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网王)后生缘(网王同人)_画染绝

时间:2018-12-29 09:16:20  作者:画染绝

 =================

《(网王)后生缘》作者:画染绝
 
文案:
     今生已过也,愿结后生缘。
 
  小受是高年级学长,高中部三年。大概是各种狗血满天飞。
 
剧中人物三观不代表介只的三观哦。三观这种玩意儿在这里大概已经是不正中的不正了。
 
虐文提醒,就是介只多年前的脑洞,虐到介只爽就可以了的辣种【捂脸】然后各种不合理的地方就当它不存在吧!
 
蠢作者哭到脱水,边抽餐巾纸边搞出来的玩意儿。对不起,哪怕漪做错了,介只也爱他一辈子。来去随缘。不喜勿喷哦。谢谢体谅。就是自己的一个小执念吧。喜欢写写满足一下自己的文文。
 
内容标签: 网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神夜漪,越前南次郎 ┃ 配角:网王众 ┃ 其它:
 
==================
 
  ☆、第一章 遇见
 
  第一章遇见
  我遇见你的那一天是个晴天,阳光暖暖撒下来,你在阳光里,我在阴影下,我追逐着光,假装自己是与你处于同一个世界的人。 
  我知道我与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不同的。他们的生活是许多人,我的生活只需要我一个人就够了。所以,拥有了你的温柔的我,第一次想要拥有一个人的我,第一次感受了两个世界碰触在一起的我,知道了两个人生活的我,再也学不会一个人活下去了。
  夜神漪缓缓闭上眼睛,麻醉药顺着血液的流动慢慢的慢慢的麻痹了他整个身体。他失去了知觉,觉得有些愉悦。他在脑海中构想着刻画着他铭记于心的面容,越前南次郎,将夜神漪从一个人的世界里拉出来的人。
  是的,他爱慕他。那个男人,有着近乎完美的人生,不朽的事业美满的家庭幸福的生活,天生带着吸引他的力量。他靠着他支撑了12年,爱了他半年,觉得……很痛苦……
  从一无所有到以为拥有了他,最后,他依旧一无所有。
  越前南次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网坛上的神话,不靠谱的色大叔,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大抵是这样的,而在夜神漪的世界里,那是他活下去的精神。他爱上了那个精神以外的,突如其来的温柔。
  东京的夏天总是格外的长,夜神漪受到国中部后辈的邀请去网球场打指导赛。放假早起绝对是不人道的,夜神漪一向这样认为。他宁肯中午顶着烈日出门,也不愿意清晨起床。
  去学弟说的训练场的路上,他偶遇了一场三辆脚踏车引发的交通事故,相关人员青学初等部二年级生桃城武,出版社记者小姐,还有一位……中年大叔,唔,和尚好像是的,总之一位略显邋遢不正经的和尚或者大叔。
  三个人将一条原就不宽的路堵了个彻底。啊,怎么办,快迟到了呢。在学弟面前迟到的话好像很丢脸。夜神漪将额前散下的碎发撩到脑后,走上前去:“那个,三位……”
  “无关人员走开啦。这是男人和男人的对决!”他的小学弟瞅也不瞅他一眼。
  相熟的记者小姐气愤道:“什么啊,你们这是对女性的歧视!歧视!”
  大叔显然赶时间:“你们快让开,让开!”
  啊,真是一团乱啊。
  夜神漪直接上手握住桃城武的车把,加大了点声音:“桃城你冷静一点。还有织砂小姐我想是桃城不当说话让您误会了。你们先冷静一点。”
  桃城武被迫停下,偏头一看一个穿着运动服背着网球包看起来却有些瘦弱一点都不像玩儿运动的男生。黑发黑眸,长长的头发已经到了腰部下面,使他原本就温柔雅致的相貌更加突出。但或许是他本人自身的气质所致又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这是个女孩子。
  然而看到这样漂亮的温柔的人桃城武头皮都炸了,他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作死的话。会死的!
  “学学学学长!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桃城武闭着眼睛鞠躬道,他只求球场上前辈能给他一个痛快,留一个全尸啊。
  “诶,是夜神君啊。”织砂芝瞬间不好意思的停住脚踏车,飞快的扬起一个看起来十分友好的微笑。
  越前南次郎切了一声:“小子,快给我让开了。”
  “你才是,让开!”桃城武下意识说到道。
  夜神漪按住桃城武:“桃城不要这样。来,这样吧,你们全部转过去,闭上眼睛。交给我来裁决怎么样?”
  桃城挠了挠头,第一个走到一边闭上了眼睛,织砂芝想了想也走了过去。只剩下越前南次郎了,夜神漪看了他一眼,对他笑了一下,道:“谢谢前辈。”
  一句话让桃城和织砂芝都以为越前南次郎也同意了。又听夜神漪道:“不要睁开眼睛哦。”
  桃城和织砂芝答应了一声。越前南次郎就见夜神漪将桃城武的车调转了过来,三辆车并成一排。越前南次郎见状,张嘴就要捣乱好偷偷的第一个骑车就走。
  夜神漪见状毫不犹豫的捂住了他的嘴,对桃城他们道:“好了,织砂小姐女士先行吧。桃城这一点时间的谦让你就追不上了么?”
  两句话成功解决,两个一次骑走,远远的看见桃城反超了织砂芝还得意的笑了好一阵。交通一下就疏通了。越前南次郎欲哭无泪,他一把拨开夜神漪的手:“喂,小子。”
  夜神漪弯了眉眼颇为恭敬的鞠了一躬:“越前前辈。”
  越前南次郎表情瞬间一崩,双手往袖子里一插,弯腰驼背操着一口美式日语道:“我不是越前南次郎。”
  夜神漪眨了眨眼,从善如流:“前辈。”
