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佛系影帝在线养佬(穿越重生)——归荼

时间:2018-08-27 14:06:50  作者:归荼

   《佛系影帝在线养佬[重生]》作者:归荼

  文案:
  重生后,谌述再次遇到了易连禾。
  上一世,他袖手旁观,两人各自凄惨收场;
  这一世,他果断把人带回家养了起来。
  ——然后发现,这个满脸写着不高兴的家伙 ,居然是个小可爱。
  **
  tips:
  1.攻是年下小狼狗。先出场的是受,谌(chen)述,第二声。
  2.攻女装!!!所以前期他人视角里是“她”。有关于社恐和焦虑症的描写。会治愈。金手指粗壮,不喜勿入。
  3.治愈系,日常向,小甜饼。1v1,he。放松阅读。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谌述,易连禾 ┃ 配角:青诃,顾南烛 ┃ 其它:1v1甜文he
  作品简评:青年演员谌述重生到四年前,机缘巧合下与前世仅有一面之缘的网络歌手易连禾再次相遇。这一次,他主动伸出援手。身处同一屋檐下,两人在相处中解除误会,感情也日益升温。谌述帮助易连禾走出焦虑症的阴影,也在其陪伴下解开了自己的心结,最终收获爱情,并实现了各自的梦想。全文基调温馨治愈,语言轻松诙谐。构思巧妙,行文流畅。主角积极面对生活,各自经历创伤的同时却仍能彼此温暖相互扶持。于细微处展现了人与人之间情感的美好动人,值得阅读。
 
 
第1章 
  正午的骄阳高悬在头顶,灼热似火。
  汇星娱乐斥资建设的偶像培训基地迎来了第一批年轻的入住者。
  摄像头正对着空旷的基地大门。培训基地的监控室里,几个保安正吹着空调盯监控。
  “今儿这太阳也太毒了。都入场了吧?”
  “早都进来完了。这天,谁会想在外头呆着。”
  人势很快散去,监控画面里也没了人影。又停了两分钟,有人嚷嚷着打牌。
  “再看看?万一有落单的,这天气万一中暑可不是小事。”
  “想看你去门口守着吧。”提议打牌的那人讽刺道。“人家小姑娘一个个天仙儿似的,家里可照顾了。用得着你操心?”
  外头热得像蒸笼,谁会想出去多待一秒。先前说话的那人也讪讪地笑了。“这不是怕有什么意外嘛。”
  “别那么多废话,打牌来不来!”
  “来来来!”
  日光渐渐偏移,炙烤大地的热度有增无减。
  监控画面中,一辆黑色suv缓缓驶来,停在基地入口旁。
  车内似乎起了争执。很快,车门打开,身穿白色T恤裙的年轻女孩走下车来。
  她身材高挑瘦削,暴露在阳光下的皮肤白到反光;散着半长的头发,趿了双拖鞋,手里只抓着一顶黑色棒球帽。
  驾驶座里的人说了些什么,车子很快开走了。留下她一个人站在原地,姿势而笔直僵硬。
  女孩眯起眼睛,抬手遮了下太阳。似乎对这么明亮的自然光不太适应。半晌,才慢吞吞地戴起帽子。
  她把帽檐压得很低,垂着脑袋,往入口的方向走。
  “你这手气不行啊,给钱给钱。”
  “下一把我坐庄,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监控室里,冷气嗖嗖地吹着,打牌的吆喝声热火朝天。没人注意到监控画面中突兀的人影。
  旷阔的基地中隐隐有音乐声传来。
  “欢迎大家来到由汇星娱乐制作的大型偶像选拔培训综艺节目——”
  “下面请第1位选手出场......”
  **
  “选秀比赛?”
  谌述低头浏览手机里的内容,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骨节分明。薄薄的嘴唇习惯性抿成一条直线,眉头却越皱越紧。
  “......这是什么?”
  他背对着走廊,站在高大明亮的落地窗玻璃前。剪裁得体的西装包裹着身体,衬得他身高腿长,姿态挺拔,只看背影也十分精干,气势迫人。
  一旁的是助理老汤。他个子不高,略微中年发福,一眼看过去发际线还隐隐堪忧。
  一开口,语气平实,却不难听出阅历的深厚。
  “你下午的工作安排。”
  老汤解释道,“是公司投资的新项目,想临时安排你去撑撑场面。”
  临时的,工作安排?
  谌述没说话。
  他站得很稳,若无其事地收起双臂环抱在胸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可在不为人知的角度里,他的指尖却正微微颤抖。
  他......回来了?
  上一秒他还躺在病床上绝望地等死;下一秒睁开眼睛,却是在汇星的休息室里午睡将醒。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现在是四年前。
  现在是,四年前??
