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一觉醒来怀了宿敌的孩子(近代现代)——一叶菩提

时间:2018-08-27 14:05:09  作者:一叶菩提
  姚舜侧身坐在床沿,手里拿着药,正一颗一颗地递给昊昊,昊昊皱着小眉头将药放进嘴里,姚舜便接着递水杯过去。姚舜表情透着些无可奈何,像拿昊昊完全没办法,昊昊更乖巧得过分,好像姚舜能喂他药,他就根本品不到药的苦了。
  这幅画面莫名的很和谐,透着极其温馨甜蜜的气氛。
  夏慕都有些不忍心破坏。
  当然,破坏气氛是必然的。夏慕一进去,昊昊注意力便完全转移到他身上。之前的坚强勇敢转眼化为泡影,拿着药朝夏慕撒娇:“爸爸,药好苦。”
  “良药苦口。宝贝乖,吃完最后一颗。爸爸给你买了你爱吃的牛肉包子。”夏慕过去揉揉昊昊脑袋。
  姚舜拍拍手,很迫不及待地起身:“既然你回来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么快,我刚回来。”夏慕想留姚舜:“你再坐会,我们随便聊聊呗。”
  “我还在上班,改天吧。”姚舜说着便朝病房外走去,想起什么又追加了句:“以后别留小孩一人在病房,就算离开一会都要说好,不然小孩乱跑会很麻烦。”他说完没等夏慕答复,便当先迅速离开了病房。
  夏慕望着姚舜迅速离开的背影,姚舜很迫切,一点没想久留。夏慕总觉得姚舜有哪很不对劲,但偏又说不清楚。他不是会纠结苦恼的人,既然想不通,就索性当作没有这回事,很快将这些奇怪的疑点抛开。
  只觉得姚舜这人既胸怀坦荡,气量又很大,不仅不介怀以前的事,还一直对他跟昊昊多加照顾。夏慕想着姚舜的诸多优点,愈发感觉以前的自己是被猪油蒙了心,不然,怎么会误认为姚舜很阴险狭隘,更经常没事找事地欺负姚舜。
  夏慕想着想着,就越觉得他必须为以前做过的事,弥补弥补姚舜。
  直到昊昊出院,夏慕都没机会再跟姚舜见面。
  这期间夏慕还是间接稍微了解了些姚舜的事,姚舜当初读书不愧是能随便跳级的,年纪轻轻,既是博士生毕业,又刚评过了副主任医师的职称。
  姚舜现在在急诊科,这是医院最繁忙压力最大的科室,要求医生有各方面的诊疗知识跟足够的临床能力。夏慕听护士说,姚舜的诊治跟手术能力都很强,他做的那些手术,都从没出过意外,甚至有些命悬一线的病人,都被他硬生生从阎王殿救了回来。
  最艰难最耗时的一场手术,姚舜将近一天一夜没闭眼休息。
  夏慕感慨不已,觉得跟姚舜比起来,他还是轻松多了。
  夏慕一直想着答谢姚舜的事,但遗憾始终没要到姚舜手机号码,每次跟姚舜见面,不是忘了这事,就是姚舜很忙,夏慕还特意找过医院,但人态度很强硬地说,医生的私人电话是不能说的。至于问老张,夏慕想想还是打消了这念头。
  老张一直知道夏慕跟姚舜关系很好,要是他连姚舜手机号码都没有,那还好什么好。
  夏慕琢磨着,他还是下次再到医院来,专程问姚舜的手机号码。
  不过这事没困扰夏慕太久,他很快就被给昊昊找新幼儿园的事转移了注意力。
  近些年,群众整体经济都提升了,有钱了,教育观念改变了,就都想让孩子从起点就占据优胜地位。除此外,送孩子到幼儿园,既能学到些知识,结交些朋友,又能方便父母上班。也正因此,幼儿园名额普通很缺乏,尤其是一些知名度很高的幼儿园,完全是想进都很难能进去的。
  夏慕倒没想让昊昊读什么贵族学校,没那必要,进一般的幼儿园就好。他认真参考了几所幼儿园,选择好目标,又找了不少朋友,让帮忙联系下,看能不能让昊昊进去幼儿园。
  总之这事让夏慕很是忙碌了一段时间,但事到底还是办妥了,夏慕诚心诚意表示了答谢,跟幼儿园那边约好,周五领着昊昊过去办理相关入学手续。
  到幼儿园当天,夏慕调休一天,想陪着昊昊去新学校。他之前到过幼儿园几次,但昊昊还是第一次过来。
  要进入新的幼儿园,接触新的环境,昊昊既紧张又很期待,牵着爸爸手走进幼儿园,目光不时地好奇打量着幼儿园的环境跟其他玩耍着的小朋友。
  夏慕见昊昊看得起劲,摇了摇昊昊手,笑道:“喜欢新学校吗?”
