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佾曲衷情诉云心(霹雳同人)——初行云

时间:2018-12-27 08:50:30  作者:初行云

 《(霹雳同人)佾曲衷情诉云心》作者:初行云

 
 
第1章 
曲云楞楞地看着一室孤寂,身旁其他六云傻了一阵之后便全冲出去找寻佾云了。
 
「你骗我……」曲云低声说道,被洁白贝齿紧咬着的下唇渗出了殷红的血珠。「我再也不会相信你。」
 
状似平静地扔下这句话,曲云也离开了云门。
 
然而,在曲云转身的那一瞬间,一滴晶莹的泪珠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而後在地上落成碎片。
 
如同……曲云的心……
 
——
 
曲云来的那一天,他并没有见到那个令人头痛至极却又也人心疼不已的紫色人儿,原因很可笑──他说他要练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曲云才会和他结下梁子。
 
第一次见到他,却又闹了个大笑话,想必就是因为如此,所以曲云才会更讨厌他吧?
 
但是,一旦动了情,又有谁能阻止得了自己呢?
 
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恋上那抹淡紫身影,一旦发现了,浓浓的情感一下子倾泻而出,想停也停不了,
 
如此地深刻,如此地扣人心弦,一分一分化做绵长情丝,交织成一张情网,让人想逃也逃不了。
 
历经几番波折,他终於如愿走入曲云封闭的心灵里,然而此刻……
 
「唔……」喉头一甜,佾云再次吐出一口腥黑的血液。
 
「曲云……」深情地低喃着那深爱的人儿的名,佾云只觉得头越来越昏,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隐约中,他听到了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喂!你还好吧?」
 
无心去想是否是自己的幻觉,一直到他倒下去的那一刻,佾云心中、脑中还是只有一个念头:曲云,我爱你……
 
——
 
曲雸流双眼微眯,看着眼前的雄伟建筑。
 
「不用怕,进来吧!」身旁,一个慈霭的声音响起,说话的人至正是云门老人。
 
好看的唇扬起一个带着淡淡嘲讽的笑容,曲雸流昂首阔步地走入了云门──他今後的生活所在。
 
——
 
「这是曲云,你们以後可要好好对他喔!曲云,这些都是你的兄弟。咦?佾云呢?」
 
曲云吗?原来这就是他日後的新名字,无所谓了,反正世界上有没有「曲雸流」这个人都是没有差别的。
 
「佾云他又去练剑了。」韶云答道,随即走到曲云面前。「你好呀!我叫韶云。」
 
「我是仲云。」「我是霓云。」「我是锺云。」「我是瑟云。」「我是游云。」其余五人同时说道,
 
也多亏了曲云曾经习乐,听觉较为灵敏,才将五人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曲云呐!这紫玉笛给你。」云门老人拿出一把银中透紫的精美笛子交给曲云。
 
「谢谢。」曲云伸手接过。「师父,我想先去休息。」
 
「好,游云你带他去他的房间吧!顺便看看能不能遇到佾云,把曲云介绍给他认识。」
 
「好,曲云你跟我来。」游云一张圆脸带着笑,转身往里面走去。
 
「失陪了。」曲云有礼但生疏地拱手说道,跟上了游云的脚步。
 
等到曲云走了,云门老人叫其他人先离开,独独留下韶云。
 
「韶云,曲云这个孩子防人之心很重,你跟佾云要多开导他。」
 
「我知道了,师父,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嗯!那云门就交你和佾云啦!我要离开了。」
 
「师父路上小心。」韶云送云门老人到门口。
 
就这样,云门老人又离开了云门,不知道要做什麽去了。
 
——
 
「那边是枫林,不过我们很少过去,浴室在那边,书房在那里,那个广场是练武用的,还有那里是……」
 
游云滔滔不绝地把云门的一切全介绍给曲云知道。
 
「等一下。」曲云终於忍耐不住了,这个人怎麽那麽聒噪?「你一下说那麽多,我记得起来吗?」
 
「对不起对不起,因为师父已经很久没收徒了,我太兴奋了,真是对不起。」说着,两人已到了房间外。
 
「从那边数过来分别是韶云、仲云、瑟云、霓云、锺云、我、佾云的房间,这一间就是你的。」游云拿出一个钥匙交给曲云。「门要不要锁看个人,不过我们不会随便闯入人家房间的。」
 
