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皇帝宠妻记gl(GL百合)——泪落霓裳

时间:2018-12-24 12:37:54  作者:泪落霓裳

 

 
 
《皇帝宠妻记gl》泪落霓裳
 
文案:
她,是楚国唯一的“皇子”,先皇走后继承皇位,自此楚国一片太平。身为女子的她在这宫中的深水里,不得不步步为营。
因先皇遗诏,她不得不娶国师女儿,原本想着敷衍处一处,不曾料想,这一处,就是一生一世
 
内容标签: 生子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熙云,凌慕嫣 ┃ 配角:龙牧,龙清潇,凌坤,李奎,林忠,庆彦,锦馨,傅太医 ┃ 其它:
 
 
 
第一章 
  楚国历史以来皇嗣单薄,唯一的皇子楚熙云天资聪慧,能文会武,貌若潘安,帝皇气质非凡。自先皇逝世,楚熙云理所当然继承了皇位,封号“德宁帝”,年号“德宁”。
  虽小小年纪,却在朝廷上一碗水端平,做事果敢,朝中无人不服,自此朝中太平,楚国更是太平。
  楚国人民无一不对皇上敬爱不已,朝中大人对皇上也是心服口服,忠诚不已。
  楚国人民只道皇上英明,朝中大人只觉皇上聪慧,却不知道,皇上整晚整晚地批着奏折,为了楚国的安稳,为了让自己不在朝中露出把柄。
  更是为了,不让人发现自己的女儿身,为此,皇上步步为营,从不敢露出自己的把柄。
  德宁一年,因着先皇逝世,皇帝楚熙云以守孝为由拒绝立后娶妃,人们只当皇帝孝顺。
  德宁二年,因着先皇的遗诏,皇帝楚熙云不得不娶国师女儿凌慕嫣为后。
  楚国历史以来,娶皇后时,皇后和皇上先由军队护送到楚氏宗祠的山脚下,皇上身着金边龙袍婚服,皇后身着金边凤袍婚服,头盖红盖子。
  两人分别抓住红绣球的两边,徒步走上台阶阶数为666的楼梯,且五步一鞠躬十步一扣头。
  直到上了至于顶上的楚氏宗祠,一一为楚氏祖宗扣头,两人再分别割手指,将血滴于楚氏宗祠的古鼎之中,再对天地扣3个响头,揭开皇后的红盖子。
  之后迎亲大军便留下三天的口粮和一匹马,还有一些衣物和必需品,先一步离开,徒留皇后和皇上在那边,回到京城门口准备迎接皇上和皇后。
  而皇后和皇上则要自行下山,骑马离去,这当中自然是少不了风餐露宿的,因为这楚氏宗祠离京城最快也有四天时间,且这沿路只有森林没有酒家。
  据史书记载,说是这是为了增加皇上与皇后的感情,也是一次深刻的微服私访,且民众也不希望国家的皇帝皇后是无能之人。
  今天,正好就是皇帝楚熙云娶后之日,大街上人山人海,鞭炮齐鸣,举国欢庆,而我们的皇上皇后早就身处楚氏宗祠的山脚下了。
  楚熙云一手拿着红绣球,抬头一往这高耸的666阶台阶,连她这般的练武之人都觉得困难。望向自己身旁娇小的娘子,时不时几声咳嗽声传入楚熙云的耳畔,心下顿时有些疼惜,这般瘦弱,也不知能不能登上这666阶台阶。
  顿时对自家的祖先有些不满,为何要把楚氏宗祠建得如此之高!?
  一旁的凌慕嫣拼命抑制住自己喉咙里的咳嗽声,生怕自己一个咳嗽惹得皇上不满会殃及全家。自己昨天不小心染了风寒,今天身子昏沉沉怪难受的,想找个人靠一下,但想到自己身旁是当今圣上,吓得忙打消自己的念头,努力坚持站好。
  身为习武之人的楚熙云怎会察觉不到凌慕嫣的不适,知道自己的皇后这是不敢,见还有一段时辰才能开始仪式。
  忙靠近自己的皇后,将皇后揽进自己的怀里,又立刻扶着皇后靠着石壁坐下,凌慕嫣虽诧异皇上的动作,却也万不敢出声和反抗。
  “皇后,朕知你染了风寒身体不适,在朕怀里歇息一会,吉时了朕再叫你。”楚熙云觉得自己的皇后浑身冰冷,再用力搂紧点。虽然自己的皇后盖着红盖头,但是楚熙云笃定自己的皇后一定美若天仙,毕竟,身上的味道比那些女子香好多。
  虽说这婚事她本是不愿意的,不过娘子这般的惹人怜爱,也算是赚了罢。
  此刻在楚熙云怀里的凌慕嫣见皇上如此关心自己,心头一暖,想起自己在男子的怀里脸又忍不住一红。她真心觉得皇上的嗓音很好听,低沉又带着丝丝的沙哑,却不难听出皇上声音里的温柔。
  这般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楚熙云见自家皇后睡着了,更是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一动,怀里的小娇妻就会惊醒。
  这四日都在那马车上休息,马车一路极颠,连她这个习武之人都休息不好,自家皇后这娇弱的大家闺秀定是更休息不好。
  楚熙云望向云端,看着那轮还只漏出一半脸来的太阳,好在,现在是春天,天气凉爽,不然自己的娇妻怕是更受不了。
  望着那轮明日,楚熙云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好多很久以前的回忆。
  回想起那冰冷的皇宫,回想起那皇宫的阴暗,回想起……自己为何会扮成男子……
  想起以前的种种,心里的恨和痛便更加深刻,心里更是冰冷起来,连柔和的眼睛和温和的面容也在那一瞬冰冷。
  猛的,楚熙云身边立刻降成了低气压,比那风都凉了许多。
  处在楚熙云怀里的凌慕嫣明显觉得一阵寒冷,柔若无骨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嘟着嘴喃喃了一句“冷~”
  楚熙云被凌慕嫣这番举动拉回了神来,见自家娘子颤着身体,忍不住自责,用力抱紧些。感受到自家娘子那柔若无骨的身子,娇小的身材,那一声柔柔的撒娇,还有鼻翼传来的阵阵清新的体香,只觉得小腹燃起了一团火,呼吸莫名变得有些急促。
  楚熙云自然是知道自己这是什么反应,急忙稳稳心神,暗骂自己不像话,自家娘子还没嫁过来呢!还睡着呢!况且还没见到自家娘子的样貌呢!自己,今天怎么这般反常,平日里看见那些个女子都不曾这般,男子也不曾有过,今日,真是怪了。
  思来想去也没找出个答案,只能作罢,余光瞥见自家娘子附在腹上的那双洁白如玉的手,忍不住轻轻握住。
  不料,这双手这般冷,心下一疼,用自己暖和的手包裹住自家娘子的手。
  望着怀里安静睡着的皇后,心下欢喜。
  朕的皇后,以后就由你来陪着朕罢……
  朕发誓,朕会好生待你。
  朕一个人孤身太久了……
  朕的嫣儿,陪着朕罢……
 
