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欲之国的太子(古代架空)——夜雨秋灯

时间:2018-01-25 11:08:02  作者:夜雨秋灯

 

 
《欲之国的太子(双性NP纯肉)》作者:夜雨秋灯
 
文案:
原创  男男  架空  高H  正剧  美人受  高H
纯肉,有感情也是NNNNNNP
皇族是万人骑的设定,但是举国都拥护皇族
背景古代+魔法,但是会魔法的人很少,魔法主要用于制造道♂具的
设定不科学不深究,只想吃肉【
 
欲之国的太子迎来了十六岁的生日,他将当着全国上下的面表演自慰,宣告成人
为了当上皇帝,他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学会如何用自己的身体取悦子民
慰♂劳军队,深♂入群众,安♂抚大臣,进行♂外交
 
 
第1章 调教太子为成人典礼做准备
  天色亮了,太子寝宫里依旧是悄无声息。
  “太子,该起了。”飞蒙拉开遮掩的床帐,从侍者手里接过太子的衣衫,在雾宣耳边温柔地叫道。
  “嗯……”雾宣呻吟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老师,今天也要吗?”
  “嗯,明天就可以休息了。”飞蒙答到。
  “哦……”雾宣揉揉眼睛,掀开了丝被。少年雪白幼嫩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飞蒙拿过半透明的纱衣给他穿上,伺候他洗漱后,手臂从膝盖下穿过,一把将纤细的雾宣抱起,来到太傅房里。
  后天就是东方欲之国太子的十六岁成人典礼了,这段时间他一直为了这件事在调教雾宣。
  房里摆着一排道具,还有一个特殊的椅子。飞蒙脱下雾宣的纱衣,把他放到椅子上,然后将椅子调成半躺的状态。
  雾宣赤裸的身体他见过很多次了,但每次看都觉得很美。
  肌肤雪白,小小的胸脯上缀着两颗粉红色的乳头,浅色的肉茎下还藏着女子的蜜穴。
  只有皇族才会诞生这样的双性体。
  侍者端来一碗浅粉色的液体,飞蒙接过碗,用勺子一勺一勺喂给雾宣。
  这是合欢露,不仅具有滋补的效果,还能激发雾宣的欲望。
  喝完一碗合欢露,飞蒙用椅子上柔软的绑带将雾宣的手腕和脚踝固定在椅子上,让他的双腿大开着,露出肉茎下面的花穴。
  飞蒙洗干净手,轻轻地抓住雾宣的双乳揉捏着。
  “嗯……老师……”雾宣发出一声喘息,双手忍不住捏成了拳头。
  “太子,不舒服的话就告诉微臣。”飞蒙笑了笑,粗糙的手指捏住雾宣充血肿大的乳头揉搓起来。
  雾宣摇摇头,红着脸道:“不,老师每次都弄得我很舒服。”
  “臣惶恐。”飞蒙依旧笑得很温柔。他比太子大了十岁,太子六岁的时候就由他担任了太子的老师。所以他和雾宣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
  飞蒙俯下身子,含住雾宣胸口肿胀的乳头,用湿热的舌头来回拨弄,还不时用舌尖抵住乳孔,将太子的一对小乳吮吸得红肿起来。
  “嗯……啊啊……老师……啊……”雾宣浑身泛红,爽得扬起脖子呻吟出声。
  皇族本身就是要用身体为天下服务的,但在未成年之前,只能由自己的老师教会性爱之事,等到十六岁成人之后,行了破瓜之礼,才能自由与人交媾。
  所以飞蒙只能刺激雾宣的乳房和外阴,绝不能用任何东西插入太子体内。只是这样依然让雾宣高潮连连。
  雾宣呻吟着,身体微微地颤抖,蜜穴里忽然一阵湿热,淫水顺着甬道一直流到大腿上,将两腿之间弄得一片湿润。
  “啊啊……老师,下面湿了……哈啊……”雾宣舔了舔舌头,闻到空气中带着一股合欢花的香味。
  合欢花是欲之国少见的一种花,也是欲之国的国花,颜色嫩粉,带有一种淡淡的特殊香味,能让人发情,也是滋补的上品。
  因为从小就喝合欢花露,雾宣的体液也带了合欢的香味。