  “喜欢,”昊昊认真道,“这里比以前的幼儿园还要大。”
  “是啊,这里有更多的小朋友,还有更多好玩的,老师还会经常陪你们做一些很有意义的游戏跟活动。”夏慕有意跟昊昊提起,想勾起昊昊的兴趣,让他喜欢上这所新的幼儿园。
  沿着塑胶操场朝前走,教学楼后面那栋楼便是教务处及其他办公室。
  夏慕提前给教务处老师打过电话,因此到的时候,老师已经提前到了。夏慕牵着昊昊过去敲了敲门,然后领着昊昊便要直奔老师办公桌。昊昊脚步却突然顿了顿,眼睛望着另外的方向。
  “姚叔叔。”昊昊眼睛一亮,惊喜道。
  夏慕循着昊昊视线看去,立即便发现了姚舜。姚舜正跟一位老师说着话,谈话内容自然是小孩调皮任性之类的。夏慕要办理手续的老师跟这位老师办公桌相隔不远。办公室右面墙壁边,还站着比昊昊要稍微矮些的男孩。男孩背抵着墙,一脸沮丧懊恼,不过从他叉着腰的手跟动来动去的脚却能看出,心底还是不服气的。
  夏慕心底猜测着姚舜跟小男孩的关系,接着匪夷所思地想,这小男孩该不会是姚舜的儿子吧?
  夏慕还想着,便见姚舜转头朝这边看了过来。他看到夏慕显然也愣住了,大概没想到能这么巧地跟夏慕接二连三巧遇。
  夏慕朝姚舜友好地笑,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尤其姚舜还在跟老师聊小孩闯祸的事。所以即便夏慕满腹疑虑,更很想过去要姚舜的手机号码,还是按捺住了冲动,示意姚舜过会再聊,尽量让情绪恢复平静,领着昊昊去跟老师打招呼,办理相关的入学手续。
  两张办公桌没隔多远,夏慕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将旁边姚舜跟老师谈话的具体内容也听得清清楚楚。
  据老师说,那小男孩是姚舜的侄子,叫姚睿,经常调皮闯祸不说,这次还因为跟别的男孩争风吃醋,将教室一块玻璃弄碎了。老师说着也忍俊不禁,说姚睿这么小的年纪,竟然就知道喜欢女孩了,经常给小女孩买好吃的,竟然还会吃醋,未免太早熟了。当然,教室玻璃碎了是小事,重新换一块就好,但要是碎玻璃伤到其他小朋友,这问题就严重了,还好,这次发现及时,没导致太严重的后果。
  夏慕边填写资料,边竖起耳朵,愈发地同情姚舜。昊昊从小就很乖巧,夏慕每次到幼儿园,老师都免不了夸奖昊昊,让夏慕省了不少心,虽然老师总说,这多亏夏慕从小教育得好,但夏慕始终觉得,昊昊太乖了,他根本无从教育,要说夏慕真想改变的,还是昊昊的性格,他希望昊昊能更活泼调皮些,别总这么害羞。但这些都不是短时间能轻易扭转的。
  办理完入学手续,老师便让夏慕先领着昊昊回家,带他去玩一下,吃点好吃的,孩子心情放松,才能更好的融入新环境。再说昊昊现在还不适应这里,夏慕更得好好跟他说说,让昊昊能调整好心情。刚开始肯定不适应,但也不能因此就怯弱退缩。
  夏慕牵着昊昊走出办公室,昊昊紧抓着爸爸的手,明显对这里很陌生。夏慕安抚着昊昊,诱导昊昊观察幼儿园的设施跟环境。他没走远,就站在教务处不远的操场边等着姚舜。
