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腐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7

你尾巴戳到我了(兽人)——娜小在

时间:2017-10-19 15:52:29  作者:娜小在

 《你尾巴戳到我了》作者:娜小在

 
 
文案
深山里的小狐狸精,下山寻找恩人,却得知他身处险境。
小狐狸甘愿犯险做了他的男王妃,只是为什么王爷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褚珩:什么东西戳到我了?
阿软:……默默把狐狸尾巴藏好。
不谙世事呆萌小狐狸吃货受VS腹黑不动声色套路满满王爷攻
其实这是一只小狐狸和帅王爷吃饭睡觉种种田养养花顺道秀秀恩爱的故事【又名《你萌到我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主角:白软、褚珩 ┃ 配角:小山雀、赤狐白城等
 
作品简评
身为深山里的一只小狐妖,白软每天就是吃吃睡睡和偷偷观察恩人,当得知恩人身处险境,便义不容辞下山做了他的男王妃,给恩人捶背捏肩,给恩人送这送那,更凭借软萌易推倒俘获了恩人的心,只是为什么恩人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本文作为一篇古代耽美文,写了一只深山里不喑世事的小狐妖下山嫁腹黑强大冷酷帅王爷的故事。白软没想到自个坦白是妖的时候,能获得恩人全身心的喜爱;而恩人褚珩没想到自个会因一只小狐妖,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同时牵扯出一段前世情缘。且看这一人一妖能否披荆斩棘拥有圆满结局。
 
 
 
 
 
