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拖油瓶(近代现代)——有色金属

时间:2018-08-27 14:06:03  作者:有色金属

 《拖油瓶》BY有色金属

 
扫雷&划重点:
-主cp是小狼狗继子攻x软糯老美人继父受
-副cp是女装大佬攻x傻乎乎受
-主cp受不是处男,他都一把年纪了耶_(:з」∠)_当然跟小狼狗妈结婚也不是骗婚
-副cp正文几乎没肉(其实是我卡肉了对不起orz
-两对都是1v1、HE的
-文风是日常琐碎唠唠叨叨的流水账,原本打算写14万后来缩到12万现在10万字内完结了(Yeah~
-各种群众喜闻乐见的狗血梗如监禁、强制爱、第三者、绑票、失忆、双性产乳带球跑等……统统都没有!
-禁忌感?当然也没有
-反正就是一篇很无聊的鼓掌文
以上。
 
---------------------------------------------------------
 
第01章 .
封学宇下班回到家,打开门看到父亲已经准备好了满桌子的菜,正腾腾冒着热气。
他说了声:“我回来了。” 换好拖鞋进到屋里,感到今天家里有些莫名其妙的冷清。
封学宇去每个房间都转了一圈,最后敲开了弟弟的房门。
“爸去哪儿了?”封学宇问。
弟弟封向宙显然是没听到,此时他正戴着耳机对着电脑啪嗒吧嗒忙着打游戏,还不时爆出粗口。
封学宇冷着脸走了过去,拽掉他的耳机:“问你话呢,爸爸呢?”
“啊啊啊!你等一下!”封向宙一把抢回耳机又戴上,“我这局马上好,一会儿跟你说哈!”
“……”封学宇回到客厅,给父亲打了个电话,一曲彩铃终了都没有人接。他又打了一个,还是一样的结果。
封学宇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父亲从没这样无故失联过,每天他回到家,几乎都会看到父亲笑盈盈地来门口迎接自己,问他今天顺利吗,上班辛苦吗,晚上做了这些那些好吃的……能去哪儿呢?封学宇皱着眉头想着。
弟弟封向宙此时终于打完手上的残局关了电脑出来了,他伸了个懒腰坐在餐桌前,端起碗扒拉了一口米饭才懵懵然地问:“爸呢?”
“我刚还问你呢。”封学宇冷冷地说。
“是吗?”封向宙傻乎乎地发了会儿呆,又啃了一口排骨,突然“啊”了一声,“我想起来了,爸说他去相亲了,让我们别等他,先吃饭。”
封学宇的脸瞬间就黑了……他真的去相亲了?还以为之前只是随口一问。
“去哪里相亲的你知道吗?”封学宇追问。
“不记得了,刚打游戏呢没注意听。”封向宙说。
封学宇伸手就把他碗夺了。
“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我想还不行吗,我想想……嗯,好像是什么星星饭店还是欣欣饭店的?”
封学宇马上站起身换鞋出门,这时候他注意到,在这炎热的夏日父亲竟然穿了那双最规整的皮鞋出门,可见对这次相亲的重视。
封学宇觉得更不爽了,心里无端端烧起一股无名邪火,也不知是什么火。
“喂,排骨要给你留一半吗?”封向宙对着哥哥的背影喊道,没有等来任何回答,只有气鼓鼓的摔门声。
“啧,那我吃完了哈。”粗线条的傻弟弟乐颠颠地把米饭扣进了排骨碗里。
 