  谌述抬起眼睫,面前的玻璃上隐约倒映出一张英俊的脸。
  因为心情不怎么愉快,他侧脸的弧度紧绷着。下颌的线条简明流畅,隐隐透出男性的力度。薄唇依旧抿得很紧。
  眼神锐利,神情冷漠。
  尽管表情有些疲惫,这依旧是一张经得起镜头考验的脸。是他自己的脸。
  只是更年轻,还没有经历过太多而显得更加棱角分明。
  他这是已经死了,还是在做梦?
  老汤见他沉默许久,以为他是听到公司临时加塞安排工作不太高兴,劝说道。
  “我知道这事是公司不地道,但这不没办法吗。现在宣传都已经放出去了,你不去,说不定还会传出你跟公司不合的闲话来。”
  “你现在上升期势头正猛,这种关键时刻可千万不能落人话柄。”
  这边老汤苦口婆心的劝着。另一边,有路过的员工妹子们注意到谌述的出现,不约而同放慢了脚步。
  谌述何等忙人,一年到头脚不沾地,回公司的时候屈指可数。能见到一面纯属意外之喜。
  角度不对,大多数人只欣赏一下男神挺拔的背影和线条漂亮的大长腿,感慨几声气场拔群便不舍离开。
  却依旧有一小茬不守规矩的,拿出手机开始偷偷拍照。
  眼见围观的越来越多,谌述却还没个动静,老汤有些着急,小声道,“你就先忍一忍,反正合约到期还有半年......”
  谌述还处于混乱中的思绪被这句话猛然点醒。
  他压下心里疯狂肆虐的惊涛骇浪,语气平静地问,“什么时候走?”
  老汤本来正着急,听见他妥协,心里立刻松了口气。也没有注意谌述反常的神色,说,“就现在。”
  **
  抵达基地,做完造型后离节目开始录制还有一段时间。趁没人注意,谌述悄悄从化妆间里溜了出来。
  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吸烟区。瞥见楼梯拐角处的窗户开了一条缝,他索性就停步在窗前,背对着楼梯将指间的烟点燃。
  白色的烟雾在空气里丝丝缕缕逸散开来。谌述缓缓吐出一口气,闭了闭眼。
  自醒来后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些,勉力维持的面具也剥落大半。
  他能感觉得出,现在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处于困顿疲惫的状态。
  这种疲惫感他再熟悉不过,是连续高强度工作的结果。这样的状态,在之后的四年里都是他的日常——
  表面上靠猛灌咖啡硬撑出神采奕奕的模样,私底下早已被昼夜颠倒的不眠不休透支了身体。
  就是这一年,他因为不规律的饮食作息得了胃炎,之后反复发作一直没有痊愈过;接着各种小毛病也不断涌现。
  当时的他毫不在意。仗着年轻,依旧把工作排在身体前头,没日没夜的拍戏,留下了无数健康隐患。
  最后居然在本该最鼎盛辉煌的三十岁,因为免疫力低下死于流感引起的并发症。
  因为工作太拼,他被业内的朋友戏称为"工作机器",还开玩笑说哪天死也是死在工作上。
  谁能想到竟一语成谶。
  谌述拿出湿巾把火光捻灭,包着剩下的半截烟丢到窗外的垃圾桶里。
  提神而已,他也并没有嗜烟的习惯。
  他抬手把窗户开得更大,好散去身上的烟气。室外温度很高。一开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谌述下意识地往一边避了避,免得破坏刚刚做好的造型。
  为配合参加下午的节目录制,他换了身更休闲的装扮。白色的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布料轻薄似有若无的贴在胸前。下摆露出一半,另一半塞进裤子里显出他流畅的腰线;
  黑色西裤的长度刚到脚腕,很贴身,将腿型衬的修长笔直,勾勒出结实的臀线。
  刘海也做了细致的打理。往两边偏分固定,露出额头,衬得他的眉眼更加清晰硬朗,嘴上涂了一层透明的唇膏,带着湿润的潮意。
  很撩人。但他本人并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
  在来这里的路上,谌述已经把手机翻了个遍。
  通讯录里的联系人只有一半,微博也还没有被公司接手。最近的一次更新停留在“每日工作打卡”这样自言自语的话题上,粉丝也还不过千万。
  这里是“过去”。他真的回到了四年前。
  这一年,他刚刚拿到双料影帝。这一年,他还拥有年轻健康的身体。
  这一年,他即将迎来跟汇星长达十五年的不平等条约的终点。
  就是在这一年,他因为顾念旧情,一时心软续签了合约,结果被汇星抓住机会狠狠压榨价值。在天价的违约金前,他不得不接下密集的工作安排,才会一步步被拖垮了身体。直到最后健康危机爆发,死在病床上。
  对于真正热爱工作的人来说,"过劳死"或许算是死得其所;但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死法未免太过憋屈。
  而现在,这苦逼的一切都还尚未发生。
  或许连上天也觉得他死得不值,才又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
  谌述深呼吸,把未来四年里影视圈发生的各种大小事件在脑海里快速梳理了一遍。
  因为这四年的时间差,他所掌握的信息和资源是现在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他完全可以凭借这些让自己过上更轻松惬意的生活。
  “上辈子”被一纸合约套牢,他忙得死去活来,眼里心里只有工作。什么人生的乐趣都还没享受到,就孑然一身病死在病床上;
  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再拿自己的健康当儿戏。工作什么的统统都是次要,他要按着自己的心意,日子过得怎么舒坦怎么来。
  没有什么能再困住他。
  身上烟味散得差不多了。谌述收拾好心绪,抬手把窗户关上离开。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跟汇星的解约计划。
  还有,为了赶这趟工作,今天中午也没有好好吃饭。待会儿工作结束得吃点儿粥什么的补偿一下肠胃。
  养生大计也要提上日程!
