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毕业前,按住躁动的你(近代现代)——烧一七

时间:2018-08-27 14:01:58  作者:烧一七

  

《毕业前,按住躁动的你》作者:烧一七
 
文案:
谁说数学老师就一定得秃顶???
188男神版数学老师请您签收。
突袭宿舍没收手机 饭盒装水举过头顶
你皮还不信治不了你??
某渣:“追妻之路遥遥……”
某师:“追——妻?”
某渣:“嘤QAQ”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男以启齿 → 知男而上 → 左右为男 → 
男上佳男 → 勉为骑男 → 男忘今宵 。
 
【防雷必看】
●★此为作者第一本,可能会有许多问题,但作者属于成长型,脸皮厚!灰常感谢各位小天使提意见!!!
我下本一定会注意的!=w=
极度不适者,麻烦叉出去就好啦~感蟹!!!
 
●1v1,HE
●双方均成年,年上,学校虚拟
●毕业前,一切行为的出发点是【师生情!!!】
●毕业后,【没有师生关系后】,才是【爱情】(害羞.jpg)才会在一起。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禾,顾泽 ┃ 配角:李沐,钱子昂 ┃ 其它:
 
 
 
第1章 【师生情】咸鱼一次翻身
  学生临时出门条
  班级:高一(6)班    姓名:晏禾    
  出门原因:头顶被人吐了口痰,去校外理发店洗头  
  出门时间:20:00 到 22:00
  班主任签名:秦语贞                 
  2016年6月17日
  22:20,高一年级晚自习下课。还有五秒钟抵达晏禾的宿舍时,李沐在走廊上果然就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肉味。
  “可以啊,晏校长,头洗干净没?您老今天辛苦了。”回过头,李沐已经一脚踢开了宿舍的门,嬉皮笑脸地倚在门边,看着上身赤(晋江)裸,提前到达宿舍,已经洗完澡悠哉悠哉在阳台上晾晒衣服的晏禾。
  下一秒,便晃到了宿舍里的一箱“光明”牛奶箱前。
  挂完最后一件衣服,晏禾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到正蹲在地上拆着牛奶箱的李沐旁,用脚拱了拱他的身体:“整箱拿走。十块原味鸡排是我给你们班那几个宿舍的人带的,里面那块单独一块的是你要的爆浆,还有那个豪华鸡蛋饼是钱老板的。”
  南京国际一中的校长姓晏,因而晏禾就被送了个外号“晏校长”。
  正迫不及待拆箱的李沐停下手,蹭过来了点:“怎么,晏校长今晚不来我们宿舍开黑了?”
  王者荣耀一夜间风靡校园,夜夜开黑几乎成了晏禾他们的惯例。
  “开屁个黑。”自从和李沐他们混在一起天天王者峡谷夜游后,他的视力直线下降,如今已经看不到微信和支付宝里的钱了。
  以前他是南京校长晏,现在他是南京穷B晏,“赶紧拿走,宿舍里味道这么大,等会儿我那些室友学习回来,又要BB歪歪了。”
  “靠。”李沐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你那些室友不会这么晚还在教室学习吧?!”
  “你以为。”晏禾习以为常,看了他一眼,“省招班的人都这样。”
  国际一中的省招班是南京高校有名的强化班、精英班,因而又名“周(晋)恩(江)来”班。晚自习下课,30分钟后,学校便会响铃,熄晚灯。熄了晚灯,一不能下床走动,二不能讲话交谈,三不能打灯看书,并且还有值日老师日日前来查寝。若被抓住违规违纪,轻则通报批评,重则记过处分。
  因此哪怕只有30分钟,未来的“周(晋)恩(江)来”们也绝不肯浪费一分钟时间在洗漱上,不奋战到最后一课,绝不回寝室休息。夕有悬梁刺股,今有挑灯夜战。
  因为,快期末考试了嘛。
  听闻,李沐斜眼笑:“可你就不是这样啊。”
  “你有种再说一句。”中考刚结束时,晏禾好歹是以南京中考总分前五十名的光辉成绩,进的省招班。他曾经也是勤奋的男人,曾经。
  晏禾把毛巾“刷”甩到了床上,用手指着李沐,“你再说一句,我就分分钟用数学消元法把你消死。”说完,自己就被自己逗乐了,“嘿嘿”的笑了下。
  李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拱手道:“晏校长的学习三连,惹不起惹不起。”