曲云推开门,走入房内。
 
房间里的摆设不多,除了床舖桌椅,就只有两个矮柜,从窗户看出去,就是那一片枫林。
 
「有缺吗?要不要帮你补?」
 
「不用了。」曲云淡淡说道,将紫玉笛放到桌上。
 
「那我先出去罗!要吃饭的时候我再来叫你。」游云替曲云关上门。
 
躺到柔软的床舖里,曲云闭上眼,没多久便睡着了。
 
——
 
唔……现在是什麽时辰了?曲云睁着还有点睡意的美眸,坐了起来。
 
天色昏暗,凉风轻拂,曲云下了床,拿起紫玉笛便走了出去。
 
「嗯……」伸了个懒腰,曲云决定到枫林里去看看。
 
谁知他才走没几步,身後一道剑气比来者的声音更快袭来。
 
武功底子不好的曲云闪得狼狈,却仍然被剑气在右臂上划出一道伤痕。
 
「站住!」金色人影闪过曲云眼前,在他面前站定。「你是谁?为什麽能够进入云门?」
 
这混蛋!应该就是那个说要练剑而没有在大厅上遇到他的佾云吧?很好,他们梁上结大了。
 
「白痴,不会用大脑的家伙!」曲云捂着伤口,开口骂佾云。
 
能进入云门的人除了会是云门老人的徒弟之外,还会有其他人吗?
 
「什麽!?」佾云愣了一下,怎麽他的回答和他问的完全不一样?
 
「紫玉笛!?你……难道你是师父新收的徒弟?」佾云猛地看到曲云手中的紫玉笛。
 
这下糟了,他之前不但没去等他,现在竟然又伤了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佾云收起佾云剑,心急地走近曲云,想要看他的伤口。
 
「不用你管。」曲云闪过佾云伸出来的手,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欸!等一下啊!」佾云连忙追上曲云。「你的伤……」
 
「始作俑者没资格问!」不知道为什麽,曲云看到佾云就有气,说话的口气冲得不得了。
 
佾云听了,愧疚地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让我看看你的伤好吗?」
 
「我不要!」曲云用力地推开佾云,随即跑进自己的房间。
 
「喂!」佾云看着自己衣上的血迹,不知怎地心竟紧紧揪痛起来。
 
跟着来到曲云房外,佾云拍打着曲云房间的门。
 
「喂!开门啊!里面没有药的,你开门好不好?」
 
房内房外的两人正僵持不下着,让游云有点困惑。
 
「佾云,曲云他怎麽啦?」
 
他们两个见到面啦?他还以为他们要晚上吃饭的时候才能见面呢!
 
