点了点头,把杯中的热茶一饮而尽。
  敬酒人自己和茶?德殷帝无奈的笑了笑——梓君侯唐家,除了皇上御赐的酒外,从来滴酒不沾。
  “臣告退。”那人行礼道。
  “世子请留步。”坐在一旁的贵妃开口道。
  梓君侯家世子站定身子,对贵妃点了点头。
  贵妃沉默了半晌,无声的叹了口气:“锐棠,韩志远……还请你多关照。”
  “侯爷很好。”唐锐棠答道:“我会尽力。”
  待唐锐棠走出了大殿,一直躲在一旁的小公主突然钻了出来,窝在他父亲的怀里撒娇。
  小公主不过四岁,是贵妃所出,也是德殷帝最喜欢的女儿,德殷帝的语气不由得温柔了几分:“刚才躲哪去了?”
  小公主嘿嘿一笑:“躲起来看锐棠舅舅啊!舅舅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你啊!”帝王轻笑:“就喜欢人家梓君侯世子……”
  “人家好看嘛……”小公主小脸一红。
  “说道好看啊……”德殷帝眯了眯眼睛:“谁人比得上唐阕啊?”
  “唐阕?”小公主一皱眉:“是锐棠舅舅的爷爷吗?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
  “是他的太爷爷。”德殷帝揉了揉她的头发:“你整日不学无术的,又哪里去知道?”
  小公主似乎有些抗议,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我哪有……还不是怪父皇你老揉我头,都变笨了……”
  一直沉默的贵妃突然开口:“唐阕……真的那么好看吗?”
  “我哪里见过啊!”德殷帝道:“民间传闻罢了,当年多少人不次千里,只为见梓君侯一面……不过可惜,梓君侯一辈子孑然一身,没有后人。”
  “那现在的侯府……”
  “哪里还是正统血脉?不过是过继个孩子,虽然相貌也十分出众,但有幸见当时梓君侯的人都感叹,继子与侯爷……也能算是天壤之别吧!”
  “也是个奇人,”贵妃笑了笑:“有人说他是国之栋梁,也有人说这位侯爷是佞臣,淮庆皇帝为了他差点屠城……”
  “樱陌,”德殷帝的语气严肃了几分:“你要明白一个道理,我大梁之所以有今天,除了祖辈帝王的努力之外,离不开两个人,一个是定南侯韩婴,另一个是,就是梓君侯唐阕。”
  “这我自然知道,唐阕,一个从死牢里走出了的一品侯,陪在淮庆皇帝出生入死的大功臣,加封之时不到二十岁,我大梁第一位袭罔替的一品侯。”
  “封侯……”德殷帝一笑:“那时唐阕还只是特使,远在边境作战,加封的诏书从京城连夜赶来,帝王亲自跟随,一路万里,至今那条路线还有一个名字,封侯路。”
 
  第一章
 
  “太子,您赶紧歇息吧!”一旁的小宫女端着已经冷掉的茶说道。
  七八岁的小少年头也不抬的继续练字。
  这是大梁明祯七岁的太子郑澈安,先皇后楚氏之子,一月前刚被立为太子。
  “太子……”小宫女有些着急:“一会儿刘嬷嬷要是过来了……”
  “二皇子怎么还没睡下?”一个蛮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都是死人吗?怎么服侍二皇子的!”
  小宫女身子一抖,忙不迭的跪下行礼:“请刘嬷嬷饶命啊!奴婢已经请过好几次让太子去休息了,但太子练字太入神,并未听到奴婢的话啊!”
  “二皇子,”刘嬷嬷草草向郑澈安行了一礼:“皇后娘娘希望您能早些休息,您何必如此任性呢?”
  郑澈安放下手中的笔,微微抬了抬头,心中不由得冷笑:看书练字便是任性了?皇后怎么从来不管我外出游玩彻夜未归呢?
  “本宫这就休息,多谢皇后娘娘关心。”郑澈安答道。
  刘嬷嬷见郑澈安准备就寝,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东宫整夜灯火通明,巡逻的宫人一排排的走来走去。
  这哪里是东宫,更像是监狱。
  郑澈安刚才叫的皇后,不是生母楚氏,而是续后唐胜雪。
  唐家和楚家都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在梁帝还是皇子的时候就与楚氏认识,是门当户对的一门亲事,而唐胜雪是当时的太后选的,一直是侧妃。
  楚氏体弱,直到唐胜雪生下长子郑澈煜之后才怀孕。
  然而,楚氏在生下嫡子郑澈安之后三年便病故,那时的梁帝还未登基,为了不让别有用心的人钻空子,便立唐胜雪为太子妃,一年后成为了不可一世的皇后。
  梁帝是一个顾念旧情的人,虽说后宫佳丽三千,但梁帝从未忘记楚氏,他没有理会唐胜雪的百般阻挠,登基第三年便立郑澈安为太子,入主东宫。
  唐胜雪是百般反对,她心中的太子人选自然是自己的长子郑澈煜,从身份上看,郑澈煜也是嫡子,而且还是皇长子,凭什么处处低郑澈安一节呢?
  但是梁帝的态度十分坚定,绝不废太子。
  唐胜雪无法,只能使用长远之策,她一边对郑澈安驱寒温暖,赢得一个“贤后”的好名声,另一边更是不停的翻修东宫,装饰的富丽堂皇,让百姓有一个“太子无德”的谬论。
  “敏儿。”郑澈安挑起床帐,坐起身子轻唤道。
  “太子有何吩咐?”叫敏儿的小宫女悄悄上前道。
  “今日讲堂里先生讲的内容我没太听懂,我背下来给你听,你看看能不能给我讲讲?”