  晏禾哼哼了两声,就准备上床睡觉。近来他除了体育课打篮球,生龙活虎活蹦乱跳活力四射外,其余时间都是一副睡不醒的智障儿童模样。
  他的班主任很早之前已经盯上了他,今天会放他出校门,纯粹是因为他头上顶了一张餐巾纸,说下面有一口从天而降的痰,班主任不敢扒开确认,才放他出去了的。
  能用这么奇葩的理由,翘晚自习出去帮忙带鸡排的,晏禾可谓南京国际第一人。
  李沐拿出他的爆浆鸡排,啃了起来,含糊不清道:“你就这么睡了?别啊,晏校长你一句话,今晚就上钻。”
  趁他不注意,晏禾往他屁股上踹了一脚,坚决道:“今晚老子只约学习局。还有……”他皱皱眉:“别在我这里吃,滚滚滚滚滚滚。”
  “不是。真的有事。今晚钱老板还想跟我们讨论一下高二分科分班的事情。哎,你选文科,还是理科?”
  晏禾本来已经躺下了,一听这事,随即一个鲤鱼打挺:“你们选什么?”
  “我?我可能选文科吧。钱老板好像想出国。”
  晏禾眉毛立刻皱在了一起:“我想选艺术。”他这张小脸蛋不走艺术这条道,真的可惜了。
  但转念一想,随即道:“不行。我们三个得一个班。”拿过床单下藏好的手机,塞进了李沐的书包里,边下床边冲他摆手:“走吧,王者峡谷约一波。”
  李沐眼睛一亮,吞下一大口鸡排,抱起牛奶箱,就往钱子昂宿舍走。
  本来跟在他后面的晏禾,临走前,转身套上了一件白T裇。
  他们男生宿舍的对面就是女生宿舍。他虽然不知道女生会不会像隔壁宿舍的老哥一样买望远镜偷窥,但是他毕竟不想成为女生口中的话题,万一被不小心看到了他的六块腹肌,不知道又要收到多少情书和多少QQ好友申请。
  去钱子昂宿舍的路上,正好遇到卡着最后三分钟回到寝室的他的室友们。他们跟晏禾打了个招呼,他含糊的应了声,李沐装作没看见。
  等会儿他们回到宿舍,估计要炸了。晏禾想着,眼前仿佛浮现起他那三个室友围团叽叽喳喳说“什么味儿”“开窗”“通风”的样子。真是庆幸他马上要去钱子昂的宿舍,听不见他们的屁话了。
  晏禾对于文理分科后,一定要和李沐、钱子昂在一个班的执念,有一大半是源于他现在的室友。他的室友,脑残算不上,只是,只是,谈吐间总是透露着那么,一丝一丝,一丝一丝的傻逼气质。
  他永远也忘不了高一刚入学军训那会儿,室友A在喷防晒喷雾,心里一动,诶,这室友蛮洋气,都用防晒喷雾。刚想上前搭话,就看见那人用喷雾把自己浑身都喷了一遍。末了,喃喃自语:“不错,蛮香,省的去买香水了。”
  ???
  室友B可就没有室友A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他记得有次室友B不小心把他新买的一瓶100ml爱马仕大地的香水打碎了,不停说对不起请他吃饭赔罪。晏禾也知道他家里的情况,便答应了。正值天热,就说请他吃一次多芒小丸子,学校门口那家觅甜记就不错,还近。可这一吃就吃出问题来了。那天室友B一直反复翻阅着菜单,好像要把那本薄薄的册子看出个窟窿。
  晏禾终于忍不住道:“别看了,都这个价。”
  室友C更加不得了。也不知从哪里知道了晏禾用的百乐黑水笔要10元一支!在宿舍和班级都宣扬一边也就罢了,偏偏整天说话也阴阳怪气:“有些人挺奢侈,只会花父母的钱,用父母的钱,还沾沾自喜引以为傲,呵。”
  ???
  这位小哥,请问我花你的,用你的了吗?笔是爸妈给买的,他们都不心疼,你还有意见了?我一没炫富,二低调做人,就好好用支笔都碍着你了?真是,人越穷越有理。
  晏禾从一开始去KFC吃个汉堡喝口可乐都要提心吊胆害怕被同班同学发现,到现在赤-*裸*-裸大喇喇地说王者荣耀皮肤买了288,也脸不红,心不跳。
  可是在刚入学的那天晚上,他真的心态大崩。想象与现实差的太多,尚且不论他在小说中看到过的什么美好的“狐朋狗友”“三五成群”,真正情况是他的身边连个价值观与他趋近的人,都没有。孤独如影随形,不知何人是归宿。
  他在夜晚的宿舍阳台偷偷大哭了一场。
  昼夜流逝轮转,所有思绪归于空寂。
  他还是一个人。
  直到,高一下学期,他遇见了李沐和钱子昂,两个普通班的混子。他打开了一片新世界。
  自此,前途一片阳光明媚,春暖花开,夜夜得浪起飞,身在云端,乐不思蜀。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在年级前十的位置上,顺利解锁了年级倒十。
  气得他老子每次拿到成绩单就捶胸顿足,要打的他再也飞不起来。他的班主任秦语贞对李沐和钱子昂也是深恶痛绝,将他们划为摧毁幼苗的“牛鬼蛇神”的祸害一类。