 
第二章 
  楚熙云就这么一直看着自己的怀里的皇后,暗自传了内力于皇后体内,好让皇后暖和身体。
  不一会儿,太阳高照,吉时到了。
  楚熙云虽然不忍心叫醒自己怀里的皇后,可却没有丝毫办法。把手放到皇后的肩头,轻轻摇了摇,“皇后,起来了,吉时到了。”
  凌慕嫣原本睡觉时一向浅眠,今个儿在皇上怀里睡本该更是不安稳才是,却没有料想到自己睡得安稳,以至于皇上叫了几声都不曾有反应。
  “皇后,吉时了,醒醒。”楚熙云提高了些许的音量,神色却是温和的,眼里也满是柔情。
  “……唔……”凌慕嫣终于醒了过来,见自己眼前一片红,呆滞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这是在作何,也才意识到自己正待在皇上的怀里。这么一想,那叫一个心惊,忙扶着石壁想站起来,不料自己脚下一个不稳,眼看就要摔了。
  “皇后!”楚熙云一个心惊,忙拉住皇后的手,一个用力,让皇后往自己身上靠过来,用力抱紧皇后,这才放下心来。这要是从这里摔下去,皇后肯定受不少伤。
  凌慕嫣安静地待在皇上的怀里,忍不住颤了颤,还没从刚才的险情里缓过来。刚才她望见这里离这最底下大约有个30米,这要是摔下去自己免不了短胳膊短腿的。
  楚熙云感受到凌慕嫣的战栗,不禁心疼起来,把手放到皇后的背上轻轻抚着,安慰到:“没事了,皇后,别怕。”
  凌慕嫣这才惊觉自己在皇上的怀里,想行个礼却不敢推开皇上。原以为自己成为皇后之后,免不了像以前的皇后嫔妃一样终生只能苦苦地守着宫殿,想方设法地在后宫站稳脚跟。如今看来,皇上对自己很是不错,也许,自己可以期待一下吧……以后的生活……
  “皇上,臣妾没事。”凌慕嫣虽然想多在皇上温暖的怀里多呆一会儿,眼瞧吉时快过去了,忙出声说道。
  皇上身上没有龙涏香的香味,反而有着一股淡淡的薄荷味,加之温暖的怀抱,让凌慕嫣很是留恋。
  凌慕嫣留恋皇上的怀抱,殊不知皇上也留恋着皇后的依赖。
  楚熙云听见皇后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让皇后走在靠近石壁这一边,“皇后,仔细注意脚下。”
  待皇后应了之后,两人这才双双走出了第一个台阶。
  五步一鞠躬十步一扣头,起初两人都没觉得辛苦,很轻松。但,过了300阶后,凌慕嫣就开始大口大口喘气,明显是很累的样子。
  毕竟她只是一个女子,还染着风寒,累了也是正常的。反观我们的皇上,脸不红气不喘的,一副还留有余力的样子,不愧是学武之人。
  楚熙云注意到身旁皇后繁乱的呼吸,知道自家皇后这是累得不轻,暗自庆幸自己练了武,虽然自己也是一介女辈,但身上的内力和武功却是比男子都高上许多。且自己这身衣袍也不会让自己女子身份被皇后,被世人察觉。
  “皇后,停下来休息一下吧。”两人一个扣头后站了起来,楚熙云见自家皇后这么累了还作势要走台阶,连忙拦下。
  “皇上是累了吗?”凌慕嫣努力稳稳自己的呼吸,依皇上所言停下。
  “是,朕有些累了,歇歇再走罢。”楚熙云怕自己若说了实话会惹皇后不依,就顺着应下。
  “臣妾遵命。”听皇上这般说,凌慕嫣明显松了口气,勉强行了个礼就倚在石壁上歇息,调整自己不顺的呼吸。
  楚熙云看着自家皇后这般倔强的样子,沉寂的心更是波澜,突然有点想了解一下自家皇后的过去,出声道:“皇后,跟朕讲讲你的过去,如何。”
  楚熙云本身是真心诚意地在征求皇后的意见,可落在皇后的耳畔却远不是这么回事。
  凌慕嫣下意识紧张地站好,耳畔却传来皇上的“噗呲”一笑,接着听见皇上说“皇后不必这般紧张,朕不会把你如何的。”
  她告别凌府之时,父亲告诫过她,这朝中被皇上一碗水端平,现在朝中真正掌权的一直以来都是皇上,皇上的决定向来没有人敢推翻,一是因为皇上掌握着实权,二是因为皇上真的是为民、为国鞠躬尽瘁。
  而朝中的大臣们大多都是贤臣,迎合还来不及,怎可能推翻。所以,这天下,真的是皇上一人的天下。
  而她,万不能惹怒皇上。
  凌慕嫣心里清楚,自己身上担着的,不只是自己这一条命,还有凌府千万条性命,自己若是惹得皇上一个不快,凌府上下生灵危在旦夕。
  “臣妾的母亲生下臣妾就不幸身亡了。臣妾从小就在爹爹身旁长大,爹爹待臣妾很好,一直对臣妾都是有求必应。爹爹丝毫不忌惮臣妾是一介女辈,把自己的此生所学都教于臣妾。”凌慕嫣开口说到,话中句句属实,万不敢有半点的隐瞒。
  “嗯。皇后不必过于担忧,朕不会对你和凌府如何的。”楚熙云心知皇后畏惧自己的身份,目光闪过一丝悲凉,出口安慰。
  她真的好恨自己这个身份,若不是这个身份,自己怎么会落得什么人都不敢深交。
  她真的孤身一人太久了,太久了……
  她真的好想有个人能不畏惧自己的身份。
  可惜,没有……
  “皇上……谢谢……谢谢你。”凌慕嫣听了,心里一个激动就开口说道。
  说罢,两人不约而同地双双愣住了。楚熙云是不明白皇后为什么突然就道谢,而凌慕嫣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就道谢。
  “不,不是的。那,皇上,我,我收回那句话。不,不对,不能收回……”凌慕嫣一时心急,语无伦次。
  虽说她确实是聪明,但性子大多时候都是迷糊的,只有在真的重要场合,她那聪明沉稳的性子才会出现。
  楚熙云愣愣地看着眼前想解释清楚又半天解释不清楚的皇后,忍俊不禁。
  凌慕嫣听见皇上的笑声,愣了愣,接着也就随着楚熙云,低声笑了笑。
  楚熙云看着自己的皇后,笑得一脸的轻松柔和,注意到自己是真心的笑出声,她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家皇后,眸子里有了丝丝期待。
  看来,自家皇后不是个无趣之人……
 