  谌述积极地规划着自己的新生,越发振奋。先前的疲惫和茫然压下大半,脚步也轻快起来。
  路过一处转角,他无意识地望角落里瞥了一眼。冷不丁却发现,那里似乎有一个人。
  谌述迟疑一下,脚步停住了。
  那人戴了顶黑色的棒球帽,脸埋在膝盖里缩在墙角,似乎要与阴影融为一体;半长的头发散在肩头,有着绸缎般柔顺的光泽。紧紧揪着自己衣角的指节泛白。
  虽然看不到脸,但应该是个颜值不低的女孩子。
  是来参加选秀的女孩迷路了吗?
  谌述视线下移,注意到她只趿了双拖鞋,跟从家门口一脚踏过来似的。不像是好好准备过来比赛的样子。
  更奇怪的是,他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等一下。他以前是不是见过她?
  **
  记忆翻涌而来。谌述在原地怔住了几秒,终于记起了今天的不同之处。
  “上辈子”的这一天,他好像也遇到过这个小姑娘。
  这姑娘叫易连禾,是他的老同学易连溪的妹妹。他小学时跟易连溪家住得很近,关系也不错。那时这小姑娘还在上幼儿园,他还一起去接过她放学。
  谌述是童星出道,进入娱乐圈的时间很早。圈子特殊,渐渐地跟很多幼时的朋友都失了音讯。后来易连溪出国留学,大家各奔前程,断断续续也没了联络。
  时隔十几年,就算易连溪站在他跟前他也未必还能认得出来,更别提她妹妹。
  面对这一幕,上辈子他只是远远看了一眼,直接叫保安来接手,自己回去录了节目后就匆匆赶回家补觉。并没有对她的身份产生什么好奇,也没有把这个照面放在心上。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从一些多年未见的老同学那知道她叫易连禾,是易连溪的亲人。
  可那时易连禾已经死了,服药自杀。据说是因为严重的社恐和焦虑症。似乎也有一定的遗传因素,她的父亲就是因为精神疾病自杀的。
  那一天,她突然出现在汇星的选秀基地里,原因不明。他发现后通知保安,她被送回了家,结果病情日趋恶化,没过多久就走了父亲的老路,离开人世时还不到二十岁。
  没过多久,她的母亲因为受不了打击,亦撒手人寰。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易家接连两场丧事。哪怕只是以旁观者的角度道听途说,也足以令人扼腕。
  易连溪在同学中的人缘不错,易连禾和易母的葬礼很多同学都去参加了。谌述被收到了好几个同学的询问和通知。
  他觉得很惋惜,但因为工作忙,只托人捎去了份子钱,并未亲自出席。再后来时间一久,他都快忘了自己的人生中还跟易连禾有过这样短暂的交汇。
  谌述看着不远处躲在阴影里的人,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奇异的念头。
  恰好是在这一天,他重生了;恰好是在这个时候,易连禾又一次出现在他眼前。
  有种“命运”如此的感觉。
  这是什么预示吗?或者说,作为自己获得第二次人生的交换,他应该做些什么吗?
  这时候,他们都还活着。
  自己已经决定好了,要改变原本的人生轨迹,舒舒服服地活下去。那她呢?
  谌述逆着光站在转角处,沉默了一会儿。
  再往前几步就能回到休息室,这个角落里即将发生的事本应与他无关才对。自己期待的安逸人生触手可及,插手别人的事对他无益又麻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