  “太子……这都二更天了……”敏儿是先皇后楚氏的宫女,略微读过几本书:“女婢不比讲堂先生,只是以前偶尔有幸得先皇后指点一二,实在是只懂一些皮毛,不敢耽搁太子啊……”
  “我知道……”郑澈安闭上眼睛:“我比大哥晚两年进讲堂,学起东西来本来就慢,先生他老人家也没有重复的习惯,但是……我不能让大哥比下去。”
  唐胜雪有自己的打算,既然不能让梁帝现在就废太子,那就要等,等郑澈安自己犯了大错之后不得不被废,所以几年来明里暗里没少给郑澈安送银子,古玩字画更是不在话下,郑澈安开口,只要和学习无关,消耗多少人力物力也要办到。
  郑澈安如讲堂已经快一年了,唐胜雪即没有给他请伴读,也没有让讲师放慢速度。
  如今唐家独大,后宫中唐胜雪说一不二,各宫宫人也是一边倒,虽然不敢特意刁难,但难免有些怠慢,普通人还好说,礼数上还算过得去,然而唐胜雪身边的红人,以刘嬷嬷为首,见了郑澈安连“太子”都不叫,只是带着几分讽刺的叫一声“二皇子”。
  “太子……”敏儿似乎感受到郑澈安情绪的低落:“奴婢刚才得了消息,今日早朝定南侯上书,向皇上提了您还没有伴读这个事情,皇上已经同意了,从权贵子孙之中为你挑一位伴读。”
  “哦?”郑澈安眼前一亮:“是哪家公子?”
  成为伴读,那以后这个人就可以经常出入东宫,不但可以与他为伴,还能成为他的心腹,不仅可以一起学习,最主要的是,这个人是权贵的子孙,如果能得到他背后力量的支持……可是一条不可多得的臂膀啊!
  “额……”敏儿明显犹豫了一下:“是……刑部尚书家的嫡子,唐阕。”
  唐阕?唐阕!!郑澈安先是一惊,随后心情变得无比复杂。
  刑部尚书家嫡子唐阕,京城中谁不知晓?皇上都叫过“神童”的人,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据说此人彬彬有礼,所到之处一片好评,当年大皇子郑澈煜不知用了多少办法,最终也没有让唐阕成为自己的伴读,都说此人无心于金钱名利……
  这样一个人,如果能成为自己的伴读,那绝对是莫大的荣幸,但是……这个人偏偏姓唐,是唐胜雪的侄子……
  郑澈安一直坚信,母亲的死,和唐胜雪脱不了关系!
  他立过誓,这辈子一定要让唐家血债血偿。但是唐阕……这个像郑澈安这种痛恨唐家的人都暗自赞扬的人……
  “太子?”敏儿有些担心的问道。
  “唐阕……为什么同意给我当伴读?”拒绝了自己的堂哥郑澈煜,却选择了自己?
  “不太清楚……”敏儿皱了皱眉:“不过听说唐公子为人十分温和,应该很好相处吧!”
  郑澈安点了点头,不幸中的万幸,自己终于有伴读了,而且还是个神童,至于以后……就见招拆招吧!
  “唐公子已经到了。”清晨,郑澈安身边的太监小许子轻声道。
  “嗯……让他等着吧!”郑澈安看着小许子微红的脸皱了皱眉,拿起旁边的书边看边想:这没皮没脸的东西居然害羞了?
  冬日的早晨寒风刺骨,坐下殿内都能听到呼啸的风声,让人不由得瑟瑟发抖。
  郑澈安直到看完了半本书,才轻轻咳嗽了一声:“让唐公子进来吧!”
  唐阕穿着一身白色的常服,显得整个人都多了几分温文尔雅,清秀的五官被冻的有些发红,但依旧挡不住他清贵是气息。
  在外面冻了大半个时辰,可唐阕脸上没有半点不耐烦的表情,挂着礼貌的微笑:“太子万安。”说着规规矩矩的行了跪拜礼。
  郑澈安一愣,他突然明白小许子为什么脸红了,他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虽然用沉鱼落雁来形容一个男人有些别扭,但唐阕绝不枉费这四个字,他身上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虽然年纪很轻,但却已经能让不少人看直了眼。
  郑澈安本来打算继续的下马威突然使不出来了:“请起。”
  “谢太子殿下。”唐阕的声音很好听,让人身心愉悦。
  “唐公子用过早饭了吗?”郑澈安喝着热茶,眼神不由自主的打量了几眼唐阕。
  “谢太子关怀,草民已经用过了。”
  郑澈安微微点了点头:“那便准备出发吧!”
  讲堂离东宫有一段距离,郑澈安坐着轿子,唐阕跟着宫人在轿边走。昨日晚间的大雪已经被打扫干净,但偶尔几处的冰霜还未褪去,唐阕快步跟着轿子,一点没有富家公子娇生惯养的模样。
  “呀,二弟好早。”郑澈煜站在讲堂门口道。
  “大哥。”郑澈安一边扶着小许子的胳膊下轿一边答道。
  郑澈煜笑眯眯的对唐阕拱了拱手,语气多了几分亲切:“堂弟好久不见!这天气还挺冷的,堂弟怎么也不多加些衣服?”
  “大皇子。”唐阕礼貌点见了礼,却并没有继续交流的意思。
  郑澈煜似乎也已经习惯了,笑着向前走了几步:“我之前给你的文章,你都看了吧?”
  “那是您自己写的吧?”唐阕语气平常的说道:“文章多处意思模糊,条理凌乱,用词也不精确,看来大皇子也不过如此。”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