  越前南次郎这下才满意了,发现送便当的时间不多了,哼了一声骑上脚踏车就要走。随后夜神漪就发现……他也要迟到了呢。
  于是,越前南次郎骑着骑着发现……后面那个小子在他的车子后面狂奔。
  越前南次郎:“……”
  他脚动刹车,夜神漪蒙蒙然的看着越前南次郎等在原地的背影,不自知的加快了速度。
  “小子,快点快点。”越前南次郎夸张的挥着双臂,恶声恶气的催促。
  “哦,好。”夜神漪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差点冲过头,被越前南次郎一把摁在了后座上。
  “坐稳了。”话音落下的同时越前南次郎一蹬脚。夜神漪在惯性的作用下,赶紧抱住越前南次郎。
  他有些迷幻的望着卖力蹬脚踏车,硬是将脚踏车骑出了火箭的气势的越前南次郎的背影。他大概是在做梦。论和偶像说话和偶像亲密以及做上了偶像的脚踏车的心理历程。只有两步,激动随后激动到大脑死机。
  在他父亲的那个时代,越前南次郎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一个传奇。他的父亲就是个网球迷,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无异于越前南次郎了,听说他们还是校友呢,只可惜年纪差的远了一些。家里不知道有多少箱越前南次郎各种各样的比赛录像带,还有海报啊什么的。听说还有越前南次郎曾经使用过的球拍什么的。也是真的迷……迷兄
  啊,希望他烧下去的越前前辈的之后两年比赛的录像带他们有收到吧。话说人死后有灵魂这种东西么?到底有没有呢……
  夜神漪一路胡思乱想到了勝郎父亲工作的网球俱乐部外。
  “喂,少年,下车了。”越前南次郎催道。
  夜神漪一个指令一个动作:“是。”
  “你是来找龙马他们的没错吧。”越前南次郎道。
  夜神漪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
  “那就好了,这个就交给你了。”越前南次郎一听立马将便当放到了夜神漪的手里,“作为报答,一定要把这个便当赶紧给龙马。我的宝贝们就靠这一次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宝贝是什么,也不明白突然热血什么的,但夜神漪还是乖乖点头。“好的前辈。”
  越前南次郎“嗯”了一声,非常赶时间似的调转车头就要走。
  夜神漪下意识的叫了一声:“越前前辈。”
  “怎么了?”南次郎回过头,“有话快点说啊,我赶时间。”
  “那个……请问……”夜神漪咬了咬牙,鞠躬道,“请问可以请教您打网球么?”
  看起来非常柔顺的头发呢。南次郎撅着嘴摸了两把,然后非常快速的收回手,当作刚才什么都没发生,道:“这个啊,下次有机会让我看看你的网球吧。”
  说完他风风火火的踩着车子走了,口中还念叨着“伦子你给我等等啊……”
  夜神漪怔怔的望着越前南次郎的背影,慢半拍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南次郎摸个的地方。忽而,他抿着唇笑了。弯弯的眉眼,温暖的笑容像是破开黑暗的阳光。
  他抱着便当颇有些不稳重,只觉得心口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如果不靠什么发泄一下的话会憋死的。空荡荡的胸口好像一下子就涨满了。
  可惜,说是下一次,夜神漪一直鼓不起勇气去找龙马说去他家拜访这样的话。他是高中部三年生,虽然因为龙崎教练的原因一直有在额外的时间去初中部当助教。但是,高中部也有自己的比赛,他又要忙升学的事情去初中部也渐渐去得不多了,实在不好意思开口啊。
  可能是他太过纠结,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夜神漪新翻译好了文章,将文章交给编辑后,出门就撞见了越前南次郎。
  是的,仅仅凭一个蹲在草丛里的背影他就能确定那是越前南次郎。可能是……这么猥琐的和尚他是第一次见,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吧。多看一眼就发现与记忆中的前辈越相像呢。前辈对不起啊,我不是说你猥琐了。
  夜神漪踌躇了半晌,眼见越前南次郎就要走了,连忙跟上去喊了一声:“前辈。”
  许是他的声音发紧的原因,有些控制不住大了些。南次郎捂住他的嘴就将他拖入了草中:“嘘,小声一点。”
  夜神漪顺从的蹲下来,乖顺的点了点头。
  越前南次郎这才放开他,像是个间谍似的盯着前方不远处。夜神漪看了一眼,是龙马和龙崎教练的孙女好像是叫樱乃的。
  “前辈,你这是?”夜神漪不明所以的跟着越前南次郎躲藏跟踪。
  越前南次郎理直气壮:“当然是看我这个笨儿子怎么约会啊。真是的,这个笨儿子只会打网球,人生可不是只有网球啊。”
  话音落下,越前南次郎的肚子又咕噜噜的叫了一声。他按住肚子,夜神漪接了一句:“还有吃饭。前辈,这样跟着也不是办法呀。不然先去吃饭吧。”
  越前南次郎闻言,目光望向夜神漪充满了谴责:“小子,你看我像是有钱吃饭的样子么?”
  夜神漪闻言立刻道:“那我请前辈吃饭吧。正好我早上出来也没有吃饭呢。”
  “这个嘛……”南次郎摸了摸下巴,又看了看龙马,猛然发现他的傻儿子已经在他没有注意看的时候欺负哭了小姑娘,让小姑娘一个人跑了。越前南次郎立时不记得吃什么饭了,就要出去教训教训没有情商的傻儿子。桃城武却比他还快了一步,推着越前龙马就让他去追樱乃了。
  越前南次郎一见,一拍夜神漪的肩膀:“走,我们跟上去。”
  为什么我也要做这样的事情?夜神漪抚了抚额头,身体却十分诚实的跟了上去。桃城跟踪队与南次郎跟踪队在网球场外成功会师,反正夜神漪是不想回忆学弟们看见他时震惊的眼神了。
  
