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一觉醒来怀了宿敌的孩子(近代现代)——一叶菩提

时间:2018-08-27 14:05:09  作者:一叶菩提

 

 
《一觉醒来怀了宿敌的孩子》作者:一叶菩提
 
文案:
因工作调动,夏慕带着四岁小宝贝回到京都,朋友一见夏慕就开始轮番轰炸。
“你竟然结婚了?”
“还他妈有个这么大的儿子。”
“孩子他妈是谁?”
“……”
夏慕很郁闷,他也想知道孩子他爹究竟是谁啊。
 
攻受以前死对头,重逢后相知相爱的轻松小甜饼。
 
分别五年,姚舜重逢夏慕,那颗沉寂多年的心,宛如枯木逢春。
宝贝还像以前一样可爱。
想吃。
 
注意事项:
1:受生子。
2:主受,1VS1,不虐,结局HE。
3:阳光傲娇炸毛受vs器大好活痴情攻。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慕 ┃ 配角:姚舜 ┃ 其它:
 
 
 
第1章 
  酒吧里灯光昏暗,各式旋转彩灯晃得人眼花缭乱。
  夏慕拿着手机,刚把门推了条缝,还没进去,便被环绕全场,震耳欲聋的重金属摇滚逼得退了出来。
  “爸,这儿太吵,先不说了啊。”夏慕避到僻静处,道:“我手机快没电了,晚点你哄昊昊睡觉,别等我。”
  “没事。我尽量早点回去,跟这些朋友好久没见了,总不能太扫兴吧。”
  “昊昊哪能不听你的话,那爸,你把手机给昊昊,我跟他说两句。”
  手机接着被转移。很快,响起一道软软糯糯的声音:“爸爸。”
  “昊昊,在做什么?”夏慕放轻声音,温柔了些。
  “看电视。”昊昊问道:“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爸爸刚到,还没跟朋友见面,可能会晚点。昊昊乖,看完电视爷爷就给你洗漱,洗漱完你要乖乖睡觉啊。”
  “嗯,我会乖乖睡觉的。爸爸你好好玩,不用管我。”昊昊很懂事地说。
  夏慕被昊昊这幅乖巧模样弄得心暖暖地,笑道:“宝贝真乖,快亲爸爸一下。”
  昊昊便乖巧认真地亲了夏慕,发出很轻又可爱的声响。
  夏慕脸上不自觉地漾起笑容,跟着亲了亲昊昊,又说了两句,便很快地挂断了电话。
  昊昊的乖巧可爱让夏慕心暖洋洋地,他这小宝贝就跟天使一般,既善良又温柔,任谁都没办法不喜欢他。
  作为陈昊宇小朋友的老爸兼迷弟,夏慕满眼小星星,脸上更洋溢着收不住的宠溺跟喜爱。
  夏慕很久没到酒吧玩,有了昊昊后,他以前的玩心收了大半,以前没事就爱逛酒吧跳舞唱歌浪到没边的少年,如今俨然晋升成资深老爸,戒烟戒夜不归宿,除了上班带娃,还是上班带娃。
  这次因工作原因,夏慕被调到总店上班,他很久没回首都,跟这些朋友也很久没见,久别重逢,这才难得晚上出来聚聚。
  一进去,夏慕就被酒吧里的摇滚吵得头有些晕。他连举目环顾了一圈酒吧,很快看到杨彦辞、陈宗等人坐在酒吧角落处。
  夏慕穿过人群坐到杨彦辞旁边。
  这次聚会主要便为夏慕,一群人之前也谈论着夏慕的事,这会正主到了,自然难免一通抱怨询问加责备。
  毕业之后,夏慕一消失就是五年,期间就跟杨彦辞、陈宗还有些联系,其他人则基本断得一干二净,没人知道这些年他在哪,在做什么,以及当初之所以突然消失的原因。
  “夏慕。”杨彦辞一把揽住夏慕肩膀,指着旁边人道:“看见没?这都等着你解释呢,亏得大家都当你好兄弟,你倒好,走了就了无音讯。说起来,我们都好几年没见了吧。”
  “就是,这事你必须说道说道,有这么抛弃兄弟的吗。之前每次聚会你都说到不了,怎么着,还怕我们把你给吃了?”陈宗笑道:“还有,要不是大杨提起,我都不知道你结了婚还有个儿子,你这隐藏得够深啊,亏我还一直跟你联系着。”
  夏慕还没说话,旁边的郭默跟着起哄道:“这些先不说,夏慕,这杯酒你得喝吧?”