第1章 
  六月,树木葱葱,夏日正当,桃花镇山上的桃树结满了果子。
  幽深寂静的山上,一个圆滚滚白茸茸的小身影在桃树林里穿梭,最后停在一颗桃树下,昂起小脑袋望树上的桃子。
  原来是只浑身通白的小狐狸,有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最显眼的要数他的大尾巴,白白软软的,看着十分漂亮。
  盯住一处,那坨小白球努力一跃,却因弹跳力不足,摔了下来,整只小身板在地上滚了一圈,歪歪扭扭的躺在了土里,原本雪白的毛毛立刻弄得脏兮兮的。
  一直在树上观望的小山雀惊了一下,忙飞过去看看这只摔懵的狐狸,皱着小眉毛问道:“阿软,摔着没有?”
  白软回过神来,冲他傻傻笑了笑:“没有。”又道:“谢谢阿雀。”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泥土,昂起小脑袋望着那些桃子,口水滴答答。
  小山雀扑扇着翅膀,飞落在桃树上,用嘴巴戳桃子与树干的连接处,不多时,一颗桃子掉落到地上。
  白软瞧的目瞪口呆,圆溜溜的眼睛崇拜的望着小山雀,“谢谢阿雀。”
  “小事一桩。”小山雀酷酷的摆摆翅膀,飞落在地上,用翅尖指了指那桃子,“吃吧。”
  白软欢欢喜喜的抱起那颗桃子,小爪子搓搓上面的桃毛,忙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脆脆的、柔软多汁又甜津津的,顿时叫他满足的发出一声轻叹。
  夏风吹来,桃树下是白软和小山雀在啃桃子。
  白软心里有别样打算,他琢磨着,摘些下山给恩人送去。
  说到白软的恩人,是分封到此地的靖王,俊美不凡且地位显赫,几年前来深山打猎时救了白软,从此白软把这份恩情牢记在心。
  虽说是狐狸,但也懂得知恩图报,但作为一只小狐狸精,说来忏愧,白软除了能化成人形,可以说是毫无杀伤力的妖怪。
  他在妖界实在混不下去,就只能来到人间谋生,有时化成人形去山下玩玩,但被人欺负了几次之后就很少下山了。
  唯一的例外便是下山给恩人送东西,他送的全是在山上采摘的,各类野果子以及野花之类的,总之,尽所能的往恩人住的地方偷偷送东西,就差把自个送给恩人了。
  这儿的桃子这么好吃,肯定是要给恩人送些的。
  这么打算着白软就愉悦起来,又能偷偷的看恩人了,定是高兴的。
  小肚吃的溜圆,小山雀打了个饱嗝,准备睡觉;白软摸摸圆溜溜的肚皮,圆乎水润的眼睛望着满树的桃子,准备摘些。
  小山雀一双黑豆的小眼睛瞪得圆圆,“阿软,莫不成还要给你家恩人送去?”
  白软点点头。
  “可你忘了下山被打的事情了?”小山雀满脸担忧,他的小伙伴已经被打了不止一次了。
  白软抱着桃子沉默,站在山上往下看,半晌才道,“不怕。”
  即使怕,也想要把这么香甜的桃子送给恩人让他尝尝。
  小山雀叹口气,翅尖儿划拉划拉脸,黑湫湫的眸子望着白软,最终叹口气,“我先去给你探探风。”说完不等白软回应,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白软在桃树下歇了会,起身费劲的跳上了树,颤颤巍巍的伸出小爪子摘桃子。
  一个两个三个……觉得差不多了,又摘了一个,抱在怀里,从树上跳下来,却因落地不稳,摔了一个屁股蹲。
  “哎吆!”白软被摔的叫了一声,呆了呆,视线看向地上的桃子,顾不上疼,起身把桃子一一堆好。
  “阿软阿软,不好了阿软……”
  一阵急呼呼的声音响起来,抬头望去,是小山雀扑闪着翅膀在他头顶盘旋着叫唤。
  “怎么了?阿雀。”白软圆乎水润的眼睛望着他,脸上胡须上沾满了桃汁,看起来有点傻。
  小山雀飞落在白软面前,翅尖划拉划拉小脸,急躁躁道:“你家、你家恩人要娶妻了。”
  话音落地,白软手中的桃子掉在了地上,整个人,不对,是整只狐狸难过起来,一双圆眼里蓄满了泪珠,接着啪啦啪啦的往下掉。
  小山雀见状,忙安慰。
  白软缩在那不吱声,只默默的擦眼泪。恩人不仅是恩人,更是他的心上人。
  现如今恩人要娶妻,白软的心里别提多伤心了。他坐起身,动了动耳朵尖儿,抬起小爪子擦擦泪,垂着小脑袋难过的说:“前两日还没娶妻呢,这两日怎就娶妻了?”
  小山雀皱着小脸,“是皇帝一道圣旨传到靖王府,让你恩人娶男妃。”
  白软圆不溜秋的眸子看向他,有点委屈。
  小山雀看看他,叹口气,黑溜溜的小眼睛眨了眨,道:“你也别伤心,据我得到的情报,你家恩人对皇帝要他娶男妃这件事极为不满,可又不得不娶。”
  白软吸了吸鼻子,不说话。
  “你家恩人不喜欢那人的。”小山雀安抚道。
  白软止了泪珠,动了动耳朵。
  “他是皇帝安插在你恩人身边的细作。”
  闻言,白软眼睛睁的更加圆不溜秋,有点懵懂,“细作?”
  “就是奸细,负责偷偷观察王爷的一举一动……”
  白软有点愣,暗暗想,那不就是自个常干的事。
  思绪一转儿,问:“就负责偷偷观察王爷吗?”
  作为一只鸟儿,对人类很多事情也摸不太清楚,小山雀顿了顿,点头,“差不多是这样。”说完又补充了句,“好像还要牢牢记在心里。”
  白软呆了呆,随即有些高兴,自己就是观察完王爷,然后牢牢记在心里的呀。
  思绪转到这儿,他又问,“阿雀,细作我也能做啊,所以我能嫁恩人吗?”
  小山雀皱皱小眉毛,翅尖划拉划拉脸,他核桃大的小脑袋瓜实在有些难以消化这话,半晌才道:“阿软,你的恩人并未见过新娘子,我想,你可以嫁的。”
  “那我要嫁给恩人。”白软露了笑。
  “嗯,好。”小山雀也带了笑意。
  可下一刻白软垮了脸,闷闷的问:“怎么嫁?”
  小山雀靠在一个小草棒上,“这个嘛,容易,我们把皇帝许配的那个新娘子换成你。”
  “那新娘子这么办?”白软疑惑的问。
  小山雀整张小脸皱成一团,深思。
  于是,他们犯难了。
  小山雀背着翅膀,迈着又细又短的小腿发愁的来来回回走着。
  白软委屈的整只狐狸能拧出水来。
  小山雀忽然停住脚步,叫了声“阿软。”
  “嗯?”白软圆溜溜眼睛看着他。
  “我想不到如何处理。”
  白软:“……”
  “那就给我做玩伴吧。”睡大觉的狐妖白城现了形打着哈欠说道。
  两双眼睛望向他,皆是呆愣愣的。
  白城不禁莞尔一笑,“阿软,你若信得过我,这事就交给我办,到时候你只管安心做你的新娘子,如何?”
  白软小嘴张得溜圆,一双眼睛也圆溜溜,望着白城,接着点头道:“阿城大哥那么厉害,阿软自然是信得过。”
  白城短促笑一声,“好,那晚上见了。”
  白软上前一步,感激道,“谢,谢谢阿城大哥。”
  赤狐看着面前这傻乎乎的小白狐,又笑了,不在意的摆摆手,“就当还你人情。”说罢消失不见,继续睡大觉去了。
  夜深人静,白城用法术悄无声息的带走了新娘子;白软小心翼翼的进了屋,化成人形,穿上那大红喜服,盖上红盖头欢欢喜喜的等着明天到来。
  “阿软,你不睡觉吗?”小山雀飞进来落在他肩头。
  白软扯下红盖头,圆溜溜的眸子眨了眨,摸摸自己扑通扑通的小心脏,软声道:“我睡不着。”
  小山雀翅尖扶额,道:“距离明早还要好久,况且明天坐花轿拜堂很多事要做的,你赶快睡觉吧。”
  白软“哦”了一声,点点小脑袋。
  “那我先走了,明天再来找你。”
  “好的,阿雀。”白软冲飞走的小山雀挥挥手。
  白软去了床上坐着,怕头发衣衫弄乱,便只是坐着,这可是他废了好大劲才穿上的,明早就要见到心上人了,可不能弄乱了。
  他因要嫁给恩人了,故而紧张又激动,这一夜愣是没合眼。
  天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喜娘和小厮们开始忙活,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白软坐上了花轿,听着唢呐声、锣鼓声,众人欢笑声,架不住困意的他却进入了梦乡。
 