  这天阳光很灿烂,天际万里无云,璀璨光芒投射在整座幼儿园,感觉暖烘烘地还有些发热。
  姚舜从教务处出来,后面还跟着条小尾巴。
  姚睿离开教务处,就像入水的鱼重新焕发生机,不嫌累地扬起小脑袋,跟姚舜很不服气地诉着苦:“伯伯,这不能全怪我,孟鹤也扔了我的杯子,就是他扔得不准,他要扔准了,也会砸碎玻璃的。”
  “谁让他欺负小春玲,小春玲一点都不喜欢跟他玩,她喜欢跟我玩。”
  “孟鹤再敢欺负小春玲,我还是会保护小春玲的。”
  姚睿像只麻雀般叽叽喳喳的声音姚舜压根没听到。他此刻全部的视线跟注意力,都落到操场边,被头顶树冠斑驳暗影洒落一身的夏慕。
  “姚舜。”夏慕沐浴着阳光,笑容满面地朝他小跑过来。
  周围璀璨耀眼的光统统落进夏慕眼底,他视线灼热发着亮,一脸的欣喜激动:“等你好久,总算出来了。”
 
 
第7章 
  姚舜面对夏慕的热情,望着他有些不知该说点什么。
  夏慕却没介意姚舜的沉默,顾自笑着解释道:“我刚好过来幼儿园给昊昊办理入学手续,没想到这么巧又遇到你。你侄子没事吧?”他指的当然是姚睿被请家长的事。
  姚舜回过神来,感觉眼前的夏慕很不真实:“没事,都习惯了,老师让家长好好管教教育。”
  “他爸妈没来吗?”
  “他们有事。”
  “哦,你上班很忙吧?还有空过来接孩子?”
  “刚连轴转上完班,休息一天。”
  “嗯,你手机号码多少?之前一直想问你,结果总是忘记。”夏慕边说边拿起手机准备输入号码。
  姚舜没法拒绝,念出他的手机号码,又道:“上班的时候一般很少能接到电话。”
  “理解理解,没有比医生更忙的了。”夏慕输入号码,接着拨给姚舜,道:“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记得存着。”
  “……”姚舜指腹摩挲着手机边沿,道:“好。”
  夏慕继续跟姚舜侃侃而谈,热情激动得有些过头:“我们还真是有缘啊,首都这么大,有几个人能频繁碰面的……”
  姚舜认真听着,视线却总不受控制地跑到夏慕脸上。夏慕侧对着阳光,柔和不失棱角的脸充满暖意跟朝气,扬起的唇柔软水润,感觉软软地,甜甜地,很是诱人。
  夏慕热情跟姚舜说着话,姚睿的目光却落到一旁的昊昊身上。昊昊跟他年龄相近,看着很温柔恬静,穿着奶白色的毛衣,更衬得乖乖巧巧,羞涩可爱。
  姚睿看到昊昊,眼神就有些没法移开,转眼便将孟鹤、小春玲之类的抛到九霄云外。
  昊昊却没看姚睿,眼里只有爸爸跟姚叔叔。
  他对姚叔叔有着本能的好感,所以见到姚叔叔就很开心。
  姚睿脑袋瓜迅速转动着,装作左看看右看看,实际一直盯着昊昊。他好像很不经意地靠近,走到昊昊面前,首先闲聊般地来了句:“这幼儿园真大啊是吧?”
  昊昊仰起脑袋认真听爸爸说话,压根没听到姚睿说的话。
  姚睿不死心,又继续说:“这里有很多好玩的,你想不想玩?”