 
第02章 .
星星饭店是本市一家老牌西餐厅,装修沉稳大气却不失个性,即使是大厅也保证了私密环境,错落有致的绿植与鱼缸很好地起到了隔断作用,为每一桌都画出一方小小天地。
确实是个约会的好地方。封学宇恨恨地想着,一桌一桌地寻找父亲的踪迹。
找到他之后能说什么呢?他问自己。之前父亲说打算相亲再婚,他虽然不高兴,却也没有明确表示反对。父亲单身这么多年,如果真的能有个女人好好照顾他,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可今天听到这个消息就是觉得生气,还感到不安……也许只是担心?担心他遇人不淑,碰到什么坏女人吧……
正胡思乱想着,封学宇听到了父亲的声音,隔着面前的浓密绿植,他看不到父亲的身影,却能很清楚地听到他说的话。
封学宇突然停下了脚步没再往前,像个贼偷似的躲在绿植后面偷听。
“嗯,我在花园幼儿园上班,是个幼师……没什么钱,但确实是踏踏实实的正经人。我会做家务,会做饭,还会带孩子。”封学宇听到父亲温柔的声音没完没了地絮叨,“我就想找个人结婚,因为孩子都大了,孩子大了会有自己的生活。我有两个儿子,是异卵双胞胎,长得不太像,脾气也不太像。大儿子很稳重也很能干,大学毕业就开始自己创业,才两三年工夫已经混得不错。小儿子性情好,但是有些懒散,他是个画家,收入不太稳定……我的房子以后是要留给小儿子的,给他娶老婆用……所以如果我们俩在一起的话,你介不介意我住到你家去?啊,你说我这样子对大儿子是不是不太公平?他很孝顺的,虽然嘴上不说……不过我的存款都是他的,如果他要结婚买房子,首付我来出,贷款也我还。你说要不要抓紧买房?这几年房价好像一直在涨……”
封学宇听着父亲絮絮叨叨的话,突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他当然不会嫉妒弟弟,也完全不需要父亲来给自己买房子,他只是觉得父亲真是人如其名——封愚,愚蠢的愚。为什么要对一个刚认识的相亲对象说这些?把老底都兜了个干净,房子要给小儿子,钱也要给大儿子,哪个女人会愿意和他结婚?就因为他长得好看?当自己是年轻小白脸呢?
封学宇突然觉得不气了,这次相亲一定会失败的,他想着,一会儿等对方生气走人了,他就带老父亲回家。
坐在封愚对面的人这时候却开了口:“真看不出来,你看起来才三十出头,两个孩子都已经大学毕业了?你今年几岁?”
封学宇突然感觉脑袋“嗡”地一声,血气迅速涌了满脸——那是个男人的声音,父亲竟然和一个男人在相亲?!
“你不要介意,我儿子很孝顺很懂事的,而且他们很快会结婚生子有自己的家庭。”封愚的声音依然软软的,很温柔,却像是有些生怯,“我,我今年41岁……其实这两个孩子不是亲生的,我……”
“对,不是亲生的。”封学宇黑着脸从绿植后面走了出来,站到了封愚身边,目光不善地看向对面的男人——四五十岁年纪,身材样貌各方面保持得很好,衣着得体,看起来倒是个体面人,经济实力应该也不差。
封学宇因此更讨厌他了,讨厌他竟然在和自己的父亲相亲,而父亲刚才一番话,分明是对他很满意,想“嫁”给他?凭什么!
对面的男人和善地笑了笑:“封老师,这是你儿子?”
“啊,对。”封愚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惴惴不安地抬头看向旁边的大儿子,“宝宝,你怎么过来了?吃饭了吗?这个是陈,陈先生,我,我们在相,相亲……”他越说底气越不足,之前他没有告诉儿子自己是要和男人相亲,打算等一切都定下来之后再说。现在这突如其来的出柜……孩子会不会接受不了自己是个同性恋?看大儿子的脸色似乎很不高兴。封愚突然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应该早些坦白的。
“陈先生是吧?”封学宇对着那个中年男人冷笑着扯了扯嘴角,“我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要告诉你。”
“首先,没错,我和弟弟不是我爸亲生的,是充话费送的,是吗爸爸?”
“啊?”封愚不知道充话费是什么梗,愣愣地点了点头。
“你听说过充话费送儿子吗?”封学宇又说,“不好意思,我和弟弟就是我爸亲生的,今年我25岁,我的老父亲其实已经50岁了。”
“不,不是。”封愚忙道。
“他根本不会做家务,家里一团乱全是我收拾的,他做饭很难吃,连小区的野猫闻了都会绕道,他也不是什么幼师,而是幼儿园厨房里烧锅炉的。”
“不,我不是……”封愚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心说儿子为什么要说假话,他真的这么讨厌我是个同性恋吗?
“当然我主要只是想告诉你,他是个撒谎精。”封学宇冷冷道。
“宝宝,你……”封愚看到面前的陈先生变了脸色,一时间又气又急。他对这位相亲对象的条件很满意,言谈得体思维敏捷,感觉人也很真诚,这年头像他一个大龄老gay又不认识什么圈内人,想要找个人踏实过日子真的太难了……儿子怎么可以这样!
封愚想要解释,可人一着急就嘴笨得不行,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慌乱地想要站起来,却被封学宇按住了肩膀。他一时间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头昏脑胀中恨恨地拽过封学宇压在他肩膀上的手,在他小臂上咬了一口。
封学宇吃痛皱了下眉头,却没有挣脱,只是看着对面的陈先生冷冷道:“而且你看到了,他还有狂犬病。”
 