 
第2章 
  “王爷,花轿到了。”一侍卫前来汇报道。
  褚珩此时穿着大红喜服,过分俊俏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眉头微蹙,嗯了声,起身朝外走去。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皇帝赐婚,娶个男王妃,倒是开了本朝的先河。
  但褚珩知道皇帝唱的什么戏,眼下的局势,他只能陪着演这一出戏。
  日后,这戏唱成什么样,还真不知。
  花轿落在了王府大门前,褚珩放缓了步子,停在门前,冷颜的望着花轿。
  小片刻,迈着步子至轿前,轻轻踢了踢轿门,按风俗新娘子是要回踢轿门的,可是白软睡得香甜,全然忘了自个今天出嫁。
  得不到回应,褚珩略微皱了下眉,目光看向喜娘,喜娘连忙冲花轿里咳嗽一声,“公子。”
  无人回应。
  喜娘只得又咳嗽一声,声音稍稍放大,可依旧没人回应。
  王爷的左膀右臂们立时有人不满,让他们王爷娶男人做王妃已然是侮辱,没料想这新王妃这般不知好歹!
  人群中里有人开始躁动,褚珩示意他们安静,目光转向轿门,眸色渐渐冷了下来。
  他也不再按什么风俗,掀开轿帘,在看到轿子里睡得东倒西歪的人后,有一瞬间的愣。
  喜娘一看,顿时惊慌失措,忙不迭的推了白软一把,“下轿了。”
  被推醒的白软一时没反应过来,睁开眼睛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褚珩。
  喜娘见状,忍无可忍,掐了他一下,“还不快见过王爷。”
  白软喊疼,这才恍然,一边坐好一边找喜帕,又一边偷瞄褚珩。
  心上人就在身边啊,紧张的喜帕都盖反了。
  “反了反了。”喜娘夺过喜帕给他盖好。
  褚珩瞧着惊慌失措的新王妃,不禁微讶,又觉好笑,皇帝精挑细选的人,未免蠢了些。
  花轿抬进正厅的前庭,白软下花轿,因喜帕遮头,再加之睡麻腿了,有些迈不动脚步。
  喜娘催促,可白软腿麻的厉害,勉强走了两步,到底是兽类,也没经过这般热闹光景,当下紧张又害怕起来。
  他能感受到褚珩的位置,距离他不到五尺,人这么多,可除了褚珩,他谁都不认识,于是犹豫之间,踉跄一步上前,伸手拽住了褚珩的手。
  “我腿麻了,你牵着我走好不好?”他开口,声音软糯,带点儿可怜巴巴。
  褚珩惊讶的转头看他,视线再移向那只紧紧抓着他的小手,心里冷笑一声,这只手白嫩柔软,还真是像个兔儿爷。皇帝这出戏看样是下了不少功夫啊。
  白软见他不言语,只当他是应了,便又往他身边靠了靠,抓紧了褚珩的大手。
  这样的举动,莫说褚珩惊诧,连其他人也惊讶,有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还戏弄了几句,大意是说新王妃等不及之类的。
  褚珩原本想将新王妃推开,但感受到紧紧抓着他的那只小手传来的温度,他忽而打消了这个念头,牵着白软拜堂。
  待送人洞房时,白软小心翼翼的紧紧拽着褚珩的手,跟在他身后。
  拜堂好累,若是平日,他早就受不住了,可今儿白软觉得自己真是个十二分的好王妃。
  再看那双牵着他的大手,白软更觉欢喜,想着日后要和恩人过恩爱的小日子了。
  进了新房,褚珩便松开了白软的手,白软乐呵呵的却又拽住了他的大手,紧紧的拽着,好似怕褚珩跑了似得。
  褚珩一时有些讶异,愣愣的看着这个新王妃。
  喜娘丫鬟们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褚珩面无表情的揭开了喜帕。
  适才在轿里没注意新王妃的模样,此刻,喜帕揭开,一张面目细嫩的小白脸露出来,脸颊粉白,十六七的少年模样,眼睛圆乎水润,直愣愣的望着自己,略带些羞涩,却又实打实的从他眼睛里看到了仰慕之意,再配上他那张略微稚嫩的脸蛋,不禁瞧的人心头一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