  只有晏禾知道,他们冤枉啊。实在是他不愿与省招班学生为伍,自甘堕落的啊!
  总之,他执拗的认为,他此生最大的差错就是进了省招班。这次分班,他绝对要和李沐与钱子昂在一个班级里。
  当下就决定,等一会儿见到钱子昂,用三寸不烂之舌,哪怕劝一天一夜,也要把他从试图出国的边缘拉回来。
  刚踏进钱子昂的宿舍,人送外号“钱老板”的太子哥钱子昂正坐在床上捧着手机,傻呵呵的笑。
  大概又是在QQ空间发关于手游的问答红包,基本是一些类似于“今晚王者钱老板是否能够十连杀”或是“QZA是不是比YH帅”之类的无聊问题。然而他的QQ好友也乐此不疲地回答着。
  李沐压低了嗓音,突然大声道:“钱—子—昂———”
  钱子昂随即哆嗦了一下,手不稳,苹果6P差一点就飞了出去,看清来人后破口大骂:“李机长,你没事装什么班主任,是不是又想被开飞机?!”
  得逞的李沐刚想说两句嘲笑他的话,一阵悠扬的铃声蓦然在头顶响起。刹那间,所有灯光全部熄灭,只剩下寝室外走廊灯,伴着从电话亭挂完电话,匆匆赶回宿舍的同学,忽明忽暗。
  方才还热闹非法的楼,登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李沐和钱子昂立即跑回自己的床上躺好,晏禾轻车熟路的跑去了阳台,蹲着藏好。
  他们住在六楼的中间房间,从值日老师上楼到查进他们的寝室,大概需要十五分钟。
  学校规定,每天的值日老师需要打着手电,挨个确认每个床位的学生是否已经上床躺好。但大部分老师,不,基本所有老师都不会这么做,最多进到自己班级的学生寝室看一看罢了,毕竟熄灯时已经22:50了,老师也是要生活的。况且第二天,他们还需要6:30到达学校,检查第二天的早读情况。
  晏禾的班主任是个女老师,因此他完全不担心会被抓到不在寝室。
  美滋滋。
  但似乎今天老师检查的特别慢,晏禾在阳台上蹲的脚都麻了,也没见李沐或是钱子昂招呼他进去。
  直到他准备对着天上的明月吟诗作赋感慨人生,屋里才传来低低的一声:“晏校长,进来,进来。”
  “查过了?”晏禾一边猫着腰走到李沐床边,一边压低了声音问。
  钱子昂声细如蚊:“都过去三十五分钟了,肯定是不回来了,早就走了吧。”
  晏禾点点头,凭着经验,摸到李沐的床,一个翻身,爬了上去。
  李沐骂道:“靠,不是轮到你去钱老板床上玩了吗?”
  晏禾“嘿嘿”两声,掐了把李沐的小腰,往床里面挤了挤,道:“这不是钱老板没你苗条吗?”
  李沐长得清清秀秀,和晏禾与钱子昂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一头柔软的短发总是整整齐齐,眉毛稍稍低垂,总有一种温柔之感。因为是500度的近视,平日里总是带着一副低调的黑框圆眼镜。他的身材算不上瘦小,却也称不上高大,很普通的一个高中小男生的样子,隐约有着若有若无的温文尔雅气质。
  晏禾和李沐用被子蒙过了头,躲在里面,戴上耳机,拿出苹果。
  虽然值日老师走了,却无法保证舍管阿姨不会偶然从屋外经过,万一被她看到屋内的光,可就又完蛋了。天气很闷,躲在被子里更闷,幸好宿舍开了空调。
  杀了一会儿,晏禾钻出被子,呼吸了几大口新鲜的空气,干脆把衣服脱了,继续回被窝“五连绝世”。来之前所决定的“劝钱子昂分科”的正经事,仿佛全被狗吃了。
  任何时候晏禾都觉得,有趣的灵魂加上骨子里的善良和恰到好处的皮或痞的人,是最有魅力的。张大仙和百里玄策就是他最欣赏的类型。
  敌方又摧毁了一座防御塔。晏禾骂了一声,就想喊钱子昂别瞎几把打野了,赶紧去上路帮他。
  蓦然间,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晏禾刚想喊李沐别在被窝这么狭小又闷热的地方放屁。突然头顶一凉,一直压迫自己头颅的重量不见了,清新带着凉意的空气重新灌入他的口腔,大脑还未来的及做出反应,一束强烈的灯光打到了他的脸上。手上的苹果6P也不知何时消失了。
  他一手捂着眼睛,错愕的抬起头。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男人。
  一个陌生的男人。
  -
  -
  渣作者的絮絮叨叨:
  新文(关联文)《直到一起走了弯路》正在激.情存稿中(~ ̄▽ ̄)~
  校园+娱乐圈——校草他强人锁♂男!
  跪求小可爱收藏一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