  昊昊侧头,注意到姚睿,但表情很迷惑不解,没懂姚睿怎么突然找他说话。
  “我叫姚睿。”姚睿再接再励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昊昊思索着,看姚睿一直说话,便小声道:“夏昊宇。”
  “你还比我多一个字。”姚睿边说边慢腾腾地接近昊昊,站他旁边道:“你比小春玲还可爱,你认识小春玲吗?我们班里其他小朋友都喜欢她。我也很喜欢她。”他说着还叹了叹气:“唉,你怎么不是女生啊。”
  “……”昊昊认真强调道:“我是男生。”
  “我知道啊,女生都有很长的头发,你看,我们的都一样短。”姚睿说着还去跟昊昊比起头发来。
  昊昊感觉到姚睿没恶意,继而被他比头发长短的动作吸引了,歪着脑袋看到底谁的头发更长。
  “你的比我长一点。”姚睿笑嘻嘻地道。说完又兴致昂扬道:“你喜欢蹦蹦床吗,我经常去那里有一座特别大的蹦蹦床城堡,好多小朋友玩,里面有好几层,还有很长很长的滑梯,真的特别特别好玩。”他特意用了两个“特别”,以突显蹦蹦床真的很好玩,接着进入主题道:“我让伯伯带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
  昊昊显然动心了。他一直很喜欢蹦蹦床,但没有玩伴自己又不想去玩,现在姚睿提议,还把蹦蹦床说得那么好玩,他顿时就想一起去玩。于是,昊昊便仰起脑袋看爸爸,想要征求爸爸的意见。
  姚睿多精明,见昊昊默认,迅速便跑去找姚舜,大着嗓子特亢奋期待地道:“伯伯,你带我跟夏昊宇到蹦蹦床玩吧,夏昊宇还没玩过呢。”
  夏慕见昊昊充满期待望着他,不禁奇怪问道:“昊昊,你以前不是说不喜欢玩吗?”
  昊昊不好意思地小声道:“以前没小朋友一起玩。爸爸,我们可以去吗?”
  “当然可以。”夏慕哪能拒绝昊昊的提议。
  姚睿那边还在绞尽脑汁试着说服姚舜:“伯伯,带我们去玩吧?反正老师都让我回家了。再说,我爸妈都不在家,我回去多无聊啊。你看,夏昊宇的爸爸都答应了。”他见伯伯始终没表态,便看着夏慕增添了一摞筹码。
  夏慕想着难得能有机会能姚舜见面,他那么忙,下次见面没准又要几个月后了。便道:“孩子想玩,就一起去吧。”
  到时候,姚睿能陪着昊昊玩,他更能跟姚舜说说话。
  夏慕一直惦记着以前的往事,感觉姚舜后面几次见面没第一次热情,很有些不对劲,没准还是介怀着那些事。因此想找机会跟姚舜聊聊,看看能不能冰释前嫌,让姚舜释怀别介意那些往事。
  姚舜被三双眼睛直勾勾地充满期待地望着,压根没法拒绝,只能点头答应。
  三人一块出了幼儿园,姚睿特别自来熟地说要跟夏昊宇坐一个车,姚舜无语地秃噜了下姚睿脑袋,随着他了。
  姚舜前面开车带路,夏慕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昊昊跟姚睿都坐后面,昊昊还有些认生,姚睿却俨然将昊昊当成了好朋友,一路话唠地跟昊昊说着班里好玩的事,更说要跟昊昊分享他那些好玩的玩具。
  昊昊受他影响,到下车的时候,已经没那么羞涩了。姚睿分享趣事的时候,他也会顺势说上两句。
  目的地是一座豪华热闹的商业城,里面服饰美食游戏应有尽有。商业城一楼,最引人瞩目的当属那座庞大的蹦蹦床城堡。蹦蹦床是充气式的,设计得很别致,有楼层有滑梯有小屋,还有秋千吊床之类的。此刻蹦蹦床里面已经聚集不少小孩,入耳都是小孩的欢呼声,感觉热闹非凡。除小孩外,一些家长也会跟进去,以免年龄较小的孩子出现某些意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