  飞蒙凑到雾宣两腿间,伸出舌头将他流出的淫水舔干净,然后用舌头来回舔弄着雾宣粉嫩的处子穴。
  “嗯啊……小穴……好痒……”雾宣湿漉漉的双眼望着自己胯间的太子太傅,唇瓣也被自己咬得水润一片。
  飞蒙那条灵活的舌头不断摩擦着自己的阴蒂,淫水非但没有止住,还流得越来越多了。
  “啊啊……里面……嗯……老师……进、进来……”雾宣两个穴不自觉地开始收缩起来,阴唇收缩着似乎想夹住飞蒙的舌头。
  飞蒙啃咬了一阵肿大的阴蒂,才松口,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太子,这不合规矩。花穴未破瓜前万不可有东西插入。”
  雾宣不满地嘟了嘟嘴,道:“又没有人知道……哼,那我就罚老师你用舌头让我高潮。”
  “臣遵命。”看着雾宣有些不开心的脸,飞蒙却是觉得有些好笑,太子明明刚才就高潮了一次。
  说完,飞蒙再次伸出舌头舔弄起雾宣的花穴来。依旧肿胀的阴蒂根本不需要过多的刺激,被飞蒙舔咬吮吸一阵,就爽得雾宣媚叫着从花穴里喷出了一股清液,挺立的肉茎也喷出一股白色精液。
  “啊啊啊……老师……嗯……好舒服……哈啊……”雾宣弓起腰,若不是手脚都被绑在椅子上,他几乎就要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飞蒙舔干净雾宣射出的体液,站起身取了几枚小巧的圆蛋过来。
  这是魔法造出来的情趣用品,叫做震动蛋,可以靠魔力贴在身体上。
  飞蒙在雾宣的乳房上盖了两张丝片,才将震动蛋分别贴在两颗乳头上。他轻轻拨开雾宣的阴唇,将剩下一颗震动蛋紧贴着阴蒂,才打开了魔力输出开关。
  “嗯啊……老师……啊啊……都不让学生休息呢……”雾宣呼吸粗重,微张着粉嫩的嘴唇喘气,向飞蒙抛去了娇媚的眼神。
  飞蒙控制着魔力的输出,并没有一开始就上最强的震动,他笑了笑,道:“太子可不像累了的样子。”
  雾宣还想说话,哪知道飞蒙忽然坏心眼地放开了魔力的输出,震动蛋瞬间疯狂地跳动起来。
  “啊啊啊……太……嗯……啊啊……太快了……呀啊……”雾宣尖叫起来,强烈的刺激让他连脚趾都绷紧了,巨大的快感让他再也不能分心去跟飞蒙说话,“哈啊……好爽……嗯啊啊啊……”
  “要射了呀啊啊啊……”仅仅几分钟的刺激后,雾宣便缴械投降了,淫水和精液一起设了出来,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
  飞蒙默契地关闭了魔力输出,取下雾宣身上的震动蛋,用温热的湿毛巾擦干净雾宣身上的污秽。
  “臣抱您去温泉宫沐浴。”飞蒙松开雾宣手腕和脚踝上的绑带,用纱巾盖住他微微泛红的身体,打横将浑身瘫软的雾宣抱起,前往温泉宫。
  雾宣闭上眼睛在温泉里泡着,胸口剧烈起伏着,似乎依旧还没从刚刚的高潮里恢复过来。
  飞蒙在池边候着,等到雾宣平息下来,忽然听见他问道:“老师可知道我选的行破瓜之礼的人是谁?”
  “臣不知。”飞蒙老老实实答道。
  行破瓜之礼的人由太子选好,再由皇上暗中通知,若不刻意打听,旁人很少有知道的。
  雾宣脸上露出一丝得意,道:“我故意叫父王明天才告诉他,让他措手不及吓一跳。因为这个人每次都不听我的话,连舌头都不肯插进来。”
  “太、太子……”飞蒙无奈地看着他。心里却很是诧异,万万没想到太子竟然选了自己行破瓜之礼。
  破瓜一事意义重大,他却是没想到自己在雾宣心里会这么重要。
  “虽然老师每次都不肯插进来,但是肯定很难受吧。”雾宣笑起来,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飞蒙的胯下。
  飞蒙却只有无奈。雾宣有时候真像个小坏蛋,与端庄雅致的皇上雾聆可区别大了。
  说着雾宣却偏偏又红了脸,小声道:“行破瓜之礼的时候,老师可要温柔一点。”
  雾宣像个小坏蛋,大概也是飞蒙耳濡目染教出来的。
  只见他忽然露出了一抹暧昧的笑容,一字一顿道:“臣必当温、柔、待、殿、下。”
 