「游云,快帮我劝劝他,他的手受伤了。」
 
「受伤了!?」游云一听,声音马上高八度。
 
「曲云、曲云,快点出来呀!我药箱还没放进去耶!」游云也加入了拍门的行列。
 
房内的曲云好不容易将血止住了,却不能好好地休息一下,害得他头痛的要死,最後,他终於去开了门。
 
门一开,佾云马上拉住曲云。
 
「你怎麽样?血止住了吗?」
 
抽回自己没受伤的左手,曲云没好气地说道:「止住了又怎样?我还不是会被你们两个烦死?」
 
「到我房里来擦药。」佾云说道,拉着曲云回到了自己房间。
 
「不用你假好心!」曲云努力地想要将手抽出,无奈力气不如人,他只能乖乖地随着佾云到他的房间。
 
「游云,你先过去吧!跟韶云他们说一下,我们很快就过去。」佾云说道,跟着将门关上。
 
游云搔搔头,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过了一会儿才先离开。
 
将房内的水盆捧到桌上,佾云小心翼翼地将曲云刚刚止血的布条拆下,拿起湿毛巾替他擦拭着伤口。
 
「好险伤口不深,应该不会有什麽大碍。」佾云说道,处理好伤口後便将金创药敷到曲云的伤口上,接着又替他包紮起来。
 
「嗯……刚刚的事我很抱歉,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叫佾云,你呢?」
 
「曲云。」曲云漠然答道,起身就要离开。
 
「你要去哪?」佾云拉住他问道。
 
「你连饭都不给我吃吗?」
 
「当然不是。」佾云连忙否认,怎麽他像只刺蝟一样,一直都把自己缩在刺下?「我带你过去吧!来。」
 
佾云牵起曲云,往饭厅走去。
 
想要甩开佾云的手却是无法,曲云有点气愤,但也只能随着佾云走。
 
但是谁都没想到,他们两个的手这麽一牵,竟然将小指上的红线也牵了起来。
 
 
 
第二章 
 
 
 
 
  清风微徐,片片红枫纷落。艳红中一抹柔和淡紫孤独地倚在树干上,纤长十指在一只银中透紫的笛子上按压不断,吹出了如同他一样孤独的曲子。
 
  数不清自己已在云门过了几个春秋,曲云的面容已褪去当年就难以察觉到的稚气,身子虽在云门调养的差不多,但之前的营养不良多多少少还是影响到他的成长,让他看起来就是比同年龄的人瘦弱了点。
 
  但他拥有一张很美的脸。
 
  细长如柳的双眉下是两泓难以看清的深邃双眸,挺直的鼻梁下是红艳柔嫩的唇瓣,精致的五官放在曲云的鹅蛋脸上,说有多协调就有多协调。
 
  一曲吹毕,曲云正想再吹一曲,身後却传来了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锺云带了点吃的回来,你怎麽不去吃呢?」
 
  不管经过多久都一样的温柔嗓音,柔柔地在曲云吹完一曲的时候插入,不但得不到曲云的善意,反而还得被狠狠地刮一顿。
 
  「要你管!」曲云连转身都懒得转,原本就是因为闷才来枫林里吹笛的他这下心情更糟。「我吃不吃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你用不着担心会有人饿死在云门!」
 
  曲云讨厌佾云在云门已不是什麽秘密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年佾云先是没去等他加上他那无心的一剑而使得曲云到现在还怀恨在心,总之,曲云有可能在他心情好的时候对其他人和颜悦色,但只要他一看到佾云,两人没打起来大家就都偷笑了。
 
  韶云也曾想过要帮两人调解,毕竟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他们六人又夹在他们两个中间,帮这个也不是,帮那个也不是,但是不帮又说不过去。每每去找曲云谈,他才刚说到佾云的名字就被曲云给轰炸得受不了,只好无奈地放弃。
 
  因此,两人的关系就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一点一滴地变得更坏,不过,佾云可就不这麽想了。
 
  他知道曲云讨厌他,也许是因为他当年不小心伤到了他,也许是他又在不知不觉中做了什麽又惹他生气的事,但是他不能就这样消极地让曲云一直讨厌他。他总得做些什麽,让两人的关系和缓一点,这样大家才有可能过得好。
 
  碰到超级硬钉子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佾云倒也不在意,既然他不愿意转身,那他就走到他面前去吧!
 
  走到曲云面前,佾云唇边依旧带着他惯有的温柔浅笑。
 
  「锺云帮你买了红豆酥,去吃一点吧!」佾云说着,伸手就拉起了曲云,往大厅上走了过去。
 
  「放开我!」曲云咬牙切齿地说道,拼命想把手抽出来,可惜他怎麽努力都没用。
 
  该死的!曲云在心中低咒了声,这家伙看起来明明就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为什麽他会是云门武功最好的一个?
 
  佾云倒很乾脆,察觉到身後人儿的怒火快烧到他这儿来了,懂得见好就收的他迅速放手,快得似乎他从没握住曲云的手。
 
  而事实上,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心中有一股名为「失落」的负面情绪紧紧占据了他的心。
 
  从当年看见曲云被他伤到而流出的鲜血之後,他就莫名地对曲云有种奇怪的感觉,随着相处的日子,这种感觉与日俱增,虽然他不懂这是为了什麽,也把这感觉暂时解释为对曲云的心疼,但他知道没有这麽简单,总有一天他会找出这答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