  “一杯哪够,起码得三杯。”曹贤江比着三根手指。
  “饶了我吧,喝完三杯我立马得倒。”夏慕苦笑着端起送到面前的酒杯:“这杯我先干为敬,给大家赔罪道个歉。”
  他说完便直接干完了一杯酒,将酒杯倒立着,酒一滴没剩,道歉诚意十足。
  喝完酒,夏慕苦笑着解释道:“当年突然离开,是形势所迫,这几年发生了挺多事。”他说着顿了顿,显然没详谈的打算,接着又道:“以前觉得难以启齿,不知道怎么说,但这次回来,我这些事肯定瞒不住。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的确有了个儿子,亲生的,但我还没结婚,更没老婆或者女朋友。”
  夏慕说完,其他人便面面相觑,显然没料到会是这样。原本以为夏慕有老婆有孩子,婚姻家庭幸福圆满,所以才这么打趣他的,说起来也无伤大雅。谁知道反而还变成了挖夏慕痛脚,无心勾起他这些伤心事。
  “没事,不提了。”陈宗迅速反应过来,捏捏夏慕肩膀:“还能回来就好,以后有空多聚聚。”
  “夏慕,你就没把我当哥们。”杨彦辞一脸怒容:“当哥们的,能用就得用,你有困难,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找我啊。我们谁跟谁,还玩客气这一套?我就不信,你这问题能大到解决不了,就算真解决不了,哥们不还能用来发泄,你憋着不难受吗?”
  夏慕跟杨彦辞是发小,小学就认识,初中又在一所学校,说起来,夏慕跟他是最铁的。哪怕几年没怎么见面,更不清楚彼此的近况,见面却仍能产生很亲近没有隔阂的感觉。好像这几年压根就没分开,这种感觉夏慕不好形容,但他能从杨彦辞眼底读出来。杨彦辞是真关心他,发自心底关心的那种。
  夏慕撞撞杨彦辞肩膀,低声真诚致歉道:“大杨,我知错了,你别恼啊。我们之后再谈,我保证,不管你想问什么,我都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没有半点隐瞒。”
  “行。”杨彦辞侧头看夏慕:“今晚就先放过你。”
  “感激。”夏慕笑着说。
  夏慕小时候相貌就很水灵,肤色白皙精致,眼睛清澈灵动,唇色嫩红,瞧着就跟小姑娘似的。上幼儿园、小学那会,夏慕没少被男生追,他长得好看,性格又善良大方,既招男孩喜欢,又很招女孩喜欢。之后渐渐长大,性别意识增强,夏慕就很厌恶被说像女孩,又或者被夸好看之类的,谁敢夸,他就敢揍谁。
  都说小时候好看,大了很容易长残。但夏慕显然是相反案例,他不仅没长残,反而还越长越出色,小时候是漂亮好看,长大便是俊朗帅气,五官轮廓精致,肤色嫩白,好看是好看,秀气是秀气,但没有一丝女气,更不会让人觉得娘。
  夏慕突然一笑,坐他侧面捧着杯子喝水的张潼恰好捕捉到这幕,没忍住夸赞道:“要我说,夏慕简直是颜值界竖起的一杆永恒不倒的旗帜。你看我们之前的男同学,到这年纪,谁没发福?夏慕,快介绍介绍,你怎么保养成这样的?我这皮肤都没你嫩。”
  张潼还没说完,旁边便嘘声一片,显然被无辜涵括在内的“之前的男同学”准备严词反抗。
  夏慕没能找到机会插话,被说比女孩还嫩,可不是什么夸赞的词,起码夏慕被夸得很尴尬无奈。他也试着晒太阳让皮肤变成很健康强壮的古铜色,但夏慕天生晒不黑,哪怕晒黑了,很快又会重新恢复白皙。他逐渐地就放弃挣扎了。
  郭默等人跟张潼据理力争着,张潼则咬死不愿撒口。陈宗跟杨彦辞身材相貌都不差,纯属误伤,这会自然要反驳张潼,聊着聊着,话题便从夏慕这偏离出去了。夏慕见他们聊得很欢,连趁机松口气,背倚着沙发椅背,被朋友问起的这些话,勾起一些很久之前的记忆。
  夏慕没结过婚,说起来很不可思议,他甚至连昊昊的另一位父亲都不知道是谁。
  “另一位父亲”,这是让夏慕很抗拒厌烦的词,但他没法否认。
