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厉害了我的前夫(星际重生)——灰沉

时间:2017-10-20 19:38:24  作者:灰沉

 《厉害了我的前夫[星际]》作者:灰沉

 
文案
求助:结婚七年,老公对我不理不睬,几个月还前突然有了小三,楼主是不是该去离婚?
一楼:送分题啊,楼下来
二楼:不离留着过年?
……
楼主:万万没想到,临近契约到期,没几天就能离婚了,然而我死了
721楼:卧槽,转灵异向了啊!
722楼:卧槽,这是送命题啊!
……
楼主:大家好,我活了,婚离了,工作找了,都挺好的。就是前夫缠着不放,有点烦人……
 
舒辛:离婚离婚!
百里让:媳妇儿,你又一次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
舒辛:带着小三给我滚远点!我要专心干事业!
百里让:小三是什么?另外事业又是谁!说了多少次,你的生命里只能有我!你只能是我的!
 
星际背景,涉及异能,脑洞清奇,想洒狗血,敬请期待
ps:没有小三没有小三没有小三 没有出轨没有出轨没有出轨
其实这就是一个不懂什么是爱更不懂怎么去爱的渣攻猛回头的狗血梗~
 
内容标签: 异能 重生 星际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让,舒辛 ┃ 配角: ┃ 其它:爱上前夫
 