 
第2章 在成人典礼上被太医检查身体,自慰给全国看【彩蛋雾聆孕交】
  今天是欲之国太子雾宣的成人典礼,街上万人空巷,能赶到典礼现场观看的人都赶来了。
  十只魔法道具神之眼围绕着祭坛,不仅要将成人典礼的情形投影到祭坛左右两边巨大的屏幕上,更负责将影像转播到全国各地的魔法长手中,再由他们播放给不能到现场的国民观看。
  大祭司完成了祭祀之后,接下来便是雾宣表演成人礼的时间了。
  雾宣穿着半透明的镶金白纱衣,底下未着寸缕,粉红的乳头和阴茎在纱衣里若隐若现。他微笑着走上祭坛中央,道:“今日便是本宫成人之日,从今往后,本宫便可协助父王处理国事。”
  坐在一旁的皇帝雾聆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儿子,道:“为了检验太子的贞洁,有请章太医为太子做检查——”
  被魔法扩大的声音传到现场每个角落,人们顿时兴奋起来。
  “臣在。”章映雪恭敬地应到,起身前往太子身边,为他做检查。
  “有劳太医。”雾宣摊开双臂,任由章映雪脱下自己聊胜于无的纱衣,赤裸着全身站在祭坛上。
  “啊……太子的皮肤真白!”
  “乳头是粉色的呢!”
  人群中立马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章映雪戴上手套,握住雾宣刚好能被手掌抱住的乳房,温柔地捏了捏,手里的触感是滑腻的柔软,没有不健康的硬块。他又捏住雾宣小巧可爱的乳头,揉搓到乳头肿大,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颜色和手感都是绝佳的。
  “太傅大人请过来抱住太子。”章映雪看向一旁的飞蒙,示意他过来帮忙。
  飞蒙起身来到雾宣身边,冲他笑了笑,以把尿的姿势抱起了雾宣。
  双腿大开的姿势,让雾宣的肉茎、花穴和屁眼都暴露在大家面前,章映雪拨开阴唇,露出里面鲜红的媚肉,然后又抚摸了一遍菊穴的皱褶,满意地看到菊穴健康地收缩着。因为在未破瓜之前,太子的蜜穴是不允许任何东西插入,所以章映雪只是检查了外部。其实这个检查也只是一个形式,目的还是在展示太子的肉体。
  神之眼更是毫无保留地将太子肉棒和花穴的画面投射在巨大的屏幕上,又传输到全国。太子殿下粉嫩的分身和小穴被举国上下看了个遍。想到这里,雾宣不免有些脸红。但他知道,接下来会有更让人面红耳赤的事情——他会在全国子民的面前表演自慰。
  飞蒙将雾宣放在垫着软枕的椅子上,顺势把他的双腿挂在椅子扶手上,好让他的花穴暴露在神之眼下。
  做完这一切,飞蒙向他行了礼,然后便退了下去。
  雾宣深呼吸一口气,双手搭在自己的胸上,开始揉搓起来。
  16岁刚成人的雾宣并不像父王那样拥有一对豪乳,但敏感度却丝毫不差。雪白的乳肉在他纤细的指间变形,雾宣不时伸出两指揉捏自己粉嫩的乳头。
  “嗯……啊啊……啊……本宫的乳头很、很敏感……嗯啊……”敏感的乳头被揉捏得更加肿大,雾宣嘴里忍不住发出可爱的呻吟声,他不光是要自慰给全国看,还要向大家展示自己的敏感点。神之眼不光是传播图像,连声音也要一并传送出去,所以雾宣甘甜的呻吟传入了所有人耳中。
  雾宣脑海中浮现的全是飞蒙调教他时的情形,他学着飞蒙的动作,一只手揉搓着自己柔软的奶子,另一只手则顺着平坦的小腹一路往下,握住了自己粉嫩的肉茎,上下撸动着,手指不时摩擦着龟头和马眼。
  “唔……嗯啊……”雾宣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他舔了舔嘴唇,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解释道:“本宫很喜欢……嗯……摸这里……啊啊……很舒服……”
  回到现任皇帝雾聆身边的太医笑了一声,凑近雾聆耳边,低声说道:“太子似乎比皇上您当初更加放浪呢,您当年可只顾着呻吟了,什么话也没说。”
  雾聆脸颊微微发红,小声道:“这么多年的事情了……映雪你还拿来取笑我……不过宣儿在这种场合下也不胆怯呢,看来飞蒙真的把他调教得很好。”
  “那是皇上您眼光独到,飞蒙可是本朝第一个官位这么高的少数民族。”章映雪微笑着道。
  雾聆却笑道:“飞蒙自然是很厉害的,要不然我怎么会让一个十六岁刚成年的少数民族来当雾宣的老师。”
  飞蒙站得比较远,自然没有听见皇上夸他,他现在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太子的表现。
  雾宣刚刚呻吟着射了一次,白白的精液全部射在了他脚下的毯子上。
  飞蒙并不知道雾宣是在想着他自慰,雾宣也不能当着全国的面告诉他,他只是再一次想象着飞蒙的手是如何挑起自己的欲火,并跟着他的动作让自己得到快感。
  雾宣摸到自己的花穴,那里已经流出了很多淫液,湿得一塌糊涂。他掰开阴唇,露出里面肿胀不堪的阴蒂,并起两根手指在上面揉搓起来。
  “啊啊……这是本宫的……女穴……哈啊……本宫的阴蒂好痒嗯……啊啊……”口水从雾宣的嘴角流出来,现场的民众们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太子那么诱人,真想帮他身上的体液都舔干净。
  雾宣自己的手指并没有飞蒙的灵活,揉搓自己花蒂虽然也很舒服,总是始终没有飞蒙带给他的快感那么强烈。雾宣水汽朦胧的眼睛瞥到一旁的桌上摆着他专用的道具,顿时一阵欣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