  那是夏慕刚大学毕业时候的事。毕完业,他准备到首都找份工作。结果诸事不利,工作没找到,七夕节那天,交往一年多的女友还跟他提了分手,夏慕原本准备着跟女友过节,没想到竟会遭遇分手。工□□情接连遭受打击,夏慕心情烦闷,便独自跑到酒吧买醉,要了一大堆酒,一句话没有,埋头就开始喝。
  更让夏慕烦躁的是,竟然有男人跑到身边,很暧昧放肆地骚扰他,那双手在他身上肆意地摸来摸去。夏慕被惹恼了,卯足劲狠狠揍了对方一顿。因为这事,他被男人记恨上了,找人偷偷往他酒里放药。
  夏慕察觉到异常,狠狠推开看似搀扶实际威逼着他的男人,醉醺醺地跌跌撞撞地往洗手间跑去。
  途中夏慕偶然撞到一个男人,很高,体型很魁梧结实,他浑身软得实在是站不稳,被对方一把捞进了怀里。
  夏慕只想着必须躲避给他下药的人,对方肯定没安好心,便顺势抱住了男人。这一番耽搁,药性已经开始发作。夏慕手脚发软,皮肤烫得厉害,体内像爬着蚂蚁般痒痒,很想靠近别人,缓解这种备受煎熬的痛苦。
  到这份上,夏慕哪还能不知道他被下的什么药。
  他当时脑袋迷迷糊糊地,只感觉被男人扶着往外走,然后上了辆车,又下了车,甚至连男人的脸都没能看清楚。
  这之后的所有事,夏慕就完全记不清楚了。
  夏慕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
  窗帘被拉得很严实,让他能安稳睡觉,以免受刺眼的阳光打扰。
  夏慕一动,浑身就像被汽车碾过一般的痛,特别是后面,让夏慕有种皮开肉绽的感觉。他之后还忍着羞耻摸了下,还好,没撕裂出血,清清爽爽地,应该是被清理过了。
  出这种事,夏慕第一反应就是找罪魁祸首,但房间里空荡荡地,别说人,连只苍蝇都没有。
  夏慕心底随即涌起愤怒,他昨晚被上了,却连上他的人是谁都不知道,这真他妈不能忍。夏慕之后找过旅馆,但这旅馆很简陋,就门口安了监控,那晚监控还赶巧坏了。
  找不到人,夏慕实在没办法,只能咬牙忍了,就当昨晚被狗给咬了一口。
  当然,其实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夏慕那天离开的时候,在床上找到一截红绳,很普通的款式,应该是对方遗落的。夏慕顺势将红绳收了起来,想着没准以后还能派上用场,即便这种几率很低。
  按理说,这事夏慕都放下了,也该直接就此掀篇。茫茫人海,还能真把人找着不成,再说找着了聊这事也挺没面子的,还不如权当这事没发生过,反正彼此以后也不会再有联系跟纠葛。
  然而偏偏,老天总爱跟夏慕开玩笑。就在他几乎将这事彻底忘记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
  夏慕很震惊跟崩溃,他从没想过,自己这么个大老爷们,竟然还能怀孕。他想过打掉孩子,彻底消除这事造成的影响,但最终还是没能狠下心来。
  怀孕的事太过匪夷所思,夏慕压根没法跟朋友说,不过最终还是没能瞒过爸妈。爸妈震惊恼怒过,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件事。毕竟是好好的新生命,谁又能狠得下心来扼杀。
  首都这边亲戚朋友太多,再加上爸妈的生意在这边很难维系运转,便说换地方重新开始,夏慕更不愿被朋友知道这事,便跟着一块离开了。
  随着昊昊出世,夏慕逐渐习惯那座城市,就没想过再回首都。要不是这次工作原因,他也不会突然回来。
  毕业到现在,这一走就是五年。
  夏慕身边少了一个人,又多了一个人。这次跟朋友见面,让他更有了份感慨。毕竟是在这土生土长的,还是这里让他更有归属感。
  夏慕倚着沙发,想着这几年的事,挺感慨难过的,但还是庆幸喜悦居多。他很高兴,昊昊能够进入他的生命,更很荣幸,能陪着昊昊,伴着他成长。
  “夏慕,你看,那不是姚舜吗?还记得吗,就你以前恨得牙痒痒的头号死对头。”夏慕还走着神,就突然被杨彦辞拽了一把,隐隐听到杨彦辞这么戏谑着饶有兴趣地说。
 