 
  ☆、第二章 寄托
 
  第二章寄托
  此时越前南次郎与夜神漪坐在拉面馆里,桃城武他们在对面的汉堡店。越前南次郎在呼噜噜的嘬面条,夜神漪……在按着胃喝粥。人生啊,大概就是这么艰难的吧。
  “少年,你没问题吧?”越前南次郎百忙之中抽空关心了一句。
  夜神漪立刻满血复活,摇了摇头道:“没关系,大概是早上出来太匆忙了,不感觉到饿看到吃的就不太有食欲。”
  “少年,你这样可不行哦。”越前南次郎边喝汤边道。
  “是,我以后会注意的。”夜神漪道。
  吃完后,越前南次郎捧着肚子和夜神漪一起在街边走着。
  “少年,带球拍了吧。”
  “啊,是的。准备回家的前顺便去打一场球。”夜神漪道。
  越前南次郎伸手勾住他的肩膀:“那就和我打一场吧。”
  幸福来得太突然。夜神漪却只能含泪拒绝:“前辈对不起,我只带了一把球拍。”
  “没关系没关系。”南次郎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好吧,就当是球拍的问题解决了。夜神漪十分开心的带着南次郎开始找球场,满员,爆满,非常爆满。夜神漪还就不信了,找不到一个能打球的地方。
  越前南次郎看着夜神漪倔强的眼神笑了,他指了指一边:“那里就很不错啊。”
  诶,哪里?夜神漪看过去,啊一个连路灯都没有全靠周边灯光救济的桥下小草坪。好吧,草坪不小,略微倾斜,还是挺大的一块,草坪下面也有空地。只是空地。
  夜神漪看着越前南次郎拿着跟木头画网球场,支起两根树枝就当是网,没片刻就做出了一个网球场。夜神漪他……很服气!就差拿崇拜的眼神看着南次郎了。所以说这孩子没救了啊。
  越前南次郎就拿木棍做网球拍,而夜神漪拿着自己的网球拍,他凭尽全力一定要好好打才行。
  然后……6:0……夜神漪当然是那个0。啊,一分都没有从前辈那里拿到呢。
  夜神漪倒在草地上,他已经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从来没有过这样完全被压制的情况呢,从小到大他输过无数场比赛,或者说他的胜利就是靠那些输来的。可是没有一场让他那么无力过,一球都没有得到呢。好失败啊!
  越前南次郎扔了木条躺在他身边,突然问他:“少年,喜欢网球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