 
第03章 .
气来的也快消的也快,冷静下来之后,封愚开始自我检讨,他觉得这事儿是自己的错。
陈先生应该不至于会相信封学宇的话,但显然,他看到了自己儿子对这件事的态度,这次相亲算是黄了,黄透了。
封愚叹了口气,再次后悔自己没有早些和孩子坦白,将心比心一下,谁又能一时半会儿接受得了这种事呢?
他任由封学宇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腕,连拖带拽地上了电梯,又从电梯进到地下停车场。
车解锁后,封学宇终于松开了他的手,打开后排车门,一扬下巴,冷冷地说:“进去。”
“宝宝,你别生气。”封愚小小声地安抚他,“对不起,这事儿是爸爸不对,我应该早些告诉你的……你,你是不是一时半会儿不能接受?”
封学宇没说话,只是目光幽深地看着他,等着他自己坐进车里。
封愚突然觉得有些心痛,他看着封学宇的眼睛,突然想起他小时候……那个时候,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才六岁的小孩子,却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明明害怕无措的像是要哭出来,却还是绷着一张酷酷的小脸,努力平静地说:“我妈妈可能死了。”
“宝宝,你别这样。”封愚垂下眸子,觉得眼眶有些热,他伸出手去摸封学宇手臂上刚刚被咬过的地方,没出血,却有粉色的浅浅牙印,“对不起,怪爸爸不好,但我就是个同性恋,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你看不起我,恶心我,讨厌我都没关系,别跟自己生气。你要是真的反对,我,我就不结婚了……刚才确实就是气坏了,是不是咬疼你了?对不起,爸爸跟你道歉……啊!”
封学宇突然反手抓住了封愚,一言不发地把他扔进了汽车后座。
封愚脑袋磕了一下,懵懵然地摔坐在车座上,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他的大儿子也挤进了后座,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
青年精瘦却结实的身躯突然压到了他身上,灼热的手从衬衫下摆伸了进来,一路顺着小腹往上摸,最后停留在了胸口,揪弄起他胸前的肉粒。
封愚吃痛,更是吃惊,不知道儿子这是突然发了什么疯,他惊叫了一声:“宝宝……”随即被儿子霸道的吻封住了唇,灵活又嚣张的舌头凶狠地在他口腔里肆虐,直惹得他无法呼吸,只一会儿就感觉到了缺氧,大脑开始放空。
可这放空也让他警醒,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大儿子,正在对他做不可描述之事!
直觉与道德都告诉他这样是不对的,但身体却不听使唤,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在封学宇不算温柔的亲吻与爱抚下,他感到头皮发麻,奇怪又凶猛的感觉从大脑皮层沿着血管往全身蹿涌,在胸口淤积,又弯弯绕绕地到达了下身,撩起层层叠叠的星火。
炎热的夏日,汽车空间又密闭,只一会儿两人就沁出了一身的汗。封愚觉得到快要晕厥窒息了,可他的下身却不受控制地挺立了起来,甚至,他还昏头昏脑地回应起了儿子的吻。
封学宇早已硬了,他感受都到两人硬挺的下身隔着裤子轻轻蹭到了一起,轻笑一声,终于放开了封愚的唇。
“爸爸,我相信你了,你果然是个同性恋。”封学宇轻喘着笑说,“只要是个男人碰你,都能有感觉,是这样吗?”说罢,隔着裤子按住了父亲的阴茎,轻轻抚弄着。
封愚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全身激烈地颤抖起来。
他惊恐地看着儿子的眼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看到青年在笑,眼睛里却没有笑意。
不是的,不是的,他想解释,可这种时候总是嘴笨。
为什么会起反应?大概真的是禁欲太久,禁不起一点点撩拨?
什么男人都可以?不,当然不行,他不是这么随便的人……可是为什么?那是他的儿子啊,为什么面对儿子还能有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个禽兽,或者说,禽兽都不如。
封学宇的笑容越漾越深,终于漾进了眼睛里,他好像是真的高兴了,甚至带着几分癫狂:“既然这样,你跟我就好了,我也是男人。”说罢,他迅速解开了自己的裤子,也急躁地扯下封愚的裤子,把自己硕大肿胀的阴茎与封愚的一同握住了,兴致高昂地说,“爸爸,以后你是我一个人的,不许再对别的男人发情。我会满足你,什么都给你。”
说罢,他再次吻住了自己的父亲,手下轻轻撸动起来。
 
 
第04章 .
车里越来越闷热,只几分钟两人就已大汗淋漓。
封愚觉得很难受,热、胀、闷、头疼、呼吸困难、思维迟缓,好几次他都已经处于意识模糊的边缘,可也因此,快感变得愈发鲜明与强烈。
他很快射了出来,很快,也许不到两分钟。
他颤抖着射精,大概是闷热窒息的环境放大了他的感官,他的身体与阴茎一起剧烈颤抖抽搐着,反应十分强烈。
封学宇轻笑了一声,终于放开了父亲的唇,伸手摸了摸他小腹上的精液,像是很高兴。
“热……”封愚通红的脸上满是汗水,呼吸急促地说。
封学宇背过手打开了车门,比车内凉爽的空气瞬时涌入,两人都觉得猛一激灵,霎时清醒了许多。
封学宇低头看着怀里的老父亲,只觉得心满意足,虽然他还没有射精,但是显然父亲对自己的服务还算满意,他眼神湿润,嘴唇已有些肿了,裸露的下身与双腿因情欲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微微颤颤的阴茎与小腹上的精液尤其色情。没有迟疑的,封学宇俯下身,把它们都舔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