 
第2章 
  “姚舜?”夏慕迷惘地念了遍,才从记忆里挖出跟这人相关的记忆。
  说实在的,这些事离他已经太远,远到夏慕绞尽脑汁,记起那些事,都想不通当初憎恶针对姚舜的理由。那些稚嫩青涩时期特在意的面子问题,如今想来都挺无聊的,又有些莫名的怀念。
  “哪呢哪呢?”陈宗扒着杨彦辞肩膀,特感兴趣地探头打量。
  杨彦辞指着刚进酒吧,那群人里穿浅灰色毛衣,搭配黑色风衣的男人:“就那,旁边还跟着位美女,正跟美女说着话的。”
  “帅哥啊。”张潼捧着脸道:“这起码有一米九吧?又高又帅,腿还特长,我的理想型。”
  “你之前还夸夏慕好看来着,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郭默笑着打趣道。
  “不能这么相提并论好吧?”张潼认真解释道:“夏慕呢,很适合当男朋友,养眼。但姚舜这种,更适合当老公,我敢保证,他至少有六块腹肌,我都能闻到他散发的强烈的荷尔蒙气息,让人特有安全感。”
  “别瞎幻想了。”郭默残忍击碎张潼的妄想:“没见人还领着对象,据我观察,那女的看姚舜眼神就不对,不是老婆肯定就是女朋友。”
  张潼颓然叹气。
  夏慕隔着人群望向姚舜,恰好能看到姚舜侧脸。张潼没乱发花痴,姚舜长得的确很俊朗帅气,黑色风衣衬托着出挑身材,宽肩窄腰,侧脸轮廓硬朗锋锐,薄唇微微扬起,透着很勾人的魅力。他身侧站着那位美女,显然被姚舜的笑给彻底虏获了。
  夏慕望着姚舜愣了会神。他跟姚舜结仇,变着法想教训姚舜那会,姚舜还普通得被扔进人海都挑不出来,姚舜那时候皮肤有些黑,微胖,还很矮,往那一站,保管让人忽视得彻彻底底。跟当时帅气阳光宛如颗小太阳的夏慕相比,姚舜是真的没存在感。
  然而偏偏架不住,姚舜他成绩好啊。更悲惨的是,夏慕初中还跟姚舜分到一个班。他跟姚舜小学其实也在一所学校,但小学没那么多考试跟严格的奖惩制度,两人也压根没说过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