 
第三章 
  两人又稍作休息了会,便顺着凌慕嫣的意继续走台阶了。
  楚熙云一直注意着身边人的呼吸,知道皇后快体力不支了,本想着拦下皇后休息,不想却被自家皇后倔强、不服输的样子给生生把这个想法掐断了。
  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凌慕嫣体力终于在一次次的自我逼迫下到达了最极限。浑身冒着冷汗,脚底发虚,眼前黑乎乎地,身体一个发软,刚半站起来的身子要看就要摔到地上去了。
  “皇后!”楚熙云眼疾手快,在千钧一发时把皇后揽入自己怀里,心知皇后这是到了体力极限,担忧地一下一下轻轻抚着皇后的背。
  凌慕嫣已经被自己的体能极限折磨得痛苦,就连皇上的话也没有心思去回答,何况她也是实在没有气力。
  楚熙云见自家皇后半天没搭理她也不恼,暗自传了丝丝内力入皇后体内,希望能让皇后好过一些。
  “皇,皇上。抱歉,臣妾没事了。”凌慕嫣回过神来之后才知道自己把皇上撂在一边没理会,心下还来不及松口气,这口气就又提到嗓子眼上了,连忙道歉。
  “皇后不必道歉。这家族规矩对女子来说着实很是艰难,皇后如此反应也是正常不过的。”楚熙云见自家皇后对自己这般客气,心下不知为何感觉很是恼怒,自己不喜欢皇后对自己这么客气,但见皇后实在不舒服,心里的恼火瞬间变成了怜惜,“皇后,再歇息会。走这么久,朕也累了。”
  “可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