 
第001章 
  警卫森严的百里老宅,被突破了。
  一个个穿着防护服的异能者相继出现在老宅里,警报声滴滴作响,让人有些烦躁。
  此时的舒辛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契约的事。从几个月之前,舒辛就一直想着这件事,直到那个人的出现。那人就像是催化剂一般的存在,加速了事情的发展。舒辛盘算着,跟百里让的这段婚姻,不出几天就要到期了。他欠百里家的东西,也算是快还完了。再过几天,他就自由了。
  可让舒辛没想到的是,比自由先来临的,竟然是死亡。
  绵延了七年的契约婚姻,终于就快要走到尽头。舒辛知道他们本就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然而他却从来没想过,在这样的时刻,百里让居然真的就那么站在那里,看着他痛不欲生,看着他经历死亡。
  警报响起的时候,作为旁观者的舒辛一直呆在二楼的房间里。心里想着等这一切都结束了,就去找百里让说按时离婚的事。然而,顷刻之间,两个不知属性的异能者,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直接掳走了他。
  清醒过来的时候,舒辛已经站在院子里,站在了闯入者的枪口前。
  而对面站着的那个人,正是他的合法配偶——百里让。
  星际婚育法保护他们的婚姻,保卫他们的权益,可笑的是,他舒辛的配偶此刻正护着另一个人。
  站在高高的毕兰树下,尽管百里让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依旧显得那么雍容自若,仿佛被人闯进了家里的并不是他。
  “关闭系统,否则的话……”
  穷凶极恶的闯入者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用枪口结实地抵住了舒辛的后腰,用行动说完了接下去的话。
  枪口冷冰又坚硬的触感,让舒辛不由自主地战栗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会成为炮灰,而现在的处境真的不容乐观。他想活下去啊,可是,对面的那个人,并不在意他的生死。
  “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百里让没有看舒辛一眼,毫不犹豫地抬手放出了一个风刀,向闯入者击去。
  那飞速而来的风刀,距离舒辛不到两毫米,只要再偏一点,他必定当场丧命。原本还在庆幸的舒辛,下一秒就再也没有了思考的能力。闯入者手上的异能枪,放射出的能量瞬间贯穿了他的腹部,没有伤口,舒辛却疼得生不如死。
  “即便是要威胁我,那也得选对人。你抓的那个,不过是个废人罢了。”
  百里让的声音冷冰冰的没有温度,如同冰箭一般,每一个字都打在了舒辛的心上。是啊,他舒辛,不过是一个废人罢了。
  不待舒辛再有什么反应,那异能枪再次对准了他,原本就匍匐着的他,只能被动地再挨了一次。这一次,就不止是腹部了。
  疼,锥心蚀骨的疼,舒辛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然而他却喊不出来,疼到极致时,是没有力气用来叫喊的。舒辛心里那只受伤的小兽仿佛也正匍匐着瑟瑟发抖,痛苦地嘶哑低吟。而此时的百里让,揽着那个人,静静地看着这里,眉头微皱,眼神里透着一丝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舒辛无暇再去看百里让。现如今,除了绝望和痛苦,舒辛心里再也没有了别的词汇。这就是他所谓的配偶啊,七年的相伴,在百里让的心里,或许真的什么都不是,亏他还自作多情,以为百里让只是冷感,呵呵,果然是他想多了。他曾经以为,即便是石头心,也有被捂暖的一天。原来真的是他高估了自己。
  这一刻的舒辛,失去了所有力气。眼皮沉重地再也撑不起来。闭上眼的那一瞬间,漫无边际的黑暗就此袭来。不知过了多久,意识不清醒的舒辛忽然看到了光亮。那暗红色的光芒从远处慢慢升起,一点一点,那么耀眼,那么明亮。他果然是死了吧,不然的话,怎么能看到圣光呢?
  可接下来舒辛看到的景象,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那是他从未想过的场景,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请498号市民舒先生前来民政柜台办理业务。
  请498号市民舒先生前来民政柜台办理业务。
  请498号市民舒先生前来民政柜台办理业务。”
  市政厅里的广播响了起来,舒辛终于回过神来,是的,他死了又活了现在还准备来办理离婚。一切都这么不可思议。
  现在的舒辛在市政厅等了一上午,终于轮到了他。从回忆里起身,舒辛在等号区站了起来,向民政柜台走去。
  那个看起来有些虚弱的青年便是舒辛,他原本是一个家庭主夫,每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长达七年的契约婚姻,磨平了他原有的性格。
  前段时间,他的配偶百里让捡回来了一个长相可人性格可爱的小年轻韩英。原本以为百里让对自己寡淡是因为他性格如此,可自从韩英出现之后,舒辛认识了一个不曾见过的百里让。
  约定的契约时间已经不剩什么了,既然百里让遇到了真爱,那舒辛退出便是。只是没想到的是,舒辛竟然还没来得及退出就经历了死亡。
  至于重新活过来,舒辛觉得这仿佛是一个奇迹。,这奇迹甚至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他该庆幸自己的不受重视,因为这样,他才会一个人在自己的卧室里醒来。至于百里让把一具尸体留下来的原因,舒辛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实在想不出来,只能作罢。
  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他是来离婚的,其他的东西都变得不再重要,他的新生活正在冲他微笑。
  从市政厅的等号区到民政柜台只有短短一段路,舒辛却觉得步伐沉重极了,明明他就要拥抱新生活了,他竟然有些放不开的紧张。
  就在这时,一对年轻的小新人,路过了他身边。青春洋溢,活力十足。
  “你以后可要对我好一点,不然我们就离婚!”
  “媳妇儿,咱们这刚结婚,你就说离婚呐!我现在对你还不好啊?再说,你是我媳妇儿,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啊!”
  “算你识相,走,回家做饭!”
  “好嘞,媳妇儿等等我!”
  他们说说笑笑的样子,让舒辛想起了从前。他现在也才二十七岁,跟百里让来登记的时候不过刚刚成年。
  那个时候的百里让,舒辛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明明跟自己一样初初成年,原本都该是活力四射的样子,可百里让整个人都像是被阴翳笼罩,板着一张脸,没有任何表情,就连他们的结婚证上的相片,两人都陌生的可以。
  结婚这么多年,舒辛几乎没见百里让笑过。他曾以为百里让是不会笑的,直到韩英出现了。
  舒辛看着那对新人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可笑极了。当年的他还觉得是百里让认生怕羞,现在想来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请问您的材料,都准备好了么?”市政厅的工作人员机械地按程序问道。
  “都在这里了。”舒辛拿出了一沓文件。
  墨洛温帝国崇尚自由,结婚容易,但离婚却复杂的难以言喻。这也是离婚率降下来的原因之一。
  柜台里坐着的工作人员,虽然对于一个人来办手续的舒辛颇为好奇,不过还是耐心地一一检查了一遍他带来的文件,并且重复问道:“您真的决定要离婚么?”
  “是的。”简洁明了的两个字,体现了舒辛的决心,他选择了这条路,必然不会反悔,更不会回头。
  “可是,舒先生,您的伴侣,没有一起过来吗?”
 
 
第002章 
  伴侣?舒辛笑了笑,他的伴侣啊,可能在陪那个会笑会闹的韩英吧?他冲办事员摇了摇头,说道:“有新欢了,这不,我来办离婚了。”
  “可是,根据帝国婚育法,您如果要离婚的话,没有特殊原因,一定要夫夫双方到场的。您这种情况,恐怕暂时办不了。”
  舒辛神色不变,他早有准备,拿出了那一沓材料中的一张,开口说道:“这边不是有规定吗,如果双方中有一方要求离婚,即使另一方拒不到场,但只要双方处于分居状态达半年以上,就可以在半年后办理强制离婚,另需提供书面申请一份。你看,我连申请都准备好了。现在可以开始帮我办理了吗?”
  办事员终于点点头,接过了舒辛手上的材料。原本他们在民政部门工作,每天处理的事物,除了结婚就是离婚,见过数不清的人们,沉浸在幸福或者不幸当中。
  他刚刚还在猜测这位先生是不是因为冲动才一个人来离婚,可一看到准备的这么全面的材料,还有对婚育法这么透彻的研究,这肯定不是冲动啊。估计是真的被伴侣伤到了吧!脸色这么苍白,身体看上去也虚弱的不行,风吹就能倒似的,莫名惹人心疼。
  迅速办理了手续,走出市政厅的舒辛一身轻松。终于,终于就要解脱了,再有半年,只要撑过了半年,他舒辛就彻底自由了!
  离开了百里老宅的舒辛,第一次迷茫了,他该去哪里?
  原本舒辛想回自己最初来的地方,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还是算了吧。
  他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从小在收容站长大。收容站里有他的一群朋友。除了日子过得苦一些,总体还撑得过去。
  刚刚成年的时候,舒辛从学校里毕业,那个时候收容站已经快要运转不下去了,像他这样的大孩子必须找工作,然后用他们微薄的工资去支持收容站的运行。
  于是,舒辛毕业后就飞快找了第一份工作。因为没有异能,只能找一些招普通人的地方。好在舒辛声音好听,唱歌更是一绝。所以他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夜店里唱歌。只是,连第一天的班,他都没能好好上完,就被辞退了。
  那时候的舒辛,稚嫩的不行。单纯的以为只是去夜店唱歌。但没想到,只是第一天,他就遇到了麻烦。
  他原本就是唱暖场部分,这个时候夜店人不多,气氛也还没有high起来,所以几乎是不会遇到麻烦的。
  只是舒辛有些倒霉,第一天去就遇到了酗酒的客人。原本他在台上唱的好好的,台下突然送来了一杯酒。
  虽然他是新人,但是规矩还是懂的。这是客人送的酒,他得喝。于是舒辛仰头就干了,对于酒徒来说喝杯酒真算不得什么事,但舒辛不一样。从他出生到那个时候成年,一滴酒都没沾过。
  这下一整杯下去,刚喝完,舒辛就懵了。好不容易撑到唱完一支歌,他想去找经理请假。却被人拦住了。努力睁开迷蒙的双眼,舒辛发现,拦他的是刚刚那位客人。
  满身的酒气,通红的脸,眼神也不那么清醒。舒辛就是被这样的人拦住了。
  “小美人儿,跟哥哥再喝一杯啊?哥哥带你出去玩~”
  那人说着话,就动起了手,他拉拽着舒辛,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舒辛一下子就慌了。
  不行!绝对不行!此刻舒辛的脑子里警铃大作,意识告诉他,跟这个人走绝对没好事!只是他的身体不怎么受控制,脑子晕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情急之下,他推了那人一把,因为不知轻重,舒辛把那人狠狠一推,转身就想走。谁料还没迈开步子,就被人拽住了衣袖。
  他回头一看,是一个肌肉壮汉,明显是个异能者。舒辛彻底慌了,他该怎么办?
  “伤了人就想跑么?”那人语气阴沉,让舒辛慎得慌,他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原来刚刚那一推,让那个酒鬼撞上了吧台。头直接磕破了,献血直流……
  舒辛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他真的没想伤害那个人,推人也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因为恐慌,舒辛的酒彻底醒了,他知道自己好像闯祸了。
  在经理的陪同下,他不停地道着歉,眼看着在治愈系异能者的操作下,那人的伤口迅速愈合,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为止,舒辛还在道歉,腰不知道弯了多少次,对不起也说了无数遍。只是那位客人,依旧无动于衷,坚持要让经理辞退舒辛,否则让整个夜店都经营不下去。
  于是,舒辛被辞退了。
  好在经理人好,给了他第一天的工资,两百信用点,对于舒辛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已经很多了。
  浑浑噩噩地走在会收容站的路上,竟然又接到了通讯。是收容站的一位小哥哥,那位小哥哥不经常出现,但很早就认识舒辛。他语气很急,说政府因为收容站经营不善,想要把他们拆了,原有的地方将用来盖商务大楼。
  “有办法不拆么?”舒辛着急的问道。
  “他们说了,市政府已经没钱拨给收容站了,不拆的话,只有自己想办法运营。可是舒辛啊,我们哪有钱啊?”
  是啊,他们哪有钱。收容站本来收留的就是一些普通小孩和老人,他们无依无靠,聚在收容站,拿着政府一点微薄的补贴。好在后来人长大了,也有工作能力了,只是不是所有人都像舒辛这样,有一部分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
  可是收容站的人数却没有减少,政府的补贴再也不能维持那么多人的吃喝,像舒辛这样留下来没走的大孩子,自愿把工资拿出来。只是现在连补贴都没有了,他们那点工资更是不够。他们该怎么办?
  似乎是感应到了舒辛的沉默,小哥哥瞬间改口说到:“舒辛,咱们目前还有一点钱,再加上你跟我还有工作,应该还能撑下去。先不要担心。好好工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